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134. 妇女

规则 134 对受武装冲突影响妇女的特殊保护、健康和扶助的需要应当予以尊重。
: 无论妇女作为战斗员、平民还是丧失战斗力的人,国际人道法都赋予其与男人一样的保护。因此,本研究中所列出的所有规则都无差异地适用于男人和女人。然而,国际人道法承认妇女的特别需要和脆弱性,因此它赋予妇女一系列特别保护和权利。本项规则指出了某些额外的保护和权利。[1]
第2卷,第39章,A节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立为一项适用于国际性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禁止性暴力(见规则99)中和将被剥夺自由的妇女与男子分开关押的义务(见规则119)中的具体实践以及妇女权利在人权法中的突出地位强化了本研究所收集的涉及妇女特殊需要的实践,而且对后者的考察也应当根据前者进行。
必须尊重受武装冲突影响的妇女的特别需要,这一规则来自日内瓦四公约的相关规定。[2] 例如,《日内瓦第一公约》规定,“对于妇女之待遇应充分顾及其性别”。《第一附加议定书》则规定,“妇女应是特别尊重的对象”。[3]
许多国家的军事手册都提及了尊重受武装冲突影响之妇女特别需要的义务。[4]在一些国家的立法上,违反这一义务将构成犯罪。[5]这一义务也得到了正式声明的支持。[6]受到《日内瓦公约》及其《第一附加议定书》所使用术语的启发,有关这一实践的措辞往往是特别保护、对妇女特别尊重、“合理顾及她们的性别”、“考虑其性别的一切方面”赋予其待遇,或其他类似的措辞。本规则所采用的表述,即“妇女的特殊需要应予以尊重”,就是以这些表述的含义为基础的。
尽管《日内瓦公约》共同第3条及其《第二附加议定书》并没有规定应尊重妇女的特殊需要这样一项一般规则,但是它们却提及了这一规则的具体方面,因为它们要求尊重每一个人的人格和尊严,禁止对人的生命、健康和身体上或精神上幸福的暴行,禁止对人身尊严的侵犯,特别是侮辱性和降低身份的待遇、强奸、强迫卖淫和任何形式的非礼侵犯,并要求将妇女与男子分别关押。[7] 这些具体规则表明,在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对妇女命运也有着类似的关注。
一些可适用于或已经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军事手册规定,应当尊重妇女的特别需要。[8] 根据一些国家的立法规定,违反这一义务构成犯罪。[9]另外,涉及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其他一些文件也规定了对妇女予以特别尊重的义务。[10]
关于保护受到武装冲突影响的妇女,联合国安理会、联合国经社理事会以及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不区分国际性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11] 例如,联合国安理会不仅在一些特定的武装冲突(如阿富汗冲突)中呼吁尊重妇女的特别需要,而且它也发出一般的呼吁。[12]在2000年通过的一项有关保护武装冲突中的平民的决议中,联合国安理会严重关切“武装冲突对妇女的特别影响”,并重申“必须充分考虑到他们需要特殊保护和援助”。[13] 联合国秘书长《关于联合国部队遵守国际人道法的公告》规定,“妇女应受特别之保护,以免受任何攻击”。[14]联合国关于针对妇女的暴力及其成因与后果的特别报告员以及消除妇女歧视委员会对在国际性和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妇女权利受到侵害的问题表示关注。[15] 1992年,该委员会称,基于性别而实施的暴力削弱了“适用于国际性或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的人道法规范所赋予的平等保护权”,甚至使其变得毫无意义。[16]
1999年,在第27届红十字与红新月国际大会上通过的《2000年-2003年行动计划》呼吁采取“针对妇女与女孩的特别保护措施”。[17]
妇女的特别需要可能会根据其所处的情境(在家、因武装冲突而被关押或流离失所)不同而有所不同。但是,在所有情境下,她们都应受到尊重。大量的实践均提及了妇女免受任何形式性暴力的特别需要,包括在丧失自由期间需要与男子分别关押(参见规则119)。尽管禁止性暴力的规则平等地适用于男子和妇女,但是,在武装冲突期间妇女所受性暴力的影响要大得多(也可见对规则93的评注)。
第26届红十字与红新月国际大会呼吁采取措施,“以确保武装冲突的女性受害者获得医疗、心理及社会的援助” ,[18]此呼吁表明妇女还具有其他方面的特别需要。同样,1999年,在向联合国大会所提交的一份报告中,消除妇女歧视委员会要求各国确保“向处于特别困难情境中的妇女,如陷于武装冲突情境中的妇女,提供充分的保护和医疗服务,包括心理创伤治疗和咨询”。[19]
尊重妇女特殊需要的一个具体例子是,对孕妇和幼童的母亲(尤其是哺乳母亲)需要给予特别的照顾。这一要求始终贯穿于《日内瓦第四公约》以及《第一附加议定书》之中。[20] 这些规定要求在提供食品、衣物、医疗救助、撤离和运送方面给予孕妇和幼童的母亲以特殊的照顾。许多国家的军事手册同样规定了这项要求。[21] 它们也规定在一些国家的立法之中。[22]
《第一附加议定书》规定,给予伤者和病者的照顾同样也适用于产妇以及“其他需要立即予以医疗救助或照顾的人,如……孕妇”[23]。这些人因此享有了第34章所规定的那些权利,包括充分的医疗照顾以及在医疗待遇方面的优先权(参见规则110)。
《第一附加议定书》规定,冲突各方应尽其最大的努力,以避免对孕妇和抚育儿童的母亲因有关武装冲突的罪行而宣判死刑。而且,对这类妇女也不应执行因该罪行而宣判的死刑。[24] 《第二附加议定书》则完全禁止对孕妇或幼童的母亲适用死刑。[25] 这些规则也规定在一些国家的军事手册中。[26]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以及《美洲人权公约》也规定,禁止对孕妇执行死刑。[27]
[1] 关于武装冲突对妇女影响的详细研究,参见:Charlotte Lindsey, Women Facing War, ICRC, Geneva, 2001.
