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50. 毁坏或扣押敌人的财产

规则50. 禁止毁坏或扣押敌人的财产,除非为迫切军事必要所要求。
第2卷,第16章,B节。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立为一项适用于国际性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
这是一项存在已久的习惯国际法规则,它已在《利伯守则》和《布鲁塞尔宣言》中得到承认,并被载入了《海牙章程》。[1]根据《日内瓦公约》的规定,因“无军事上之必要,而以非法与暴乱之方式对财产之大规模的破坏与征收”而违反该规则,是严重破约行为。[2]根据《国际刑事法院规约》,在国际性武装冲突中,除非是基于战争的必要,摧毁或没收敌方财产构成战争罪。[3]构成严重破约行为的破坏,须是大规模的,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the International Criminal Tribunal for the Former Yugoslavia)在布拉什基奇案(Blaški case)中阐述道,“‘大规模’的概念是依案件事实来评估的——一个单一行为,例如破坏一所医院,足以表现这一罪状的犯罪特征”。[4]
许多军事手册中包含这一规则。[5]在很多国家的立法中,除非为迫切军事必要所要求,摧毁或没收敌方财产是一项犯罪行为。[6]二战后,该规则在几个案件中得到了适用。[7]前南斯拉夫国际刑事法庭受理的几起指控是以该规则为基础的,在布拉什基奇案与科尔迪奇和切尔克斯案(Kordić and Čerkez case)中,被告因违反了该规则而被确定有罪。[8]
根据《国际刑事法院规约》,在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除非是基于冲突的必要,摧毁或没收敌对方的财产构成战争罪。[9]
该规则被纳入了一些可适用于或已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军事手册。[10]许多国家立法将在任何武装冲突中违反该规则的行为都界定为犯罪。[11]
不论在国际性还是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均未发现违反该规则的正式实践。
[1] Lieber Code,Articles 15–16(参见第2卷,第16章,第57-58段);Brussels Declaration, Article 13(g)(同上,第60段);《海牙章程》第23条第7款(同上,第51段)。
[2] 《日内瓦第一公约》第50条(同上,第53段);《日内瓦第二公约》第51条(同上,第53段);《日内瓦第四公约》第147条(同上,第53段)。
[3]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8(2)(b)(xiii)条(同上,第55段)。
[4] ICTY,Blaškić case,Judgement(同上,第239段)。
[5]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70-71段)、澳大利亚(同上,第72-73段)、比利时(同上,第74-75段)、贝宁(同上,第76段)、喀麦隆(同上,第77段)、加拿大(同上,第78-79段)、哥伦比亚(同上,第80段)、多米尼加共和国(同上,第82段)、厄瓜多尔(同上,第83段)、法国(同上,第84-87段)、德国(同上,第88段)、以色列(同上,第90段)、意大利(同上,第91-92段)、肯尼亚(同上,第93段)、韩国(同上,第94段)、黎巴嫩(同上,第95段)、马达加斯加(同上,第96段)、荷兰(同上,第97段)、新西兰(同上,第98段)、尼日利亚(同上,第100-102段)、秘鲁(同上,第103段)、菲律宾(同上,第104段)、罗马尼亚(同上,第105段)、俄罗斯(同上,第106段)、塞内加尔(同上,第107段)、南非(同上,第108段)、西班牙(同上,第109段)、瑞典(同上,第110段)、瑞士(同上,第111段)、多哥(同上,第112段)、英国(同上,第113-114段)和美国(同上,第115-120段)。
[6]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立法:亚美尼亚(同上,第122段)、澳大利亚(同上,第123-125段)、阿塞拜疆(同上,第126段)、孟加拉(同上,第127段)、巴巴多斯(同上,第128段)、白俄罗斯(同上,第129段)、比利时(同上,第130段)、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同上,第131段)、博茨瓦纳(同上,第132段)、保加利亚(同上,第133段)、加拿大(同上,第136和138段)、智利(同上,第139段)、刚果(同上,第142段)、库克群岛(同上,第143段)、克罗地亚(同上,第144段)、古巴(同上,第145段)、塞浦路斯(同上,第146段)、捷克共和国(同上,第147段)、萨尔瓦多(同上,第149-150段)、爱沙尼亚(同上,第151段)、格鲁吉亚(同上,第154段)、德国(同上,第155段)、印度(同上,第157段)、伊拉克(同上,第158段)、爱尔兰(同上,第159段)、以色列(同上,第160段)、意大利(同上,第161-162段)、肯尼亚(同上,第165段)、拉脱维亚(同上,第166段)、立陶宛(同上,第168段)、卢森堡(同上,第169-170段)、马拉维(同上,第171段)、马来西亚(同上,第172段)、马里(同上,第174