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78. 爆炸子弹

规则78 禁止以杀伤人员为目的使用可在人体内爆炸的子弹。
第2卷,第26章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立为一项适用于国际性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
禁止爆炸性子弹始于1868年《圣彼得堡宣言》的通过。该《宣言》通过的动因是避免加剧丧失战斗力的人遭受超出使其丧失战斗力这一需要的痛苦。为此目的,该《宣言》特别禁止使用“任何轻于400克的爆炸性弹丸或是装有爆炸性和易燃性物质的弹丸”,而在当时,400克是炮弹的最小重量。[1]在1868至1869年间,19个国家即当时存在的大多数国家加入了《圣彼得堡宣言》。[2]《圣彼得堡宣言》中的这一禁止性规定后来在《布鲁塞尔宣言》、《牛津手册》和《牛津海战法手册》中也得以确立。[3]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设立的责任委员会的报告将使用“爆炸性子弹”确认为习惯国际法下的战争罪。[4]
《圣彼得堡宣言》通过以后的实践又修正了这一禁止性规则,因为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开始了爆炸性防空炮弹的使用。[5]再者,从那时起也开始使用更轻的手榴弹和爆炸性的反器材弹丸。这些进展的发生没有遭到任何反对。若干国家的军事手册和声明认为只有此类投射物被设计成侵切人体才会爆炸时,这些投射物才应被禁止。[6]然而,某些军事手册和立法继续援引《圣彼得堡宣言》中包含的禁止的用语,尽管其后的实践已经修正了这一禁止性规则。[7]
后来的试验表明,某些12.7毫米的子弹在模拟的人体组织中爆炸。对于由此而起的顾虑,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1999年从四个生产和储存12.7毫米爆炸性子弹的国家中(因此被称为“特别受影响”的国家)招集了一组军事、法律和弹道学专家。这些以个人身份参与的政府专家同意,针对战斗员使用其可预见效果是在侵切人体时发生爆炸的子弹将有违《圣彼得堡宣言》的目的和宗旨。[8]
在任何武装冲突中都禁止使用爆炸性子弹包括在若干军事手册和若干国家的立法中。[9]再者,联合国秘书长有关联合国部队遵守国际人道法的公告——这并不仅限于国际性武装冲突——禁止使用在人体内爆炸的子弹。[10]
实践表明,在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没有使用在人体内爆炸的子弹杀伤人员的证据。特别是,国家指出使用爆炸性子弹杀伤人员将造成不必要的痛苦。[11]禁止使用引起不必要痛苦的作战方法的规则同时适用于国际性和非国际性武装冲突(见规则70)。
不论在国际性还是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均未发现违反该规则的正式实践。没有国家声称有权使用在人体内爆炸的子弹来杀伤人员。在人体内爆炸的子弹的后果要远甚于同样被禁止的易于膨胀的子弹(见规则77)。
[1] 《圣彼得堡宣言》(参见第2卷,第26章,第1段)。
[2] 奥匈帝国、巴登、巴伐利亚、比利时、巴西、丹麦、法国、希腊、意大利、荷兰、波斯、葡萄牙、普鲁士和北德邦联、俄罗斯、瑞典和挪威联合王国、瑞士、土耳其、联合王国和符腾堡。爱沙尼亚于1991年加入。
[3] Brussels Declaration, Article 13(e)(同上,第2段);Oxford Manual, Article 9(a)(同上,第3段);Oxford Manual of Naval War,Article 16(2)(同上,第4段)。
[4] Report of the Commission on Responsibility(同上,第5段)。
[5] 这一发展反映在《海牙空战规则》第18条中(同上,第6段),该条称:“航空器使用或对航空器使用曳光弹、燃烧弹或炸弹,均不予以禁止。该规则对1868年《圣彼得堡宣言》的缔约国和非缔约国平等适用。”
[6]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德国(同上,第13段)、意大利(同上,第14段)和英国(同上,第18–19段),以及巴西(同上,第28段)和美国(同上,第35–36段)的声明。
[7]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澳大利亚(同上,第8–9段)、加拿大(同上,第11段)、新西兰(同上,第15段)、西班牙(同上,第17段)、美国(同上,第20段);以下国家的立法:安道尔(同上,第21段)、澳大利亚(同上,第22段)、厄瓜多尔(同上,第23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26段);以及以下国家的声明:巴西(同上,第28段)、哥伦比亚(同上,第29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37段);另见印度尼西亚(同上,第30段)和约旦(同上,第31段)的据报告的实践。
[8] See ICRC, Statement before the First Committee of the UN General Assembly(同上,第46段), and Ensuring respect for the 1868 St Petersburg Declaration:Prohibiting the use of certain explosive projectiles, Report submitted to the Third Preparatory Committee for the Second Review Conference of the States Parties to the CCW(同上,第47段)。
[9] 例如,参见南斯拉夫(同上,第37段)的声明,以及印度尼西亚(同上,第30段)和约旦(同上,第31段)的据报告的实践。
[10] 联合国秘书长的公告,第6.2节(同上,第7段)。
[11] 例如,见《圣彼得堡宣言》(同上,第1段),以及德国(参见第2卷,第20章,第58段)和俄罗斯(同上,第78段)的军事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