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67. 军事谈判代表不可侵犯

规则67.军事谈判代表不可侵犯。
第2卷,第19章,B节。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立为一项适用于国际性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
这是一项存在已久的习惯国际法规则,它已在《利伯守则》和《布鲁塞尔宣言》中得到承认,并被载入了《海牙章程》。[1]军事谈判代表的不可侵犯性在许多军事手册中得到了重申。[2]其中一些手册可适用或已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3]有几个手册认为攻击展示休战白旗的军事谈判代表构成战争罪。[4]破坏军事谈判代表的不可侵犯性在许多国家的立法下构成犯罪。[5]该规则还得到了其它国内实践的支持。[6]包括在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的实践。[7]
未发现违反此规则的正式实践。没有当事方声称其有权破坏军事谈判代表的不可侵犯性。
根据《布鲁塞尔宣言》、《牛津手册》和《海牙章程》,不可侵犯性扩展至军事谈判代表的随同人员。[8]许多军事手册也阐明了这一点。[9]《英国军事手册》(the UK Military Manual)和《武装冲突法手册》(LOAC Manual)规定,传统上军事谈判代表的随同人员为喇叭手、号手或鼓手、旗手和译员,但当前军事谈判代表可坐在悬挂白旗的装甲车中前进,由司机、无线电和扬声器操作员以及译员随同。[10]
一些军事手册强调并不要求在军事谈判代表抵达的整个区域实现全面停火,但不得向持白旗前来的一方开火。[11]而且,一些军事手册强调军事谈判代表有义务选择适宜时机展示休战白旗并避开危险地带。[12]最后,一些军事手册规定军事谈判代表及其随行人员的不可侵犯性一直应持续到他们安全返回友邦。[13]
实践表明持休战白旗的军事谈判代表应向另一方前进。而军事谈判代表期望与之交流的一方则无需前行。在南大西洋战争期间曾发生了一起事件,围绕这一事件展开了关于投降特定情形的讨论,在讨论过程中,也提到了上述情形(见对规则47的评注)。
[1] Brussels Declaration,Article 43(同上,第156段);Oxford Manual,Article 27(同上,第157段);《海牙章程》第32条(同上,第155段)。
[2]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160段)、澳大利亚(同上,第161-162段)、比利时(同上,第163-164段)、布基纳法索(同上,第165段)、喀麦隆(同上,第166段)、加拿大(同上,第167段)、刚果(同上,第168段)、厄瓜多尔(同上,第169段)、法国(同上,第170-171段)、德国(同上,第172段)、意大利(同上,第173段)、肯尼亚(同上,第174段)、韩国(同上,第175段)、马里(同上,第176段)、荷兰(同上,第177-178段)、新西兰(同上,第179段)、尼日利亚(同上,第180段)、菲律宾(同上,第181-182段)、俄罗斯(同上,第183段)、塞内加尔(同上,第184段)、南非(同上,第185段)、西班牙(同上,第186-187段)、瑞士(同上,第188-189段)、英国(同上,第190-191段)、美国(同上,第192-195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196段)。
[3]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澳大利亚(同上,第161段)、厄瓜多尔(同上,第169段)、德国(同上,第172段)、意大利(同上,第173段)、肯尼亚(同上,第174段)、菲律宾(同上,第181-182段)、南非(同上,第185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196段)。
[4]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澳大利亚(同上,第161-162段)、加拿大(同上,第167段)、厄瓜多尔(同上,第169段)、韩国(同上,第175段)、新西兰(同上,第179段)、尼日利亚(同上,第180段)、南非(同上,第185段)、,瑞士(同上,第189段)、英国(同上,第190段)和美国(同上,第192-195段)。
[5]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立法:阿根廷(同上,第197段)、波斯尼亚和黑山哥维亚(同上,第199段)、智利(同上,第200段)、克罗地亚(同上,第201段)、多米尼加共和国(同上,第202段)、厄瓜多尔(同上,第203段)、萨尔瓦多(同上,第204段)、爱沙尼亚(同上,第205段)、埃塞俄比亚(同上,第206段)、匈牙利(同上,第207段)、意大利(同上,第208段)、墨西哥(同上,第209-210段)、尼加拉瓜(同上,第211段)、秘鲁(同上,第212段)、斯洛文尼亚(同上,第213段)、西班牙(同上,第214-216段)、瑞士(同上,第217段)、委内瑞拉(同上,第218-219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220段);还可参见阿根廷的立法草案(同上,第198段)。
[6] 例如,参见英国的实践(同上,第225段)和据报告的中国(同上,第222段)、哥伦比亚(同上,第223段)、菲律宾(同上,第224段)和美国(同上,第227段)的实践。
[7] 例如,参见据报告的中国(同上,第222段)、哥伦比亚(同上,第223段)和菲律宾(同上,第224段)的实践。
[8] Brussels Declaration,Article 43(同上,第156段);Oxford Manual,Article 28(同上,第157段);《海牙章程》第32条(同上,第155段)。
[9]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160段)、比利时(同上,第163段)、加拿大(同上,第167段)、德国(同上,第172段)、意大利(同上,第173段)、荷兰(同上,第177-178段)、新西兰(同上,第179段)、尼日利亚(同上,第180段)、俄罗斯(同上,第183段)、西班牙(同上,第187段)、瑞士(同上,第188-189段)、英国(同上,第190-191段)、美国(同上,第192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196段)。
[10] 英国,Military Manual(同上,第190段)和LOAC Manual(同上,第191段)。
[11]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加拿大(同上,第167段)、德国(同上,第172段)、意大利(同上,第173段)、荷兰(同上,第177-178段)、新西兰(同上,第179段)、英国(同上,第190段)、美国(同上,第192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196段)。
[12]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新西兰(同上,第179段)、尼日利亚(同上,第180段)、英国(同上,第190段)和美国(同上,第192段)。
[13]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加拿大(同上,第167段)、德国(同上,第172段)、意大利(同上,第173段)、肯尼亚(同上,第174段)、新西兰(同上,第179段)和英国(同上,第190-191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