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84. 保护平民及民用物体免受燃烧武器的损害

规则84 如果使用燃烧武器,须特别注意避免,并在任何情况下尽量减少平民生命附带受损失,平民受伤害和民用物体受损害。
第2卷,第30章,A节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立为一项适用于国际性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
20世纪70年代,在联合国大会以及导致通过《常规武器公约》及其议定书的外交会议期间的讨论表明,使用燃烧武器是一个敏感的事项。特别是在讨论越南战争时期使用燃烧武器的后果时出现了争论,而大部分国家赞成全面禁止使用燃烧武器。[1]在不支持全面禁止的国家中,大多数也迫切要求对燃烧武器的严格限制以避免平民的伤亡。[2]
在《常规武器公约议定书三》中,那些以一致同意通过的条款规定反映了后一种趋势,这些规定不仅重复了适用于所有武器使用的区分原则,而且禁止从空中向位于平民密集地区的军事目标发射燃烧武器,也限制在这样的平民密集地区使用其它燃烧武器。[3]不到半数的国家是该条约的缔约国。不过,许多国家并没有储存燃烧武器,而且自从该议定书通过以后,这样的武器极少被使用。
再者,大多数军事手册或者提到了《常规武器公约议定书三》中的规则,或者声明了避免或至少尽量减少平民伤亡的要求。[4]这些军事手册中包括一些没有加入,或在当时没有加入该《议定书》的国家。[5]
尽管《议定书三》第2条第1款中的规则只不过是对区分原则(见规则1和规则7)的适用,无疑是习惯国际法的一部分,但很难得出结论说《议定书三》第2(2)条至2(4)条中的详细规则也是习惯国际法,不过,这些规则可以被视为须予以特别注意以避免平民伤亡这一习惯规则之实施的指导方针。[6]再者,军事手册、正式声明和其它实践强调了燃烧武器只能用于某些合理的目的。[7]再考虑到燃烧武器的使用远少于其它常规武器的情况,这表明了国家的普遍意见,即在军事上可行的情况下,应该避免使用燃烧武器(见规则85)。
直到《常规武器公约》在2001年被修订以前,[8]该公约的《议定书三》只适用于国际性武装冲突。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国际人道法适用有关的大多数发展都发生在过去20多年间,而在此期间普遍未使用燃烧武器这一事实意味着国际社会没有理由探讨这一事务。但是,考虑到就20世纪70年代使用燃烧武器所引起的争论,以及自从那时在国际社会中发展出来的明确意见即必须特别注意保护平民不受武装冲突的影响,可以得出结论,认为这一规则对非国际性武装冲突同样有效。在2001年,《议定书三》的适用范围扩大至非国际性武装冲突,这一点在谈判期间没有引起争论并且已经生效,这进一步支持了该规则对非国际性武装冲突同样有效的结论。[9]
[1] 例如,参见声明(参见,第2卷,第30章,第9–73段)。
[2]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声明:澳大利亚(同上,第141和143–144段)、奥地利(同上,第146段)、丹麦(同上,第148–149段)、埃及(同上,第146段)、加纳(同上,第146段)、印度尼西亚(同上,第154段)、牙买加(同上,第146段)、日本(同上,第155–156段)、墨西哥(同上,第146段)、荷兰(同上,第142–144和158段)、新西兰(同上,第159段)、挪威(同上,第149 和160段)、罗马尼亚(同上,第146段)、瑞典(同上,第146段)、叙利亚(同上,第162段)、苏联(同上,第163段)、英国(同上,第164段)、美国(同上,第165–166段)、委内瑞拉(同上,第146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146段);另外,参见美国的据报告的实践(同上,第167段)。
[3] 《常规武器公约议定书三》第2条(同上,第110段)。
[4]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117段)、澳大利亚(同上,第118–119段)、比利时(同上,第120段)、喀麦隆(同上,第121段)、加拿大(同上,第122段)、厄瓜多尔(同上,第123段)、法国(同上,第124–125段)、德国(同上,第126段)、以色列(同上,第127段)、肯尼亚(同上,第128段)、荷兰(同上,第129段)、新西兰(同上,第130段)、俄罗斯(同上,第131段)、西班牙(同上,第132段)、瑞典(同上,第133段)、瑞士(同上,第134段)和美国(同上,第136–137段)。
[5] 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117段)、比利时(同上,第120段)、喀麦隆(同上,第121段)、以色列(同上,第127段)、肯尼亚(同上,第128段)和美国(同上,第136段)。
[6] 《常规武器公约议定书三》第2(2)条至第2(4)条(同上,第110段)。
[7]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 (同上,第117段)、澳大利亚(同上,第118–119段)、比利时(同上,第120段)、喀麦隆(同上,第121段)、加拿大(同上,第122段)、厄瓜多尔(同上,第123段)、法国(同上,第124–125段)、德国(同上,第126段)、以色列(同上,第127段)、肯尼亚(同上,第128段)、荷兰(同上,第129段)、新西兰(同上,第130段)、俄罗斯(同上,第131段)、西班牙(同上,第132段)、瑞典(同上,第133段)、瑞士(同上,第134段)和美国(同上,第136–137),以下国家的声明:奥地利(同上,第146段)、澳大利亚(同上,第141和143–144段)、丹麦(同上,第148–149段)、埃及(同上,第146段)、加纳(同上,第146段)、印度尼西亚(同上,第154段)、牙买加(同上,第146段)、日本(同上,第155–156段)、墨西哥(同上,第146段)、荷兰(同上,第142–144和158段)、新西兰(同上,第159段)、挪威(同上,第149和160段)、罗马尼亚(同上,第146段)、瑞典(同上,第146段)、叙利亚(同上,第162段)、苏联(同上,第163段)、英国(同上,第164段)、美国(同上,第165–166和168段)、委内瑞拉(同上,第146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146段);和美国据报告的实践(同上,第167段)。
[8] 参见,《常规武器公约》修正的第1条(同上,第115段)
[9] 该修正于2004年5月18日生效。目前,有29个国家批准了经修正的《常规武器公约》,它们是:阿根廷、澳大利亚、奥地利、比利时、保加利亚、布基纳法索、加拿大、中国、克罗地亚、爱沙尼亚、芬兰、法国、梵蒂冈教廷、匈牙利、日本、拉脱维亚、列支敦士登、立陶宛、墨西哥、荷兰、挪威、韩国、罗马尼亚、塞尔维亚和黑山、斯洛伐克、西班牙、瑞典、瑞士和英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