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93. 强奸和其他形式的性暴力

规则93 禁止强奸及其他形式的性暴力。
第2卷,第32章,G节
国家实践将该规则确立为适用于国际性和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
国际人道法禁止强奸早就规定在《利伯守则》中。[1]。尽管《日内瓦公约》共同第3条没有明确提及强奸或其他形式的性暴力,但它禁止“对生命和人身施以暴力”[2]。《日内瓦第三公约》规定,战俘在一切情况下应享有“人身及荣誉之尊重”[3]。第一和第二附加议定书都规定禁止“损害个人尊严”是为平民和失去战斗力的人员提供的基本保证。[4]《第一附加议定书》第75条明确规定,此项禁止性规定特别包括“侮辱性和降低身份的待遇、强迫卖淫和任何形式的非礼侵犯”,而《第二附加议定书》第4条则专门将“强奸”加入此清单中。[5]《日内瓦第四公约》和《第一附加议定书》要求保护妇女和儿童免受强奸、被迫卖淫或任何其他形式的非礼侵犯。[6]《塞拉利昂特别法院规约》和《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也将强奸、强迫卖淫或任何其他形式的非礼侵犯规定为战争罪。[7]“损害个人尊严”和“任何其他形式的非礼侵犯”这种表述说明是包括任何形式的性暴力的。根据《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的规定,在国际性和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实施“强奸、性奴役、强迫卖淫、强迫受孕……、强迫绝育”或者构成严重破坏《日内瓦公约》或严重违反《日内瓦公约》共同第3条的“任何其他形式的性暴力”的行为,将分别构成战争罪。[8]而且,根据《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的规定,“强奸、性奴役、强迫卖淫、强迫受孕、强迫绝育或严重程度相当的任何其他形式的性暴力”构成危害人类罪;根据《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和《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的规定,“强奸”构成危害人类罪[9]
那些违反禁止强奸和其他形式的性暴力规定的行为受到了各国和各国际组织的广泛谴责。[14]比如,联合国安理会、联合国大会和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对发在卢旺达、塞拉利昂、乌干达和前南斯拉夫境内冲突期间所发生的性暴力事件都进行了谴责。[15]欧洲议会、欧洲理事会和海湾合作理事会都对前南斯拉夫境内所发生的强奸行为进行了谴责,称它们是战争罪。[16]而且,重要的是,南斯拉夫在1993年向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提交的报告中,承认在发生战争的地区虐待妇女是违反国际人道法的罪行,并对其先前发表的声明进行了道歉,因为它先前的声明给人留下了强奸在战时被认为是正常行为的错误印象。[17]
人权法主要通过禁止酷刑和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规定来禁止性暴力。因此,欧洲人权法院和美洲人权委员会在其判例法中均判定强奸被拘禁的人构成酷刑。[18]欧洲人权法院还判定,在女性监狱官员面前脱光男性囚犯的衣服进行搜身属于有辱人格的待遇。[19]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在其一般性建议中指出,歧视包括基于性别的暴力。[20]越来越多的条约和其他国际文书将以卖淫为目的而贩卖妇女和儿童的行为规定为刑事犯罪,[21]人们也越来越认识到,需要惩罚所有对性暴力负有责任的人。[22]禁止把性暴力作为正式的惩罚措施这一点是很明确的:不仅没有国家正式规定此种惩罚措施,而且任何关于这种事件的得到确认的报告要么被否认,要么就是有关人员受到指控。[23]
实践表明,禁止性暴力是非歧视性的。也就是说,男人和女人、成年人和儿童,都平等地受到该项禁止性规定的保护。除强迫受孕外,《国际刑事法院规约》规定,禁止向任何人,而非仅仅妇女,实施性暴力犯罪。此外,在《国际刑事法院犯罪要件》中,被用来界定强奸的“侵入”一词“概念含义广泛,不涉及性别问题”。[29]
[1] Lieber Code, Article 44 (同上,第1572段)。
[2] 《日内瓦公约》共同第3条(同上,第1557段)。
[3] 《日内瓦第三公约》第14条第1款。
[4] 《第一附加议定书》第75条第2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参见第2卷,第32章, 第996段);《第二附加议定书》第4 条第2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997段)。
[5] 《第一附加议定书》第75条第2款 (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1560段);《第二附加议定书》第4条第2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1561段)。
[6] 《日内瓦第四公约》第27条第2款(同上,第1558段);《第一附加议定书》第76-77条(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1562–1563段)。
[7]《卢旺达问题国际法庭规约》第4条第5款(同上,第1579段);Statute of the Special Court for Sierra Leone, Article 3(e)(同上,第1571段)。
[8]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8条第2款第2项第22目和第5项第6目(同上,第1567段)。
[9]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7条第1款第7项(同上,第1566段);《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第5条第7款(同上,第1578段);《卢旺达问题国际法庭规约》第3条第7款(同上,第1579段)。
[10]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1586–1587段)、澳大利亚 (同上,第1588–1589段)、加拿大 (同上,第1590–1591段)、中国 (同上,第1592段)、多米尼加共和国 (同上,第1593段)、萨尔瓦多(同上,第1594段)、法国 (同上,第1596–1597段)、德国 (同上,第1598段)、以色列 (同上,第1599段)、马达加斯加 (同上,第1600段)、荷兰 (同上,第1601段)、新西兰 (同上,第1602段)、尼加拉瓜 (同上,第1603段)、尼日利亚 (同上,第1604段)、秘鲁 (同上,第1605段)、塞内加尔 (同上,第1606段)、西班牙 (同上,第1607段)、瑞典 (同上,第1608段)、瑞士 (同上,第1609段)、乌干达 (同上,第1610段)、英国 (同上,第1611–1612段)、美国 (同上,第1613–1617段) 和南斯拉夫(同上,第1618段)。
