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132. 流离失所者的返回

规则132 一旦迁移之理由不复存在,被迁移的人有权平安、自愿地返回其家园或者惯常居所地。
第2卷,第38章,D节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定为一条可适用于国际性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返回家园的权利适用于那些因冲突导致流离失所的人,无论是自愿的还是非自愿的,而不适用于那些被合法驱逐的非国民。
《日内瓦第四公约》规定,依此被撤退之人,一俟该区域内战事停止,应立即移送回家。[1]一般来说,自愿回家的权利在其它一些条约中也得到了承认,例如《板门店停战协议》和《非洲难民问题公约》。[2] 《世界人权宣言》承认“人人……有权返回他的国家”。[3] 根据《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规定,“任何人进入其本国权利,不得任意加以剥夺”。[4]区域性人权条约也有类似规定。[5]
一些军事手册强调指出,须及时对流离失所加以限制,且必须允许流离失所者返回家园或惯常居住地。[6]
许多正式声明和其它实践也支持难民和流离失所者返回家园这项权利,它们大多数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有关,例如发生在阿布哈兹(格鲁吉亚)、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纳、菲律宾与塔吉克斯坦的非国际性武装冲突。[7]该权利还得到一些和平协议以及有关难民与流离失所者的协议的承认,这些协议例如涉及发生在阿布哈兹(格鲁吉亚)、阿富汗、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纳、克罗地亚、朝鲜、利比里亚、苏丹和塔吉克斯坦境内的冲突。[8]
联合国安理会、联合国大会与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在诸多场合都一再提到难民权利和流离失所者平安地自由回家之权利。[9]《国内流离失所问题指导原则》规定:“迁移不得长于当前情况所需要”。[10]除了返回他们的出生地或惯常居住地的选择之外,《指导原则》还规定了流离失所者有权在国内另外地方自愿重新定居。[11]
未发现违反该规则的正式实践。
《非洲难民问题公约》和《国内流离失所问题指导原则》中均规定了主管当局有义务采取措施,为流离失所者自愿、安全地返回家园并重新融入社会提供便利。[12]该义务还规定在一些和平协定和其它的协议[13]、国内立法[14]、正式声明和其它实践[15]、联合国和其它国际组织的决议[16]、以及由国际会议通过的决议和其它文件[17]中。特别是联合国安理会和联合国大会,它们在诸多场合都呼吁,无论是国际性还是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冲突各方都应为流离失所者自愿、平安返乡以及重新融入社会提供便利。[18]联合国秘书长及其关于国内流离失所者问题的特别代表已经提交了报告,提到在许多武装冲突局势下已经或将要采取的,符合便利流离失所者自愿、平安返回义务的各种措施。[19]
为流离失所者自愿、安全返乡及重新融入社会提供便利而采取的措施包括:确保平安返乡的措施,特别是清除地雷;提供援助以满足基本需求(住所、食物、水和医疗);提供建筑工具、生活用品和农业工具、种子以及化肥;恢复学校、技能培训项目和教育。在许多情况下都可以找到这样一些事例,即允许流离失所者(或他们的代表)在回乡之前探访该地区,以对有关安全及物质条件方面的情况进行评估。[20]实践还表明,赦免是为返乡提供便利的适当措施,因为它可以保证返回者免于因诸如逃避征兵或叛逃的行为而受到指控,但是不适用那些实施了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的人(见规则159)。[21]
虽然在任何情况下,禁止加以不利区别的规则均适用于流离失所者(见规则88),但是还是有一些具体的实践强调了不对返回者加以歧视的重要性。因此,所有保护平民的国际人道法规则均应平等地适用于已经返乡之流离失所的平民 。[22] 一些条约和其它文件[23]、国内立法与正式声明[24]、以及联合国与国际会议关于发生在中美洲、阿富汗、哥伦比亚、格鲁吉亚、利比里亚、莫桑比克和前南斯拉夫的冲突的实践[25]也承认该原则。
[1]《日内瓦第四公约》第49条第2款(同上,第 682段)。
[2] Panmunjom Armistice Agreement, Article III(59)(a) and (b)(同上,第 683段);Convention Governing Refugee Problems in Africa, Article 5(1)(同上,第 686段)。
[3] 《世界人权宣言》第13条第2款(同上,第 692段)。
[4] 《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2条第4款(同上,第 685段)。
[5] 参见:Protocol 4 to the European Convention on Human Rights, Article 3(同上,第 684段);American Convention on Human Rights, Article 22(5)(同上,第 687段);African Charter on Human and Peoples’ Rights, Article 12(2)(同上,第 688段)。
[6]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 699段)、克罗地亚(同上,第 700段)、匈牙利(同上,第 701段)、肯尼亚(同上,第 702段)、马达加斯加(同上,第 703段)、菲律宾(同上,第 704段)、西班牙(同上,第 705段)、英国(同上,第 706段)和美国(同上,第 707段)。
[7]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声明:安哥拉(同上,第 716段)、巴西(同上,第 717段)、捷克共和国(同上,第 719段)、埃及(同上,第 720段)、法国(同上,第 721段)、格鲁吉亚(同上,第 723段)、洪都拉斯(同上,第 724段)、印度尼西亚(同上,第 725段)、意大利(同上,第 726段)、新西兰(同上,第 727段)、尼日利亚(同上,第 728段)、俄罗斯(同上,第 730段)、突尼斯(同上,第 731段)、英国(同上,第 732段)和美国(同上,第 733段);菲律宾的实践(同上,第 729段)以及据报告的法国的实践(同上,第 722段)。
