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137. 儿童兵参加敌对行动

规则137 不得允许儿童参与敌对行动。
第2卷,第39章,D节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立为一项适用于国际性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
《第一附加议定书》和《第二附加议定书》禁止儿童参与敌对行动。[1]《儿童权利公约》和《非洲儿童权利与福利宪章》中也规定了这一规则。[2] 根据《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的规定,无论是在国际性武装冲突中还是在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使用儿童“积极地参与敌对行动”都将构成一项战争犯罪。[3] 《塞拉利昂特别法院规约》同样将其规定为一项战争犯罪。[4]在其关于设立塞拉利昂特别法院的报告中,联合国秘书长认为,《第二附加议定书》第4条的规定早已被认为是习惯国际法的组成部分。[5]
许多国家的军事手册、[6]包括那些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军事手册,[7]都禁止儿童参与敌对行动。它也被许多国家的立法禁止。[8]
本研究未发现违反该规则的正式实践。据称的使用儿童参加敌对冲突的事件(如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利比里亚和苏丹的冲突中)一般都受到了各国和国际组织的谴责。[9]在1999年通过的一份儿童与武装冲突的决议中,联合国安理会强烈谴责以违反国际法的方式在武装冲突中使用儿童的行为。[10]在1996年通过的一份有关武装冲突局势下儿童命运的决议中,非洲统一组织部长理事会重申,“在武装冲突中使用儿童构成对他们权利的侵害,并应被认定为一项战争犯罪”。[11]
红十字与红新月国际大会在1986年和1995年通过的决议都强调了禁止儿童参加敌对行动的重要性。[12] 1999年,第27届红十字与红新月国际大会通过了《2000年–2003年行动计划》,要求武装冲突的所有各方应确保“采取一切措施(包括刑事制裁措施),以制止儿童参加……武装敌对行动”。[13]
另外,联合国安理会、联合国大会和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不断要求使那些已经参加武装冲突的儿童复员并重新融入社会。[14]《儿童权利公约关于儿童卷入武装冲突问题的任择议定书》特别要求各国政府采取一切可行措施, 确保前儿童兵退伍或退役,并使他们得以重新融入社会。[15]
最后,值得注意的是,《第一附加议定书》规定,对那些直接参加敌对行动并落于敌方权力下的儿童而言,不论是否战俘,均应继续享受其有权享有的特别保护。[16]规定此类特别保护的所有规则,如禁止性暴力的规则(见规则93)和规定将儿童与成年人分别关押义务的规则(见规则120),均没有把儿童参加敌对行动规定为一项例外。另外,支持禁止儿童参加敌对行动的实践中没有一项实践表明:如果儿童的确参加了敌对行动,那么他们将丧失对他们的特别保护。
在《国际刑事法院规约》所规定的“使用儿童积极地参加敌对行动”这项战争犯罪的框架中,采用“使用”和“参加”两词,
以便既包括直接参与战斗,也包括积极参与同战斗相关的军事活动,如侦查、当间谍、破坏以及利用儿童当诱饵、信使或军事检查站的人员。但这不包括与敌对行动显然无关的活动,如向空军基地运送粮食供已婚军官家中佣仆食用。但是,利用儿童从事直接支助职能,如作为挑夫向前线运送军需或在前线从事各种活动,则将包括在该两词的意义之内。[17]
《菲律宾儿童保护法》规定,儿童不应“参加战斗,或被用作向导、信使或间谍”。[18] 在对《儿童权利公约》做出批准之时,荷兰声明,“各国不应允许儿童直接地或间接地参与敌对行动”。[19]
《第一附加议定书》、《第二附加议定书》、《国际刑事法院规约》以及《塞拉利昂特别法院规约》将儿童参加敌对行动的最低年龄确定为15岁。《儿童权利公约》也做了相同的规定。[20] 在就《儿童权利公约》做出批准时,奥地利和德国发表了声明,指出15岁的年龄限制不符合儿童的最佳利益。[21]哥伦比亚、西班牙和乌拉圭也表达了它们对这个年龄限制的不同意见。[22]在1999年的第27届红十字与红新月国际大会上,比利时、加拿大、丹麦、芬兰、几内亚、冰岛、墨西哥、莫桑比克、挪威、南非、瑞典、瑞士和乌拉圭承诺支持将参加敌对行动的年龄限制提高到18岁。[23]根据《非洲儿童权利与福利宪章》的规定,参加敌对行动的年龄限制是18岁。[24]《儿童权利公约关于儿童卷入武装冲突问题的任择议定书》的规定,各国应采取可行措施,以确保其年龄不满18岁的武装部队成员不直接参加敌对行动,同时,一国武装部队以外的武装团体在任何情况下均不得在敌对行动中使用不满18岁的儿童。[25]
尽管迄今为止还不存在一套有关参加敌对行动最低年龄的统一实践,但各国之间的共识是不应低于15岁。
[1]《第一附加议定书》第77条第2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 502段);《第二附加议定书》第4条第3款第3项(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 503段)。
[2] 《儿童权利公约》第38条第2款(同上,第 504段);African Charter on the Rights and Welfare of the Child, Article 22(2)(同上,第 386段)。
[3]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8条第2款第2项第26目和第5项第7目(同上,第 387段)。
[4] Statute of the Special Court for Sierra Leone, Article 4(c)(同上,第 515段)。
