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73. 生物武器

规则73. 禁止使用生物武器。
第2卷,第23章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立为一项适用于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这一规则适用于针对人体发生作用的生物武器。该规则是否也应适用于除草剂的问题,将在规则76中讨论。
在国际性武装冲突中禁止使用生物武器的根据是《日内瓦禁止毒气议定书》和《生物武器公约》。[1]有37个国家在成为《日内瓦禁止毒气议定书》的缔约国时提出了相关保留,即如果某一敌对方(在某些情况中包括该敌对方的盟国)违反了《议定书》的条款,则它们保留报复的权利。因为已有17个国家撤回了“不首先使用”的保留,[2]因此,此类保留只剩20项了。[3]然而,在剩下20个继续进行保留的国家中,有18个是《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的缔约国,该《公约》禁止拥有任何生物武器,这使得这些国家使用生物武器进行报复成为了非法。[4]因此,现在安哥拉和以色列是仅有的两个对《日内瓦禁止毒气议定书》做出“不首先使用”保留,同时也不是《生物武器公约》缔约国的国家。
从过去30年消除生物武器的运动中可以推断出,各国都相信这些武器不应该存在,因此也不能在任何情形中(包括在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使用。
几乎所有关于某国拥有生物武器的指称都遭到了否认。当俄罗斯于1992年承认它一直有生物武器计划时,声明它肯定会终止该计划。从此以后,对于它继续生产生物武器的任何指控,俄罗斯均坚决否认。[5]有关伊拉克生物武器的报导遭到了国际社会的谴责。[6]各国的声明和其它实践表明禁止在任何情况中使用生物武器决不仅仅是以条约为基础的,因为在这些国家中,有些是《生物武器公约》的缔约国,有些则不是。[7]
目前,以军事手册和立法的形式存在着广泛的相关国家实践,这些实践证明,无论有关国家是否是《生物武器公约》的缔约国或是否对《日内瓦禁止毒气议定书》做出了“不首先使用”的保留,都禁止使用生物武器。[8]美国《海军手册》称,禁止生物武器是习惯法的一部分,约束所有国家而不论它们是否是《日内瓦禁止毒气议定书》或《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的缔约国。[9]三个没有加入《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的国家将生产、获得、出售或使用生物武器定为犯罪。[10]也有相关国内判例判定(包括在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禁止生物武器。[11]
禁止使用生物武器也得到了许多正式声明的支持。例如,1991年1月,英国和美国通知伊拉克,称它们期望伊拉克不要使用生物武器,尽管在当时,伊拉克对《日内瓦禁止毒气议定书》做出了“不首先使用”的保留,而且也不是《生物武器公约》的缔约国。[12]2001年,美国指责叙利亚违反了《生物武器公约》,尽管叙利亚不是该《公约》的缔约国。[13]澳大利亚在其于“核武器案”中向国际法院提交的意见中称,使用生物武器将违反“人道的基本一般原则”。[14]
若干联合国大会的决议呼吁国家加入《日内瓦禁止毒气议定书》和/或《生物武器公约》,还呼吁所有国家严格遵守其中包含的原则和目的。[15]
在1990年和1991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提醒参加海湾战争的所有国家,根据国际人道法,禁止使用生物武器。[16]1994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有关安哥拉冲突的问题上回顾了这一禁止性规定,尽管安哥拉对《日内瓦禁止毒气议定书》做出了“不首先使用”的保留,而且也不是《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的缔约国。[17]在这两起事例中,都无人对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主张提出辩驳。
一般而言,各国在国际性和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并不会使用不同的军事武器装备,因此,实践表明该规则在国际性和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均可适用。所有有关国家使用生物武器的指控都遭到了否认,而且在大多数情况下,都被认为是不实之词。[18]
[1] 《日内瓦禁止毒气议定书》(参见第2卷,第23章,第1段);《生物武器公约》,序言(同上,第4段)和第1条(同上,第5段)。
[2] 澳大利亚、比利时、保加利亚、加拿大、智利、爱沙尼亚、法国、爱尔兰、韩国、荷兰、新西兰、罗马尼亚、俄罗斯、斯洛伐克、南非、西班牙和英国(同上,第1段)。
