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77. 膨胀子弹

规则77 禁止使用在人体内易于膨胀或者扁平的子弹。
第2卷,第25章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立为一项适用于国际性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
在国际性武装冲突中的禁止始于1899年的《禁止使用易于膨胀的子弹的海牙宣言》,这是对供军用步枪使用的所谓“达姆弹”的发展做出的反应。[1]在20世纪早期,有28个国家批准和加入了该《宣言》,在20世纪的后半叶又有6个国家继承了该《宣言》。[2]在《国际刑事法院规约》中,使用易于膨胀的子弹被列为战争罪行。[3]该禁止也被包括在其他一些文书中。[4]
禁止使用易于膨胀的子弹规定在众多军事手册中。[5]根据许多国家的立法,在武装冲突中使用易于膨胀的子弹属于犯罪。[6]该禁止性规定也得到正式声明和其他实践的支持,[7]其中包括许多不是《海牙宣言》缔约国的国家实践。[8]
实践符合该禁止性规定,而且没有国家声称使用此类弹药是合法的。对完全禁止使用易于膨胀的子弹的惟一例外大概是美国的实践,然而这也是很模糊的。尽管美国的若干军事手册禁止使用易于膨胀的子弹,[9]但是美国陆军部做出的三份有关弹药与武器的法律评论则声称,美国将遵守《海牙宣言》,但只是在其规则符合1907年海牙规则之第23条第5款——即禁止使用引起不必要痛苦的武器——的限度内。[10]由此,按照美国的说法,如果“清楚地显示出加以使用的军事必要性”,则使用易于膨胀的弹药是合法的。[11]但是,在1998年就《国际刑事法院规约》进行谈判期间,对于将使用易于膨胀的子弹定为犯罪,美国并没有提出辩驳。
若干军事手册中规定,在所有武装冲突中都禁止使用易于膨胀的子弹。[12]根据若干国家的立法,使用易于膨胀的子弹属于犯罪。[13]哥伦比亚宪法法院判定,禁止在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使用“达姆弹”是习惯国际法的一部分。[14]
在国际性和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的实践都符合该规则的适用性,因为在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使用的是和在国际性武装冲突中同样的弹药,而在两种冲突中,都没有使用在人体内易于膨胀的或变得扁平的子弹。这种普遍的避免并不完全是巧合的,这也可以从以下事实中推导出来,即在国际性和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都禁止引起不必要痛苦的武器(见规则70),而普遍的共识是,易于膨胀或扁平的子弹将造成不必要的痛苦。[15]
在国际性和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都没有发现正式的相反实践。除了美国是一个特例之外,没有任何国家表示有权使用易于膨胀的子弹。不过,有若干国家决定,为了国内执法的需要,在武装冲突的情况以外,特别是为了在城市环境和密集人群中与携带武器的人对抗的必要,警察可以使用易于膨胀的子弹以确保发射的子弹不会在穿透嫌疑人的身体之后再射中其他人,并且增加嫌疑人一旦被击中,就立刻无法开火还击的几率。应该注意到,警察通常在不是武装冲突的场合使用易于膨胀的子弹,这些子弹是由手枪发射的,因此比起通常的步枪或易于膨胀或扁平的步枪子弹,带有更少的动能。因此,警察部队一般不使用禁止在军用步枪上使用的那类易于膨胀的子弹。
允许警察使用易于膨胀的子弹表明国家认为这样的子弹对于某些执法目的来说是必要的。但是,在武装冲突的敌对行动中,从来没有引入使用易于膨胀的子弹。
就子弹的制式问题,一些军事手册提到了《海牙宣言》的用语,或明确规定禁止“达姆弹”(即“软弹尖的”或“弹尖中空的”子弹)。[16]但是,大多数军事手册明确提到了子弹易于膨胀或扁平的事实,而不管子弹是否有中空的弹尖、软弹尖或被甲上有切口,就如海牙宣言所举例显示的。[17]德国的军事手册增添了其它一些类型的弹丸,这些弹丸也会造成类似于“达姆弹”效果的巨大创伤:具有侵切人体后会爆裂或变型的性质的弹丸,在人体内容易翻滚的弹丸,或造成可导致大范围组织损伤或甚至致死性休克的冲击波的弹丸。[18]1990年,美国陆军部准备了一份有关狙击手使用弹尖开敞式弹药的法律备忘录,其中认为某种类型的弹尖中空的子弹不是非法的,因为它不会轻易膨胀或扁平;而且要使用这种子弹的特定场合即由军队的狙击手使用也是合理的,因为这种子弹的设计要保证它在远距离上的准确性。[19]
[1] Hague Declaration concerning Expanding Bullets(参见第2卷,第25章,第1段)。
