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30. 展示特殊标志的人员及物体

规则30 禁止攻击医务和宗教人员以及展示了《日内瓦公约》所规定的与国际法相符之特殊标志的物体。
第2卷,第7章,F节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立为一项适用于国际性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规定,“故意指令攻击依照国际法使用《日内瓦公约》所订特殊标志的建筑物、装备、医疗单位和运输工具及人员”构成国际性和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的战争罪。[1]
许多军事手册规定,禁止攻击展示特殊标志的人员和物体。[2]许多国家的立法规定,攻击展示特殊标志的人员和物体是犯罪行为。[3]而且,正式声明和据报告的实践也支持此规则。[4]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已经在许多场合呼吁国际性和非国际性武装冲突各方尊重展示特殊标志的人员和物体。[5]
不论在国际性还是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均未发现违反该规则的正式实践。指令攻击展示特殊标志的人员和物体的事件受到普遍谴责。[6]
正如这一规则所表明的那样,对特殊标志的尊重是以正确使用标志为条件的(见规则59)。实践也表明,仅仅是被攻击者未佩带或展示特殊标志本身就不能说对得到承认的医务、宗教人员和物体的攻击是正当的。这是对特殊标志本身是为了方便识别而不是赋予受保护地位这项一般原则的适用。换句话说,医务、宗教人员和物体是因为它们的职务和功能而受到保护的。展示标志仅仅是这种功能的视觉证明而已,而不是给予此种保护。
国际刑事法院的《犯罪要件》强调,“故意指令攻击依照国际法使用《日内瓦公约》所订特殊标志的建筑物、装备、医疗单位和运输工具及人员”这项战争罪包括对展示表明受《日内瓦公约》保护的特殊标志或其他识别方法(例如特殊信号)的人员进行的攻击。[7]
[1]《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8条第2款第2项第24目和第5项第2目(同上,第832段)。
[2]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澳大利亚(同上,第840段)、贝宁(同上,第841段)、喀麦隆(同上,第842段)、加拿大(同上,第843—844段)、哥伦比亚(同上,第845段)、法国(同上,第846—847段)、德国(同上,第848段)、匈牙利(同上,第849段)、印度尼西亚(同上,第850段)、意大利(同上,第851段)、肯尼亚(同上,第852段)、黎巴嫩(同上,第853段)、马达加斯加(同上,第854段)、尼日利亚(同上,第855段)、菲律宾(同上,第856—857段)、罗马尼亚(同上,第858段)、塞内加尔(同上,第859段)、瑞士(同上,第860段)、多哥(同上,第861段)、英国(同上,第862段)和美国(同上,第863段)。
[3]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澳大利亚(同上,第864段)、阿塞拜疆(同上,第865段)、白俄罗斯(同上,第866段)、加拿大(同上,第868段)、哥伦比亚(同上,第869段)、刚果(同上,第870段)、丹麦(同上,第871段)、爱沙尼亚(同上,第873段)、德国(同上,第874段)、荷兰(同上,第875段)、新西兰(同上,第876段)、尼加拉瓜(同上,第877段)、秘鲁(同上,第879段)、罗马尼亚(同上,第880段)、西班牙(同上,第881段)、瑞典(同上,第882段)、瑞士(同上,第883段)、英国(同上,第885段)和委内瑞拉(同上,第886段);还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草案:布隆迪(同上,第867段)、萨尔瓦多(同上,第872段)、尼加拉瓜(同上,第878段)以及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同上,第884段)。
[4]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地区)的声明:波黑塞族共和国(同上,第888段)、科威特(同上,第890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892段)。
[5] 参见: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实践(同上,第906、908—910、912—917、919、921—925和927—928段)。
[6] 例如,参见:南斯拉夫的实践(同上,第891段)和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实践(同上,第905和926段)。
[7] 参见:Knut Dörmann, Elements of War Crimes under the Rome Statute of the 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Sources and Commentar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Cambridge, 2002, p. 350; 还参见:《第一附加议定书》附件I关于光信号、无线电信号和电子识别的第6-9条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