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29. 医务运输工具

规则29 在任何情况下,被专门指派从事医务运输的医务运输工具均须受到尊重和保护。但如果它们被用于从事人道职能以外的害敌行为,它们将丧失对其的保护。
第2卷,第7章,E节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立为一项适用于国际性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
尊重和保护医务运输工具这项义务规定在《日内瓦第一公约》第35条和《日内瓦第四公约》第21条中。[1]《第一附加议定书》第21条将其范围从任何情形下的军事运输方式扩大到民用运输方式。[2]国家实践广泛支持这种扩大,它们一般性地提到医务运输工具,不区分是军事的还是民用的,或者将二者都列入受保护范围。[3]从事此类实践的国家有些还不是或当时不是《第一附加议定书》的当事方。[4]
根据《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的规定,在国际性武装冲突中,故意指令攻击“依照国际法使用《日内瓦公约》所订特殊标志的…医疗单位和运输工具”构成战争罪。[5]
这一规则规定在许多军事手册中。[6]瑞典的《国际人道法手册》认为,《第一附加议定书》第21条规定的保护医务运输工具是对先前存在的习惯国际法规则的编纂。[7]许多国家的立法规定,违反这一规则是犯罪。[8]而且,正式声明和据报告的实践也支持这一规则。[9]
这一规则隐含在《日内瓦公约》共同第3条中,该条款规定伤者、病者应予收集和照顾。这是因为,保护医务运输工具是一种确保伤者、病者得到医疗照顾的辅助保护形式。这一规则隐含在要求伤病员应当得到收容和照顾的《日内瓦公约》共同第3条中,因为保护医务运输工具是确保伤病者受到医疗照顾的辅助保护方式。[10]《第二附加议定书》明确规定,医疗队和医务运输工具无论何时均应受尊重和保护,并不应成为攻击的对象在任何时候医务运输工具都必须受到尊重和保护而且不能成为攻击目标这一规则明确规定在《第二附加议定书》中。[11]按照《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的规定,在非国际武装冲突中,故意指令攻击“依照国际法使用《日内瓦公约》所订特殊标志的…医疗单位和运输工具”构成战争罪。[12]此外,涉及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其他文件也规定了这一规则也包含在其他有关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文件中。[13]
一些可适用于或已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军事手册规定了尊重和保护医务运输工具的义务。[14]许多国家的立法规定,在任何武装冲突中,违反这一规则都是犯罪。[15]而且,特别是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有关的正式声明也援引了这一规则。[16]
不论在国际性还是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均未发现违反该规则的正式实践。国际性和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都无相反实践。据称声称的攻击医务运输工具的事件受到各国的已普遍为各国所谴责。[17]诸如发生在两伊战争、和中东、苏丹、前南斯拉夫的武装冲突中发生的这种袭击事件攻击也受到了联合国和其他国际组织的谴责。[18]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已呼吁国际性和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各方尊重这一规则。[19]
“医务运输工具 ”是指专门被派用于医务运输,并在冲突一方的主管当局控制下的任何军用或民用、永久的或临时的运输工具,包括陆运、水运和空运方式,例如救护车、医院船只和医务飞机。[20]这些车辆、船只和飞机必须是专门用来运送伤者、病者和遇船难者、医务人员、宗教人员、医疗设备或医疗供给的。这样定义的依据是《第一附加议定书》第8条第6款和第7款。[21]该定义在国家实践中被广泛采用。[22]由于《第二附加议定书》中没有关于医疗运输工具的定义,因此对这一术语进行这样也是可以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23]
关于医务飞机,国家实践认为,原则上,医务飞机在履行人道职务时必须受到尊重和保护。《日内瓦公约》规定,医务飞机在特别约定的高度、时间和航线上飞行时不得受袭击,除另有协议外,在敌人控制领土上空之飞行应予禁止。[24]一些军事手册也有这样的规定。[25]按照《第一附加议定书》,即使在没有规范飞行的特别协议存在的情况下,也禁止对被识别出的医务飞机进行攻击。[26]《圣雷莫海战手册》[27]和许多军事手册都有这种禁止性规定。[28]美国已经发表声明,支持“应当尊重和保护已知的为执行人道职务的医务飞机”这项原则。[29]一些军事手册将“故意攻击”医务飞机列为战争罪。[30]
