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59. 不当使用《日内瓦公约》所规定的特殊标志

规则59. 禁止不当使用《日内瓦公约》所规定的特殊标志。
第2卷,第18章,C节。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立为一条可适用于国际性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
这是一项存在已久的习惯国际法规则,它已在《利伯守则》、《布鲁塞尔宣言》和《牛津手册》中得到承认,[1]而且还被载入了1899年和1907年的《海牙章程》以及1906、1929和1949年的《日内瓦公约》。[2]《第一附加议定书》亦对此做出了规定。[3]根据《国际刑事法院规约》,在国际性武装冲突中“不当使用《日内瓦公约》所订特殊标志”致使人员死亡或重伤的,构成战争罪。[4]
禁止不当使用特殊标志在许多军事手册中得到了阐述。[5]根据很多国家的立法,违反该规则构成犯罪。[6]它还得到了国内判例法、[7]正式声明和其它实践的支持。[8]在1994年标志案(Emblem case)的判决中,德国联邦最高法院(Germany’s Federal Supreme Court)指出,在保护标志不被未经授权使用方面存在着本质的共同利益。[9]
《第二附加议定书》对禁止不当使用特殊标志做出了规定。[10]而且,在其它有关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法律文件中也包含了这一禁止性规定。[11]
对不当使用特殊标志的禁止性规定载于一些可适用于或已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军事手册中。[12]根据很多国家的立法,违反该规则构成犯罪。[13]这一规则还为国内判例法所支持,[14]并得到了在非国际性武装冲突局势下所发表之正式声明的支持。[15]
1977年,第23届红十字国际大会要求《日内瓦公约》的缔约国“有效执行制止不当使用红十字、红新月、红狮与太阳标志的现有国内立法,在当前缺乏立法的国家制定立法,并以对违法者处以适当刑罚作为惩治措施”。[16]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曾呼吁,无论是国际性还是非国际性武装冲突各方均应避免滥用特殊标志。[17]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对媒体报道的几例不当使用特殊标志的事件进行了强烈谴责,同时,这些事件也受到了来自第三国及美洲国家间人权委员会(the Inter-American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的谴责。[18]一些卷入此类事件的当事方承认,不当使用行为是违法的,并声明他们将采取措施以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19]由此可以推断,各国之所以在实践中普遍避免不当使用特殊标志,是因为对其用途的合理预期。
不当使用是指任何超出特殊标志原有用途的使用方式,其原有用途是指对医务和宗教人员、医疗队和医务运输工具,以及构成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组成部分的人员和财产加以识别。《日内瓦公约》及其两个《附加议定书》界定了此用途。[20]这一对不当使用的界定还被用于许多军事手册和大量的国家立法中。[21]
[1] Lieber Code, Article 117(参见第2卷,第18章,第186段);Brussels Declaration,Article 13(f)(同上,第187段);Oxford Manual, Article 8(d)(同上,第188段)。
[2] 1899年《海牙章程》第23(6)条(同上,第168段);1907年《海牙章程》第23(6)条(同上,第170段);1906年《日内瓦公约》第27-28条(同上,第169段);1929年《日内瓦公约》第24条(同上,第171段)和第28条(同上,第172段);《日内瓦第一公约》第39条(同上,第173段)、第44条(同上,第174段)、第53条(同上,第175段)和第54条(同上,第176段);《日内瓦第二公约》第41(1)条(同上,第177段)、第44条(同上,第178段)和第45条(同上,第179段)。
[3] 《第一附加议定书》第38(1)条(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182段)。
[4]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8(2)(b)(vii)条(同上,第185段)。
[5]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196-197段)、澳大利亚(同上,第198-199段)、比利时(同上,第200-201段)、布基纳法索(同上,第202段)、喀麦隆(同上,第203-204段)、加拿大(同上,第205-206段)、哥伦比亚(同上,第207段)、刚果(同上,第208段)、多米尼加共和国(同上,第209段)、厄瓜多尔(同上,第210段)、法国(同上,第211-212段)、德国(同上,第213段)、印度尼西亚(同上,第214段)、意大利(同上,第215段)、日本(同上,第216段)、韩国(同上,第217-218段)、黎巴嫩(同上,第219段)、马达加斯加(同上,第220段)、马里(同上,第221段)、摩洛哥(同上,第222段)、荷兰(同上,第223-224段)、新西兰(同上,第225段)、尼日利亚(同上,第226段)、俄罗斯(同上,第227段)、塞内加尔(同上,第228段)、西班牙(同上,第229-230段)、瑞典(同上,第231段)、瑞士(同上,第232段)、英国(同上,第233-234段)、美国(同上,第235-238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239段)。
[6] 例如,参见立法(同上,第240-412段)
[7] 例如,参见:哥伦比亚,Council of State,Administrative Case No. 11369(同上,第413段);德国,Federal Supreme Court,Emblem case(同上,第414段);荷兰,Supreme Court,Red Cross Emblem case(同上,第415段)。
[8] 例如,参见:美国的声明(同上,第425段),法国(同上,第421段)、伊拉克(同上,第423段)和英国(同上,第424段)的实践以及据报告的德国的实践(同上,第422段)。
[9] 德国,Federal Supreme Court,Emblem case(同上,第414段)。
[10] 《第二附加议定书》第12条(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184段)。
[11] See,e.g. ,Hague Statement on Respect for Humanitarian Principles(同上,第189段);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 on the Application of IHL between Croatia and the SFRY,para. 6(同上,第190段);Agreement on the Application of IHL between the Parties to the Conflict in Bosnia and Herzegovina,paras. 2.5 and 3(同上,第191段)。
