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7. 对民用物体和军事目标加以区分的原则

规则7 冲突各方无论何时均须在民用物体与军事目标之间加以区分。只可针对军事目标实施攻击。禁止针对民用物体实施攻击。
第2卷,第2章,A节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立为一项适用于国际性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本规则的三个组成部分之间相互关联,有关其中任何一个部分的实践都对另外两者的合法性起着相应的强化作用。交战方针对民用物体的报复行为将在第41章中予以探讨。
该规则出现在《第一附加议定书》第48条和第52条第2款中,缔约各方对它均未作出保留。[1] 在通过附加议定书的外交会议上,墨西哥认为第52条是如此重要,以致它“不能成为任何保留的对象,因为此类保留将与《第一附加议定书》的宗旨和目的不符,并将破坏该议定书的基础。”[2] 禁止攻击民用物体在《常规武器公约修正的第二号议定书》和《常规武器公约议定书三》中也有规定。[3] 此外,根据《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的规定,在国际性武装冲突中,“故意指令攻击民用物体,即非军事目标的物体”构成战争罪。[4]
相当多的军事手册都规定了区分民用物体和军事目标的义务,并规定禁止攻击民用物体。[5] 瑞典的《国际人道法手册》将《第一附加议定书》第48条所规定的“区分原则”特别界定为一项习惯国际法规则。[6] 许多国家已经通过立法,将武装冲突中攻击民用物体的行为作为犯罪处理。[7] 另外,也有许多正式声明援用了这一规则。[8] 进行此类实践的国家有些不是或者当时不是《第一附加议定书》的当事方。[9]
在国际法院审理的“核武器案”(Nuclear Weapons case)中,一些国家在其诉状中援引了“区分民用物体和军事目标”的原则。[10] 在其所提供的咨询意见中,国际法院认为“区分原则”是国际人道法的“首要原则”之一,也是“不容逾越”的习惯国际法原则之一。[11]
1973年10月,在《第一附加议定书》尚未通过之前,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曾呼吁中东冲突各方对于民用物体和军事目标的区分予以尊重,有关国家(埃及、伊拉克、以色列和叙利亚)对此做出了积极回应。[12]
区分民用物体和军事目标的规定最初出现在《第二附加议定书》的草案中,但此后出于简化文本的目的,该规定在最后时刻被摒除了。[13]因此,虽然有人认为《第二附加议定书》第13条第1款中“一般保护”的概念足以涵盖这种区分,但是《第二附加议定书》既不包含这一原则,也不包含禁止攻击民用物体的规定。[14]不过,禁止攻击民用物体的原则已包含于新近可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条约法,即《常规武器公约修正的第二号议定书》之中。[15] 这一禁止性规定还规定在《常规武器公约议定书三》当中。根据2001年缔约国经协商一致通过的对该公约第1条的修正案,该议定书可以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16]此外,《保护文化财产公约第二议定书》也将“区分民用物体和军事目标”原则作为确定在非国际武装冲突中对文化财产进行保护的基础。[17]
虽然《国际刑事法院规约》未将在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攻击民用物体的行为明确作为一项战争罪行,但是它却规定摧毁敌对方的财产构成战争罪行,除非这种破坏是基于“冲突的必要”。[18] 因此,根据该规约,对于民用物体的攻击,构成战争罪,除非是基于“冲突的必要”。有关破坏财产的内容规定在本书规则50之中,该规则所据以确立的实践也证实了本规则的存在。此外,该规约的另一规定也于本规则有关,即该规约规定,在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针对人道主义援助或维持和平行动所涉设施、物资、单位或车辆所进行的攻击构成战争罪行,只要这些物体“有权得到武装冲突法规给予…民用物体的保护”。[19]
另外,其他涉及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文件也有禁止攻击民用物体的规定。[20]
区分民用物体和军事目标的义务以及禁止攻击民用物体在一些军事手册中均有所规定,这些军事手册可适用于或者已经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21] 许多国家已经通过立法,规定在任何武装冲突中攻击民用物体均构成犯罪。[22]另外,就该规则还存在着一些国内判例法。[23] 而且很多涉及非国性际武装冲突的正式声明也提到了这一规则。[24] 在上文所提到的“核武器案”中,各当事方向国际法院所提交的书面陈述一般来说也适用于所有的武装冲突。
不论是国际性武装冲突还是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都不存在违反本规则的正式实践。各国和国际组织一般都谴责那些据称是针对民用物体的攻击,比如发生在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纳、黎巴嫩和苏丹,以及伊朗和伊拉克之间的武装冲突情形就是如此。[25] 早在1938年,国际联盟大会就指出,“空袭所针对的目标须为合法的军事目标,并且可以识别。”[26] 最近,在1999年通过的一个关于武装冲突中平民保护的决议中,联合国安理会强烈谴责“攻击受国际法保护的对象”。[27]
国际法院和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的实践进一步证明,禁止攻击民用物体这一规则在国际性和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都属于习惯法。[28]