国家实践一般表明,医疗运输工具享有和流动性医疗队同样的保护。所以,在医疗队中对“尊重和保护”的解释(见对规则28的评注)依据情况作适当变动后也适用于医务运输工具。在实践中,这意味着不得攻击医疗运输工具,不得任意妨碍医疗运输工具的通行。这种解释明确规定在德国、南非和瑞士的军事手册中。[31]贝宁、尼日利亚、塞内加尔和多哥的军事手册都规定,可以检查医务运输工具的任务、装载和实际使用情况。[32]
国家实践一般表明,医务运输工具享有和流动性医疗队同样的保护。所以,在医疗队中阐述的丧失保护的条件(见对规则28的评注)依据情况作适当变动后也适用于医疗运输工具。
国家实践表明,运输卫生部队、武器弹药以及收集或传送军事情报都是使用医务运输工具中丧失保护的的例子。[33]所以,医务飞机不应携带任何用来搜集和传递情报的设备。[34]在批准《第一附加议定书》时,法国和英国都对第28条作了声明,表明他们承认为了医务疏散的目的而使用非专门的飞机的实际需要,并因此认为第28条并不排除飞机上有通讯设备和材料,或者仅仅为了便利医务运输飞行、识别或通讯而使用这些设备材料。[35]《第一附加议定书》第28条还规定了禁止医务飞机从事的其他行为。[36]此外,医务人员为自卫而持有的轻型武器或刚从伤者处得到的、尚未转交给主管部门的轻型武器也不是受到禁止的装备(见对规则25的评注)。
[1]《日内瓦第一公约》第35条(同上,第650段);《日内瓦第四公约》第21条(同上,第651段)。
[2]《第一附加议定书》第21条(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652段)。
[3]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实践:阿根廷(同上,第661段)、澳大利亚(同上,第662-663段)、比利时(同上,第664—665段)、贝宁(同上,第666段)、布基纳法索(同上,第667段)、喀麦隆(同上,第668—669段)、加拿大(同上,第670—671段)、哥伦比亚(同上,第672—673段)、刚果(同上,第674段)、克罗地亚(同上,第675—676段)、多米尼加共和国(同上,第677段)、厄瓜多尔(同上,第678段)、法国(同上,第679—681段)、德国(同上,第682—683段)、匈牙利(同上,第684段)、意大利(同上,第685段)、肯尼亚(同上,第686段)、黎巴嫩(同上,第687段)、马里(同上,第688段)、摩洛哥(同上,第689段)、荷兰(同上,第690—691段)、新西兰(同上,第692段)、尼加拉瓜(同上,第693段)、尼日利亚(同上,第694—695段)、罗马尼亚(同上,第696段)、俄罗斯(同上,第697段)、塞内加尔(同上,第698—699段)、南非(同上,第700段)、西班牙(同上,第701段)、瑞典(同上,第702段)、瑞士(同上,第703段)、多哥(同上,第704段)、英国(同上,第705—706段)、美国(同上,第708—710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711段)。
[4] 例如,参见英国的实践(同上,第740段)。
[5]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8条第2款第2项第24目(同上,第832段)。
[6]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661段)、澳大利亚(同上,第662—663段)、比利时(同上,第664—665段)、贝宁(同上,第666段)、布基纳法索(同上,第667段)、喀麦隆(同上,第668—669段)、加拿大(同上,第670—671段)、哥伦比亚(同上,第672—673段)、刚果(同上,第674段)、克罗地亚(同上,第675—676段)、多米尼加共和国(同上,第677段)、厄瓜多尔(同上,第678段)、法国(同上,第679—681段)、德国(同上,第682—683段)、匈牙利(同上,第684段)、意大利(同上,第685段)、肯尼亚(同上,第686段)、黎巴嫩(同上,第687段)、马里(同上,第688段)、摩洛哥(同上,第689段)、荷兰(同上,第690—691段)、新西兰(同上,第692段)、尼加拉瓜(同上,第693段)、尼日利亚(同上,第694—695段)、罗马尼亚(同上,第696段)、俄罗斯(同上,第697段)、塞内加尔(同上,第698—699段)、南非(同上,第700段)、西班牙(同上,第701段)、瑞典(同上,第702段)、瑞士(同上,第703段)、多哥(同上,第704段)、英国(同上,第705—706段)、美国(同上,第707—710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711段)。
[7]瑞典,IHL Manual(同上,第702段)。
[8]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孟加拉国(同上,第713段)、哥伦比亚(同上,第714段)、爱沙尼亚(同上,第716段)、格鲁吉亚(同上,第717段)、德国(同上,第718段)、爱尔兰(同上,第719段)、意大利(同上,第720段)、立陶宛(同上,第721段)、尼加拉瓜(同上,第722段)、挪威(同上,第724段)、罗马尼亚(同上,第725段)、西班牙(同上,第726—727段)、塔吉克斯坦(同上,第728段)和委内瑞拉(同上,第729段);还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草案:阿根廷(同上,第712段)、萨尔瓦多(同上,第715段)和尼加拉瓜(同上,第723段)。