[11]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亚美尼亚(同上,第1620段)、澳大利亚 (同上,第1621–1623段)、阿塞拜疆(同上,第1625段)、孟加拉国(同上,第1626段)、比利时 (同上,第1627段)、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纳(同上,第1628段)、加拿大 (同上,第1630段)、中国 (同上,第1631段)、哥伦比亚(同上,第1632段)、刚果 (同上,第1633段)、克罗地亚(同上,第1634段)、爱沙尼亚(同上,第1636段)、埃塞俄比亚(同上,第1637段)、格鲁吉亚(同上,第1638段)、德国 (同上,第1639段)、韩国(同上,第1643段)、立陶宛(同上,第1644段)、马里 (同上,第1645段)、莫桑比克(同上,第1646段)、荷兰 (同上,第1648–1649段)、新西兰 (同上,第1650段)、巴拉圭(同上,第1651段)、斯洛文尼亚(同上,第1652段)、西班牙 (同上,第1656段)、英国 (同上,第1658) 和南斯拉夫(同上,第1659–1660); 还可以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草案:阿根廷、(同上,第1619段)、布隆迪(同上,第1629段)和特立尼达多巴哥(同上,第1657段)。
[12] 中国,War Crimes Military Tribunal of the Ministry of National Defence, Takashi Sakai case (同上,第1661段)。
[13] 美国,Court of Military Appeals, John Schultz case(同上,第1663段)。
[14]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声明:德国 (同上,第1667–1668段)、荷兰 (同上,第1669段)和美国 (同上,第1674–1675段)。
[15] 例如,参见:联合国安理会,第798号决议(同上,第1680段)、第820号决议(同上,第1681段)、第827号决议(同上,第1682段)、第1019号决议(同上,第1683段)、第1034号决议(同上,第1684段);联合国安理会,主席声明(同上,第1687段);联合国大会,第48/143 号决议(同上,第1690段)、第49/196 号决议(同上,第1691段)、第50/192号决议(同上,第1692段)、第50/193号决议(同上,第1692–1693段)、第51/114 号决议(同上,第1694段)、第51/115 号决议(同上,第1692段);联合国人权委员会,Res. 1994/72(同上,第1696段)、Res. 1996/71(同上,第1697段) 和Res. 1998/75(同上,第1698段)。
[16] 参见:欧洲议会,Resolution on the rape of women in the former Yugoslavia (同上,第1714段);欧洲理事会,Committee of Ministers, Declaration on the Rape of Women and Children in the Territory of Former Yugoslavia (同上,第1711段);海湾合作理事会,Supreme Council, Final Communiqué of the 13th Session (同上,第1717段)。
[17] 南斯拉夫,Statement before the Committee on the Elimination of Discrimination Against Women (同上,第1680段)。
[18] 例如,参见:欧洲人权法院, Aydin v. Turkey (同上,第1743段);美洲人权委员会,Case 10.970 (Peru) (同上,第1745段)。
[19] 欧洲人权法院,Valasinas v. Lithuania(同上,第1744段)。
[20] 消除妇女歧视委员会,General Recommendation 19 (Violence against Women) (同上,第1737段)。
[21]例如,参见:《禁止贩卖人口以及取缔以营利为目的迫使他人卖淫公约》第1条(同上,第1559段);《关于贩卖人口问题的附加议定书》第1条(同上,第1569段);南亚区域合作联盟,Convention on Preventing and Combating Trafficking in Women and Children for Prostitution (not yet in force), Article 3 (同上,第1570段);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Recommended Principles and Guidelines on Human Rights and Human Trafficking (同上,第1709–1710段);西非经济共同体,Declaration on the Fight against Trafficking in Persons (同上,第1716段);OAS Inter-American Commission of Women, Res. CIM/RES 225 (XXXI-0/02) (同上,第1718段)。
[22] 例如,参见:联合国大会关于《消除妇女歧视宣言》的第48/104号决议(同上,第1689段);消除妇女歧视委员会,General Recommendation No. 19 (Violence against Women) (同上,第1728段);欧洲人权法院,S. W. v. UK(同上,第1742段)。
[23] 例如,当巴基斯坦一个部落理事会下令把强奸女孩作为一种处罚的措施时,这种公然的暴行促使巴基斯坦首席大法官下令追诉有关人员,并对其定罪后处以严厉的刑罚。参见:news.bbc.co.uk/1/world/south_asia/2089624.stm, 3 July 2002,以及巴基斯坦于2003年1月7日对国际法学家委员会对此事件进行抗议并认为巴基斯坦政府负有国际责任的信函的答复(存于作者手中);还可参见:消除妇女歧视委员会,General Recommendation 19 (Violence against Women)、29 January 1992, §8.
[24] 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 Furundžija case, Judgement (参见第2卷,第32章,第1734段)。
[25] 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 Kunarac case, Judgement (同上,第1736段)。
[26] 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 Akayesu case, Judgement (同上,第1728段)。
[27] 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 Akayesu case, Judgement (同上,第1728段)。
[28] 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Akayesu case, Judgement (同上,第1728段) 以及 Musema case, Judgement (同上,第1730段)。
[29] Elements of Crimes for the ICC, Definition of rape as a war crime (Footnote 50 relating to Article 8(2)(b)(xxii) and Footnote 62 relating to Article 8(2)(e)(vi) of the ICC Sta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