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81. 使用地雷的限制

规则81 当使用地雷时,须特别注意减轻其不分皂白的后果。
第2卷,第29章,B节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立为一项适用于国际性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这一规则适用于反车辆地雷的使用。对尚未全面禁止使用杀伤人员地雷的国家,该规则也适用于杀伤人员地雷。
在《常规武器公约议定书二》的原始文本和修订文本中包含的许多规则,以及其它国家的实践,都旨在消除地雷的不分皂白的后果。[1]这些条约的规定包含了对某些类型的地雷的禁止,以及进一步的限制,因而旨在限制由这些武器引起的潜在的不分皂白的损害。再者,实践表明,适用于敌对行动的习惯法规则,例如区分原则(见规则1和7)、比例性原则(见规则14)和在攻击时采取所有可能的预防措施的义务(见规则15),都同样地适用于地雷的使用。
在使用地雷时要加以特别注意义务的基础是在《常规武器公约议定书二》中编纂的一系列规则。该《议定书》为所有地雷的布设确立了一般性的规则。[2]它还为遥布地雷的使用,以及在人口密集地区非遥布地雷的使用划定了特别的限制。[3]再者,《议定书二》要求采取一切可行的预防措施,以保护平民不受这些武器的影响。[4]《议定书》还提到了一些特别的预防措施,例如对雷区做出标志和记号、记录雷区、监督雷区,以及保护联合国部队和特派团不受影响的程序。[5]《常规武器公约议定书二》获得一致通过,而且在当时没有引起任何争论。
许多军事手册都规定了在使用地雷时应采取的特别预防措施。[6]另有情况表明,《常规武器公约议定书二》的规定被认为构成了有关地雷使用的权威性的最低标准,而根据条约义务,这些地雷并没有像《渥太华禁雷公约》禁止杀伤人员地雷一样受到特别禁止。[7]其结果是,这些预防措施作为一个整体,为国家相信为减少地雷之不分皂白后果所必须采取措施的类型,提供了一种指标。
《常规武器公约修正的第二号议定书》的经重申和发展了在使用地雷时应采取的预防措施。[8]
最初的《常规武器公约议定书二》只适用于国际性武装冲突,而绝大部分国内冲突的具体实践并不符合这些规则。然而,联合国安全理事会、联合国大会和个别国家对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地雷对平民的影响表示了关切,这样的关切标示着国际社会的观点,即在这样的情况中平民必须免受地雷的伤害。[9]《常规武器公约修正的第二号议定书》的适用范围延展至非国际性武装冲突就反映了这样的观点。[10]自那以后,《常规武器公约》本身也得到了修正,以致原来的《议定书二》也可适用于加入修正后《常规武器公约》国家的非国际性武装冲突。[11]在2001年的第二次审查会议上通过的修正,没有引起任何争议。由此,在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这样一项习惯法规则的存在勿庸置疑,即使用地雷的方式不能构成不分皂白的攻击,也必须因此采取特别的注意以尽可能减少其不分皂白的后果。
《渥太华公约》有超过140个缔约国,而且还会有国家批准和加入。由此,大多数国家都受到条约约束,不能再使用、生产、储存和转让杀伤人员地雷。但是,有若干个国家包括中国、芬兰、印度、韩国、巴基斯坦、俄罗斯和美国还没有批准《渥太华公约》,并坚持它们仍然有权使用杀伤人员地雷。[12]大约有6、7个国家在最近的冲突中使用了杀伤人员地雷。[13]这样的实践意味着在目前阶段还不能说使用杀伤人员地雷受到习惯国际法的禁止。
但是,几乎所有国家(包括不是《渥太华公约》缔约国的国家和并不赞成立即禁雷的国家)都同意它们需要努力做到最终消除杀伤人员地雷。特别值得注意的是2001年对《常规武器公约》的第二次审查会议上,该公约的缔约国——其中包括不是《渥太华公约》缔约国的某些国家——一致通过的最后宣言。[14]在该宣言中,缔约国“庄严宣布其……所有国家应为全球范围内杀伤人员地雷之最终消除的目标努力之信念”。[15]再者,一些联合国大会的决议敦促国家对消除杀伤人员地雷做出贡献。[16]尽管有一些国家对这些决议投了弃权票,但是绝大多数弃权的国家在那以后或者参见了第二次审查会议上通过的声明,或者做出声明承认最终消除杀伤人员地雷的目标,其中最突出的就是埃塞俄比亚于1995年和土耳其于2002年做出的声明(土耳其现在也批准了《渥太华公约》)。[17]伊斯兰会议组织外交部长会议于1995年和1996年通过的决议,以及红十字和红新月国际大会于1995年通过的决议,也支持最终消除杀伤人员地雷。[18]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渥太华公约》的缔约国于1999年在马普托(Maputo)召开的第一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宣言,呼吁仍在使用和拥有杀伤人员地雷的国家“即刻停止”使用和拥有。[19]对非缔约国的这样一项声明是一种重要的标示,表明了一种信念,即所有的国家应该为消除杀伤人员地雷做出努力。所有以上摘引的实践都似乎表明,正在形成一项消除杀伤人员地雷的义务。