[9]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实践:阿根廷(同上,第731段)、埃及(同上,第732—733段)、法国(同上,第734段)、德国(同上,第735段)、匈牙利(同上,第736段)、黎巴嫩(同上,第738段)、英国(同上,第739—740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742段)。
[10] 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中都提出了这一推理:比利时(同上,第665段)、哥伦比亚(同上,第672段)、和尼加拉瓜(同上,第693段)。
[11]《第二附加议定书》第11条第1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653段)。
[12]《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8条第2款第5项第2目(同上,第832段)。
[13] 例如,参见:Agreement on the Application of IHL between the Parties to the Conflict in Bosnia and Herzegovina(同上,第657段)。
[14]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661段)、澳大利亚(同上,第662—663段)、贝宁(同上,第666段)、喀麦隆(同上,第669段)、加拿大(同上,第670—671段)、哥伦比亚(同上,第672—673段)、克罗地亚(同上,第675—676段)、厄瓜多尔(同上,第678段)、德国(同上,第682—683段)、匈牙利(同上,第684段)、意大利(同上,第685段)、肯尼亚(同上,第686段)、黎巴嫩(同上,第687段)、荷兰(同上,第690段)、新西兰(同上,第692段)、尼日利亚(同上,第695段)、俄罗斯(同上,第697段)、塞内加尔(同上,第699段)、南非(同上,第700段)和多哥(同上,第704段)。
[15]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孟加拉国(同上,第713段)、哥伦比亚(同上,第714段)、爱沙尼亚(同上,第716段)、格鲁吉亚(同上,第717段)、德国(同上,第718段)、爱尔兰(同上,第719段)、立陶宛(同上,第721段)、尼加拉瓜(同上,第722段)、挪威(同上,第724段)、西班牙(同上,第726—727段)、塔吉克斯坦(同上,第728段)和委内瑞拉(同上,第729段);还参见意大利的立法(同上,第720段)和罗马尼亚的立法(同上,第725段),这些立法并不排除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以及下列国家的立法草案:阿根廷(同上,第712段)、萨尔瓦多(同上,第715段)和尼加拉瓜(同上,第723段)。
[16]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声明:阿根廷(同上,第731段)、匈牙利(同上,第736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742段)。
[17]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声明:阿根廷(同上,第731段)、埃及(同上,第732段)、匈牙利(同上,第736段)、黎巴嫩(同上,第738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742段)以及据报告报告的伊朗实践(同上,第737段)。
[18] 参见:联合国安理会,第771号决议(同上,第743段);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第1992/S-1/1号决议(同上,第744段);联合国人权委员会,Special Rapporteur on the Situation of Human Rights in the Former Yugoslavia, Periodic report(同上,第745段);Director of MINUGUA, First report报告(同上,第746段);联合国人权委员会,Special Rapporteur on the Situation of Human Rights in the Sudan, Report(同上,第747段)。
[19] 参见: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实践(同上,第752—755和757—759段)。
