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87. 人道待遇

规则87 必须给予平民和失去战斗力的人员以人道待遇
第2卷,第32章 ,A节
国家实践将该规则确立为适用于国际性和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
给予战俘人道待遇的义务已被《利伯守则》、《布鲁塞尔宣言》和《牛津手册》所确认,并在《海牙章程》中得到了编纂。[1]《日内瓦四公约》共同第3条及其他具体条款均明确规定了给予平民和失去战斗力的人员人道待遇的义务。[2]该义务被第一和第二附加议定书确认为是基本保证之一。[3]
许多军事手册均规定了给予人道待遇的义务。[4]国内和国际判例法也确认了此项义务。[5]
人权法同样基于人道待遇原则。尤其是,人权文书强调了给予被剥夺自由的人人道待遇和尊重其人格尊严的义务。[6]在其对《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4条的一般性意见中,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宣称,第10条规定的要求给予被剥夺自由的人人道待遇和尊重其固有的人格尊严的义务是不可克减的,因而应当在任何时候都得到适用。[7]
尽管一些文书在其文本中提及了尊重“人格尊严”或者禁止“虐待”,但对“人道待遇”的确切含义却没有清楚的说明。[8]给予人道待遇这项义务是一个笼统的说法。国际人道法和国际人权法的具体规则往往被认为是对赋予“人道待遇”的含义的具体说明。第33至第39章所列举的规则包括人道待遇这项义务对特定类型人员的具体适用,这些特定类型的人员是:伤者、病者、遇船难者、被剥夺自由的人、流离失所者、妇女、儿童、老年人、残疾人和体弱者。然而,这些规则不一定说明了人道待遇的全部含义,因为该措辞在社会变化的影响下也在与时俱进地发展。例如,虽然十九世纪中叶以来的国际文书已经提及人道待遇这项义务,但是这项义务的具体规则也自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发展出来的,而且还可能继续深入发展。这可以说明上述观点。
[1] Lieber Code, Article 76 (参见第2卷,第32章,第215段);Brussels Declaration, Article 23, third paragraph(同上,第216段);Oxford Manual, Article 63 (同上,第217段);《海牙章程》第4条第2款(同上,第206段)。
[2] 《日内瓦公约》共同第3条(同上,第1段);《日内瓦第一公约》第12条第1款(同上,第143段);《日内瓦第二公约》第12条第1款(同上,第144段);《日内瓦第三公约》第13条(同上,第208段);《日内瓦第四公约》第5条和第27条第1款(同上,第82-83段)。《第一附加议定书》第75条第1款(经协商一致通过);《第二附加议定书》第4条第1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3段)。
[3] 《第一附加议定书》第75条第1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2段);《第二附加议定书》第4条第1款 (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3段)。
[4]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9–10段和第90–91段)、澳大利亚 (同上,第11和92–93段)、比利时(同上,第12和94段)、贝宁(同上,第13 和95段)、布基纳法索 (同上,第14段)、喀麦隆 (同上,第15–16段)、加拿大 (同上,第17段)、哥伦比亚 (同上,第18–20段)、刚果(同上,第21段)、克罗地亚 (同上,第22段)、多米尼加共和国 (同上,第23段)、法国 (同上,第24–26段)、德国 (同上,第27段)、印度 (同上,第28段)、肯尼亚 (同上,第30段)、马达加斯加 (同上,第31段)、马里 (同上,第32段)、摩洛哥 (同上,第33段)、荷兰 (同上,第34–35段)、新西兰 (同上,第36段)、尼加拉瓜 (同上,第37段)、秘鲁 (同上,第38段)、非律宾 (同上,第39段)、罗马尼亚 (同上,第40段)、俄罗斯 (同上,第41段)、塞内加尔 (同上,第42–43段)、瑞典(同上,第44段)、瑞士 (同上,第45段)、多哥(同上,第46段)、英国 (同上,第47段)和美国 (同上,第48–51段)以及据报告的以色列的实践(同上,第29段)。
[5] 例如,参见:智利,Appeal Court of Santiago, Videla case (同上,第57段); 俄罗斯,Constitutional Court, Situation in Chechnya case(同上,第58段);国际法院,Nicaragua case (Merits), Judgement(同上,第69段);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Aleksovski case, Judgement (同上,第70段);美洲人权委员会,Case 10.559 (Peru) (同上,第71段)。
[6] 参见:《美洲人的权利和义务宣言》,第15条(同上,第218段);《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0条第1款 (同上,第211段);《美洲人权公约》,第5条第1款(同上,第212段);European Prison Rules, Rule 1 (同上,第219段);Body of Principles for the Protection of All Persons under Any Form of Detention or Imprisonment, Principle 1(同上,第220段);Basic Principles for the Treatment of Prisoners, para. 1(同上,第221段)。
[7] 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General Comment No. 29 (Article 4 of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同上,第321段)。
[8] 文本中使用“人格尊严”的包括: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0条第1款 (同上,第211段); 《美洲人权公约》第5条 (同上,第212段); 《非洲人权和民族权宪章》第5条;Body of Principles for the Protection of All Persons under Any Form of Detention or Imprisonment, Principle 1(同上,第220段); Basic Principles for the Treatment of Prisoners, para. 1(同上,第221段);UN Secretary-General’s Bulletin, Section 8 (同上,第224); 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法国 (同上,第246段)、德国 (同上,第248段)、秘鲁 (同上,第38段)和美国 (同上,第122和284段);下列两国的立法:巴拉圭(同上,第55段)和乌拉圭(同上,第294段); 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General Comment No. 21 (Article 10 of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同上,第320段)和General Comment No. 29 (Article 4 of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同上,第321段);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Aleksovski case (同上,第70段);红十字国际委员会,Communication to the Press No. 01/47(同上,第80段)。文本中使用禁止“虐待”的包括:《国际军事法庭宪章》(纽伦堡)第6条(同上,第982段); 罗马尼亚的军事手册 (同上,第111段);联合国人权委员会,Res. 1989/67, 1990/53, 1991/78 and 1992/68(同上,第311段)以及Res. 1991/67 and 1992/60(同上,第312段);红十字国际委员会,Memorandum on Respect for 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Law in Angola (同上,第343段)和Memorandum on Compliance with 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Law by the Forces Participating in Opération Turquoise(同上,第344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