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140. 相互性原则

规则140 遵守与确保遵守国际人道法之义务不以相互性为前提
第2卷,第40章,B节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立为一项适用于国际性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必须将本规则与报复这个概念区分开来,后者将在第41章中阐述。
《日内瓦公约》在共同第1条中强调:各缔约国承诺“在一切情况下”遵守并确保遵守本公约。[1]共同第3条中的规定也必须“在一切情况下”得到遵守。[2]《维也纳条约法公约》还规定,遵守具有“人道性质”的条约不需要以该条约被其他缔约各国遵守作为前提。[3]
即使对方没有遵守国际人道法,它也必须得到遵守。许多军事手册都规定了这项规则,其中有些军事手册是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4]一些军事手册解释说:虽然遵守本法的实际效用是鼓励对手遵守本法,但是它们并不因此表明此种遵守应具有相互性。[5]在1948年的“劳特尔案”(Rauter case)中,以及在1947年至1948年的 “冯·莱布(最高指挥部审判)案”(Von Leeb (The High Command Trial) case)中,被告辩称:由于对方已经违反了国际人道法,因此他们也就不用遵守它。这种辩称分别被审理这两个案件的荷兰特别最高法院和设在纽伦堡的美国军事法庭驳回。[6]正式声明也支持这一规则。[7]
国际法院在1971年的“纳米比亚案”(Namibia case)中、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在1996年对“马尔蒂奇案”(Martić case)的指控令的审查意见中以及在2000年对“库布雷什基奇案”(Kupreškić case)的判决中,都声明:具有人道性质的法律义务不以相互性为前提,这是一项一般法律原则。[8]这些声明以及发表这些声明的背景都清楚地表明,无论在国际性的还是非国际性的武装冲突中,这项原则对于具有人道性质的任何义务都是有效的。
[1] 《日内瓦公约》共同第1条(同上, 第3段)。
[2] 《日内瓦公约》共同第3条,它特别规定,“在一缔约国之领土内发生非国际性之武装冲突之场合,冲突之各方最低限度应遵守下列规定:(一)不实际参加战事之人员,包括放下武器之武装部队人员及因病、伤、拘留、或其他原因而失去战斗力之人员在内,在一切情况下应予以人道待遇,不得基于种族、肤色、宗教或信仰、性别、出身或财力或其他类似标准而有所歧视”。
[3] 《维也纳条约法公约》第60条第5款(参见第2卷,第40章,第197段)。
[4]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军事手册:澳大利亚(同上, 第200段)、比利时(同上, 第201段)、加拿大(同上, 第202-203段)、哥伦比亚(同上, 第204段)、厄瓜多尔(同上, 第205段)、德国(同上, 第206-207段)、法国(同上, 第208-209段)、以色列(同上, 第210段)、荷兰(同上, 第211段)、新西兰(同上, 第212段)、西班牙(同上, 第213段)、英国(同上, 第214段)和美国(同上,第215-216段)。
[5]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军事手册:加拿大(同上, 第202段)、德国(同上, 第206-207段)、以色列(同上, 第210段)和美国(同上, 第215-216段)。
[6] 荷兰,Special Court of Cassation, Rauter case(同上, 第218段);美国,Military Tribunal at Nuremberg, Von Leeb (High Command Trial) case(同上, 第219段)。
[7]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声明:比利时(同上, 第220段)、印度(同上, 第221段)、伊拉克(同上, 第222段)、墨西哥(同上, 第223段)、所罗门群岛(同上, 第224段)、英国(同上, 第225段)和美国(同上, 第226段)。
[8] 国际法院,Namibia case, Advisory Opinion (同上, 第231段);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Martić case, Review of the Indictment(同上, 第232段)和Kupreškić case, Judgement (同上, 第233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