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92. 残伤肢体以及进行医学、科学或生物实验

规则92 禁止残伤肢体、进行医学或科学试验或者任何其它形式的非为有关人员健康状况所要求而且与公认医疗标准不符的医疗程序。
第2卷,第32章,F节
国家实践将该规则确立为适用于国际性和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
《利伯守则》已经规定了禁止伤残肢体。[1]《日内瓦四公约》共同第3条禁止伤残平民和失去战斗力的人员的肢体。[2]日内瓦第三和第四公约也有禁止伤残肢体的特别规定。[3]此外,第一和第二附加议定书也将禁止伤残肢体规定为对平民和失去战斗力人员提供的基本保证。[4]根据《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的规定,在国际性或者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伤残肢体将构成战争罪。[5]《塞拉利昂特别法院规约》和《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也将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的伤残肢体的行为规定为战争罪。[6]
日内瓦第一和第二公约禁止进行“生物学实验”,而日内瓦第三和第四公约则禁止非为有关人员医疗待遇所需的“医学或者科学实验”。[7]对受《日内瓦四公约》保护的人员实施“生物学实验”是严重破坏公约的行为,并被《国际刑事法院规约》和《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规定为战争罪。[8]《第一附加议定书》禁止进行“医学或者科学实验”。[9]在“勃兰特(医疗审判)案”(Brandt (The Medical Trial))中,设在纽伦堡的美国军事法庭对16名针对战俘和平民实施医学实验的人员判定有罪。[10]
《第一附加议定书》还禁止“任何非为有关人员健康状况所要求而且与公认医疗标准不符的医疗程序”,并规定,如果该医疗程序严重危害有关人员的身心健全,将构成严重破坏议定书的行为。[11]《第二附加议定书》对于因武装冲突有关的原因而被剥夺自由的人方面,有同样的禁止性规定。[12]
根据《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的规定,在国际性或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使在冲突另一方权力之下的人员遭受“任何种类的医学或科学实验,而这些实验既不具有医学、牙医学或住院治疗有关人员的理由,也不是为了该人员的利益而进行的”的行为,均构成战争罪。[13]
许多军事手册明确规定,禁止残伤肢体、进行医学或科学试验,或者任何其它形式的非为有关人员健康状况所要求、而且与公认医疗标准不符的医疗程序。[14]此项禁止性规定还广泛规定在国内立法中。[15]
大多数国际文书、正式声明和判例法均涉及此项禁止性规定,而且没有明确规定在被拘禁的人员同意该医疗程序的情况下可能具有的例外。[16]该问题在谈判《国际刑事法院犯罪要件》时得到了讨论。会议得出的结论是:此项禁止是绝对,因此,即使被拘禁人员自己表示同意,也不能被认为有效。[17]
“禁止伤残肢体”这种表述并没有规定在人权条约中,但是,它可能构成构成禁止酷刑和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者处罚的内容,而该规定是不允许克减的。关于禁止医学或科学试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明确将此规定在不可克减的第7条中,该条禁止酷刑和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者处罚。[18]在对第7条发表的一般性意见中,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特别指出,如实验对象不能表示有效同意或特别是遭受任何形式的拘留或监禁,需对此类实验加以特别防护。[19]联合国大会以协商一致的方式通过的《保护所有遭受任何形式拘留或监禁的人的原则》规定,禁止任何可能有损其健康的医学或科学试验,即使被拘禁的人已经表示同意。[20]欧洲人权法院判称,不能认为那些为被拘禁的人的诊疗所采取的必要医疗措施是不人道的或有辱人格的待遇。[21]
[1] Lieber Code, Article 56 (同上,第1425段)。
[2] 《日内瓦第四公约》共同第3条(同上,第1409段)。
[3] 《日内瓦第三公约》第13条(同上,第1412段);《日内瓦第四公约》第32条(同上,第1414段)。
[4] 《日内瓦第四公约》第13条(同上,第1412段);《日内瓦第四公约》第32条(同上,第1414段)。
[5]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8条第2款第2项第10目和第5项第11目(同上,第1423段)。
[6] 《卢旺达问题国际法院规约》第4条第1款(同上,第1429段);Statute of the Special Court for Sierra Leone, Article 3 (同上,第1424段)。
[7] 《日内瓦第一公约》第12条(同上,第1410段);《日内瓦第二公约》第12条(同上,第1411段);《日内瓦第三公约》第13条(同上,第1412段);《日内瓦第四公约》第32条(同上,第1413段)。
[8]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8条第2款第1项第2目(同上,第1422段);《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2条第2款(同上,第1428段)。
