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139. 尊重国际人道法

规则139 冲突各方须遵守国际人道法并确保其武装部队以及其他事实上接受其指示或受其指挥或控制的人员或团体遵守国际人道法
第2卷 ,第40章,A节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立为一项适用于国际性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本规则所表述的“武装部队”这一术语必须按照其通常的意义理解。
国家遵守国际人道法的义务是它们遵守国际法的一般义务的一部分。这项义务详细规定在1929年和1949年的《日内瓦公约》中。[1]不过,1949年的《日内瓦公约》共同第1条扩大了对该项义务的表述,增加了确保遵守国际人道法的义务。[2]遵守并确保遵守这项义务还规定在《第一附加议定书》中。[3]
许多军事手册规定了遵守并确保遵守国际人道法的义务。[4]它也得到了国际组织[5]和国际会议[6]实践的支持,还有国际判例法支持这项规则。[7]
国家根据本规则所承担的义务不仅限于确保它自己的武装部队遵守国际人道法,而且还包括确保事实上接受其指示或受其指挥或控制的其他人员或团体遵守国际人道法。这是根据规则149可以推论出来的。根据这项规则,国家对这种人员或团体的行为承担责任。它得到相关的国际判例法的支持。[8]
此外,一些军事手册和国内立法规定,国家有义务确保平民不违反国际人道法。[9]联合国安理会在一项决议中提及了这项义务。[10]它也得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判例法的承认。[11]
1899和1907年的《海牙公约》第一次规定,国家必须对其武装部队颁布确保遵守国际人道法的命令和指示,而且,《保护文化财产公约》以及《常规武器公约》的议定书一和议定书二重申了这项义务。[12]许多军事手册也规定了这项义务。[13]虽然大多数军事手册指示每个士兵遵守国际人道法,但是许多军事手册还包括了特别条款,即:要求指挥官保证其指挥下的军队遵守本法,并保证发布这样的命令和指示。可以用许多方式来保证履行这项义务,例如发布军事手册、命令、规章、指示和交战规则。
武装反对团体必须最低限度遵守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的国际人道法的某些规则,《日内瓦公约》共同第3条规定了这项义务。[14]《保护文化财产公约》及其《第二议定书》以及《常规武器公约议定书二》也规定了这项义务。[15]虽然《第二附加议定书》对于是否要求所有冲突各方遵守它的规定并不非常明确,主要是因为删除了所有提到“冲突各方”的内容,但是该议定书还是发展并且补充了《日内瓦公约》的共同第3条,它对政府的武装力量和武装反对团体都具有拘束力。[16]
在许多场合,联合国以及其他国际组织都提醒非国际性冲突所有各方必须遵守国际人道法。例如,在关于阿富汗、安哥拉、波黑、刚果民主共和国和利比里亚的冲突中,联合国安理会强调了这项义务。[17]同样,在许多场合,联合国大会声明了这项原则,即:任何武装冲突的所有各方都有义务遵守国际人道法。[18]在关于阿富汗和萨瓦尔多的决议中,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发表了同样的声明。[19]
许多涉及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文件都规定了确保遵守国际人道法这项义务。[20]在关于安哥拉和利比里亚的冲突中,联合国安理会也提醒注意这项义务。[21]
在许多场合,例如在关于阿富汗、安哥拉、波黑、索马里以及前南斯拉夫的冲突中,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呼吁非国际性武装冲突所有各方遵守并确保遵守国际人道法。[22]
[1] 1929年的《改善战地武装部队伤者病者境遇之日内瓦公约》第25条 (参见第2卷,第40章,第1段); 1929年的《关于战俘待遇之日内瓦公约》第82条(同上,第2段);1949年的《日内瓦公约》共同第1条 (同上,第3段)。
[2] 《日内瓦公约》共同第1条 (同上,第3段)。
[3] 《第一附加议定书》第1条第1款(以87票赞成、1票反对和11票弃权通过)(同上,第4段)。
[4] 参见下列国家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15段)、澳大利亚(同上,第16-17段)、比利时(同上,第18-20段)、贝宁(同上,第21段)、喀麦隆(同上,第22-23段)、加拿大(同上,第24-25段)、哥伦比亚(同上,第26-27段)、刚果(同上,第28段)、克罗地亚(同上,第29段)、厄瓜多尔(同上,第30段)、萨尔瓦多(同上,第31-32段)、法国(同上,第33-34段)、德国(同上,第35段)、以色列(同上,第36段)、意大利(同上,第37段)、肯尼亚(同上,第38段)、马达加斯加(同上,第39段)、荷兰(同上,第40段)、新西兰(同上,第41段)、尼日利亚(同上,第42段)、菲律宾(同上,第43-44段)、俄罗斯(同上,第45段)、西班牙(同上,第46段)、瑞士(同上,第47段)、多哥(同上,第48段)、英国(同上,第49段)和美国(同上,第50-52)。
[5] 例如,参见:联合国安理会,第822号决议(同上,第70段)和第853号决议(同上,第73段);联合国大会,第2674 (XXV) 号决议(同上,第90段)、第2677 (XXV) 号决议(同上,第91段)、第2852 (XXVI) 号决议(同上,第92段)、第2853 (XXV) 号决议(同上,第93段)、第3032 (XXVII) 号决议(同上,第94段)、第3102 (XXVIII) 号决议(同上,第95段)、第3319 (XXIX) 号决议(同上,第96段)、第3500 (XXX) 号决议(同上,第97段)、第32/44号决议 (同上,第98段)、第47/37号决议(同上,第100段)和第48/30号决议 (同上,第101段);联合国人权委员会,Res. 1944/85 (同上,第104段)、Res. 1995/72(同上,第105段)和Res. 1996/80 (同上,第105段);欧洲理事会,Parliamentary Assembly, Res. 1085(同上,第114段);美洲国家组织,General Assembly, Res. 1408 (同上,第116段)。