[1] 特别是,《常规武器公约修正的第二号议定书》的规定对某些类型的地雷的禁止,第3(5)条(参见,第2卷,第29章,第2段), 第3(6)条(同上,第3段), 第4条(同上,第4段), 第6(2)条(同上,第5段) 和第6(3)条(同上,第6段);以及《常规武器公约议定书二》规定的其它限制,第4–5条(同上,第194段),和《常规武器公约修正的第二号议定书》第5–6条(同上,第203段)。
[2] 《常规武器公约议定书二》第7条(同上,第341段)。
[3] 《常规武器公约议定书二》第4–5条(同上,第194段)。
[4] 《常规武器公约议定书二》第3(4)条(同上,第192段)。
[5] 《常规武器公约议定书二》第4(2)条(同上,第194段)、第7条(同上,第341段)、第8条(同上,第342段)。
[6]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221段)、澳大利亚(同上,第222–223段)、比利时(同上,第224段)、喀麦隆(同上,第225段)、加拿大(同上,第226段)、法国(同上,第227–228段)、德国(同上,第229段)、以色列(同上,第230段)、肯尼亚(同上,第231段)、荷兰(同上,第232段)、新西兰(同上,第233段)、西班牙(同上,第234段)、瑞典(同上,第235段)和美国(同上,第236–238段)。
[7] 例如,参见加拿大的声明(同上,第245段);以及联合国大会,第49/75 D号决议(同上,第283段)和第50/70 O号决议(同上,第283段)。
[8] 例如,参见《常规武器公约修正的第二号议定书》第3条第10款(同上,第192段)、第3条第11款(同上,第202段)、第5–6条(同上,第203段)、第9条(同上,第350段)、第10条(同上,第351段)和第12条(同上,第352段)。
[9] 例如,参见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第965号决议(同上,第277段)、第1005号决议(同上,第278段)、第1076号决议(同上,第279段)、第1089号决议(同上,第280段)和第1096号决议(同上,第281段);联合国大会,第49/198号决议(同上,第285段)、第49/199号决议(同上,第284段)、第50/178号决议(同上,第284段)、第50/197号决议(同上,第285段)、第51/98号决议(同上,第284段)、第51/112号决议(同上,第285段)和第55/116号决议(同上,第289段);以及以下国家的声明:澳大利亚(同上,第242段)、加拿大(同上,第244–245段)和英国(同上,第272段)。
[10] 《常规武器公约修正的第二号议定书》第1(2)条(同上,第200段)。
[11] 《常规武器公约》经修正的第1条(同上,第218段)。
[12]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声明:中国(同上,第54段)、芬兰(同上,第62段)、印度(同上,第66段)、韩国(同上,第72段)、巴基斯坦(同上,第83–84 和262段)、俄罗斯(同上,第88段)和美国(同上,第101段)。
[13] 参见国际禁雷运动报告的实践,Landmine Monitor Report 1999(同上,第187段)以及Landmine Monitor Report 2000(同上,第188和190段)。
[14] 不是《渥太华公约》的缔约国但参加了本宣言的国家是:白俄罗斯、中国、古巴、爱沙尼亚、芬兰、希腊、印度、以色列、韩国、拉脱维亚、立陶宛、蒙古、巴基斯坦、波兰、俄罗斯、乌克兰、美国和南斯拉夫。
[15] 《常规武器公约》第二次缔约国审查会议,最后宣言(参见第2卷,第29章,第163段)。
[16] 例如,参见联合国大会,第49/75 D 号决议(同上,第108段)、第49/199号决议(同上,第109段)、第50/70 O号决议(同上,第108段)、第50/178号决议(同上,第109段)、第51/45 S号决议(同上,第110段)、第51/98号决议(同上,第109段)和第52/38 H号决议(同上,第112段)。
[17] 埃塞俄比亚,在联合国大会第一委员会的发言(同上,第61段),以及土耳其,Press Release of the Minister of Foreign Affairs(同上,第96段)。
[18] OIC Conference of Ministers of Foreign Affairs,Res. 36/23-P and 27/24-P(同上,第152段);26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f the Red Cross and Red Crescent,Res. II(同上,第156段)。
[19] 《渥太华公约》首次缔约国会议,宣言(同上,第160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