[9] 《第一附加议定书》第11条第2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1415段)。
[10] 美国,Military Tribunal at Nuremberg, In re Brandt and Others (The Medical Trial) (同上,第1540段)。
[11] 《第一附加议定书》第11条第1款和第4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1415段)。
[12] 《第二附加议定书》第5条第2款第5项(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1421段)。
[13]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8条第2款第2项第10目和第5项第11目(同上,第1423段)。
[14]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1434–1435段)、澳大利亚 (同上,第1436–1437段)、比利时 (同上,第1438段)、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纳(同上,第1439段)、布基纳法索 (同上,第1440段)、加拿大 (同上,第1441段)、厄瓜多尔 (同上,第1442段)、法国 (同上,第1443–1445段)、德国 (同上,第1446段)、以色列 (同上,第1447段)、意大利 (同上,第1448段)、摩洛哥 (同上,第1449段)、荷兰 (同上,第1450段)、新西兰 (同上,第1451段)、尼日利亚 (同上,第1452–1453段)、俄罗斯(同上,第1454段)、塞内加尔(同上,第1455–1456段)、南非(同上,第1457段)、西班牙(同上,第1458段)、瑞典(同上,第1459段)、瑞士(同上,第1460段)、英国 (同上,第1461–1462段)、美国(同上,第1463–1466段)。
[15] 例如,参见:立法(同上,第1467–1535段)。
[16] 参见《日内瓦第一公约》第50条(同上,第1410段);《日内瓦第二公约》第51条(同上,第1411段);《日内瓦第三公约》第130条(同上,第1412段); 《日内瓦第四公约》第147条(同上,第1413段);《第一附加议定书》第11条和第85条(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1415和1417段);《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8条第2款第1项第2目、第2项第10目以及第5项第11目(同上,第1422–1423段);Statute of the Special Court for Sierra Leone, Article 3(同上,第1424段);美国,Concurrent resolution of the Congress (同上,第1545段);智利, Appeal Court of Santiago, Videla Case (同上,第1536段);波兰, Supreme National Tribunal of Poland at Poznan, Hoess trial(同上,第1538段);美国,Military Tribunal at Nuremberg, Milch case(同上,第1539段)以及Brandt (The Medical Trial) case (同上,第1540段);美国,Court of Military Appeals, Schultz case(同上,第1541段)。
[17] Elements of Crimes for the ICC, Definition of physical mutilation or medical or scientific experiments of any kind which are neither justified by the medical, dental or hospital treatment of the person concerned nor carried out in his or her interest, as war crimes (脚注46(涉及《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8条第2款第2项第10目),以及脚注68(涉及《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8条第2款第5项第11目))。
[18]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7条(参见第2卷,第32章, 第1414段)。
[19] 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General Comment No. 20 (Article 7 of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同上,第1551段)。
[20] Body of Principles for the Protection of All Persons under Any Form of Detention or Imprisonment, Principle 22 (同上,第1426段)。
[21] 欧洲人权法院, Herczegfalvy v. Asutria(同上,第1552段)。该法院认为,对于狂躁症和精神病患者的绝食行为而实施的强制喂食和药物治疗不违反《欧洲人权公约》第3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