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40. 尊重文化财产

规则40 冲突各方必须保护文化财产:(一)禁止对一切用于宗教、慈善、教育、艺术和科学目的的机构、历史纪念物以及艺术与科学作品予以扣押、毁坏或故意损坏。(二)禁止针对就每一民族的文化遗产而言具有重大意义的财产实施任何形式的盗窃、抢劫或侵占以及任何破坏行为。
第2卷,第12章,C节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立为一项适用于国际性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
《海牙章程》第56条规定,禁止一切对用于宗教、慈善和教育、艺术和科学机构的财产、历史性建筑物、艺术和科学作品的任何没收、毁灭和有意的损害。[1]根据《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的规定,违反这一规定也就违反了战争法和惯例,该规约对此具有管辖权。[2]《国际刑事法院规约》规定,在国际性和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非为冲突必要所绝对需要而对用于宗教、教育、艺术、科学或慈善目的的建筑物和历史纪念物的毁坏和扣押,构成战争罪。[3]
许多军事手册都规定了这一条款。[4]在许多国家的立法中,扣押、毁坏或者故意损害文化财产是一种犯罪。[5]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法国设在梅斯的常设军事法庭在1947年的“林根菲尔德案”(Lingenfelder case)、美国设在纽伦堡的军事法庭在1948年的“冯·莱布案(最高指挥部审判)案”Von Leeb The High Command Trailcase以及在1949年的“魏茨泽克案”(Weizsaecker case)中,都判定被告犯有扣押和毁坏文化财产罪。[6]
《保护文化财产海牙公约》第4条禁止盗窃、抢劫、侵占和毁坏艺术品的行为,这条规定适用于国际性和非国际性武装冲突。[7]正如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的大会和该公约的非缔约国所声明的,《海牙公约》中保护和保存文化财产的基本原则被广泛认为是对习惯国际法的宣示。[8]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在“塔迪奇案”中指出,依据习惯国际法,《海牙公约》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9]另外,该规则还规定在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其他文件中。[10]
尊重文化财产的义务也规定在许多军事手册中。[11]不尊重文化财产在许多国家的立法中是犯罪行为。[12]这个规则也得到了不是或者当时不是《海牙公约》缔约国的国家的正式声明的支持。[13]禁止掠夺文化财产是对禁止掠夺这项一般规则的具体适用(见规则52)。
没有发现违反本规则的正式实践。各国一般都公开谴责违反本规则的行为。[14]联合国和其他国际组织也谴责这种违反行为。例如,1998年,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对破坏和掠夺阿富汗的文化和历史遗产的报道深表忧虑。虽然阿富汗不是《保护文化财产海牙公约》的缔约国,但是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强烈要求阿富汗各方保护和保存这种遗产。[15]2001年,塔利班政权决定摧毁属于阿富汗国家博物馆的十几个远古雕像,并随后摧毁了巴米扬佛像。此举受到了国际社会,尤其是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的广泛谴责。[16]
[1] 《海牙章程》第56条(同上,第355-356段)。
[2] 《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第3条第4款(同上,第366段)。
[3]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8(2)(b)(ix)条(同上,第19段)和第8(2)(b)(xii)条(引用于第2卷,第16章,第55段)、第8(2)(e)(iv)条(参见第2卷,第12章,第19段)和第8(2)(e)(xii)条(参见第2卷,第16章,第56段)。
[4]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引用于第2卷,第12章,第371段)、澳大利亚(同上,第372段)、加拿大(同上,第373-374段)、德国(同上,第375-376段)、意大利(同上,第378段)、荷兰(同上,第379-380段)、新西兰(同上,第381段)、尼日利亚(同上,第382-383段)、瑞典(同上,第384段)、英国(同上,第386段)和美国(同上,第387-388段)。
[5]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保加利亚(同上,第389段)、爱沙尼亚(同上,第392段)、意大利(同上,第393段)、卢森堡(同上,第395段)、荷兰(同上,第396段)、尼加拉瓜(同上,第397段)、波兰(同上,第399段)、葡萄牙(同上,第400段)、罗马尼亚(同上,第401段)、西班牙(同上,第402段)、瑞士(同上,第403段);还参见萨尔瓦多的立法草案(同上,第391段)和尼加拉瓜的立法草案(同上,第398段)。
[6] 法国,Permanent Military Tribunal at Metz,Lingenfelder case(同上,第405段);美国,Military Tribunal at Nuremberg,Von Leeb (The High Command Trial) case(同上,第406段)和Weizsaecker case(同上,第407段)。
[7] 《保护文化财产公约》第4条(同上,第357段)和第19条(同上,第358段)。
[8] See,e.g. ,UNESCO,General Conference Res. 3.5(同上,第419段);美国, Annotated Supplement to the Naval Handbook(同上,第388段)。
[9] 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Tadić case, Interlocutory Appeal(同上,第428段)。
[10] 例如,参见联合国秘书长公告第6.6节(同上,第370段)。
[11]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371段)、澳大利亚(同上,第372段)、加拿大(同上,第373-374段)、德国(同上,第375-376段)、以色列(同上,第377段)、意大利(同上,第378段)、荷兰(同上,第379-380段)、新西兰(同上,第381段)、尼日利亚(同上,第382-383段)、瑞典(同上,第384段)、瑞士(同上,第385段)、英国(同上,第386段)和美国(同上,第387-388段)。
[12]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保加利亚(同上,第389段)、中国(同上,第390段)、爱沙尼亚(同上,第392段)、意大利(同上,第393段)、立陶宛(同上,第394段)、卢森堡(同上,第395段)、荷兰(同上,第396段)、尼加拉瓜(同上,第397段)、波兰(同上,第399段)、葡萄牙(同上,第400段)、罗马尼亚(同上,第401段)、西班牙(同上,第402段)、瑞士(同上,第403段)、乌克兰(同上,第404段);还参见萨尔瓦多的立法草案(同上,第391段)和尼加拉瓜的立法草案(同上,第398段)。
[13]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声明:阿塞拜疆(同上,第408段)、中国(同上,第410-411段)和美国(同上,第414段)。
[14]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声明:阿塞拜疆(同上,第408段)、中国(同上,第410-411段)、伊朗(同上,第412段)和美国(同上,第414段)。
[15]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第1998/70号决议(同上,第418段)。
[16] See,e.g. ,UNESCO,Press Release No. 2001-27(同上,第421段)and Press Release No. 2001-38(同上,第422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