[3] 阿尔及利亚、安哥拉、巴林、孟加拉、中国、斐济、印度、伊拉克、以色列、约旦、朝鲜、科威特、利比亚、尼日利亚、巴基斯坦、巴布亚新几内亚、葡萄牙、所罗门群岛、越南和南斯拉夫(同上,第1段)。
[4] 《生物武器公约》,第1条(同上,第5段)。
[5] 参见俄罗斯(包括前苏联)的实践(同上,第210–213段)。
[6]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声明:古巴(同上,第106段)、厄瓜多尔(同上,第115段)、法国(同上,第121段)、苏联(同上,第209段)、英国(同上,第219–220和第222段)、美国(同上,第233段)和也门(同上,第237段);联合国秘书长,“关于执行安全理事会第687(1991)号决议的特别委员会现况报告”(同上,第257段);联合国特别委员会,“关于裁减军备和目前及今后不断监测和核查问题的报告”(同上,第258段)。
[7] 例如,参见声明、实践和据报告的实践(同上,第76–241段)。
[8]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澳大利亚(同上,第12–13段)、比利时(同上,第14段)、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同上,第15段)、喀麦隆(同上,第16段)、加拿大(同上,第17段)、哥伦比亚(同上,第18段)、厄瓜多尔(同上,第19段)、法国(同上,第20–22段)、德国(同上,第23–25段)、意大利(同上,第26段)、肯尼亚(同上,第27段)、荷兰(同上,第28–29段)、新西兰(同上,第30段)、尼日利亚(同上,第31段)、俄罗斯(同上,第32段)、南非(同上,第33段)、西班牙(同上,第34段)、瑞士(同上,第35–36段)、 英国(同上,第37–38段)、美国(同上,第39–43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44段);以及以下国家的立法:亚美尼亚(同上,第45段)、白俄罗斯(同上,第47段)、巴西(同上,第48段)、中国(同上,第49段)、哥伦比亚(同上,第50段)、克罗地亚(同上,第51段)、爱沙尼亚(同上,第52段)、格鲁吉亚(同上,第54段)、德国(同上,第55段)、匈牙利(同上,第57段)、意大利(同上,第58段)、摩尔多瓦(同上,第61段)、波兰(同上,第64段)、瑞士(同上,第66段)、塔吉克斯坦(同上,第68段)、乌克兰(同上,第69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73段)。
[9] 美国,Naval Handbook(同上,第43);另参见法国,LOAC Teaching Note(同上,第22段)。
[10] 参见以下国家的立法:哈萨克斯坦(“生产、获得或出售”)(同上,第60段)、摩尔多瓦(2003年通过的立法草案)(“使用”)(同上,第61段)和塔吉克斯坦(“生产、获得”或“出售”和“使用”)(同上,第68段)。
[11] 日本,District Court of Tokyo,Shimoda case(同上,第75段);哥伦比亚,Constitutional Court,Constitutional Case No. C- 225/95(同上,第74段)。
[12] 英国,Letter to the President of the UN Security Council(同上,第220段);美国,Department of State,Diplomatic Note to Iraq(同上,第233段)。
[13] 美国,Statement at the Fifth Review Conference of States Parties to the Biological Weapons Convention(同上,第236段)。
[14] 澳大利亚在“核武器案”中在国际法院的口头陈述(同上,第79段)。
[15] 例如参见,联合国大会,第3256 (XXIX)号决议(同上,第245–247段),以及第32/77号决议和第33/59 A号决议(同上,第245–246和第253段),这些决议均未经投票即获通过。
[16] ICRC,Memorandum on the Applicability of 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Law ((同上,第272)段)和Press Release No. 1658(同上,第273段)。
[17] ICRC,Memorandum on Respect for 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Law in Angola(同上,第274段)。
[18] 例如,参见俄罗斯(以及前苏联)(同上,第212、231和277段)和美国(同上,第108段)的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