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31. 人道救济人员

规则31 人道救济人员必须受到尊重与保护。
第2卷,第8章,A节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立为一项适用于国际性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尊重和保护人道救济人员可以从禁止使平民陷于饥饿(见规则53)和必须收容和照顾伤者和病者规则(见规则109和规则110)这些规则中推导出来,它们均适用于国际性和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人道救济人员的安全保障是对遭受饥饿威胁处于危难的平民施以人道救援必不可少的前提条件。
尊重和保护人道救济人员的义务规定在《第一附加议定书》第71条第2款中。[1]《国际刑事法院规约》规定,在国际性武装冲突中,故意指令攻击依照《联合国宪章》执行的人道主义援助的所涉人员,如果这些人员有权得到国际人道法给予平民的保护,则构成战争罪。[2]因此,本规则不适用于实施人道救援的武装部队成员。然而,联合国实施人道救援的人员有权获得《联合国人员和有关人员安全公约》所规定的具体保护。[3]
许多国家的军事手册规定了尊重和保护人道救济人员的义务。[4]瑞典的《国际人道法手册》还特别指出,《第一附加议定书》第71条第2款是对已有的习惯法的编纂。[5]许多国家在国内立法中规定,攻击国际人道救济人员的行为是犯罪。[6]此项规则也得到正式声明和据报告的实践的支持。[7]从事此类实践的国家有些还不是《第一附加议定书》的当事方。[8]《第一附加议定书》的当事国还曾援引本规则来对抗非当事国。[9]
国际组织的决议也重申尊重和保护人道救济人员的义务,这些决议大多涉及非国际性武装冲突(见下文)。
《第二附加议定书》第18条第2款要求对遭受危难的平民居民必须组织救援行动,但该议定书并未就人道救济人员的保护规定具体的条款。然而,要使对遭受危难的平民居民进行的救援行动取得成功,就不能没有这项规则。根据《国际刑事法院规约》和《塞拉利昂特别法院规约》的规定,在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故意指令攻击依照《联合国宪章》执行的人道主义援助的所涉人员,如果这些人员和物体有权得到国际人道法给予平民的保护,则构成战争罪。[10]另外,涉及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其他一些文件也规定有这项规则。[11]
一些可适用于或已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军事手册规定了尊重和保护人道救济人员的义务。[12]专门涉及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正式声明也规定有这项义务。[13]
此外,联合国和其他国际组织都通过了援引这项规则的决议。例如,联合国安理会曾多次敦促诸如在阿富汗、安哥拉、波黑、布隆迪、科索沃、利比里亚、卢旺达和索马里发生的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各方尊重和保护人道救济人员。[14]
1993年的世界人权大会以及1995年和1999年分别召开的第26届和第27届红十字与红新月国际大会都重申了这项规则。[15]
不论在国际性还是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均未发现违反该规则的正式实践。据称的违反本规则的行为通常都受到各国的谴责,无论是在国际性还是在非国际性的武装冲突中。[16]违反规则的行为同样也受到了国际组织的谴责。[17] 1996年,在布隆迪针对载有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人员的汽车的攻击事件发生之后,布隆迪的总统和总理都发表声明说,他们对这起事件的发生表示悲痛,并已要求展开独立调查以便找到凶手。[18]同年,在车臣发生了六名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援助人员被杀事件,俄罗斯政府也做出了类似的反应。[19]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提醒国际性和非国际性武装冲突各方务必遵守此原则。[20]
依照区分原则(见规则1),平民人道救济人员应受保护免于攻击。除禁止攻击平民人道救济人员之外,各国实践也表明,本规则禁止对平民人道救济人员进行骚扰、恐吓或任意监禁。[21]已经收集到的实践还有因为对人道救济人员实施了下列行为而受到谴责的例子: 虐待、身体上和心理上的暴力、谋杀、殴打、拐卖、扣留人质、骚扰、绑架、非法逮捕和拘禁。[22]
不仅如此,许多国家的实践要求冲突各方确保本国授权的人道救济人员的安全。这也被一些国家的正式声明所援引。。[23]此外,联合国安理会呼吁发生在阿富汗、安哥拉、波黑、布隆迪、科索沃、利比里亚、卢旺达和索马里的冲突各方确保尊重人道救济人员的安全和保障。[24]2000年,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在一项关于武装冲突中保护平民的决议中呼吁有关各方,包括非国家当事方,确保人道救济人员的“安全、保障和行动自由”。[25]
尽管《附加议定书》规定只有被授权的人道救济人员能受到保护,但是绝大多数实践并未明确要求“被授权”这一条件。“授权”的概念是指取得有关冲突方的同意,在其控制的区域内进行人道救援工作。[26]不得为了拒绝受到人道救济人员的救援而随意撤销此类授权(见对规则55的评注)。
[1]《第一附加议定书》第71条第2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参见第2卷,第8章,第3段)。
[2]《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8条第2款第2项第3目(同上,第142段)。
[3]《联合国人员和有关人员安全公约》第7条第2款(同上,第4段)。
[4]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 (同上, 第12段)、澳大利亚(同上, 第13段)、加拿大(同上, 第14段)、法国(同上, 第15段)、荷兰(同上, 第16段)、瑞典(同上, 第17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18段)。