[2] 《日内瓦第一公约》第12条第4款 (参见第2卷,第39章,第 1段);《日内瓦第二公约》第12条第4款(同上,第 1段);《日内瓦第三公约》第14条第2款(同上,第 2段);《日内瓦第四公约》第27条第2款(同上,第 3段)。
[3]《第一附加议定书》第76条第1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 5段)。
[4]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 15段)、澳大利亚(同上,第 16–17段)、贝宁(同上,第 18段)、加拿大(同上,第 20段)、厄瓜多尔(同上,第 21段)、萨尔瓦多(同上,第 22–23段)、法国(同上,第 24段)、印度(同上,第 25段)、印度尼西亚(同上,第 26段)、马达加斯加(同上,第 27段)、摩洛哥(同上,第 28段)、荷兰(同上,第 29段)、新西兰(同上,第 30段)、尼日利亚(同上,第 31段)、菲律宾(同上,第 32段)、西班牙(同上,第 33段)、瑞典(同上,第 34段)、瑞士(同上,第 35段)、多哥(同上,第 36段)、英国(同上,第 37段)、美国(同上,第 38–40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 41段)。
[5]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阿塞拜疆(同上,第 43段)、孟加拉国(同上,第 44段)、爱尔兰(同上,第 45段)、挪威(同上,第 46段)和委内瑞拉(同上,第 47段);另参见阿根廷的立法草案(同上,第 42段)。
[6] 例如,参见:美国的声明(同上,第 50段)。
[7] 《日内瓦公约》共同第3条;《第二附加议定书》第 4–5条(经协商一致通过)。
[8]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澳大利亚(参见第2卷,第39章,第 16段)、贝宁(同上,第 18段)、厄瓜多尔(同上,第 21段)、萨尔瓦多(同上,第 22–23段)、印度(同上,第 25段)、马达加斯加(同上,第 27段)、菲律宾(同上,第 32段)、多哥(同上,第 36段) 和南斯拉夫(同上,第 41段)。
[9] 例如,参见:阿塞拜疆的立法(同上,第 43段)和委内瑞拉的立法(同上,第 47段);另参见阿根廷的立法草案(同上,第 42段)。
[10]例如,参见: 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 on the Application of IHL between Croatia and the SFRY, para. 4(同上,第 12段);Agreement on the Application of IHL between the Parties to the Conflict in Bosnia and Herzegovina, para. 2.3(2)(同上,第 13段)。
[11]例如,参见:联合国安理会,第1325号决议(同上,第 55段);经社理事会,Res. 1998/9(同上,第 58段);联合国人权委员会,Res. 1998/70 (同上,第 60段)。
[12]例如,参见:联合国安理会,第1076号决议(同上,第 51段)、第1193和1214号决议(同上,第 52段)、第1261号决议(同上,第 53段)、第1333号决议(同上,第 56)以及主席声明(同上,第 57段)。
[13] 联合国安理会,第1296号决议(同上,第 54段)。
[14] UN Secretary-General’s Bulletin, Section 7.3(同上,第 14段)。
[15]例如,参见: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Reports of the Special Rapporteur on Violence against Women, its Causes and Consequences(同上,第 61–62段);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Reports to the UN General Assembly(同上,第 70–72段)。
[16] 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General Recommendation No. 19 (Violence against women)(同上,第 68段)。
[17] 第27届红十字与红新月国际大会,Res. I(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 67段)。
[18] 第26届红十字与红新月国际大会,Res. II(同上,第 66段)。
[19] 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Report to the UN General Assembly(同上,第 71段)。
[20] 参见:《日内瓦第四公约》第16–18条、21–23条、38、50、89、91和127条 (同上,第 76–80段);《第一附加议定书》第70条第1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 81段)和第76条第2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 82段)。
[21]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 86–87段)、澳大利亚(同上,第 88段)、加拿大(同上,第 90段)、哥伦比亚(同上,第 91段)、法国(同上,第 92–93段)、德国(同上,第 94段)、肯尼亚(同上,第 95段)、马达加斯加(同上,第 96段)、荷兰(同上,第 97段)、新西兰(同上,第 98段)、尼日利亚(同上,第 99–100段)、西班牙(同上,第 101段)、瑞士(同上,第 102段)、英国(同上,第 103–104段) 和美国(同上,第 105–106段)。
[22]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阿塞拜疆(同上,第 107段)、孟加拉国(同上,第 108段)、爱尔兰(同上,第 109段)、挪威(同上,第 110段) 和菲律宾(同上,第 111段)。
[23]《第一附加议定书》第8条第1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 83段)。
[24]《第一附加议定书》第76条第3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 120段)。
[25]《第二附加议定书》第6条第4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 121段)。
[26]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 124段)、加拿大(同上,第 125段)、新西兰(同上,第 126段)、尼日利亚(同上,第 127段)和西班牙(同上,第 128).
[27] 《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6条第5款(同上,第 118段);《美洲人权公约》第4条第5款(同上,第 119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