[5] 联合国秘书长,Report on the establishment of a Special Court for Sierra Leone(同上,第 341段)。
[6]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 520段)、澳大利亚(同上,第 521段)、法国(同上,第 524段)、德国(同上,第 525段)、荷兰(同上,第 526段)和尼日利亚(同上,第 528段)。
[7]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 520段)、澳大利亚(同上,第 521段)、加拿大(同上,第 522段)、哥伦比亚(同上,第 523段)、法国(同上,第 524段)、德国(同上,第 525段)、新西兰(同上,第 527段) 和尼日利亚(同上,第 528段)。
[8]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澳大利亚(同上,第 529段)、白俄罗斯(同上,第 530–531段)、加拿大(同上,第 533段)、哥伦比亚(同上,第 534–535段)、刚果(同上,第 536段)、德国(同上,第 537段)、格鲁吉亚(同上,第 538段)、爱尔兰(同上,第 539段)、约旦(同上,第 540段)、马来西亚(同上,第 541段)、马里(同上,第 542段)、荷兰(同上,第 543段)、新西兰(同上,第 544段)、挪威(同上,第 545段)、菲律宾(同上,第 546段)和英国(同上,第 548段);另参见布隆迪的立法草案(同上,第 532)与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立法草案(同上,第 547段)。
[9] 例如,参见:意大利的声明(同上,第 559段)和美国的声明(同上,第 569段);联合国安理会,第1071号决议(同上,第 572段)和第1083 号决议(同上,第 572段);联合国安理会,主席声明(同上,第 575段);联合国大会,第51/112 号决议(同上,第 576段)。
[10] 联合国安理会,第1261号决议(同上,第 573段)。
[11] 非洲统一组织,Council of Ministers, Res. 1659 (LXIV)(同上,第 584段)。
[12] 第25届红十字国际大会,Res. IX(同上,第 585段);第26届红十字与红新月国际大会,Res. II (同上,第 586段)。
[13] 第27届红十字与红新月国际大会,Res. I(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 589段)。
[14] 例如,参见:联合国安理会,主席声明(同上,第 574段);联合国大会,第55/116号决议(同上,第 459段);联合国人权委员会,Res. 1998/76(同上,第 227段)。
[15] 《儿童权利公约关于儿童卷入武装冲突问题的任择议定书》第6条第3款和第7条第1款(同上,第 389段)。
[16]《第一附加议定书》第77条第3款(经协商一致通过)。
[17] Draft Statute of the 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Report of the Preparatory Committee on the Establishment of an 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Addendum, Part One, UN Doc. A/CONF.183/2/Add.1, 14 April 1998, p. 21(参见第2卷,第39章,第 513段)。
[18] 菲律宾,Act on Child Protection(同上,第 546段)。
[19] 荷兰,Reservations and declarations made upon ratification of the 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同上,第 509段)。
[20]《第一附加议定书》第77条第2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 379段);《第二附加议定书》第4条第3款第3项(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 380段);《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8条第2款第2项第26目和第5项第7目(同上,第 387段);Statute of the Special Court for Sierra Leone, Article 4(c)(同上,第 515段);《儿童权利公约》第38条第2款(同上,第 504段)。
[21]下列两国在批准《儿童权利公约》时所做的保留及发表的声明:奥地利(同上,第 506段)和德国(同上,第 508段)。
[22]下列国家在批准《儿童权利公约》时所发表的声明及所做的保留:哥伦比亚(同上,第 507段)、西班牙(同上,第 510段)和乌拉圭(同上,第 511段)。
[23] 下列国家在第27届红十字与红新月国际大会上所做的保证:比利时(同上,第 550段)、加拿大(同上,第 551段)、丹麦(同上,第 553段)、芬兰(同上,第 554段)、几内亚(同上,第 555段)、冰岛(同上,第 556段)、墨西哥(同上,第 560段)、莫桑比克(同上,第 561段)、挪威(同上,第 562段)、南非(同上,第 564段)、瑞典(同上,第 565段)、瑞士(同上,第 566段) 和乌拉圭(同上,第 571段)。
[24] African Charter on the Rights and Welfare of the Child, Article 2.
[25] 《儿童权利公约关于儿童卷入武装冲突问题的任择议定书》第1条和第4条(参见第2卷,第39章,第 514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