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46. 下令或威胁绝不纳降

:给予饶赦的义务是一项基本规则,该规则禁止在战场上交战状态下攻击被认为是失去战斗力的人。失去战斗力人员应享受的待遇规定在第五部分中。
规则46.禁止下令决不纳降,禁止以此威胁敌人,或在此基础上进行敌对行动。
第2卷,第15章,A节。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立为一项适用于国际性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虽然所有直接参与敌对行动的人都必须尊重该规则,但在实践中它对指挥官更具意义。
禁止宣告决不纳降是一项确立已久的习惯国际法规则,该规则已在《利伯守则》、《布鲁塞尔宣言》和《牛津手册》中得到承认,并被载入了《海牙章程》。[1]“下令决不纳降”被一战后提出的《责任委员会报告》(the Report of the Commission on Responsibility)列为一项战争罪。[2]当前,《第一附加议定书》中载有这一规则。[3]根据《国际刑事法院规约》,在国际性武装冲突中“宣告决不纳降”是一项战争罪。[4]
多个军事手册中都含有这一禁止性规定。[5]根据许多国家的立法,下令决不纳降是一项犯罪行为。[6]一战和二战后的几个案子中,被告就被指控违反了该规则。[7]
对于《第一附加议定书》中包含禁止以下令决不纳降相“威胁”、或禁止以将在决不纳降基础上进行敌对行动相“威胁”的规定,是没有争议的,并且这一禁止性规定还被纳入了许多军事手册中。[8]几个国家的立法中也包含这一规定。[9]禁止以决不纳降相威胁还为一些没有加入、或在当时没有加入《第一附加议定书》的国家所支持。[10]不得以将采取某一被禁止的行为相威胁在国际法中得到了普遍认可。并且,如果下令决不纳降或以此相威胁是被禁止的, 那么,执行这一命令或威胁以及在此基础上进行军事行动也是被禁止的就更不言而喻了。在决不纳降的基础上采取军事行动将同时违反禁止攻击失去战斗力的人这一规则(见规则47)。
《第二附加议定书》第4条禁止下令杀无赦。[11]联合国秘书长在其设立塞拉里昂特别法庭的报告中指出,第4条的规定,长期以来,一直被认为属于习惯国际法。[12]根据《国际刑事法院规约》,在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宣告决不纳降”是一项战争罪。[13]
禁止下令杀无赦还被纳入了可适用于或已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军事手册中。[14]根据许多国家的立法,任何武装冲突中下令决不纳降都构成犯罪。[15]哥伦比亚宪法法院(Colombia’s Constitutional Court)裁定这一禁令符合宪法标准,因为它在于寻求保护人的生命与尊严。法院还判定不得服从会引起“战斗外死亡”的上级命令。[16]另外,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正式声明也禁止下令杀无赦。[17]
在对两个受伤士兵被一名法拉邦多·马蒂全国解放阵线的巡逻士兵杀害这一事件的调查中,联合国萨尔瓦多实况调查团(the UN Commission on the Truth for El Salvador)未发现该行为受命于上级指挥或该行为是依法拉邦多·马蒂全国解放阵线处死囚犯政策而采取的证据。委员会报告说法拉邦多·马蒂全国解放阵线承认该事件的犯罪性质并审判了被告。[18]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曾重申,不论在国际性还是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都禁止下令杀无赦。[19]
在决不纳降的基础上进行敌对行动违反《日内瓦公约》之共同第3条,因为它将导致杀害失去战斗力的人。[20]并违反禁止谋杀的基本保证(见规则89)。
[1] Lieber Code,Article 60(参见第2卷,第15章,第7段);Brussels Declaration,Article 13(d)(同上,第8段);Oxford Manual, Article 9(b)(同上,第9段);《海牙章程》第23(5)条(同上,第2段)。
[2] Report of the Commission on Responsibility(同上,第11段)。
[3] 《第一附加议定书》第40条(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3段)。
[4]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8(2)(b)(xii)条(同上,第6段)。
[5]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15段)、比利时(同上,第19段)、布基纳法索(同上,第22段)、喀麦隆(同上,第23段)、哥伦比亚(同上,第27段)、刚果(同上,第28段)、法国(同上,第29-30段)、意大利(同上,第34段)、马里(同上,第36段)、摩洛哥(同上,第37段)、尼日利亚(同上,第40-42段)、塞内加尔(同上,第44段)、南非(同上,第45段)、瑞士(同上,第48段)、英国(同上,第50-51段)和美国(同上,第52段)。
[6]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立法:亚美尼亚(同上,第54段)、澳大利亚(同上,第55段)、加拿大(同上,第59段)、中国(同上,第60段)、刚果(同上,第61段)、埃塞俄比亚(同上,第63段)、格鲁吉亚(同上,第64段)、意大利(同上,第67段)、立陶宛(同上,第68段)、马里(同上,第69段)、荷兰(同上,第70-71段)、新西兰(同上,第72段)、西班牙(同上,第75段)、英国(同上,第77段)和美国(同上,第78段);还可参见布隆迪(同上,第58段)与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共和国(同上,第76段)的立法草案。