1999年,第27届红十字和红新月国际大会通过了《2000年-2003年行动计划》,该计划要求所有武装冲突各方尊重“对于攻击民用物体之完全禁止”。[29] 此外,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也呼吁国际性和非国际性武装冲突各方尊重民用物体和军事目标的区分,并不对民用物体进行攻击。[30]
一些国家强调,《第一附加议定书》第52条第2款所规定的规则,即“攻击应严格限于军事目标”,仅仅是禁止直接攻击民用物体,并未涉及因攻击军事目标而对民用物体所引起的附带损害问题。[31]这一论调旨在强调殃及到民用物体的攻击并不属于非法,只要该攻击是针对军事目标且它对民用物体所产生的附带损害并不过分。在目前对这一规则的表述中对这一点进行了考虑。就此,本规则采用了“针对……的攻击”这一措辞。另外,这一点对规则1经适当变通也同样适用。
[1] 《第一附加议定书》第48条(经协商一致通过)(参见第2卷,第2章,第1段)和第52条第2款(以79票赞成、0票反对、7票弃权通过)(同上,第50段)。
[2] 墨西哥,Statement at the Diplomatic Conference leading to the adoption of the Additional Protocols(同上,第79段)。
[3] 《常规武器公约修正的第二号议定书》第2条第7款(同上,第107段);《常规武器公约议定书三》第2条第1款(同上,第106段)。
[4]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8条第2款第2项第2目(同上,第108段)。
[5]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澳大利亚、比利时、贝宁、喀麦隆、加拿大、克罗地亚、法国、德国、匈牙利、以色列、荷兰、新西兰、尼日利亚、菲律宾、西班牙、瑞典、瑞士、多哥和美国(同上,第7段),另印尼(同上,第8段)、瑞典(同上,第9段)、阿根廷、澳大利亚、比利时、贝宁、喀麦隆、加拿大、哥伦比亚、克罗地亚、厄瓜多尔、法国、德国、意大利、肯尼亚、黎巴嫩、马达加斯加、荷兰、新西兰、尼日利亚、南非、西班牙、多哥、英国、美国和南斯拉夫(同上,第115段),阿根廷(同上,第116段),美国(第117段)。
[6] 瑞典,IHL Manual(同上,第9段)。
[7]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澳大利亚(同上,第119段)、阿塞拜疆(同上,第120段)、加拿大(同上,第122段)、刚果(同上,第123段)、克罗地亚(同上,第124段)、爱沙尼亚(同上,第126段)、格鲁吉亚(同上,第127段)、德国(同上,第128段)、匈牙利(同上,第129段)、爱尔兰(同上,第130段)、意大利(同上,第131段)、马里(同上,第132段)、荷兰(同上,第133段)、新西兰(同上,第134段)、挪威(同上,第136段)、斯洛伐克(同上,第136段)、西班牙(同上,第138段)、英国(同上,第140段)、也门(同上,第141段);另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草案:阿根廷(同上,第118段)、布隆迪(同上,第121段)、萨尔瓦多(同上,第125段)、尼加拉瓜(同上,第135段)及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同上,第139段)。
[8]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声明:克罗地亚(同上,的145段)、埃及(同上,第146段)、欧盟及其成员国,前苏联和美国(同上,第147段)、法国(同上,第148段)、伊朗(同上,第149段)、伊拉克(同上,第150段)、墨西哥(同上,第151段)、莫桑比克(同上,第152段)、斯洛文尼亚(同上,第155段)、瑞典(同上,第156段)、阿联酋(同上,第157段)、英国(同上,第158、159段)、及美国(同上,第160-163段)。
[9]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实践:埃及(同上,第146段)、法国(同上,第7、115、148段)、印尼(同上,第8段)、伊朗(同上,第149段)、伊拉克(同上,第150段)、肯尼亚(同上,第115段)、英国(同上,第115、158、159段)、及美国(同上,第7、115、117及160-163段)。
[10] 参见:在“核武器案”中埃及(同上,第16段)、伊朗(同上,第23段)、日本(同上,第25段)、瑞典(同上,第156段)及英国(同上,第32段)向国际法院提交的诉状。
[11] 国际法院,Nuclear Weapons case, Advisory Opinion(同上,第179段)。
[12] 参见:红十字国际委员会:The International Committee’s Action in the Middle East(同上,第102段)。
[13] Draft Additional Protocol II submitted by the ICRC to the Diplomatic Conference leading to the adoption of the Additional Protocols, Article 24(1)(同上,第2段)。
[14] Michael Bothe, Karl Joseph Partsch, Waldemar A. Solf (eds.), New Rules for Victims of Armed Conflicts, Martinus Nijhoff, The Hague, 1982, p. 677.
