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21. 目标选择

规则21 为了取得同样的军事利益有可能在几个军事目标之间进行选择时,选定的目标应是预计对平民生命和民用物体造成危险最小的目标。
第2卷,第5章,G节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立为一项适用于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它也可以说是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
《第一附加议定书》第57条第3款规定,当有可能进行选择时,所选择的军事目标应是预计对平民生命和民用物体造成危险最小的目标,没有缔约国对此做出保留。[1]
许多军事手册都规定了该义务。[2]正式声明和据报告的实践也支持该规则。[3]进行此类实践的国家有些还不是或当时不是《第一附加议定书》的当事方。[4]1973年10月,在《第一附加议定书》尚未通过之前,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曾呼吁中东冲突各方对当有可能进行选择时所选择的军事目标应是对平民生命和民用物体造成最小危险目标的义务予以尊重,相关国家(埃及、伊拉克、以色列和叙利亚)均做出了积极回应。[5]
虽然《第二附加议定书》并未明确提及当有可能进行选择时冲突各方所选择的军事目标应是对平民生命和民用物体造成最小危险的目的的要求,新近的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条约法,即《保护文化财产公约第二议定书》却有所涉及。[6]另外,其他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有关的文件也都含有此规定。[7]
有些可适用或已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军事手册也规定此义务,即当有可能进行选择时,选定的军事目标应是预计对平民生命和民用物体造成危险最小的目标。[8]
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审理的“库布雷什基奇案”进一步证明,该规则在国际性武装冲突和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具有习惯法性质。该法庭在其判决中认为,该规则是习惯法,因为它是对先前存在的一般性规范的详述和诠释。[9]可以说,作为适用于国际性武装冲突和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法,比例性原则(见规则14)和必须保持审慎以避免附带的平民伤亡和对民用物体的损害,而且无论如何要使损害最小化(见规则15)的义务也从根本上要求遵守本规则。该法庭在做出判决时,也依据了尚未有任何国家对这条规则提出异议的事实。[10]对此,本研究也没有发现违反该规则的正式实践。
在实践中只有一个明显的反例:在对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关于在海湾地区适用国际人道法的备忘录》作出回应时,美国拒绝承认该条的习惯法性质,但之后又重申该规则,并承认其有效性,[11]这样,就与其前述的其他实践保持了一致。[12]
该规则亦可被视为对关于在选择作战手段和方法时采取预防措施的规则17的进一步规定。一些国家指出,选择目标正是遵守规则17的一种方式,而且该规则描述目标选择作为预防措施的方式。
美国强调,选择对平民生命和民用物体造成最小的危险的军事目标的义务并不是绝对的,因为它只适用于“有可能进行选择”的情况,因此,“在可能的情况下,并在完成任务和可允许的风险范围内,攻击者可以遵守它;或者,它可以断定不可能作出那样的决定”。[13]
[1] 《第一附加议定书》第57条第3款(以90票赞成、4票弃权、0票反对通过)(同上,第502段)。
[2]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澳大利亚(同上,第506段)、贝宁(同上,第507段)、加拿大(同上,第508段)、克罗地亚(同上,第509—510段)、法国(同上,第511段)、德国(同上,第512段)、匈牙利(同上,第513段)、意大利(同上,第514段)、肯尼亚(同上,第515段)、马达加斯加(同上,第516段)、荷兰(同上,第517段)、新西兰(同上,第518段)、尼日利亚(同上,第519段)、西班牙(同上,第520段)、瑞典(同上,第521段)、多哥(同上,第522段)、美国(同上,第523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524段)。
[3]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实践:印度尼西亚(同上,第528段)、约旦(同上,第531段)、荷兰(同上,第533段)、美国(同上,第523和535段)以及据报告的下列国家的实践:伊朗(同上,第529段)、以色列(同上,第530段)、马来西亚(同上,第532段)、叙利亚(同上,第534段)、津巴布韦(同上,第537段)。
[4]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实践:法国(同上,第511段)、印度尼西亚(同上,第528段)、肯尼亚(同上,第515段)、美国(同上,第523和535段)以及据报告的下列国家的实践:伊朗(同上,第529段)、以色列(同上,第530段)、马来西亚(同上,第532段)。
[5]参见:红十字国际委员会,The International Committee’s Action in the Middle East(同上,第541段)。
[6]《保护文化财产公约第二议定书》第6条(参见第2卷,第12章,第21段)。
[7]参见: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 on the Application of IHL between Croatia and the SFRY, para. 6(参见第2卷,第5章,第504段);Agreement on the Application of IHL between the Parties to the Conflict in Bosnia and Herzegovina, para. 2.5(同上,第505段)。
[8]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贝宁(同上,第507段)、克罗地亚(同上,第509—510段)、德国(同上,第512段)、意大利(同上,第514段)、肯尼亚(同上,第515段)、马达加斯加(同上,第516段)、尼日利亚(同上,第519段)、多哥(同上,第522段)、南斯拉夫(同上,第524段)。
[9] 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Kupreškić case, Judgement(同上,第539段)。
[10] 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Kupreškić case, Judgement(同上,第539段)。
[11]参见:美国的实践(同上,第536段)。
[12]参见:美国的实践(同上,第523和535段)。
[13]参见:美国的实践(同上,第536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