[5]参见:瑞典,IHL Manual (同上, 第17段)。
[6]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澳大利亚(同上, 第147段)、阿塞拜疆(同上, 第148段)、加拿大(同上, 第150段)、刚果(同上, 第151段)、爱沙尼亚(同上, 第152段)、埃塞俄比亚(同上, 第153段)、德国(同上, 第154 段)、爱尔兰(同上, 第19段)、新西兰(同上, 第156–157段)、挪威(同上, 第20段)、菲律宾(同上, 第21段和第158段)、葡萄牙(同上, 第159段)和英国(同上, 第161–162段);也参见布隆迪的立法草案(同上, 第149段)和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立法草案(同上, 第160段)。
[7]参见下列国家的声明:澳大利亚(同上,第23段)、德国(同上,第25–26段)、伊拉克(同上, 第28段)、斯洛文尼亚(同上, 第35段)、南非(同上, 第36段)和瑞士 (同上, 第37段),以及据报告据报告的下列国家的实践:伊拉克(同上,第29段)、荷兰(同上, 第32段)和卢旺达(同上,第34段)。
[8]参见以下国家的实践:阿塞拜疆(同上, 第148段)、印度(同上, 第170段)、伊拉克(同上,第28–29)段, 以色列(同上, 第172段)、马来西亚(同上, 第174段)、土耳其(同上, 第177段)和英国(同上, 第38段)。
[9]参见:德国针对阿富汗的声明(同上, 第25段)和德国针对苏丹的声明(同上, 第169段)。
[10]《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8条第2款第5项第3目(同上,第142段);Statute of the Special Court for Sierra Leone, Article 4(b)(同上,第143段)。
[11]例如,参见:Agreement No. 2 on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Agreement of 22 May 1992 between the Parties to the Conflict in Bosnia and Herzegovina, para. 2(d) (同上,第5段);Agreement No. 3 on the ICRC Plan of Action between the Parties to the Conflict in Bosnia and Herzegovina, para. II(9)(同上,第6段);Bahir Dar Agreement, para. 2(同上,第7段);Agreement on Ground Rules for Operation Lifeline Sudan(同上,第8段);UN Secretary-General’s Bulletin, Section 9(同上,第9段);Agreement on the Protection and Provision of Humanitarian Assistance in the Sudan, para. 1(同上,第10段);Cairo Declaration, para. 67(同上,第11段)。
[12]例如,参见:加拿大的军事手册(同上,第14段)和南斯拉夫军事手册(同上,第18段);还参见下列国家的声明:布隆迪(同上,第166段)、德国(同上,第26段)、俄罗斯(同上,第175段)、南非(同上,36段)、英国(同上,178段)和美国(同上,第180段)。
[13]参见下列国家的声明:布隆迪(同上,第166段)、德国(同上,第26段)、俄罗斯(同上,第175段)、南非(同上,36段)、英国(同上,178段)和美国(同上,第180段)。
[14]参见:联合国安理会,,第733号和第814号决议(同上, 第41段)、第746号和第751号决议(同上,第42段)、第758号、770号和787号决议(同上,第43段)、第819号和第824号决议(同上, 第44段)、第851号决议(同上, 第45段)、第897号、923号和954号决议(同上, 第47段)、第918号和第925号决议(同上, 第48段)、第946号决议(同上,第49段)、第952号决议(同上, 第50段)、第954号决议(同上, 第51段)、第985号、第1001号和第1014号决议(同上,第52段)、第998号决议(同上,第53段)、第1040号决议(同上,第 54段)、第1041号、1059号和1071号决议(同上, 第55段)、第1075号和1087号决议(同上, 第56段)、第1088号决议(同上,第57段)、第1127号决议(同上, 第58段)、第1173号决议 (同上,第59段)、第1193号决议 (同上,第60段)、第1195号决议 (同上,第61段)、第1199号和1203号决议(同上, 第62段);联合国安理会,主席声明(同上,第67–70段,第72–73段、第75–76段、第81段、第87–88段、第90–91段、第93段)。
[15]世界人权大会,《维也纳宣言和行动纲领》(同上,第120段);第26届红十字和红新月国际大会,Res. IV(同上,第121段);第27届红十字和红新月国际大会,Plan of Action for the years 2000–2003(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123段)。
[16]例如,参见德国的声明(同上,第169段)和美国的声明(同上,第179-180段)和据报告据报告的俄罗斯的实践(同上,第175段)。
