规则94. 奴役和奴隶贸易

规则94 禁止一切形式的奴役和奴隶贸易。
第2卷,第32章,H节
国家实践将该规则确立为适用于国际性和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
《利伯守则》早已经明确规定禁止奴役。[1] 尽管《海牙公约》和《日内瓦四公约》对此没有做出规定,而且《第一附加议定书》也没有规定,但是,在国际性武装冲突中禁止奴役他人是明确的。《日内瓦四公约》对战俘和平民的劳动以及他们的释放和返乡有各种规定,《海牙章程》也禁止强迫被占领地居民向敌国宣誓效忠。从这些规定中可以推定,奴役是受到禁止的。[2]
《第二附加议定书》把禁止“各种形式的奴隶制度和奴隶贸易”规定为是对平民和失去战斗力的人员提供的基本保证之一。[3]
《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规约》和《东京国际军事法庭规约》都将“奴役”规定为危害人类罪。[4]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前南斯拉夫国际刑庭规约》和《卢旺达国际刑庭规约》也都将“奴役”规定为危害人类罪。[5]
许多国家的军事手册和立法均禁止奴隶制度、奴隶贸易或“奴役”,这些行为通常被视为危害人类罪,尽管不是全部。[6] 在“科尔诺耶拉茨案”(Krnojelac case)中,被告被指控犯有“犯有作为危害人类罪的奴役罪”和“作为违反战争法和惯例罪的奴隶罪”,但是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判定被告无罪,原因是因为缺乏证据。[7] 
国际人权法同样禁止奴隶制度和奴隶贸易。第一个将奴隶制和奴隶贸易规定为非法的普遍性条约是1926年的《禁奴公约》。[8]1956年,《废止奴隶制、奴隶贩卖及类似奴隶制的制度和习俗补充公约》补充了该公约,并废止了债务质役、农奴制和继承或转让妇女或儿童的制度。[9]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及区域人权公约的规定,禁止奴隶制度、奴役和奴隶贸易是不可克减的权利。[10] 近来,一系列条约将贩卖人口定为犯罪,如2000年通过的《贩卖人口议定书》等。[11]其他国际文书也禁止奴隶制和奴隶贸易。[12]
《禁奴公约》将奴隶制定义为“对一人行使附属于所有权的任何或一切权力”。它将奴隶贸易定义为包括:
在使一人沦为奴隶的掳获、取得或转卖的行为;一切以出卖或交换为目的而去的奴隶的行为;将以出卖或交换为目的而取得的奴隶通过出卖或交换的一切行为,以及一般而言,关于努力的贸易和运输行为。[13] 
上述定义是《国际刑事法院规约》对“奴役”进行定义的基础。该规约中的定义是:“对一人行使附属于所有权的任何或一切权力,包括贩卖人口,特别是贩卖妇女和儿童的过程中行使这种权力”。[14]
《废止奴隶制、奴隶贩卖及类似奴隶制度及习俗补充公约》将农奴制定义为“土地承租人受法律、习惯或契约之约束须在他人所有土地居住及劳作,并向该一他人提供有偿或无偿之若干固定劳务,而不能自由变更其身份之状况”。[15]在1947年的“波尔案”(Pohl case中,设在纽伦堡的美国军事法庭判定:“非自愿的奴役,即使是受到人道待遇的诱惑,仍然是奴隶制。”[16]
根据《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的规定,在国际性和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实施的性奴役均为战争罪。[17] 《国际刑事法院犯罪要件》在对该犯罪起草构成要件时一直在避免对“性奴役”做出过于狭隘的解释。该文书将“性奴役”定义为“行为人对一人或多人行使附属于所有权的任何或一切权力,如买卖、出租或互易这些人,或以类似方式剥夺其自由”,以及使一人或多人“进行一项或多项性行为”。关于该战争罪的第一个要件,《犯罪要件》明确指出:“这种剥夺自由在某些情况下,应理解为可能包括强迫劳动或使一人沦为《1956 年废止奴隶制、奴隶贩卖及类似奴隶制的制度与习俗补充公约》所界定的奴役地位。”同时,该《犯罪要件》还规定,“这一要件所述的行为应理解为包括贩运人口,特别是妇女和儿童。”[18]
1998年,在向联合国促进与保护人权小组委员会提交的报告中,关于战时有组织地强奸、性奴役和类似奴役行为问题的特别报告员指出,“性奴役是奴隶制,禁止性奴役是强行法规则”。[19]在正在进行的关于二战中的“慰安妇”的争论中,关于战时有组织地强奸、性奴役和类似奴役行为问题的特别报告员和关于针对妇女的暴力、其原因和后果问题的特别报告员都指出,使用“慰安妇”构成性奴役。另一方面,日本则坚持认为,关于奴役的定义不适用于有关妇女的待遇。[20]
[1] Lieber Code, Article 23 (参见第2卷,第32章,第1784段)、Article 42 (同上,第1785段) 以及 Article 58(同上,第1786段)。
[2] 《日内瓦第三公约》第49-68条和第109-119条(同上,第1762–1764段)以及Articles 109–119 (参见第二卷,第37章,第606–607段);《日内瓦第四公约》第40条、第51-52条、第95-96条和第132-135条(参见第2卷,第32章,第1765段)、第51–52条 (同上,第1766段)、第95–96条(同上,第1767段)以及第132–135条 (参见第二卷,第37章,第608–610段);《海牙章程》第45条。
[3] 《第二附加议定书》第4条第2款第6项(经协商一致通过)(参见第2卷,第32章, 第1774段)。
