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58. 不当使用休战白旗

第58条. 禁止不当使用休战白旗。
第2卷,第18章,B节。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立为一项适用于国际性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
这是一项存在已久的习惯国际法规则,它已在《利伯守则》、《布鲁塞尔宣言》和《牛津手册》中得到承认,[1]并被载入了《海牙章程》。[2]一战后提出的《责任委员会报告》(The Report of the Commission on Responsibility)将“不当使用旗帜”确定为要受刑事追诉的违反战争法和战争习惯的行为。[3]《第一附加议定书》中含有这一规则。[4]根据《国际刑事法院规约》,在国际性武装冲突中“不当使用休战旗”致使人员死亡或重伤构成战争罪。[5]
禁止不当使用休战白旗被纳入了许多军事手册中。[6]根据很多国家的立法,违反该规则构成犯罪。[7]这一规则还为正式声明和其它实践所支持。[8]
由外交大会第三委员会拟定的《第二附加议定书草案》中包含了禁止不当使用休战旗的规则,两个《附加议定书》即是在此次外交大会上通过的;但在最后一刻,为了通过一个简化的文本,该要求作为一揽子解决方案的一部分被删除了。[9]其它关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法律文件中也含有这一禁止性规定。[10]
一些可适用于或已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军事手册中也包含了此规则。[11]根据许多国家的立法,违反该规则构成犯罪。[12]
未发现违反该规则的正式实践。也没有实践表明在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对不当使用休战白旗的保护是合法的。此种不当使用会影响白旗的保护作用,即善意持白旗行进的人有权获得保护(参见对规则67的评注)。由此可以推断,各国之所以在实践中普遍避免不当使用白旗,是因为对其用途的合理预期。
不当使用是指任何超出休战旗原有用途(即要求进行沟通、交流)的使用方式,如为协商停火事宜或投降。[13]任何其它用途(如为获得军事优势)都是不当且非法的。
[1] Lieber Code,Article 114(同上,第72段)and Article 117(同上,第73段);Brussels Declaration,Article 13(f)(同上,第74段);Oxford Manual, Article 8(d)(同上,第75段)。
[2] 《海牙章程》第23(6)条(同上,第68段)。
[3] Report of the Commission on Responsibility(同上,第76段)。
[4] 《第一附加议定书》第38(1)条(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69段)。
[5]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8(2)(b)(vii)条(同上,第71段)。
[6]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80-81段)、澳大利亚(同上,第82-83段)、比利时(同上,第84段)、布基纳法索(同上,第85段)、喀麦隆(同上,第86-87段)、加拿大(同上,第88段)、刚果(同上,第89段)、厄瓜多尔(同上,第90段)、法国(同上,第91-92段)、德国(同上,第93段)、意大利(同上,第94段)、韩国(同上,第95段)、黎巴嫩(同上,第96段)、马达加斯加(同上,第97段)、马里(同上,第98段)、摩洛哥(同上,第99段)、荷兰(同上,第100-101段)、新西兰(同上,第102段)、尼日利亚(同上,第103-105段)、俄罗斯(同上,第106段)、塞内加尔(同上,第107段)、南非(同上,第108段)、西班牙(同上,第109段)、瑞典(同上,第110段)、英国(同上,第111-112段)、美国(同上,第113-116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117段)。
[7]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立法:阿尔及利亚(同上,第118段)、澳大利亚(同上,第120-122段)、阿塞拜疆(同上,第123段)、白俄罗斯(同上,第124段)、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同上,第125段)、布基纳法索(同上,第126段)、加拿大(同上,第128段)、中国(同上,第129段)、刚果(同上,第130段)、刚果民主共和国(同上,第131段)、科特迪瓦(同上,第132段)、克罗地亚(同上,第133段)、爱沙尼亚(同上,第134段)、法国(同上,第135段)、格鲁吉亚(同上,第136段)、德国(同上,第137段)、几内亚(同上,第138段)、爱尔兰(同上,第139段)、意大利(同上,第140-141段)、马里(同上,第142段)、荷兰(同上,第144-145段)、新西兰(同上,第146段)、尼加拉瓜(同上,第147段)、挪威(同上,第148段)、波兰(同上,第149段)、斯洛文尼亚(同上,第150段)、西班牙(同上,第151-152段)、瑞典(同上,第153段)、英国(同上,第155段)、美国(同上,第156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157段);还可参见阿根廷(同上,第119段)、布隆迪(同上,第127段)与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共和国(同上,第154段)的立法草案。
[8] 例如,参见美国的声明(同上,第160段)和英国的实践(同上,第159段)。
[9] Draft Additional Protocol II,Article 23(2)(同上,第70段)。
[10] 例如,参见: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 on the Application of IHL between Croatia and the SFRY,para. 6(同上,第77段);Agreement on the Application of IHL between the Parties to the Conflict in Bosnia and Herzegovina,para. 2.5(同上,第78段)。
[11]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澳大利亚(同上,第82段)、厄瓜多尔(同上,第90段)、德国(同上,第93段)、意大利(同上,第94段)、黎巴嫩(同上,第96段)、马达加斯加(同上,第97段)、尼日利亚(同上,第103和105段)、南非(同上,第108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117段)。
[12]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立法:阿塞拜疆(同上,第123段)、白俄罗斯(同上,第124段)、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同上,第125段)、刚果民主共和国(同上,第131段)、克罗地亚(同上,第133段)、爱沙尼亚(同上,第134段)、德国(同上,第137段)、几内亚(同上,第138段)、尼加拉瓜(同上,第147段)、波兰(同上,第149段)、斯洛文尼亚(同上,第150段)、西班牙(同上,第152段)、瑞典(同上,第153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157段);还可参见布基纳法索(同上,第126段)和意大利(同上,第140-141段)的立法(并未排除此立法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以及阿根廷的立法草案(同上,第119段)。
[13] 参见第2卷,第19章,第49-92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