段)、毛里求斯(同上,第175段)、墨西哥(同上,第176段)、摩尔多瓦(同上,第177段)、莫桑比克(同上,第178段)、荷兰(同上,第179-180段)、新西兰(同上,第181-182段)、尼加拉瓜(同上,第183-184段)、尼日尔(同上,第185段)、尼日利亚(同上,第186段)、挪威(同上,第187段)、巴布亚新几内亚(同上,第189段)、巴拉圭(同上,第190段)、秘鲁(同上,第191),菲律宾(同上,第192段)、葡萄牙(同上,第193段)、罗马尼亚(同上,第194段)、塞舌尔(同上,第196段)、新加坡(同上,第197段)、斯洛伐克(同上,第198段)、斯洛文尼亚(同上,第199段)、西班牙(同上,第200-201段)、塔吉克斯坦(同上,第205段)、乌干达(同上,第207段)、乌克兰(同上,第209段)、英国(同上,第210-211段)、美国(同上,第212-213段)、乌兹别克(同上,第215段)、瓦努阿图(同上,第216段)、越南(同上,第218段)、南斯拉夫(同上,第219段)和津巴布韦(同上,第220段);还可参见阿根廷(同上,第121段)、布隆迪(同上,第134段)、约旦(同上,第164段)、黎巴嫩(同上,第167段)、斯里兰卡(同上,第204段)与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共和国(同上,第206段)的立法草案。
[7] 尤其可参见,法国,Permanent Military Tribunal at Dijon,Holstein case(同上,第221段);德国,Oberlandsgericht of Dresden,General Devastation case(同上,第222段);荷兰,Special Court of Cassation,Wingten case(同上,第224段);美国,Military Tribunal at Nuremberg,List (Hostages Trial) case(同上,第225段)和Von LeebThe High Command Trialcase(同上,第226段)。
[8] ICTY,Nikolić case, Initial Indictment and Review of the Indictment(同上,第236段)、Karadžić and Mladić case,First Indictment and Review of the Indictments(同上,第237段)、Rajić case, Initial Indictment and Review of the Indictment(同上,第238段)、Blaškić case,Judgement(同上,第239段)、以及Kordić and Čerkez case,Judgement(同上,第240段)。
[9]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8(2)(e)(xii)条(同上,第56段)。
[10]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澳大利亚(同上,第72段)、贝宁(同上,第76段)、加拿大(同上,第79段)、哥伦比亚(同上,第80段)、厄瓜多尔(同上,第83段)、德国(同上,第88段)、意大利(同上,第91-92段)、肯尼亚(同上,第93段)、黎巴嫩(同上,第95段)、马达加斯加(同上,第96段)、尼日利亚(同上,第100和102段)、秘鲁(同上,第103段)、菲律宾(同上,第104段)、南非(同上,第108段)和多哥(同上,第112段)。
[11]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立法:亚美尼亚(同上,第122段)、澳大利亚(同上,第125段)、阿塞拜疆(同上,第126段)、白俄罗斯(同上,第129段)、比利时(同上,第130段)、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同上,第131段)、柬埔寨(同上,第135段)、加拿大(同上,第138段)、刚果(同上,第142段)、克罗地亚(同上,第144段)萨尔瓦多(同上,第149-150段)、爱沙尼亚(同上,第151段)、格鲁吉亚(同上,第154段)、德国(同上,第155段)、拉托维亚(同上,第166段)、立陶宛(同上,第168段)、 摩尔多瓦(同上,第177段)、荷兰(同上,第180段)、新西兰(同上,第182段)、尼加拉瓜(同上,第184段)、尼日尔(同上,第185段)、葡萄牙(同上,第193段)、斯洛文尼亚(同上,第199段)、西班牙(同上,第200-201段)、塔及克斯坦(同上,第205段)、英国(同上,第211段)、乌兹别克(同上,第215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219段);还可参见保加利亚(同上,第133段)、捷克共和国(同上,第147段)、意大利(同上,第161-162段)、莫桑比克(同上,第178段)、尼加拉瓜(同上,第183段)、巴拉圭(同上,第190段)、秘鲁(同上,第191段)、罗马尼亚(同上,第194段)和斯洛伐克(同上,第198段)的立法,这些立法并未排除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以及阿根廷(同上,第121段)、布隆迪(同上,第134段)、约旦(同上,第164段)与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共和国(同上,第206段)的立法草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