[2] 以下国家批准或加入了该《宣言》:奥匈帝国(1900年9月4日)、比利时(1900年9月4日)、保加利亚(1900年9月4日)、中国(1904年11月21日)、丹麦(1900年9月4日)、埃塞俄比亚(1935年8月9日)、法国(1900年9月4日)、德国(1900年9月4日)、大不列颠和爱尔兰(1907年8月13日)、希腊(1901年4月4日)、意大利(1900年9月4日)、日本(1900年10月6日)、卢森堡(1900年7月12日)、墨西哥(1900年4月17日)、黑山(1900年10月16日)、荷兰(1900年9月4日)、尼加拉瓜(1900年10月11日)、挪威(1900年9月4日)、波斯(1900年9月4日)、葡萄牙(1907年8月29日)、罗马尼亚(1900年9月4日)、俄罗斯(1900年9月4日)、塞尔维亚(1901年5月11日)、暹罗(1900年9月4日)、西班牙(1900年9月4日)、瑞典(1900年9月4日)、瑞士(1900年12月29日)和土耳其(1907年6月12日)。以下国家继承了该《宣言》:白俄罗斯社会主义共和国(1962年6月4日)、斐济(1973年4月2日)、民主德国(1959年2月9日)、南非(1978年3月10日)、苏联(1955年3月7日)和南斯拉夫(1969年4月8日)。
[3]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8(2)(b)(xix)条(参见,第2卷,第25章,第2段)。
[4] 例如,参见:Oxford Manual of Naval War,Article 16(2)(同上,第3段);Report of the Commission on Responsibility(同上,第4段);联合国秘书长公告,第6.2节(同上,第5段);UNTAET Regulation No. 2000/15, Section 6(1)(b)(xix)(同上,第6段)。
[5]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澳大利亚(同上,第7–8段)、比利时(同上,第9段)、喀麦隆(同上,第10段)、加拿大(同上,第11–12段)、多米尼加共和国(同上,第13段)、厄瓜多尔(同上,第14段)、法国(同上,第15–17段)、德国(同上,第18–20段)、以色列(同上,第21段)、意大利(同上,第22段)、肯尼亚(同上,第23段)、荷兰(同上,第24–25段)、新西兰(同上,第26段)、尼日利亚(同上,第27段)、俄罗斯(同上,第28段)、南非(同上,第29段)、西班牙(同上,第30段)、英国(同上,第31段)和美国(同上,第33–35段)。
[6]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立法:安道尔(同上,第36段)、澳大利亚(同上,第37–38段)、加拿大(同上,第40段)、刚果(同上,第41段)、厄瓜多尔(同上,第42段)、爱沙尼亚(同上,第43段)、格鲁吉亚(同上,第44段)、德国(同上,第45段)、意大利(同上,第46段)、马里(同上,第47段)、荷兰(同上,第48段)、新西兰(同上,第50段)、英国(同上,第52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53段);另参见以下国家的立法草案:布隆迪(同上,第39)与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同上,第51段)。
[7]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声明:阿尔及利亚(同上,第55段)、加拿大(同上,第56段)、哥伦比亚(同上,第57段)、埃及(同上,第58段)、芬兰(同上,第60段)、伊拉克(同上,第64段)、意大利(同上,第65段)、菲律宾(同上,第67段)、瑞典(同上,第68–69段)、瑞士(同上,第70段)、美国(同上,第71和73–77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78–79段);印度尼西亚(同上,第63段)的实践,以及印度(同上,第62段)和约旦(同上,第66段)据报告的实践。
[8]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澳大利亚(同上,第7–8段)、喀麦隆(同上,第10段)、加拿大(同上,第11–12段)、多米尼加共和国(同上,第13段)、厄瓜多尔(同上,第14段)、以色列(同上,第21段)、肯尼亚(同上,第23段)、新西兰(同上,第26段)、尼日利亚(同上,第27段)和美国(同上,第33–35段);以下国家的立法:安道尔(同上,第36段)、澳大利亚(同上,第37–38段)、加拿大(同上,第40段)、刚果(同上,第41段)、厄瓜多尔(同上,第42段)、爱沙尼亚(同上,第43段)、格鲁吉亚(同上,第44段)、马里(同上,第47段)和新西兰(同上,第50段);以下国家的立法草案:布隆迪(同上,第39段)与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同上,第51段);以下国家的声明:阿尔及利亚(同上,第55段)、加拿大(同上,第56段)、哥伦比亚(同上,第57段)、埃及(同上,第58段)、芬兰(同上,第60段)、伊拉克(同上,第64段)、菲律宾(同上,第67段)和美国(同上,第71和73–77段);印度尼西亚(同上,第63段)的实践,以及印度(同上,第62段)和约旦(同上,第66段)的据报告的实践。