[4] 《国际军事法庭宪章》(纽伦堡)第6条,(同上,第1761段); 《国际军事法庭规约》(东京)第5条第3款(同上,第1789段)。
[5] 《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第5条第3款(同上,第1795段);《卢旺达问题国际法庭规约》第3条第3款(同上,第1796段);《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7条第1款第3项(同上,第1779段)。
[6]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加拿大 (同上,第1802段)、法国 (同上,第1804段)、以色列 (同上,第1805段)、荷兰 (同上,第1806段)、新西兰 (同上,第1807段)、塞内加尔 (同上,第1809段)、以及 美国(同上,第1815段); 以及下列国家的立法:亚美尼亚(同上,第1817段)、澳大利亚 (同上,第1820段)、比利时 (同上,第1825段)、加拿大 (同上,第1828段)、中国 (同上,第1829段)、刚果 (同上,第1831段)、克罗地亚(同上,第1833段)、法国 (同上,第1835段)、爱尔兰(同上,第1836段)、肯尼亚 (同上,第1837段)、马里 (同上,第1843段)、荷兰 (同上,第1844段)、新西兰 (同上,第1846段)、尼日尔(同上,第1848段)、挪威(同上,第1849段)、菲律宾 (同上,第1851段)、英国 (同上,第1855段)以及 美国 (同上,第1856–1857段); 还可以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草案:布隆迪(同上,第1827段)、以及特立尼达多巴哥(同上,第1853段)。
[7] 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 Krnojelac case, Judgement (同上,第1897段)。
[8]《禁奴公约》第2条(同上,第1758段)。
[9] 《废止奴隶制、奴隶贩卖及类似奴隶制度及习俗补充公约》第1条(同上,第1769段)。
[10]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8条(关于奴隶制、贩奴和奴役)(同上,第1772段);《欧洲人权公约》第4条第1款(关于奴隶制和强制劳动)(同上,第1768段);《美洲人权公约》第6条第1款(关于奴隶制、非自愿的奴役和贩奴)(同上,第1773段);《非洲人权和民族权宪章》第5条(关于奴隶制和贩奴)(同上,第1776段)。
[11] Protocol on Trafficking in Persons, Articles 1, 3 and 5 (同上,第1783段)。
[12] 例如,参见《世界人权宣言》第4条(同上,第1790段);Cairo Declaration on Human Rights in Islam, Article 11(a) (同上,第1793段); EU Charter of Fundamental Rights, Article 5 (同上,第1800段)。
[13]《禁奴公约》第1条(同上,第1758段)。
[14]《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7条第2款第3项(同上,第1779段)。
[15]《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7条第2款第3项(同上,第1779段)。
[16] 美国,Military Tribunal at Nuremberg, Pohl case (同上,第1869段)。
[17]《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8条第2款第2项第22目和第5项第6目(同上,第1780段)。
[18] Elements of Crimes for the ICC, Definition of sexual slavery as a war crime (ICC Statute, Article 8(2)(b)(xxii), including Footnote 53, and Article 8(2)(e)(vi), including Footnote 65).
[19] 联合国促进和保护人权小组委员会,Special Rapporteur on the Situation of Systematic Rape, Sexual Slavery and Slavery-like Practices during Wartime, Final report (参见第2卷,第32章,第1887段)。
[20]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Special Rapporteur on Violence against Women, its Causes and Consequences, Report (同上,第1885段); 联合国促进与保护人权小组委员会,Special Rapporteur on the Situation of Systematic Rape, Sexual Slavery and Slavery-like Practices during Wartime, Final report(同上,第1887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