[15] 《常规武器公约修正的第二号议定书》第3条第7款(参见第2卷,第2章,第107段)。
[16] 《常规武器公约议定书三》第2条第1款(同上,第106段)。
[17] 《保护文化财产公约第二议定书》第6条第1款(参见第2卷,第12章,第21段)。
[18]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8条第2款第5项第12目。
[19]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8条第2款第5项第3目。
[20] 例如,参见: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 on the Application of IHL between Croatia and the SFRY, para. 6 (参见第2卷,第2章,第3、60和111段); Agreement on the Application of IHL between the Parties to the Conflict in Bosnia and Herzegovina, para. 2.5 (同上,第4、61和112段); San Remo Manual, paras. 39 and 41 (同上,第5、62段); UN Secretary-General’s Bulletin, Section 5.1 (同上,第6、63和113段); Cairo Declaration on Human Rights in Islam, Article 3(b) (同上,第109段); Hague Statement on Respect for Humanitarian Principles (同上,第110段)。
[21]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贝宁、克罗地亚、德国、尼日利亚、菲律宾和多哥(同上,第7段)、以及贝宁、哥伦比亚、克罗地亚、厄瓜多尔、德国、意大利、肯尼亚、黎巴嫩、马达加斯加、南非、多哥及南斯拉夫(同上,第115段)。
[22]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澳大利亚(同上,第119段)、阿塞拜疆(同上,第120段)、加拿大(同上,第122段)、刚果(同上,第123段)、克罗地亚(同上,第124段)、爱沙尼亚(同上,第126段)、格鲁吉亚(同上,第127段)、德国(同上,第128段)、新西兰(同上,第134段)、挪威(同上,第136段)、西班牙(同上,第138段)及英国(同上,第140段);还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匈牙利(同上,第129段)、意大利(同上,第131段)和斯洛伐克(同上,第137段),这些立法不排除适用于非国际武装冲突;此外,还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草案:阿根廷(同上,的118段)、布隆迪(同上,第121段)、萨尔瓦多(同上,第125段)、尼加拉瓜(同上,第135段)及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同上,第139段)。
[23]例如,参见:哥伦比亚,Administrative Case No. 9276(同上,第142段);克罗地亚:RA. R. case (同上,第143段)
[24]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声明:欧盟及其成员国(同上,第147段)、莫桑比克(同上,第152段)、斯洛文尼亚(同上,第155段)、苏联(同上,第147段)和美国(同上,第147段)。
[25]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声明:欧盟及其成员国(同上,第147段)、克罗地亚(同上,第145段)、埃及(同上,第146段)、伊朗(同上,第149段)、斯洛文尼亚(同上,第155段)、苏联(同上,第147段)、美国(同上,第147段)和英国(同上,第159段);以及联合国安理会,第1052号决议(同上,第164段);联合国大会,第50/193号决议(同上,第168段)和第51/112号决议(同上,第169段);还参见:联合国人权委员会,Res. 1993/7(同上,第170段)、Res. 1994/75(同上,第171段)和Res. 1995/89(同上,第173段);以及伊斯兰会议组织(埃及、伊朗、巴基斯坦、沙特阿拉伯、塞内加尔和土耳其)联络团,Letter to the President of the UN Security Council(同上,第177段)。
[26] 国际联盟,大会,1938年9月30日通过的决议(同上,第167段)。
[27] 联合国安理会,第1265号决议(同上,第165段)。
[28] 国际法院,Nuclear Weapons case, Advisory Opinion(同上,第179段);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Kupreškić case, Judgement(同上,第180段)和Kordić and Čerkez case, Decision on the Joint Defence Motion and Judgement(同上,第182段)。
[29] 第27届红十字和红新月国际大会:Plan of Action for the years 2000–2003(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178段)。
[30] 例如,参见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实践(同上,第185、186及188-193段)。
[31] 例如,参见下列各国在批准该附加议定书时所作的保留、声明及其他说明:澳大利亚(同上,第51段)、加拿大(同上,第52和71段)、法国(同上,第53段)、联邦德国(同上,第75段)、意大利(同上,第54段)、荷兰(同上,第80段)、新西兰(同上,第55段)、英国(同上,第56和86段)及美国(同上,第92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