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35. 医院、安全地带与中立化地带

规则35 禁止攻击为庇护伤者、病者和平民免受敌对行动影响而设立的地带。
第2卷,第11章,A节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立为一项适用于国际性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
《日内瓦第一公约》和《日内瓦第四公约》规定了建立医院和安全地带的可能性,并附了一个关于建立这种地带的协定草案。[1]此外,《日内瓦第四公约》还规定了建立中立地带的可能性。[2]这两种地带都是为了保护伤者、病者和平民免受武装冲突的影响,然而医院和安全地带应当设立于远离军事行动的地方,而中立地带则旨在设立于军事行动发生的地方。
《日内瓦公约》的相关规定被许多军事手册所采纳,这些手册强调必须尊重这些地带。[3]许多国家的立法规定,攻击这些地带的行为属于犯罪。[4]
在1970年通过的关于武装冲突中保护平民之基本原则的决议中,联合国大会宣称:“指定专供保护平民之用之场所或地区,诸如医院区或此类之庇护所,不应作为军事行动之目标”。[5]
无论在国际性还是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例如在孟加拉国独立战争、南大西洋战争和柬埔寨、乍得、塞浦路斯、尼加拉瓜、黎巴嫩、斯里兰卡和前南斯拉夫冲突中,向伤者、病者和平民提供保护地带都已得到双方的认同。[6]大部分这种地带都是根据书面协定建立的,这些协定都以禁止攻击为保护伤者、病者和平民所设地带的原则为前提。在南大西洋战争中的海上中立区(所谓“红十字区”)不是根据任何特别的书面协定建立的。根据适用于国际性和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保护下列人员的特别规则的规定,仅仅只有这些人员的地带是不可以攻击的,这些人员是:伤者、病者(见规则47)、医疗人员和宗教人员(见规则25和27)、人道救济人员(见规则31)和平民(见规则1)。
[1]《日内瓦第一公约》第23条(参见第2卷,第11章,第1段);《日内瓦第四公约》第14条 第1款(同上,第2段)。
[2]《日内瓦第四公约》第15条(同上,第3段)。
[3]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6-7段)、澳大利亚(同上,第8段)、喀麦隆(同上,第9段)、加拿大(同上,第10段)、厄瓜多尔(同上,第11段)、法国(同上,第12-13段)、德国(同上,第14段)、匈牙利(同上,第15段)、意大利(同上,第16-17段)、肯尼亚(同上,第18段)、马达加斯加(同上,第19段)、荷兰(同上,第20段)、新西兰(同上,第21段)、尼日利亚(同上,第22段)、塞内加尔(同上,第23段)、西班牙(同上,第24段)、瑞典(同上,第25段)、瑞士(同上,第26-27段)、英国(同上,第28-29段)、美国(同上,第30-33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34段)。
[4]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哥伦比亚(同上,第36段)、意大利(同上,第37段)、波兰(同上,第40段)和西班牙(同上,第41段);也可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草案:阿根廷(同上,第35条)、萨尔瓦多(同上,第38段)和尼加拉瓜(同上,第39段)。
[5] 联合国大会,第2675 (XXV)号决议(以109票赞成、0票反对、8票弃权通过)。
[6]例如,参见: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 on the Application of IHL between Croatia and the SFRY(同上,第4条)、Agreement between Croatia and the SFRY on a Protected Zone around the Hospital of Osijek, Articles 1, 2(1) and 4(1)(同上,第5段);下列地区和国家有关的战争实践:南大西洋(同上,第45段)、孟加拉(同上,第53段)、塞浦路斯(同上,第55段)、柬埔寨(同上,第56段)、斯里兰卡(同上,第57段);也可参见:François Bugnion, The 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f the Red Cross and the Protection of War Victims, ICRC, Geneva, 2003, pp. 756–759(提供了发生在孟加拉国、塞浦路斯、柬埔寨、尼加拉瓜、乍得、黎巴嫩等国冲突中的相关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