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54. 攻击对平民居民生存所不可缺少的物体

规则54. 禁止对平民居民生存所不可缺少的物体进行攻击、毁坏、移动或使其失去效用。
第2卷,第17章,B节。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立为一项适用于国际性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它是禁止以饥饿作为作战方法这一规则的推论(见规则53)。它属于下文中所讨论的例外。
原则上,对平民居民生存所不可缺少的物体属于民用物体,是不受攻击的(见规则7)。禁止对平民居民生存所不可缺少的物体进行攻击、毁坏、移动或使其失去效用的具体规定载于《第一附加议定书》第54(2)条中。[1]依照《附加议定书评注》(Commentary on the Additional Protocols),“这一规定发展了[第54条]第1款中明确规定的禁止使平民居民陷于饥饿的原则;它概括了运用这一作战方法最通常的方式”。[2]第54(2)条规定,“不论是什么动机,也不论是为了使平民饥饿,使其迁移,还是为了任何其它动机,基于使……对平民居民或对敌方失去供养价值的特定目的”而攻击物体,是禁止的。[3]在批准《第一附加议定书》时,法国和英国指出,这一规定对于不是为断绝平民居民食物而是为其它特定目的进行的攻击不具有适用性。[4]根据《国际刑事法院规约》,在国际性武装冲突中,“故意以断绝平民粮食作为战争方法,使平民无法取得其生存所必需的物品”是一项战争罪。[5]
许多军事手册规定,禁止对平民居民生存所不可缺少的物体进行攻击、毁坏、移动或使其失去效用。[6]这其中包括一些没有加入,或在当时没有加入《第一附加议定书》国家的手册。[7]《美国海军手册注释补充》(The Annotated Supplement to the US Naval Handbook)规定这一禁止性规则是习惯国际法的一部分。[8]有一些军事手册明确规定,只有攻击的意图是阻碍平民居民获得供给时,方具非法性。[9]然而,大多数军事手册并没有明确作出这一要求,而只是禁止攻击对平民居民生存所不可缺少的物体。[10]许多认为违反此规则即构成犯罪的国内立法也属于这种情形。[11]
原则上,对平民居民生存所不可缺少的物体属于民用物体,是不受攻击的(见规则7)。《第二附加议定书》规定禁止攻击对平民居民生存所不可缺少的物体,它被认为是禁止以饥饿为作战方法这一规则的推论。[12]正如《附加议定书评注》所阐述的那样,这一规定“通过指出最通常的造成饥饿的方式,发展了禁止使平民陷于饥饿的原则”。[13]而且,其它关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法律文件中也含有该规则。[14]
这一禁止性规定载于一些可适用于或已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军事手册中。[15]根据数个国家的立法,在任何武装冲突中攻击平民居民生存所不可缺少的物体都构成犯罪。[16]有关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正式声明和其它实践也涉及到这一规则。[17]
不论是在国际性还是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均未发现与此相矛盾的正式实践。被指称违反该规则的行为(例如,在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以及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冲突中的违法行为)受到了普遍谴责,尤其是受到了联合国和其它国际组织的谴责,。[18]1995年第26届红十字和红新月国际大会笼统地强调“禁止对平民居民生存不可缺少的物体进行攻击、毁坏、移动或使其失去效用”。[19]这一禁止性规定在1999年第27届红十字与红新月国际大会上所制订的2000-2003年《行动计划》中也得到了强调。[20]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曾呼吁不论是国际性还是非国际性武装冲突各方都尊重这一规则。[21]
禁止攻击对平民居民生存所不可缺少的物体这一规则存在两个例外。第一个例外是如果这些物体能够成为军事目标,则可以受到攻击。《第一附加议定书》规定,如果该物体仅充其武装部队人员的供养之用,或者虽不作为供养之用但用以直接支持军事行动的即属于这种情形。[22]一些军事手册、立法与正式声明中规定了这一例外。[23]然而,实践也认为,当此类物体不是仅充其武装部队人员的供养之用而是用以直接支持军事行动时,若对该类物体的攻击可能会使平民居民陷于饥饿,则禁止饥饿的规则就会禁止攻击此类物体。采取这一实践做法的包括一些没有加入《第一附加议定书》的国家。[24]然而,这一例外是否也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是令人怀疑的,因为《第二附加议定书》第14条未做规定,也缺乏实践的支持。
第二个例外在于保卫国家领土免遭入侵时适用的所谓“焦土政策”。《第一附加议定书》“由于承认冲突任何一方有保卫其国家领土免遭入侵的重大要求……如果为迫切的军事必要所要求”,而允许这一例外。[25]这一例外得到了一些军事手册和正式声明的承认。[26]采取这一实践做法的还包括那些没有加入《第一附加议定书》的国家。[27]然而,焦土政策这一例外是否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是令人怀疑的,因为《第二附加议定书》第14条并未将其包括在内。《哥伦比亚基本军事手册》(Colombia’s Basic Military Manual)指出“在一切武装冲突中”禁止下令以焦土政策作为作战方法。[28]