[20]《日内瓦第二公约》第22-35条和《第一附加议定书》第22-23条规定保护医院船只,医务飞机在下面一段中涉及。
[21]《第一附加议定书》第8条第6-7款。
[22]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实践:澳大利亚(参见第二段,第7章,第663段)、喀麦隆(同上,第669段)、新西兰(同上,第692段)、南非(同上,第700段)、西班牙(同上,第701段)和罗马尼亚(同上,第725段)。
[23] 参见:美国的相关声明(同上,第654段);还参见:Yves Sandoz, Christophe Swinarski, Bruno Zimmermann (eds.), Commentary on the Additional Protocols, ICRC, Geneva, 1987, § 4712.
[24]《日内瓦第一公约》第36条(参见第2卷,第7章,第768段);《日内瓦第四公约》第22条(同上,第769段)。
[25]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比利时(同上,第780段)、印度尼西亚(同上,第789段)、瑞士(同上,第800段)、英国(同上,第801段)和美国(同上,第803段)。
[26]《第一附加议定书》第25—27条(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770—772段)。
[27] San Remo Manual, para. 53(a)(同上,第776段)。
[28]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澳大利亚(同上,第779段)、比利时(同上,第780段)、加拿大(同上,第781段)、匈牙利(同上,第788段)、荷兰(同上,第793段)、新西兰(同上,第794段)、南非(同上,第797段)、西班牙(同上,第798段)、瑞典(同上,第799段)、美国(同上,第804—805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807段);还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克罗地亚(同上,第783段)、黎巴嫩(同上,第792段)和俄罗斯(同上,第796段)(要求尊重展示特殊标志的飞机)以及多米尼加共和国的军事手册(同上,第784段)(士兵不能攻击军事飞机)和意大利的军事手册(同上,第791段)(医务飞机必须被“尊重和保护”)。
[29] 美国:Department of State, Remarks of the Deputy Legal Adviser。
[30] 例如,参见厄瓜多尔的军事手册(同上,第785段)和美国的军事手册(同上,第804和806段)。
[31] 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德国(同上,第683段)(“应当一直保证他们的工作不受妨碍”)、南非(同上,第700段) (“他们不受攻击和损害,其通过不受阻碍”)和瑞士(同上,第703段)(“他们不应受到攻击,也不应以任何方式受损害,不应阻碍其履行职能”)。
[32]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贝宁(同上,第666段)、尼日利亚(同上,第695段)、塞内加尔(同上,第699段)和多哥(同上,第704段)。
[33] 参见脚注117所提到的实践;还参见下列国家的实践:阿根廷(同上,第661段)、加拿大(同上,第670-671段)、克罗地亚(同上,第675段)、法国(同上,第680段)、意大利(同上,第685段)、荷兰(同上,第691段)和南非(同上,第700段)。
[34]《第一附加议定书》第28条第2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773段);San Remo Manual(同上,第777段);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澳大利亚(同上,第779段)、加拿大(同上,第781段)、克罗地亚(同上,第782段)、法国(同上,第786段)、德国(同上,第787段)、意大利(同上,第790段)、荷兰(同上,第793段)、西班牙(同上,第798段)、瑞典(同上,第799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807段)。
[35] 法国:Reservations and declarations made upon ratification of Additional Protocol I(同上,第774段);英国:Reservations and declarations made upon ratification of Additional Protocol I(同上,第775段)。
[36]《第一附加议定书》第28条(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773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