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79. 主要作用在于以碎片伤人而其碎片无法检测的武器

规则79 禁止使用其主要作用在于以碎片伤人而其碎片在人体内无法用X射线检测的武器。
第2卷,第27章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立为一项适用于国际性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
《常规武器公约议定书一》禁止使用其主要作用在于以碎片伤人而其碎片无法用X射线检测的武器。[1]该议定书未引起任何争议便获通过。
众多军事手册中都包含了这一禁止性规定。[2]根据一些国家的立法,使用以碎片伤人而其碎片无法用X射线检测的武器是战争罪行。[3]这也得到正式声明和据报告的实践的支持。[4]采取这一实践做法的包括一些在当时没有加入《常规武器公约》的国家[5]
在通过时,《常规武器公约议定书一》仅适用于国际性武装冲突。但是,在批准该《公约》时,法国、以色列和美国声明它们将在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也适用该《议定书》。[6]在2001年召开的《常规武器公约》的第二次审查会议上,《公约》被修正,其议定书的适用被延伸至非国际性武装冲突。[7]在谈判时,该修正没有引起争议,现在该修正已经生效。[8]另外,联合国秘书长的《联合国部队遵守国际人道法的公告》——该《公告》不仅限于国际性武装冲突——禁止使用主要以无法检测的碎片伤人的武器。[9]
禁止在任何武装冲突中使用此类武器规定在若干军事手册中。[10]根据一些国家的立法,使用以碎片伤人而其碎片无法用X射线检测的武器是战争罪行。[11]这一规则也得到正式声明和据报告的实践的支持。[12]
在国际性和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的实践都符合该规则的适用性,因为一般而言,国家对于国际性和非国际性武装冲突并没有不同的军事武器。尽管生产其主要作用在于以不可检测的碎片伤人的武器的能力在很长时期内就已经广为具备,但是似乎不存在这样的武器。这种普遍的避免并不完全是巧合的,这也可以从以下事实中推导出来,即在国际性和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都禁止引起不必要痛苦的武器(见规则70),而普遍的共识是,其主要作用在于以不可检测的碎片伤人的武器将造成不必要的痛苦。[13]
不论在国际性还是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均未发现违反该规则的正式实践。没有国家声称它可以在任何类型的武装冲突中使用主要作用在于以不可检测的碎片伤人的武器。
通过《常规武器公约议定书一》的原因在于,主要以不可检测的碎片伤人的武器将使得治愈创伤极为困难,而这种困难造成的额外痛苦并无军事上的益处,因此这样的武器将引起不必要的痛苦。英国的《军事手册》——这一手册在通过《常规武器公约议定书一》之前就已经起草——做出了支持这一观点的声明,即禁止引起不必要痛苦的武器包括“填充了碎玻璃的弹丸”。[14]基于这样的原因,《常规武器公约议定书一》特别指出禁止使用的武器是那些“主要作用”在于以不可检测的碎片伤人的武器。因此,诸如因其设计需要而包含塑料部件的武器,如果其塑料部件并非主要杀伤机制的组成部分,则并不是非法的。[15]
[1] 《常规武器公约议定书一》(参见第2卷,第27章,第1段)。
[2]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8段)、澳大利亚(同上,第9–10段)、比利时(同上,第11段)、加拿大(同上,第12段)、厄瓜多尔(同上,第13段)、法国(同上,第14–15段)、德国(同上,第16–17段)、以色列(同上,第18段)、意大利(同上,第19段)、肯尼亚(同上,第20段)、荷兰(同上,第21段)、新西兰(同上,第22段)、尼日利亚(同上,第23段)、俄罗斯(同上,第24段)、南非(同上,第25段)、西班牙(同上,第26段)、瑞典(同上,第27段)、瑞士(同上,第28段)、英国(同上,第29–30段)和美国(同上,第31–34段)。
[3] 例如,参见爱沙尼亚(同上,第35段)和匈牙利(同上,第36段)的立法。