针对平民居民生存所不可缺少物体的交战报复行为将在第41章中讨论。
《第一附加议定书》和《第二附加议定书》列举了以下对平民居民生存所不可缺少的物体:粮食、生产粮食的农业区、农作物、牲畜、饮用水装置和供应及灌溉工程。[29]正如相关条款中“例如”一词所显示地那样,这一列举并不是穷尽的。在国际刑事法院《犯罪要件》的谈判中,得到认可的是,“饥饿”一词的通常含义不仅包括通过剥夺水和食物予以杀害这种更为严格的含义,它还包括剥夺或不充分供给必要物品和生存必需品等更为广泛的含义。因此,谈判中涉及的其它例子包括了一些不可或缺的非食用品,例如药品以及在某些情况下需要的毯子。[30]有必要指出,在这一方面,第一和第二附加议定书均认为食物和医疗用品对平民居民生存是至关重要的,虽然《第一附加议定书》还提到了衣服、被褥和住宿所。[31]
[1] 《第一附加议定书》第54(2)条(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188段)。
[2] Yves Sandoz,Christophe Swinarski,Bruno Zimmermann (eds.),Commentary on the Additional Protocols, ICRC,Geneva,1987,§ 2098.
[3] 《第一附加议定书》第54(2)条(经协商一致通过)(参见第2卷,第17章,第188段)。
[4] 法国,Reservations and declarations made upon ratification of Additional Protocol I(同上,第189段);英国,Reservations and declarations made upon ratification of Additional Protocol I(同上,第190段)。
[5]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8(2)(b)(xxv)条(同上,第192段)。
[6]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澳大利亚(同上,第199-200段)、比利时(同上,第201段)、贝宁(同上,第202段)、加拿大(同上,第203段)、哥伦比亚(同上,第204段)、厄瓜多尔(同上,第205段)、法国(同上,第206-208段)、德国(同上,第209-210段)、印度尼西亚(同上,第212段)、以色列(同上,第213段)、肯尼亚(同上,第214段)、马达加斯加(同上,第215段)、荷兰(同上,第216-217段)、新西兰(同上,第218段)、尼日利亚(同上,第219段)、南非(同上,第220段)、西班牙(同上,第221段)、瑞典(同上,第222段)、瑞士(同上,第223段)、多哥(同上,第224段)、英国(同上,第225段)、美国(同上,第226-227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228段)。
[7] 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法国(同上,第206段)、印度尼西亚(同上,第212段)、以色列(同上,第213段)、肯尼亚(同上,第214段)、英国(同上,第225段)和美国(同上,第226-227段)。
[8] 美国,Annotated Supplement to the Naval Handbook(同上,第227段)。
[9]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澳大利亚(同上,第200段)、厄瓜多尔(同上,第205段)、法国(同上,第208段)、德国(同上,第210段)、新西兰(同上,第218段)、西班牙(“具有使平民居民陷于饥饿的意图”)(同上,第221段)、瑞典(同上,第222段)、美国(同上,第226-227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228段)。
[10]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比利时(同上,第201段)、贝宁(同上,第202段)、加拿大(“不论动机如何”)(同上,第203段)、哥伦比亚(同上,第204段)、法国(同上,第206-207段)、,印度尼西亚(同上,第212段)、以色列(同上,第213段)、肯尼亚(同上,第214段)、马达加斯加(同上,第215段)、荷兰(“不论动机如何”)(同上,第216-217段)、尼日利亚(同上,第219段)、南非(同上,第220段)、瑞士(同上,第223段)、多哥(同上,第224段)和英国(同上,第225段)。
[11]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立法:哥伦比亚(同上,第233段)、捷克共和国(同上,第235段)、爱沙尼亚(同上,第237段)、荷兰(同上,第245段)、秘鲁(同上,第249段)、斯洛伐克(同上,第250段)和西班牙(同上,第251段);也可参见阿根廷(同上,第229段)、萨尔瓦多(同上,第236段)和尼加拉瓜(同上,第247段)的立法草案。
[12] 《第二附加议定书》第14条(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191段)。
[13] Yves Sandoz,Christophe Swinarski,Bruno Zimmermann (eds.),Commentary on the Additional Protocols,,ICRC,Geneva,1987,§ 4800.