[6] 例如,参见:第24届红十字国际大会,Res. VI(同上,第119段);第25届红十字国际大会,Res. I(同上,第120段);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Budapest Summit of Heads of State or Government, Budapest Document(同上,第123段);保护战争受难者国际会议,《最后宣言》(同上,第122段);93rd Inter-Parliamentary Conference, Resolution on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in the Face of the Challenges posed by Calamities Arising from Armed Conflicts and by Natural or Man-made Disasters: The Need for a Coherent and Effective Response through Political and Humanitarian Assistance Means and Mechanisms Adapted to the Situation(同上,第124段);102nd Inter-Parliamentary Conference, Resolution on the contribution of parliaments to ensuring respect for and promoting 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law on the occasion of the 50th anniversary of the Geneva Conventions(同上,第126段);African Conference on the Use of Children as Soldiers, Maputo Declaration on the Use of Children as Soldiers(同上,第125段);Conference of High Contracting Parties to the Fourth Geneva Convention, Declaration(同上,第127段);African Parliamentary Conference on 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Law for the Protection of Civilians during Armed Conflict, Final Declaration(同上,第128段);
[7] 例如,参见:国际法院,Armed Activities on the Territory of the DRC case (Provisional Measures)(同上,第131段)。
[8] 国际法院,Application of the Genocide Convention case (Provisional Measures)(同上,第130段)。
[9]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肯尼亚(同上,第38段)、俄罗斯(同上,第45段)和瑞士(同上,第47段),以及阿塞拜疆的立法(同上,第174段)。
[10] 联合国安理会,第904号决议(同上,第75段)。
[11] 例如,参见: United Kingdom, Military Court at Essen, The Essen Lynching case, Judgement, 21–22 December 1945, published in WCR, Vol. I, 1946, p. 88.
[12] 《海牙第二公约》第1条;《海牙第四公约》第1条;《保护文化财产公约》第7条第1款;《第一附加议定书》第80条第2款;《常规武器公约修正的第二号议定书》第14条第3款。
[13]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军事手册:阿根廷(参见第2卷,第40章,第15段)、贝宁(同上,第21段)、喀麦隆(同上,第23段)、厄瓜多尔(同上,第30段)、德国(同上,第164-165段)、匈牙利(同上,第166段)、俄罗斯(同上,第45段)、瑞典(同上,第171段)、瑞士(同上,第47段)、多哥(同上,第48段)和美国(同上,第51-52段)。
[14] 1949年的《日内瓦公约》共同第3条特别规定,“在一缔约国之领土内发生非国际性之武装冲突之场合,冲突之各方最低限度应遵守下列规定”。
[15] 《保护文化财产公约》第19条第1款;《保护文化财产公约第二议定书》第22条;《常规武器公约修正的第二号议定书》第1条第3款。
[16] 《第二附加议定书》第1条第1款。也可以参见:Yves Sandoz, Christophe Swinarski, Bruno Zimmermann (eds.), Commentary on the Additional Protocols, ICRC, Geneva, 1987, §4442.
[17] 例如,参见联合国安理会:第788号决议(参见第2卷,第40章,第69段)、第834号决议(同上,第71段)、第851号决议(同上,第72段)、第864号决议(同上,第74段)、第985号和第1001号决议(同上,第76段)、第1041号和第1059号决议(同上,第78段)、第1071号决议(同上,第79段)、第1083号决议(同上,第80段)、第1193号决议(同上,第81段)和第1213号决议(同上,第82段);联合国安理会,主席声明(同上,第84、85、87、88和89段)。
[18] 例如,参见:联合国大会,第2677 (XXV) 号决议(同上, 第91段)、第2852 (XXVI) 号决议(同上, 第92段)、第2853 (XXVI) 号决议(同上, 第93段)、第3032 (XXVII) 号决议(同上, 第94段)、第3102 (XXVIII) 号决议(同上, 第95段)、第3319 (XXIX) 号决议(同上, 第96段)、第3500 (XXX) 号决议(同上,第97段)、第32/44号决议(同上, 第98段)、第40/137号决议(同上, 第99段)和第50/193号决议(同上, 第102段)。
[19] 例如,参见:联合国人权委员会,Res. 1991/75(同上, 第103段)和Res. 1998/70(同上, 第106段)。
[20] Hague Statement on Respect for Humanitarian Principles (同上, 第7段);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 on the Application of IHL between Croatia and SFRY, para. 14(同上, 第8段);Agreement on the Application of IHL between the Parties to the Conflict in Bosnia and Herzegovina, para. 1(同上,第9段)。
[21] 联合国安理会,主席声明(同上, 第84和85段)。
[22] 例如,参见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关于以下冲突的实践:阿富汗(同上, 第138段)、安哥拉(同上, 第141段)、波黑(同上, 第137段)、索马里(同上, 第139段)以及前南斯拉夫(同上,第135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