[4]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声明:澳大利亚(同上,第39–40段)、奥地利(同上,第38–39段)、白俄罗斯(同上,第39段)、比利时(同上,第39段)、保加利亚(同上,第39段)、加拿大(同上,第39段)、哥伦比亚(同上,第38段)、古巴(同上,第39段)、丹麦(同上,第38–39段)、芬兰(同上,第39段)、法国(同上,第39段)、联邦德国(同上,第38–39段)、民主德国(同上,第39段)、希腊(同上,第39段)、匈牙利(同上,第39段)、印度(同上,第41段)、爱尔兰(同上,第39段)、意大利(同上,第39段)、牙买加(同上,第39段)、墨西哥(同上,第38–39段)、摩洛哥(同上,第39段)、荷兰(同上,第39和45段)、新西兰(同上,第39段)、挪威(同上,第38–39段)、巴拿马(同上,第39段)、菲律宾(同上,第39段)、波兰(同上,第39段)、葡萄牙(同上,第39段)、罗马尼亚(同上,第39段)、西班牙(同上,第38–39段)、苏丹(同上,第39段)、瑞典(同上,第38–39段)、瑞士(同上,第38–39段)、叙利亚(同上,第39段)、多哥(同上,第39段)、乌克兰(同上,第39段)、苏联(同上,第39段)、英国(同上,第39段)、美国(同上,第38–39和46段)、委内瑞拉(同上,第38–39段)、南斯拉夫(同上,第38–39段)和扎伊尔(同上,第39段);以及以下国家的据报告的实践:印度(同上,第42段)、印度尼西亚(同上,第43段)和约旦(同上,第44段)。
[5]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8段)、比利时(同上,第11段)、意大利(同上,第19段)、肯尼亚(同上,第20段)和新西兰(同上,第22段);以及印度尼西亚的据报告的实践(同上,第43段)。
[6] 法国在批准 《禁止某些常规武器公约》时所做的保留(同上,第3段);以色列在加入《常规武器公约》时所做的声明和理解(同上,第4段);美国,在批准《常规武器公约》所做的声明(同上,第5段)。
[7] 《常规武器公约》,经修正的第1条(同上,第6段)。
[8] 该修正于2004年5月18日生效。目前,有44个国家批准了经修正的《常规武器公约》:阿根廷、澳大利亚、奥地利、比利时、保加利亚、布基纳法索、加拿大、中国、克罗地亚、丹麦、爱沙尼亚、芬兰、法国、德国、希腊、梵蒂冈教廷、匈牙利、印度、意大利、日本、拉脱维亚、利比里亚、列支敦士登、立陶宛、卢森堡、马耳他、墨西哥、摩尔多瓦、荷兰、挪威、巴拿马、秘鲁、韩国、罗马尼亚、塞尔维亚和黑山、塞拉利昂、斯洛伐克、西班牙、斯里兰卡、瑞典、瑞士、土耳其、乌克兰和英国。
[9] 联合国秘书长的公告,第6.2节(参见第2卷,第27章,第7段)。
[10]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澳大利亚(同上,第9段)、厄瓜多尔(同上,第13段)、法国(同上,第14–15段)(“全面禁止”)、德国(同上,第16–17段)、意大利(同上,第19段)、肯尼亚(同上,第20段)、南非(同上,第25段)和西班牙(同上,第26段)(“绝对禁止”)。
[11] 例如,参见爱沙尼亚(同上,第35段)的立法;另参见匈牙利(同上,第36段)的立法——并不排除此立法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
[12] 例如,参见印度(同上,第41段)的声明以及以下国家的据报告的实践:印度(同上,第42段)、印度尼西亚(同上,第43段)和约旦(同上,第44段)。
[13]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澳大利亚(参见,第2卷,第20章,第34段)、厄瓜多尔(同上,第52段)、法国(同上,第55–56段)、德国(同上,第59段)、荷兰(同上,第71–72段)、新西兰(同上,第73段)、南非(同上,第80段)、英国(同上,第85段)和美国(同上,第87、89、91和93段)。
[14] 英国,Military Manual,(参见第2卷,第27章,第29段);另见尼日利亚(同上,第23段)和美国(同上,第31–33段)的军事手册。
[15] 例如,参见美国,Legal Review of Maverick Alternate Warhead(同上,第46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