[8] 参见:Quadripartite Agreement on Georgian Refugees and Internally Displaced Persons, para. 5(同上,第 788段);Afghan Peace Accords, para. 6(同上,第 798段);Agreement on Refugees and Displaced Persons annexed to the Dayton Accords, Article 1(同上,第 789段);Agreement on the Normalisation of Relations between Croatia and the FRY, Article 7 (同上,第 790段);Panmunjom Armistice Agreement, Article III(59)(a) and (b)(同上,第 786段);Cotonou Agreement on Liberia, Article 18(1)(同上,第 796段);Sudan Peace Agreement, Chapter 4, para. 3(a), 以及 Chapter 5, para. 2(同上,第 696段);Protocol on Tajik Refugees, para. 1(同上,第 695段)。
[9] 参见:联合国安理会,第361号决议(同上,第 734段)、第726号决议(同上,第 735段)、第779 和820 A号决议(同上,第 736段)、第859号决议(同上,第 737段)、第874号决议(同上,第 738段)、第896和906号决议(同上,第 739段)、第947号决议(同上,第 740段)、第993号决议(同上,第 739段)、第999号决议(同上,第 741段)、第1036号决议(同上,第 739段)、第1078号决议(同上,第 742段)、第1096 号决议(同上,第 739段)、第1124号决议(同上,第 739段)、第1187号决议(同上,第 743段)、第1199 和 1203号决议(同上,第 744段)、第1225号决议(同上,第 739段)、第1239 和1244号决议(同上,第 744段)、第1272号决议(同上,第 745段);联合国安理会,主席声明(同上,第 746–750段);联合国大会,第48/116号决议(同上,第 751段)、第49/10 和50/193号决议(同上,第 752段)、第53/164 和 54/183号决议(同上,第 753段);联合国人权委员会,Res. 1992/S-2/1(同上,第 756段)、Res. 1994/59(同上,第 754段)、Res. 1994/75、1995/89和1996/71(同上,第 756段)、Res. 1997/2(同上,第 755段)、Res. 1998/79(同上,第 756段)和Res. 1999/S-4/1(同上,第 757段)。
[10]Guiding Principles on Internal Displacement, Principle 6(3)(同上,第 697段)。
[11]Guiding Principles on Internal Displacement, Principle 28(1)(同上,第 800段)。
[12] Convention Governing Refugee Problems in Africa, Article 5(同上,第 787段);Guiding Principles on Internal Displacement, Principle 28 (同上,第 800段)。
[13] 例如,参见:Panmunjon Armistice Agreement, Article III(59)(d)(1)(同上,第 786段);Quadripartite Agreement on Georgian Refugees and IDPs, para. 5(同上,第 788段);Agreement on Refugees and Displaced Persons annexed to the Dayton Accords, Articles I and II(同上,第 789段);Agreement on the Normalisation of Relations between Croatia and the FRY, Article 7(同上,第 790段);Agreement of the Joint Working Group on Operational Procedures of Return(同上,第 791段);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 between Iraq and the UN, paras. 2 and 3(同上,第 793段);Joint Declaration by the Presidents of the FRY and Croatia (September 1992), para. 2(同上,第 794段);Joint Declaration by the Presidents of the FRY and Croatia (October 1992), para. 3(同上,第 795段);Cotonou Agreement on Liberia, Article 18(1)(同上,第 796段);Arusha Peace Accords, Article 23(D)(同上,第 797段);Arusha Protocol on Displaced Persons Articles 36 and 42(同上,第 797段);Afghan Peace Accord, para. 6(同上,第 798段);Sudan Peace Agreement, Chapter 4, para. 6(iii)(1)(同上,第 799段);Cairo Plan of Action, para. 70(同上,第 801段)。
[14]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安哥拉(同上,第 803段)、哥伦比亚(同上,第 804段)和埃塞俄比亚(同上,第 805段)。
[15] 例如,参见:阿富汗的声明(同上,第 807段)和卢旺达的声明(同上,第 811段),以及下列国家的实践:秘鲁(同上,第 809段)、菲律宾(同上,第 810段) 和土耳其(同上,第 812段)。
[16] 例如,参见:联合国人权委员会,Res. 1996/71(同上,第 835段)、Res. 1999/10(同上,第 836段)和Res. 2001/18(同上,第 837段);欧洲理事会, Parliamentary Assembly, Rec. 1376, 1384和1385(同上,第 853段);非洲统一组织,Council of Ministers, Res. 1589和1653 (LXIV),以及Decision 362(同上,第 854段);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Final Declaration of the Kosovo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Conference(同上,第 855段)。
[17] 例如,参见:第21届红十字国际大会,Res. X(同上,第 856段);第22届红十字国际大会,Res. III(同上,第 857段);中美洲难民问题国际会议(CIREFCA),Declaration and Concerted Plan of Action(同上,第 858段);88th Inter-Parliamentary Conference, Resolution on support to the recent international initiatives to halt the violence and put an end to the violations of human rights in Bosnia and Herzegovina(同上,第 859段);第89届各国议会联盟大会,Resolution on the need for urgent action in the former Yugoslavia(同上,第 860段);Peace Implementation Conference for Bosnia and Herzegovina, Chairman’s Conclusions(同上,第 861段);第27届红十字与红新月国际大会,Res. I(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 862段)。