[9] 美国,Field Manual(同上,第33段),Air Force Pamphlet(同上,第34段)和Instructor's Guide(同上,第35段)。
[10] 美国,Department of the Army,Memorandum of Law on Sniper Use of Open-Tip Ammunition(同上,第74–75段),Legal Review of USSOCOM Special Operations Offensive Handgun(同上,第76段)和Legal Review of the Fabrique Nationale 5.7x28mm Weapon System(同上,第77段)。
[11] 美国,Department of the Army,Legal Review of USSOCOM Special Operations Offensive Handgun(同上,第76段)。
[12]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澳大利亚(同上,第7段)、加拿大(同上,第12段)、厄瓜多尔(同上,第14段)、法国(同上,第16–17)(“全面禁止”)、德国(同上,第18–20段)、意大利(同上,第22段)、肯尼亚(同上,第23段)、南非(同上,第29段)和西班牙(同上,第30段)(“绝对禁止”)。
[13]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立法:安道尔(同上,第36段)、厄瓜多尔(同上,第42段)、爱沙尼亚(同上,第43段)、德国(同上,第45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53段);另参见意大利的立法(同上,第46段)——在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并不排除该立法的适用。
[14] 哥伦比亚,Constitutional Court,Constitutional Case No. C-225/95(同上,第54段)。
[15] See,e.g.,Hague Declaration concerning Expanding Bullets(参见第2卷,第20章,第3段);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澳大利亚(同上,第34段)(“弹尖中空的武器”)、厄瓜多尔(同上,第52段)、法国(同上,第55–56段)、德国(同上,第57–59段)、荷兰(同上,第71–72段)、俄罗斯(同上,第78段)、南非(同上,第80段)、美国(同上,第91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94段)。
[16]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澳大利亚(参见,第2卷,第25章,第7–8段)、多米尼加共和国(同上,第13段)、德国(同上,第18段)、以色列(同上,第21段)、荷兰(同上,第25段)、新西兰(同上,第26段)、南非(同上,第29段)、英国(同上,第31–32段)和美国(同上,第33和35段)。
[17]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比利时(同上,第9段)、喀麦隆(同上,第10段)、加拿大(同上,第11–12段)、厄瓜多尔(同上,第14段)、法国(同上,第15–17段)、德国(同上,第19–20段)、意大利(同上,第22段)、肯尼亚(同上,第23段)、荷兰(同上,第24段)、尼日利亚(同上,第27段)、俄罗斯(同上,第28段)、西班牙(同上,第30段)和美国(同上,第34段)。
[18] 德国,Military Manual(同上,第19段)。
[19] 美国,Department of the Army,Memorandum of Law on Sniper Use of Open-Tip Ammunition(同上,第75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