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57. 战争诈术

规则57. 战争诈术是不被禁止的,只要它们不违反国际人道法规则。
第2卷,第18章,A节。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立为一项适用于国际性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
这是一项存在已久的习惯国际法规则,它已在《利伯守则》和《布鲁塞尔宣言》中得到承认,并被载入了《海牙章程》。[1]还载于《第一附加议定书》中。[2]
许多军事手册中都阐述了允许战争诈术这一规则。[3]该规则还为一些正式声明和其它实践所支持。[4]
由外交大会第三委员会拟定的《第二附加议定书草案》中包含了这一规则,两个《附加议定书》即是在此次外交大会上通过的;但在最后一刻,为了通过一个简化的文本,该要求作为一揽子解决方案的一部分被删除了。[5]另外,它还包含在关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其它法律文件中。[6]
一些可适用或已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军事手册中载有允许战争诈术的规则,但前提是不得违反国际人道法规则。[7]哥伦比亚宪法法院(Colombia’s Constitutional Court)在1997年规定,使用军事战术和战略必须符合宪法标准,这意味着承认军事战术和战略可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8]
所收集的实践提供了在国际性和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的实例,而在两类冲突中均未发现意在禁止战争诈术的实践。
诈术是意图迷惑敌人的行为。普遍的说法是,诈术在武装冲突中很常见。《英国军事手册》(The UK Military Manual)列举了以下合法诈术:奇袭;埋伏;假装攻击、撤退或逃亡;假装安静和处于休止状态;给予小部队以强大的战斗力;修筑不打算使用的工程、桥梁等;传递虚假信号消息,以及发送虚假军事电文和报纸,意图在于使其被敌人拦截;利用敌方的信号、口令、无线电码信号和调谐呼叫、以及命令语;在经常易被拦截的无线电上进行虚假的军事演习而在地面进行实质上的部队转移;假装与并不存在的部队或援兵交流;转移路标;修筑伪造的飞机场和航空器;举起假枪和显示假坦克;放置假地雷;去掉制服上的徽章;让单一部队的人员身着几个不同部队的制服,以使对方误将战俘和阵亡者当作具有强大战斗力的人员;以及给出虚假的地面信号以使空降人员降落在敌对区域或将物资投放在敌对区域,或促使航空器在敌对区域内降落。[9]
[1] Lieber Code,Articles 15–16 and 101(参见第2卷,第18章,第5段);Brussels Declaration,Article 14(同上,第6段);《海牙章程》第24条(同上,第2段)。
[2] 《第一附加议定书》第37(2)条(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3段)。
[3]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11-12段)、澳大利亚(同上,第13-14段)、比利时(同上,第15-16段)、贝宁(同上,第17段)、喀麦隆(同上,第18段)、加拿大(同上,第19-21段)、克罗地亚(同上,第22段)、厄瓜多尔(同上,第23段)、法国(同上,第24-25段)、德国(同上,第26段)、印度尼西亚(同上,第28段)、以色列(同上,第29段)、意大利(同上,第30-31段)、肯尼亚(同上,第32段)、韩国(同上,第33段)、马达加斯加(同上,第34段)、荷兰(同上,第35-36段)、新西兰(同上,第37段)、尼日利亚(同上,第38-39段)、南非(同上,第40段)、西班牙(同上,第41-42段)、瑞典(同上,第43段)、瑞士(同上,第44段)、多哥(同上,第45段)、英国(同上,第46-47段)、美国(同上,第48-50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51段)。
[4] 例如,参见:美国的声明(同上,第59段);伊拉克(同上,第55段)和美国(同上,第59段)的实践以及据报告的阿尔及利亚(同上,第54段)、马来西亚(同上,第56段)和英国(同上,第57段)的实践。
[5] Draft Additional Protocol II,Article 21(2)(同上,第4段)。
[6] See,e.g. ,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 on the Application of IHL between Croatia and the SFRY,para. 6(同上,第8段);Agreement on the Application of IHL between the Parties to the Conflict in Bosnia and Herzegovina,para. 2.5(同上,第9段);San Remo Manual,para. 110(同上,第10段)。
[7]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澳大利亚(同上,第13段)、贝宁(同上,第17段)、喀麦隆(同上,第18段)、加拿大(同上,第21段)、克罗地亚(同上,第22段)、厄瓜多尔(同上,第23段)、德国(同上,第26段)、意大利(同上,第30-31段)、肯尼亚(同上,第32段)、马达加斯加(同上,第34段)、尼日利亚(同上,第38段)、南非(同上,第40段)、多哥(同上,第45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51段)。
[8] 哥伦比亚,Constitutional Court,Constitutional Case No. T-303(同上,第53段)。
[9] 英国,Military Manual(同上,第46段);还可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12段)、澳大利亚(同上,第13-14段)、比利时(同上,第15段)、加拿大(同上,第20段)、克罗地亚(同上,第22段)、厄瓜多尔(同上,第23段)、法国(同上,第25段)、德国(同上,第26段)、匈牙利(同上,第27段)、印度尼西亚(同上,第28段)、以色列(同上,第29段)、意大利(同上,第31段)、肯尼亚(同上,第32段)、韩国(同上,第33段)、马达加斯加(同上,第34段)、荷兰(同上,第35-36段)、新西兰(同上,第37段)、尼日利亚(同上,第38-39段)、南非(同上,第40段)、西班牙(同上,第41-42段)、瑞典(同上,第43段)、瑞士(同上,第44段)、英国(同上,第47段)、美国(同上,第48-50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51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