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32. 人道救济物体

规则32 用于人道救援行动的物体必须受到尊重与保护。
第2卷,第8章,B节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立为一项适用于国际性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这项规则可以从禁止使平民陷于饥饿的规则(见规则53)中推导出来,该规则适用于国际性和非国际性武装冲突,因为保障用于人道救援行动的物体的安全是对遭受饥饿威胁处于危难的平民居民施以人道援助必不可少的条件。在这个框架中,这项规则同样可以从禁止故意妨碍运送人道救援物资的规则中推导出来(见对规则55的评注),因为对用于人道救援物品进行攻击、破坏或抢劫必然构成对人道援助的妨碍。
《日内瓦第四公约》规定,各缔约国保证对运往被占领土的救援物资予以保护。[1]这项规则现在《第一附加议定书》得到了更为一般性的规定。[2]《国际刑事法院规约》规定,在国际性武装冲突中,只要依照《联合国宪章》执行人道救援所涉设施、物资、单位或车辆有权得到武装冲突的国际法赋予民用物体的保护,故意指令攻击该物体就是战争罪。[3]
许多国家的立法都有保护用于人道救援行动的物体的规定。根据这些法律的规定,攻击这些物体的行为构成犯罪。[4]本规则同样得到正式声明和其它实践的支持。[5]从事此类实践的国家有些还不是《第一附加议定书》的当事方。[6]《第一附加议定书》的当事国还援引本规则来对抗非当事国。[7]
国际组织的决议也曾重申保障执行人道救援所涉物体的义务,而其中绝大多数决议均涉及非国际性武装冲突(见下文)。
《第二附加议定书》第18条第2项要求对遭受危难的平民居民组织救援行动,但该议定书并未针对用于人道救援行动的物体的保护制定专门条款。[8]然而,要使对危难中的平民居民进行的援助行动取得成功,那么这一规则是必不可少的。根据《国际刑事法院规约》和《塞拉利昂特别法院规约》的规定,在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只要依照《联合国宪章》执行人道救援所涉设施、物资、单位或车辆有权得到武装冲突国际法所赋予民用物体的保护,故意指令攻击该物体构成战争罪。[9]而且,涉及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其他文件也规定有这项规则。[10]
在非国际性武装冲突过程中发表的正式声明和据报告的实践也支持保护用于人道救援行动的物体这项规则。[11]
联合国和其他国际组织通过的大量的决议重申必须尊重和保护用于人道救援行动的物体这项规则。比如,联合国安理会在处理安哥拉、利比里亚和卢旺达的冲突时都提到这项规则。[12]
不论在国际性还是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均未发现违反该规则的正式实践。无论武装冲突的性质如何,据称的违反本规则的行为通常受到各国的谴责。[13]违反这项规则的行为也受到联合国和其他国际组织的谴责。[14]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提醒国际性和非国际性武装冲突各方务必遵守此项原则。[15]
原则上讲,涉及人道救援行动的物体是民用物体,应享有免受攻击的保护(见规则7)。国家实践表明,除了不得对用于人道救援行动的物体进行攻击外,毁坏、侵占、抢劫这些物体同样受到禁止。[16]这是对涉及毁坏和没收财产的行为这项一般规则的具体适用(见第16章)。一些实践表明,冲突各方必须确保人道救援物体的安全。比如,安理会在1996年就曾经呼吁安哥拉境内冲突各方应保证对用于人道救援的物资在其境内的安全予以保护。[17]
[1]《日内瓦第四公约》第59条。
[2]《第一附加议定书》第70条第4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参见第2卷,第8章,第282段)。
[3]《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8条第2款第2项第3目(同上,第285段)。
[4]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澳大利亚(同上, 第294–295段)、波黑(同上, 第296段)、加拿大(同上, 第298段)、中国(同上, 第299段)、哥伦比亚(同上, 第300段)、刚果(同上, 第301段)、克罗地亚(同上, 第302段)、埃塞俄比亚(同上, 第304段)、德国(同上, 第305段)、爱尔兰(同上, 第306段)、荷兰(同上, 第307–308段)、新西兰(同上, 第309段)、挪威(同上, 第310段)、葡萄牙(同上, 第311段)、斯洛文尼亚(同上, 第312段)、英国(同上, 第314段)和南斯拉夫(同上, 第315段); 还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草案:布隆迪(同上, 第297段)、萨尔瓦多(同上, 第303段)和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同上, 第313段)。
[5]参见:肯尼亚的军事手册(同上, 第292段);下列国家(地区)的声明:波黑塞族共和国 (同上, 第317段)、德国(同上, 第 321段)和美国(同上, 第326段);以及据报告据报告下列国家的实践:巴西(同上, 第318段)、尼日利亚(同上, 第324段)和英国(同上, 第325段)。
[6]肯尼亚的军事手册(同上, 第292段)、美国的声明 (同上, 第326段)和据报告据报告的英国的实践(同上, 第325段)。
[7]参见德国针对苏丹的声明(同上,第321段)。
[8]《第二附加议定书》第18条第2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参见第2卷,第17章,第680段)。
[9]《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8条第2款第2项第3目(参见第2卷,第8章,第142和285段);Statute of the Special Court for Sierra Leone,Article 4(b) 同上, 第143段,第286段)。
[10]例如,参见:Bahir Dar Agreement, para. 2 (同上, 第288段);UN Secretary-General’s Bulletin, Section 9.9 (同上, 第290段);UNTAET Regulation 2000/15, Section 6(1)(b)(iii) and (e)(iii) (同上, 第291段)。
[11]参见德国的声明(同上, 第321段)和美国的声明(同上, 第326段),以及据报告据报告的尼日利亚的实践(同上, 第324段)和英国的实践(同上, 第325段)。
[12]参见:联合国安理会,第918号决议(同上, 第329段)、第925号决议(同上, 第329段)、第950号决议(同上,第330段)、第1075号决议(同上, 第332段)、第1087号决议(同上,第332段)。
[13]参见德国的声明(同上, 第321段)和美国的声明(同上, 第326段)。
[14]参见联合国安理会,第1059号决议(同上, 第331段)、第1071号决议(同上, 第331段)、第1083 号决议(同上, 第333段) 和第1265号决议(同上, 第334段);联合国安理会,主席声明(同上, 第336–340段);联合国大会,第51/30 B决议(同上, 第 341段)和第54/192号决议(同上, 第343段);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第1995/77号决议(同上, 第345段)。
[15]参见: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实践(同上, 第354段和第356–358段)。
[16]参见下列国家的实践:澳大利亚(同上, 第294段)、埃塞俄比亚(同上, 第304段)和荷兰(同上, 第307段);萨尔瓦多的立法草案(同上, 第303段); 联合国安理会,第950号决议(同上, 第330段)、第1059号决议(同上, 第 331段)、第1071号决议(同上, 第331段)和第1083号决议(同上, 第333段); 联合国安理会,主席声明(同上, 第 336–340段);联合国大会,第51/30B号决议(同上, 第341段)、第54/192号决议(同上, 第 343段) 、第55/116 号决议(同上, 第344段)。
[17]参见:联合国安理会,第1075号决议和1087号决议(同上,第332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