[12]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197段)、澳大利亚(同上,第198-199段)、喀麦隆(同上,第204段)、加拿大(同上,第205-206段)、哥伦比亚(同上,第207段)、厄瓜多尔(同上,第210段)、法国(同上,第212段)、德国(同上,第213段)、意大利(同上,第215段)、黎巴嫩(同上,第219段)、马达加斯加(同上,第220段)、新西兰(同上,第225段)、俄罗斯(同上,第227段)、西班牙(同上,第230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239段)。
[13]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立法:安提瓜和巴布达(同上,第242段)、亚美尼亚(同上,第245-246段)、阿塞拜疆(同上,第251段)、白俄罗斯(同上,第256-257段)、比利时(同上,第258段)、伯里兹(同上,第259段)、玻利维亚(同上,第260段)、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同上,第261-262段)、保加利亚(同上,第266段)、喀麦隆(同上,第270段)、智利(同上,第274段)、中国(同上,第275段)、刚果民主共和国(同上,第279段)、哥斯达黎加(同上,第282段)、克罗地亚(同上,第284-285段)、捷克共和国(同上,第291段)、萨尔瓦多(同上,第296段)、爱沙尼亚(同上,第297段)、埃塞俄比亚(同上,第298段)、芬兰(同上,第299-300段)、德国(同上,第306段)、危地马拉(同上,第311段)、几内亚(同上,第313段)、匈牙利(同上,第317段)、爱尔兰(同上,第321段)、哈萨克斯坦(同上,第329段)、吉尔吉斯斯坦(同上,第331段)、马耳他(同上,第342段)、 摩尔多瓦(同上,第345-346段)、荷兰(同上,第350段)、尼加拉瓜(同上,第355-356段)、挪威(同上,第359-360段)、巴拿马(同上,第361段)、波兰(同上,第365-366段)、圣基茨和尼维斯(同上,第370段)、斯洛伐克(同上,第376段)、斯洛文尼亚(同上,第377-378段)、西班牙(同上,第380-381段)、瑞典(同上,第384段)、塔吉克斯坦(同上,第386-387段)、多哥(同上,第391段)、乌克兰(同上,第398和400段)、乌拉圭(同上,第405段)、也门(同上,第408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409-410段);还可参见保加利亚(同上,第265段)、布基纳法索(同上,第267段)、捷克共和国(同上,第290段)、匈牙利(同上,第316段)、意大利(同上,第323和325段)、尼加拉瓜(同上,第354段)、罗马尼亚(同上,第367段)、斯洛伐克(同上,第375段)和多哥(同上,第390段)的立法,并未排除此立法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以及阿根廷(同上,第244段)和拉托维亚(同上,第332段)的立法草案。
[14] 例如,参见哥伦比亚,Council of State, Administrative Case No. 11369(同上,第413段)。
[15] 例如,参见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同上,第417段)与哥伦比亚(同上,第419-420段)的声明。
[16] 23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f the Red Cross and Red Crescent,Res. XI(同上,第434段)。
[17] See,e.g. ,ICRC,Communication to the Press No. 87/19/MMR(同上,第443段)、Press Release No. 1673(同上,第444段)Press Release,ICRC denies allegations(同上,第448段)、Communication to the Press No. 93/17(同上,第450段)、Memorandum on Respect for 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Law in Angola(同上,第452段)、Memorandum on Compliance with 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Law by the Forces Participating in Opération Turquoise(同上,第453段)、Information to the Press(同上,第458段)、Communication to the Press No. 00/42(同上,第460段)和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档案文件中报告的实践(同上,第439、441-442、445、449、451和454段)。
[18] 例如,参见:红十字国际委员会,Communication to the Press No. 87/19/MMR(同上,第443段);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档案文件中报告的实践(同上,第429、441-442、449、454和458段)以及Inter-American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Report on the situation of human rights in Nicaragua(同上,第436段)。
[19] 例如,参见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档案文件中报告的实践(同上,第441和454段)。
[20] 参见《日内瓦第一公约》第24-27条和第38-44条(同上,第173-174段和第180段);《日内瓦第二公约》第22条、24-25条、27条、36-39条和41-44条(同上,第177-178段和第180段);《日内瓦第四公约》第18-22条(同上,第180段);《第一附加议定书》第8条、18条和22-23条(同上,第183段);《第二附加议定书》第12条(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184段)。
[21]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196-197段)、比利时(同上,第200-201段)、多米尼加共和国(同上,第209段)、厄瓜多尔(同上,第210段)、西班牙(同上,第229-230段)、瑞典(同上,第231段)、瑞士(同上,第232段)、英国(同上,第233段)和美国(同上,第235-238段),以及立法(同上,第240-412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