[14] See,e.g.,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 on the Application of IHL between Croatia and the SFRY,para. 6(参见第2卷,第17章,第194段);Agreement on the Application of IHL between the Parties to the Conflict in Bosnia and Herzegovina,para. 2.5(同上,第195段)。
[15]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198段)、澳大利亚(同上,第199-200段)、贝宁(同上,第202段)、加拿大(同上,第203段)、哥伦比亚(同上,第204段)、厄瓜多尔(同上,第205段)、法国(同上,第208段)、德国(同上,第209-210段)、肯尼亚(同上,第214段)、马达加斯加(同上,第215段)、荷兰(同上,第216段)、新西兰(同上,第218段)、尼日利亚(同上,第219段)、南非(同上,第220段)、西班牙(同上,第221段)、多哥(同上,第224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228段)。
[16] 例如,参见哥伦比亚(同上,第233段)、爱沙尼亚(同上,第237段)、德国(同上,第239段)、爱尔兰(同上,第241段)、挪威(同上,第248段)和西班牙(同上,第251段)的立法;还可参见捷克共和国(同上,第235段)、秘鲁(同上,第249段)和斯洛伐克(同上,第250段)的立法,这些立法并未排除在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加以适用,以及阿根廷(同上,第229段)、萨尔瓦多(同上,第236段)和尼加拉瓜(同上,第247段)的立法草案。
[17] 例如,参见哥伦比亚(同上,第259段)和菲律宾(同上,第267段)的声明与据报道的马来西亚(同上,第266段)和卢旺达(同上,第268段)的实践。
[18] 例如,参见:联合国安理会,Statements by the President(同上,第274-275段);UN High Commissioner for Human Rights and UN Under-Secretary-General for Humanitarian Affairs,Press release on the situation in the Democratic Republic of the Congo(同上,第281段);欧盟,Press Statement by the Presidency on the situation in the Democratic Republic of the Congo(同上,第283段)。
[19] 26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f the Red Cross and Red Crescent,Res. II(同上,第286段)。
[20] 27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f the Red Cross and Red Crescent,Res. I(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287段)。
[21] See,e.g.,Conflict in Southern Africa:ICRC appeal(同上,第290段)、Memorandum on the Applicability of 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Law(同上,第291段)、Appeal in behalf of civilians in Yugoslavia(同上,第293段)、Press Release No. 1705(同上,第296段)、Press Release No. 1712(同上,第297段)、Press Release No. 1726(同上,第297段)、Memorandum on Respect for 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Law in Angola(同上,第298段)和Memorandum on Compliance with 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Law by the Forces Participating in Opération Turquoise(同上,第299段)。
[22] 《第一附加议定书》第54(3)条(同上,第308段)。
[23]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澳大利亚(同上,第313段)、比利时(同上,第314段)、加拿大(同上,第315段)、以色列(同上,第316段)、荷兰(同上,第317段)、新西兰(同上,第318段)、西班牙(同上,第319段)、瑞典(同上,第320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321段);西班牙的立法(同上,第323段);还可参见阿根廷的立法草案(同上,第322段)以及哥伦比亚(同上,第325段)和美国(同上,第327段)的声明。
[24] 参见以色列,Manual on the Laws of War(同上,第316段);美国,Address by the Deputy Legal Adviser of the Department of State(同上,第327段)。
[25] 《第一附加议定书》第54(5)条(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333段)。
[26]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澳大利亚(同上,第336-337段)、加拿大(同上,第338段)、德国(同上,第340段)、以色列(同上,第341段)、荷兰(同上,第342段)、新西兰(同上,第343段)、西班牙(同上,第344段)、瑞典(同上,第345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347段);瑞典(同上,第350段)和美国(同上,第351段)的声明。
[27] 例如,参见以色列的军事手册(同上,第341段)和美国的声明(同上,第351段)。
[28] 哥伦比亚,Basic Military Manual(同上,第339段)。
[29] 《第一附加议定书》第54(2)条(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188段);《第二附加议定书》第14条(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191段)。
[30] Knut Dörmann,“Preparatory Commission for the 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The Elements of War Crimes – Part II:Other Serious Violations of the Laws and Customs Applicable in International and Non-International Armed Conflicts”,International Review of the Red Cross,Vol. 83,2001,pp. 475–476.
[31] 《第一附加议定书》第69(1)条;《第二附加议定书》第18(2)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