[7] 例如,参见:加拿大,Military Court at Aurich,Abbaye Ardenne case(同上,第81段);德国,Leipzig Court, Stenger and Cruisus case(同上,第85段);英国,Military Court at Hamburg, Peleus case(同上,第86段)、Wickman case(同上,第88段)和Von Ruchteschell case(同上,第89段);英国,Military Court at Brunswick,Von Falkenhorst case(同上,第87段);英国,Court No. 5 of the Curiohaus, Hamburg-Altona,Le Paradis case(同上,第90段);美国,Military Commission at Augsburg, Thiele case(同上,第91段);美国,Military Tribunal at Nuremberg,Von Leeb (The High Command Trial) case(同上,第92段)。
[8]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16段)、澳大利亚(同上,第17-18段)、比利时(同上,第20段)、贝宁(同上,第21段)、喀麦隆(同上,第24段)、加拿大(同上,第25-26段)、法国(同上,第30和32段)、德国(同上,第33段)、肯尼亚(同上,第35段)、荷兰(同上,第38段)、新西兰(同上,第39段)、俄罗斯(同上,第43段)、西班牙(同上,第46段)、瑞典(同上,第47段)、多哥(同上,第49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53段)。
[9] 例如,参见:澳大利亚(同上,第56段)、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同上,第57段)、克罗地亚(同上,第62段)、德国(同上,第65段)、爱尔兰(同上,第66段)、挪威(同上,第73段)、斯洛文尼亚(同上,第74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79段)的立法。
[10] 参见法国(同上,第30段)和肯尼亚(同上,第35段)的军事手册,美国的声明(同上,第98段)和据报告的以色列实践(同上,第95段)。
[11] 《第二附加议定书》第4(1)条(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4段)。
[12] 联合国秘书长《关于设立塞拉利昂特别法庭的报告》(参见第2卷,第32章,第252段)。
[13]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8(2)(e)(x)条(参见第2卷,第15章,第6段)。
[14]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16段)、澳大利亚(同上,第17-18段)、贝宁(同上,第21段)、喀麦隆(同上,第24段)、加拿大(同上,第25-26段)、哥伦比亚(同上,第27段)、法国(同上,第32段)、德国(同上,第33段)、意大利(同上,第34段)、肯尼亚(同上,第35段)、荷兰(同上,第38段)、新西兰(同上,第39段)、尼日利亚(同上,第40和42段)、俄罗斯(同上,第43段)、南非(同上,第45段)、西班牙(同上,第46段)、多哥(同上,第49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53段)。
[15] 例如,参见以下国家的立法:澳大利亚(同上,第56段)、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同上,第57段)、加拿大(同上,第59段)、刚果(同上,第61段)、克罗地亚(同上,第62段)、埃塞俄比亚(同上,第63段)、格鲁吉亚(同上,第64段)、德国(同上,第65段)、爱尔兰(同上,第66段)、荷兰(同上,第71段)、新西兰(同上,第72段)、挪威(同上,第73段)、斯洛文尼亚(同上,第74段)、英国(同上,第75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79段);还可参见意大利的立法(同上,第67段),其并未排除在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加以适用,以及布隆迪(同上,第57段)与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共和国(同上,第76段)的立法草案。
[16] 哥伦比亚,Constitutional Court,Constitutional Case No. T-409(同上,第82段)、Constitutional Case No.C-225/95(同上,第83段)和Constitutional Case No.C-578(同上,第84段)。
[17] 例如,参见中国,人民解放军通令(同上,第94段)。
[18] UN Commission on the Truth for El Salvador,Report(同上,第103段)。
[19] ICRC,Memorandum on Respect for 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Law in Angola(同上,第110段)、Memorandum on Compliance with 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Law by the Forces Participating in Opération Turquoise(同上,第111段)和Communication to the Press No.01/58(同上,第113段)。
[20] 《日内瓦公约》之共同第3条(参见第2卷第32章第2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