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75. 控暴剂

规则75 禁止使用控暴剂作为作战方法。
第2卷,第24章,B节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立为一项习惯国际法规范,适用于在国际性和非国际性的武装冲突期间构成军事敌对状态的情形,而非控制国内暴乱的情形。
在《化学武器公约》通过之前,对于《日内瓦毒气议定书》是否禁止控暴剂存在着争论。绝大多数国家的意见是,《日内瓦毒气议定书》禁止使用任何窒息性和有毒气体以及类似的物质,包括控暴剂,《议定书》同样可以适用于控暴剂。[1]在20世纪60和70年代,澳大利亚、葡萄牙和英国改变了它们早先的立场,声明《日内瓦毒气议定书》不适用于某些控暴剂。[2]美国的观点一贯不同于多数意见,美国一直主张对于化学武器的习惯性禁止并不适用于具有暂时效果的物质。[3]在越南战争期间——此时美国还不是《日内瓦毒气议定书》的缔约国,美国就宣称它适用了该《议定书》的规定,但这并没有阻止它使用控暴剂。[4]但是,美国现在已经是《化学武器公约》的缔约国,而该《公约》禁止使用控暴剂作为作战方法,而且不准做出保留。美国因此宣布放弃“在战争中首先使用控暴剂,除非是在拯救生命的防御性军事情况中”,这是因为美国认为,在这种情况下使用控暴剂并不构成“作战方法”。[5]
在旨在通过《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的谈判中,绝大多数国家包括澳大利亚和英国的观点是,决不能在敌对状态中使用控暴剂。该条约的最后用语对以下两种情况做了区分:一种是在敌对状态中使用控暴剂作为作战方法,这是禁止的;另一种是为了执法的目的使用控暴剂,这是允许的。[6]这一区分得到了自此以后国家实践的确认。特别是,在若干军事手册中规定了禁止使用控暴剂作为作战方法。[7]这也包括在若干国家的立法中。[8]
尽管有报导说,在希腊内战、西班牙内战、越南战争中(由南越一方)使用了控暴剂,[9]但趋势是在所有的武装冲突中禁止使用控暴剂。这一趋势从以下事实得到了反映,即《化学武器公约》规定的禁止使用控暴剂作为作战方法适用于所有的冲突。很重要的是,国家并没有考虑在《公约》中规定一个允许在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使用控暴剂的一般例外。
在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禁止使用控暴剂作为作战方法也规定在若干军事手册中。[10]美国声明禁止使用控暴剂作为作战方法“适用于国际和国内武装冲突”。 [11]
不论在国际性还是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均未发现违反该规则的正式实践。没有国家声称自己有权在军事敌对行动中使用控暴剂作为作战方法。正如荷兰的军事手册所解释的,禁止使用控暴剂作为作战方法受到了以下事实的启发,即在武装冲突中使用诸如催泪气体等武器“造成促使使用其它更为危险的化学物质的危险”。[12]受到控暴剂攻击的作战方可能认为自己受到致命化学武器的攻击并诉诸使用化学武器。国家同意禁止在武装冲突中使用控暴剂作为作战方法,就是为了试图避免危险升级。在国际性和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这样的动机同样都是有根据的。
[1]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声明:加拿大(同上,第568段)、中国(同上,第568段)、捷克斯洛伐克(同上,第568段)、法国(同上,第560段)、意大利(同上,第561段)、日本(同上,第568段)、罗马尼亚(同上,第568段)、西班牙(同上,第568段)、土耳其(同上,第564段)、苏联(同上,第565段)、英国(同上,第568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568段)。
[2] 澳大利亚,Statement before the First Committee of the UN General Assembly(同上,第557段),以及Protection of the Civil Population Against the Effects of Certain Weapons(同上,第558段);葡萄牙,对联合国大会第2603 A (XXIV) 号决议的反对票(同上,第586段);英国,Reply by the Secretary of State for Foreign and Commonwealth Affairs in the House of Commons(同上,第569段);另见,新西兰,Military Manual(同上,第541段)。
[3] 例如,参见美国,Statement before the First Committee of the UN General Assembly(同上,第577段),Statement at the Diplomatic Conference leading to the adoption of the Additional Protocols(同上,第580段)和Memorandum of law of the Department of State on the“Reported Use of Chemical Agents in Afghanistan,Laos,and Kampuchea”(同上,第581段)。
[4] 例如,参见美国,Department of the Navy,Legal Review of Oleoresin Capsicum(同上,第584段),以及Department of Defense,Review of Allegations Concerning“Operation Tailwind”(同上,第585段)。
[5] 美国,Naval Handbook(同上,第548段),Executive Order No. 11850(同上,第578段),以及美国总统传达的关于《化学武器公约》报告的信息(同上,第582段)。当美国参议院就批准《常规武器公约》给予同意和建议时,要求“总统不得采取措施,也不得制订规则或规定,从而改变或消除1975年4月8日的第11850号行政命令”。US Senate,Executive Resolution 75,24 April 1997。
[6] 《化学武器公约》第1(5)条(参见第2卷,第24章,第528段)和第2(9)(d)条(同上,第532段)。
[7]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澳大利亚(同上,第534–535段)、加拿大(同上,第537–538段)、德国(同上,第539段)、荷兰(同上,第540段)、新西兰(同上,第541段)、西班牙(同上,第542段)和美国(同上,第548段)。
[8]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立法:澳大利亚(同上,第549段)、匈牙利(同上,第550段)、印度(同上, 第551段)、新西兰(同上,第552段)、罗马尼亚(同上,第553段)、新加坡(同上,第554段)和瑞典(同上,第555段)。
[9] 参见西班牙内战(同上,第592段)、希腊内战(同上,第593段)和越南战争(同上,第594段)中据报告的实践。
[10]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澳大利亚(同上,第534段)、加拿大(同上,第537段)、德国(同上,第539段)、西班牙(同上,第542段)和美国(同上,第548段)。
[11] 美国,Naval Handbook(同上,第548段)。
[12] 荷兰,Military Manual(同上,第540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