[18] 例如,参见:联合国安理会,第876 号决议(同上,第 814段)、第882 和 898号决议(同上,第 815段)、第1009号决议(同上,第 816段)、第1034号决议(同上,第 817段)、第1075号决议(同上,第 818段)、第1088号决议(同上,第 819段)、第1120号决议(同上,第 820段)、第1124号决议(同上,第 821段)、第1199 和1203号决议(同上,第 822段)和第1272号决议(同上,第 823段);联合国安理会,主席声明(同上,第 824–827段);联合国大会,第46/136号决议(同上,第 828段)、第48/116号决议(同上,第 829段)、第49/206号决议(同上,第 830段)、第50/193号决议(同上,第 831段)、第53/164号决议(同上,第 832段)、第54/183号决议(同上,第 833段)和第55/116号决议(同上,第 834段)。
[19] 例如,参见:联合国秘书长,Report on Cambodia(同上,第 842段)、Report on the situation in Tajikistan(同上,第 843段)以及Report concerning the situation in Abkhazia, Georgia(同上,第 844段);联合国秘书长关于国内流离失所者问题的特别代表,Report on visit to Mozambique(同上,第 845段)。
[20] 例如,参见:Quadripartite Agreement on Georgian Refugees and Internally Displaced Persons, para. 10(同上,第 867段);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署执行委员会,Conclusion No. 18 (XXXI): Voluntary Repatriation(同上,第 870段);联合国秘书长,Further reports pursuant to Security Council resolutions 743 and 762(同上,第 871段);联合国人权委员会,Report of the Special Rapporteur on the Situation of Human Rights in the Former Yugoslavia(同上,第 873段);联合国秘书长关于国内流离失所者问题的特别代表,Report on visit to Mozambique(同上,第 874段);Peace Implementation Conference for Bosnia and Herzegovina, Chairman’s Conclusions(同上,第 876段)。
[21] 例如,参见:Quadripartite Agreement on Georgian Refugees and Internally Displaced Persons, para. 3(c)(同上,第 880段);Agreement on Refugees and Displaced Persons annexed to the Dayton Accords(同上,第 881段);Protocol on Tajik Refugees, para. 2(同上,第 882段);联合国秘书长,Further report on the situation of human rights in Croatia pursuant to Security Council Resolution 1019(1995)(同上,第 884段);联合国难民署,Statement before the UN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同上,第 885段);联合国人权委员会,Periodic report of the Special Rapporteur on the Situation of Human Rights in the Former Yugoslavia(同上,第 886段);欧洲理事会,Parliamentary Assembly, Rec. 1385(同上,第 887段)。
[22] Convention Governing Refugee Problems in Africa, Article 5(同上,第 892段);Guiding Principles on Internal Displacement, Principle 29(1)(同上,第 899段);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署执行委员会,Conclusion No. 18 (XXXI): Voluntary Repatriation(同上,第 906段)。
[23] 例如,参见:Quadripartite Agreement on Georgian Refugees and Internally Displaced Persons, para. 3(a)(同上,第 893段);Cotonou Agreement on Liberia, Article 18(2)(同上,第 898段);General Peace Agreement for Mozambique (同上,第 897段);Agreement on Refugees and Displaced Persons annexed to the Dayton Accords, Articles I and II(同上,第 894段);Agreement of the Joint Working Group on Operational Procedures of Return(同上,第 895段);Sarajevo Declaration on Humanitarian Treatment of Displaced Persons(同上,第 896段)。
[24] 例如,参见:哥伦比亚,Law on Internally Displaced Persons(同上,第 901段);阿富汗,Letters addressed to the UN Secretary-General and to the President of the UN Security Council(同上,第 903段)。
[25] 例如,参见:联合国安理会,主席声明(同上,第 905段);联合国秘书长,Further report on the situation of human rights in Croatia(同上,第 907段);中美洲难民问题国际会议(CIREFCA),Concerted Plan of Action(同上,第 910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