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36. 非军事化地带

规则 36 禁止攻击冲突双方通过协议确定的非军事化地带。
第2卷,第11章,B节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立为一项适用于国际性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
把一个非军事地带作为攻击目标是严重破坏《第一附加议定书》的行为。[1]非军事地带通常被认为是冲突各方同意不能被任何一方占领或者用于军事目的的区域。这种区域既可以在和平时期建立,也可以在冲突期间建立。《第一附加议定书》第60条第3款规定了关于非军事地带协定条款的范本,但是正如第60条所认可的,任何这种协定都可以予以修改以适应特定情事。[2]一方实质违反据以建立非军事地带的协定,则可停止对这种地带的保护。[3]实践表明,国际监督被认为是证明遵守协定中规定的条件的适当办法。[4]这种协定可授权为了维持法律和秩序这个唯一目的而保留维和部队和警察人员,该地带并不因此丧失非军事化的特性。
许多军事手册规定建立非军事地带,并禁止对它们进行攻击,[5]许多国家的法律把攻击这些地带的行为规定为犯罪。[6]
在国际性和非国际武装冲突中,比如在印巴冲突、南北朝鲜冲突、以色列和叙利亚冲突、以色列和埃及冲突、伊拉克和科威特冲突、波黑冲突以及哥伦比亚和尼加拉瓜冲突中,[7]都曾经设立过非军事地带。据称的破坏非军事地带的地位的行为往往受到谴责。[8]
[1] 《第一附加议定书》第85条第3款第4项(经协商一致通过)(参见第2卷,第11章,第106段)。
[2] 《第一附加议定书》第60条第3款(经协商一致通过),除其它外,规定:“三、这类协定的对象,通常应是符合下列条件的任何地带:(一)所有战斗员以及机动武器和机动军事装备必须已经撤出;(二)固定军事装置或设施不应用于敌对目的;(三)当局或居民均不应从事任何敌对行为;而且(四)任何与军事努力有关的活动均应已经停止。”
[3]《第二附加议定书》第60条第7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参见第2卷,第11章,第105段)。
[4]例如,参见:the Disengagement Agreement between Israel and Syria(同上,第64段)、Agreement on Demilitarisation of Srebrenica and Žepa, Article 3(同上,第67段)、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纳的声明(同上,第169段)和据报告的巴基斯坦的实践(同上,第175段)。
[5]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108段)、澳大利亚(同上,第109段)、贝宁(同上,第110段)、喀麦隆(同上,第111段)、加拿大(同上,第112段)、克罗地亚(同上,第113段)、厄瓜多尔(同上,第114段)、法国(同上,第115段)、德国(同上,第116段)、匈牙利(同上,第117段)、意大利(同上,第118-119段)、肯尼亚(同上,第120段)、荷兰(同上,第121段)、新西兰(同上,第122段)、尼日利亚(同上,第123段)、南非(同上,第124段)、西班牙(同上,第125段)、瑞典(同上,第126段)、多哥(同上,第127段)、美国(同上,第128-130段)、南斯拉夫(同上,第131段)。
[6]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亚美尼亚(同上,第133段)、澳大利亚(同上,第134-135段)、阿塞拜疆(同上,第136段)、白俄罗斯(同上,第137段)、比利时(同上,第133段)、波黑(同上,第133段)、加拿大(同上,第133段)、库克群岛(同上,第133段)、克罗地亚(同上,第133段)、塞浦路斯(同上,第133段)、捷克(同上,第144段);爱沙尼亚(同上,第146段)、格鲁吉亚(同上,第147段)、德国(同上,第148段)、匈牙利(同上,第149段)、爱尔兰(同上,第150段)、立陶宛(同上,第153段)、荷兰(同上,第154段)、新西兰(同上,第155段)、尼日尔(同上,第157段)、挪威(同上,第158段)、斯洛伐克(同上,第159段)、斯洛文尼亚(同上,第160段)、西班牙(同上,第161段)、塔吉克斯坦(同上,第162段)、英国(同上,第163段)、也门(同上,第164段)、南斯拉夫(同上,第165段)、津巴布韦(同上,第166段);也可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草案:阿根廷(同上,第132段)、萨尔瓦多(同上,第145段)、约旦(同上,第151段)、黎巴嫩(同上,第152段)、尼加拉瓜(同上,第 156段)。
[7] 参见:the Karachi Agreement, para. D(同上,第62段)、《板门店停战协定》第1条第6款和第10款(同上,第63段)、Disengagement Agreement between Israel and Syria(同上,第64段)、Peace Treaty between Israel and Egypt(同上,第66段)、Agreement on Demilitarisation of Srebrenica and Žepa;下列国家的实践:哥伦比亚(同上,第89段)、伊拉克和科威特(同上,第90段)和尼加拉瓜(同上,第91段)。
[8]例如,参见:联合国安理会,主席声明(同上,第94段);联合国秘书长,Report on UNIKOM(同上,第96段);联合国秘书长,Report on the UN Observer Mission in Prevlaka(同上,第97段)以及波黑的实践(同上,第169段)和朝鲜的实践(同上,第173段),据报告的伊朗实践(同上,第172段)和据报告的巴基斯坦的实践(同上,第175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