[17]例如,参见联合国安理会,第757号决议(同上,第185段)、第864号决议(同上, 第186段)、第897和923号决议 (同上,第 187段)、第913号决议(同上, 第188段)、第946号决议(同上, 第192段)、第950号决议(同上, 第193段)、第954号决议(同上, 第194段)、第1049号决议(同上, 第195段)、第1071和1083号决议(同上, 第196段)、第1193号决议(同上, 第197段)和第1265号决议(同上, 第198段);联合国安理会,主席声明(同上, 第199–218段);联合国大会,第49/196 号决议(同上, 第219段)、第49/206号和第50/200号决议(同上,第221段)、第50/193号决议(同上, 第223段)、第53/87号决议(同上, 第227段)、第54/192号决议(同上, 第229段) 和 第55/116号决议(同上, 第230段);联合国人权委员会,Res. 1994/72 (同上, 第233段)、Res. 1995/89 (同上, 第235段)、Res. 1995/91 (同上, 第236段)、Res. 1996/1和Res. 1997/77 (同上, 第237段)和Res. 1998/70 (同上, 第242段);非洲统一组织,Council of Ministers, Res. 1526 (同上, 第255段)、Res. 1649 (LXIV) (同上,第256段)和Res. 1662 (LXIV)(同上, 第257段);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Chairman-in-Office, Press Release No. 86/96 (同上,第258段)。
[18] 参见布隆迪的实践(同上,第166段)。
[19] 参见俄罗斯的实践(同上,第175段)。
[20] 参见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实践(同上,第125-128段,第130-132段)。
[21]参见德国的实践(同上, 第169段)和菲律宾的实践(同上, 第158段); 联合国安理会,第897号和923号决议(同上, 第187段)、第918号和925号决议(同上, 第189段)、第940号决议(同上, 第190段)、第946号决议(同上, 第192段)、第950号决议(同上, 第193段)、第954号决议(同上, 第194段)和第1071号决议(同上, 第196段);联合国安理会,主席声明(同上, 第199、202、204、212、216和219段); 联合国大会,第51/30 B号决议(同上, 第222段)、第53/87号决议(同上, 第227段)、第54/192号决议(同上, 第229段) 、第55/116决议(同上, 第230段);联合国人权委员会,Res. 1995/89 (同上, 第225段)和Res. 2001/18 (同上, 第243段); 联合国秘书长,Report on UNOMIL (同上, 第244段);联合国人权委员会,Special Rapporteur on the Situation of Human Rights in the Sudan, Report (同上,第248段)。
[22]参见俄罗斯的实践 (同上, 第175段)以及美国的实践 (同上, 第179–180段);联合国安理会,第897号和923 号决议(同上, 第187段)、第918号和925号决议(同上, 第189段)、第940号决议(同上, 第190段)、第945号和952号决议(同上, 第191段)、第950号决议(同上, 第193段)、第954号决议(同上, 第194段)、第1049号决议(同上, 第195段)、第1193号决议(同上, 第197段)和第1265号决议(同上, 第198段);联合国安理会,主席声明(同上, 第199、204–208、210–213和216段); 联合国大会,第52/167号决议(同上, 第226段)、第53/87号决议(同上, 第227段)、第53/164号决议(同上, 第228段)、第54/192号决议(同上, 第229段)和第55/116号决议(同上, 第230段);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Res. 1994/79、Res. 1995/77 (同上, 第234段)、Res. 1995/91 (同上, 第236段)、Res. 1996/1和Res. 1997/77 (同上, 第237段)、Res. 1996/73 (同上, 第 238段)和Res. 1997/59 (同上, 第239段); 联合国秘书长,Report on UNOMIL (同上, 第244段);联合国人权委员会,Special Rapporteur on the Situation of Human Rights in Burundi, Second report(同上,第247段)、Special Rapporteur on the Situation of Human Rights in the Sudan, Report (同上,第248段);欧洲理事会,Parliamentary Assembly, Res. 921 (同上,第251段);非洲统一组织, Council of Ministers, Res. 1526 (LX) (同上,第255段)、Res. 1649 (LXIV) (同上,第256段) 以及Res. 1662 (LXIV) (同上,第257段); 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Chairman-in-Office, Press Release No. 86/96 (同上,第258段)。
[23]参见下列国家的声明:澳大利亚(同上, 第23段)、德国(同上, 第25段)、斯洛文尼亚 (同上, 第35段)、南非(同上, 第 36段)。
[24]联合国安理会,第733号和814号决议(同上,第41段)、第746号和751号决议(同上,第42段)、第758号、770号和787号决议(同上,第43段)、第824号决议(同上, 第44段)、第851号决议(同上, 第45段)、第897号、923号和954号决议(同上,第47段)、第918号和925号决议(同上, 第48段)、第946号决议(同上,第49段)、第952 号决议(同上, 第50段)、第954号决议(同上, 第51段)、第985号、1001号和1014号决议(同上第52段)、第998号决议(同上,第53段)、第1040号决议(同上,第54段)、第1041号、1059号和1071号决议(同上, 第55段)、第1075号和1087号决议(同上, 第56段)、第1193号决议(同上,第60段)、第1195号决议(同上,第61段)、第1199号和1203号决议(同上, 第62段)。
[25]联合国安理会,第1296号决议(同上,第65段)。
[26]《第一附加议定书》第71条第1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 第3段);《第二附加议定书》第18条第2款 (经协商一致通过) (参见第2卷,第17章,第680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