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64. 缔结目的是对相信协定之敌方发动突然袭击的停战协定

规则64.禁止缔结目的是对相信协定之敌方发动突然袭击的停战协定。
第2卷,第18章,H节。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立为一项适用于国际性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该规则以遵守诚实信任为基础(见规则66)。违反行为是指违反通过停战协定所落实之规则(例如伤者、病者或平民的撤离)的行为(见规则109和129)。
破坏停战协定就破坏了信任并且违反了诚信原则。《利伯守则》中明确表示该规则以诚信原则为基础,该守则指出“军事必要允许实施……不涉及违背诚实信任的诈术,不论该诚信是由在战争期间所缔结协定明确承诺的,还是现代战争法所确定存在的”。[1]《英国军事手册》强调“在战争中,表现为信守诺言的诚实信用至关重要”。[2]
许多军事手册中都规定了这一规则。[3]其中一些认为假装停火是“背信弃义的”。[4]例如,《美国战地手册》(US Field Manual)和《空军手册》(Air Force Pamphlet)规定,向敌方虚假广播已达成停战协定被普遍认为是“背信弃义的”。[5]
根据很多国家的立法,违反任何停战协定,不论是休战协定、停火协定、有条件投降还是其它具有此效果的协定,都构成犯罪。[6]该规则还被正式声明所支持,例如,在两伊战争中伊拉克的声明。[7]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向通过《附加议定书》的外交大会提交的《第二附加议定书草案》规定,“为了实施或重新开始敌对行动……而虚假停火”构成背信弃义。[8]在外交大会第三委员会的协商过程中,这一条款被从草案中删除了。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此类行为在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是合法的。履行协议中的诚信原则平等适用于国际性和非国际性武装冲突(见规则66)。
一些可适用于或已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军事手册中含有这一禁止性规定。[9]根据很多国家的立法,在任何武装冲突中违反该规则的行为都构成犯罪。[10]该规则还为在非国际性武装冲突情形下的正式声明和据报告的实践所支持。[11]
尚未发现违反该规则的正式实践。违反该规则的行为受到了普遍谴责。还没有报道显示,曾有非国际性武装冲突方声称自己有权缔结目的是对相信协定之敌方发动突然袭击的停战协定。
[1] Lieber Code,Article 15(同上,第786段)。
[2] 英国,Military Manual(同上,第803段)。
[3]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比利时(同上,第787段)、布基纳法索(同上,第788段)、喀麦隆(同上,第789段)、加拿大(同上,第790段)、刚果(同上,第791段)、法国(同上,第792段)、德国(同上,第793段)、韩国(同上,第795段)、马里(同上,第796段)、摩洛哥(同上,第797段)、荷兰(同上,第798段)、新西兰(同上,第799段)、尼日利亚(同上,第800段)、塞内加尔(同上,第801段)、瑞士(同上,第802段)、英国(同上,第803段)和美国(同上,第804-806段)。
[4] 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比利时(同上,第787段)、德国(同上,第793段)、英国(同上,第803段)和美国(同上,第804-805段)。
[5] 美国,Field Manual(同上,第804段)和Air Force Pamphlet(同上,第805段)。
[6]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立法:阿根廷(同上,第807-808段)、阿塞拜疆(同上,第810段)、白俄罗斯(同上,第811段)、玻利维亚(同上,第812段)、智利(同上,第813段)、哥斯达黎加(同上,第814段)、厄瓜多尔(同上,第815-816段)、萨尔瓦多(同上,第817段)、埃塞俄比亚(同上,第818段)、危地马拉(同上,第819段)、匈牙利(同上,第820段)、意大利(同上,第821-822段)、墨西哥(同上,第823段)、荷兰(同上,第824段)、尼加拉瓜(同上,第825段)、秘鲁(同上,第826-827段)、西班牙(同上,第828-829段)、瑞士(同上,第830段)和委内瑞拉(同上,第831-832段);还可参见阿根廷的立法草案(同上,第809段)。
[7] 伊拉克,Letter to the UN Secretary-General(同上,第835段)和Military communiqué of 1 March 1987(同上,第836段)。
[8] 《第二附加议定书草案》第21(1)条(同上,第785段)。
[9] 例如,参见,德国,Military Manual(同上,第793段)。
[10]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立法:阿塞拜疆(同上,第810段)、白俄罗斯(同上,第811段)、哥斯达黎加(同上,第814段)、厄瓜多尔(同上,第815段)、萨尔瓦多(同上,第817段)、埃塞俄比亚(同上,第818段)、尼加拉瓜(同上,第825段)、西班牙(同上,第829段)、瑞士(同上,第830段)和委内瑞拉(同上,第831段);还可参见阿根廷(同上,第808段)、匈牙利(同上,第820段)和意大利(同上,第821-822段)的立法(其并未排除在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加以适用),以及阿根廷的立法草案(同上,第809段)。
[11] 例如,参见,中国(同上,第834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837段)的声明以及据报告的南斯拉夫(同上,第839段)和“某一国家”(同上,第840段)的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