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61. 不当使用其他国际公认标志

规则61. 禁止不当使用其它国际公认标志。
第2卷,第18章,E节。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立为一项适用于国际性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
《保护文化财产的海牙公约》中包含了有关文化财产特殊标记的规则。[1]《第一附加议定书》第38(1)条规定了国际公认标志,其中包括文化财产的保护标志。[2]《第一附加议定书》第66(8)条要求缔约各方采取措施防止和取缔对民防国际特殊记号的滥用。[3]
许多军事手册规定禁止其它国际公认标志的不当使用。[4] 根据很多国家的立法,违反该规则构成犯罪。[5]这一规则还为一些没有加入、或在当时没有加入《第一附加议定书》或《保护文化财产的海牙公约》之国家的实践所支持。[6]
《保护文化财产的海牙公约》中包含了有关文化财产特殊标记的规则。[7]“禁止在武装冲突中故意滥用国际公认的其它保护标志”(包括文化财产的保护标志)这一规则经协商一致曾被纳入由外交大会第三委员会拟定的《第二附加议定书草案》中,两个《附加议定书》即是在此次外交大会上通过的;但在最后一刻,为了通过一个简化的文本,该要求作为一揽子解决方案的一部分被删除了。[8]
在一些可适用或已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军事手册中规定了禁止不当使用其它国际公认标志。[9]根据许多国家的立法,违反该规则构成犯罪。[10]
不论在国际性还是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均未发现与违反该规则的正式实践。没有一方曾否认该规则的可适用性,或主张不当使用国际公认标志是合法的。不当使用还会削弱为此类标志所识别之人员和物体所应享有的保护。
“其它国际公认标志”这一术语包括文化财产的保护标志、民防的国际特殊记号以及含有危险力量的工程和装置的国际特殊记号。它还包括医院地带和处所的保护标志、[11]医院与安全地带及处所的保护标志、[12]用来标记战俘营的字母“PW”和“PG”[13]以及用来标记平民拘禁营的字母“IC”。[14]
“不当使用”是指任何超出这些标志原有用途的使用方式,其本来意图为识别各物体、地带、处所和营所。
[1] 《保护文化财产的海牙公约》第17条(同上,第550段)。
[2] 《第一附加议定书》第38(1)条(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551段)。
[3] 《第一附加议定书》第66(8)条(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552段)。
[4]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556段)、澳大利亚(同上,第557-558段)、比利时(同上,第559段)、布基纳法索(同上,第560段)、喀麦隆(同上,第561-562段)、加拿大(同上,第563段)、哥伦比亚(同上,第564段)、刚果(同上,第565段)、厄瓜多尔(同上,第566段)、法国(同上,第567-568段)、德国(同上,第569段)、意大利(同上,第570段)、黎巴嫩(同上,第571段)、马里(同上,第572段)、摩洛哥(同上,第573段)、荷兰(同上,第574段)、新西兰(同上,第575段)、俄罗斯(同上,第576段)、塞内加尔(同上,第577段)、西班牙(同上,第578段)、瑞典(同上,第579段)、美国(同上,第580-581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582段)。
[5]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立法:阿尔及利亚(同上,第583段)、阿根廷(同上,第585段)、亚美尼亚(同上,第586段)、澳大利亚(同上,第587段)、 白俄罗斯(同上,第589段)、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同上,第590段)、布基纳法索(同上,第591段)、刚果民主共和国(同上,第592段)、库克群岛(同上,第593段)、科特迪瓦(同上,第594段)、克罗地亚(同上,第595段)、丹麦(同上,第596段)、爱沙尼亚(同上,第597段)、芬兰(同上,第598段)、法国(同上,第599段)、几内亚(同上,第600段)、爱尔兰(同上,第601段)、意大利(同上,第602段)、马里(同上,第603段)、挪威(同上,第604-605段)、波兰(同上,第606段)、斯洛文尼亚(同上,第607段)、西班牙(同上,第608段)、瑞典(同上,第609-610段)、瑞士(同上,第611-612段)、英国(同上,第613段)、南斯拉夫(同上,第614段)和津巴布韦(同上,第615段);还可参见阿根廷(同上,第584段)和孟加拉(同上,第588段)的立法草案。
[6] 参见美国的军事手册(同上,第580-581段),以色列(同上,第617段)和美国(同上,第619段)的声明以及英国的实践(同上,第618段)。
[7] 《保护文化财产的海牙公约》第17条(同上,第550段)。
[8] 《第二附加议定书草案》第23条(同上,第554段)。
[9]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澳大利亚(同上,第557段)、哥伦比亚(同上,第564段)、厄瓜多尔(同上,第566段)、德国(同上,第569段)、意大利(同上,第570段)、黎巴嫩(同上,第571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582段)。
[10]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立法:阿根廷(同上,第585段)、亚美尼亚(同上,第586段)、 白俄罗斯(同上,第589段)、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同上,第590段)、刚果民主共和国(同上,第592段)、克罗地亚(同上,第595段)、丹麦(同上,第596段)、爱沙尼亚(同上,第597段)、几内亚(同上,第600段)、挪威(同上,第604-605段)、波兰(同上,第606段)、斯洛文尼亚(同上,第607段)、西班牙(同上,第608段)、瑞典(同上,第610段)、瑞士(同上,第612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614段);还可参见布基纳法索(同上,第591段)和意大利(同上,第602段)的立法,这些立法并没有排除在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加以适用,以及阿根廷(同上,第584段)和孟加拉(同上,第588段)的立法草案。
[11] 《日内瓦第一公约》第23条和《附件一》第6条。
[12] 《日内瓦第四公约》第14条和《附件一》第6条。
[13] 《日内瓦第三公约》第23(3)条。
[14] 《日内瓦第四公约》第83(3)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