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131. 流离失所者的待遇

规则131 如果发生迁移,须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使平民居民能在满意的住宿、卫生、健康、安全和营养以及同一家庭成员不相分离的条件下被收留。
第2卷,第38章,C节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定为一条可适用于国际性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该规则是对流离失所平民有获得与其他平民同等保护权利(包括第32章中规定之基本保证)的补充。
《日内瓦第四公约》规定,占领国因平民安全或因迫切的军事理由而实施的撤离“应尽最大可行的限度,保证供给适当设备以收容被保护人,该项移动应在卫生、保健、安全及营养之满足的条件下执行,并应保证同一家庭之人不相分离”。[1]
许多军事手册都重申了这一规则。[2]在1948年的“克虏伯案”(Krupp case)中,美国设在纽伦堡的军事法庭采纳了菲利普法官在1947年的“米尔希案”(Milch case)的附和意见中所发表的观点。根据该观点,出现非法的移送行为的情形之一是:
发生了不顾一般承认的福利和人道标准的情况……对《管制理事会第10号法》的相关部分进行详细研究就会发现,它强化了上述观点,即:只要移送是以不人道或非法的方式进行的……,移送就构成犯罪。[3]
《第二附加议定书》规定,如果出于有关平民的安全或迫切的军事理由而命令平民居民迁移,“则应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使平民居民能在满意的住宿、卫生、健康、安全和营养的条件下被收留”。[4]此外,《第二附加议定书》还规定,“应采取一切适当步骤,以便利暂时离散的家庭团聚”。[5]
在波黑、莫桑比克与苏丹境内发生的武装冲突中,冲突双方缔结的协议也都规定了要求在实施迁移的情况下采取措施保护平民居民的规则。[6]
一些可适用或已经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军事手册也规定了这一规则。[7]该规则还在国内立法中有所规定,特别是在哥伦比亚、克罗地亚和格鲁吉亚关于失踪人员的立法中。[8]1996年,哥伦比亚宪法法院认为,失踪人员有权获得人道援助并受到国家的保护。[9]一些正式声明和涉及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其它实践也支持此项规则。[10]
无论是在国际性武装冲突抑或非国际性武装冲突方面,均未发现相反的正式实践。联合国安理会呼吁在国际性和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均应遵守此规则。[11]《国内流离失所问题指导原则》要求主管当局必须向国内流离失所者提供、并确保他们安全地获得不可缺少的食物和饮水、基本宿处住房、适当的衣着以及不可缺少的医疗服务和卫生条件。[12]
历届红十字与红新月国际大会通过了一些强调该规则重要性的决议。[13]1999年,第27届红十字与红新月国际大会通过的《2000年—2003年行动计划》规定,武装冲突各方须采取有效措施,确保在发生流离失所的情况下向此类流离失所者提供“适当援助”。[14]
《日内瓦第四公约》规定,凡实行此种移送或撤退之占领国,应尽最大可行的限度,保证同一家庭之人不相分离。[15]在其它一些条约中,也规定了维持难民与流离失所者家庭团聚的原则。[16]该义务还规定在许多军事手册中。[17]此外,应该注意的是,在流离失所期间,尊重家庭团聚是要求尊重家庭生活的一个内容(见规则105)。
关于儿童与父母分离的问题,《儿童权利公约》规定,“缔约国应确保不违背儿童父母的意愿使儿童与父母分离”。[18]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署执行委员会敦促各国采取一切可能措施防止儿童和青少年难民与其家人分离。[19]在联合国秘书长1998年提交的关于援助举目无亲的未成年难民的报告中,秘书长认为,譬如在塞拉利昂、几内亚比绍和科索沃省的危机中,逃离战争区的儿童非自愿地与家人失散,它还促请各国支助防止此类事件发生的措施。[20]
在红十字与红新月国际大会所通过的两个决议中也有类似的规定。第25届国际大会在一份关于在武装冲突中保护儿童的决议中提到了《日内瓦公约》及其两个《附加议定书》,并建议“应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以维护家庭团聚”。[21]第26届国际大会在一份关于在武装冲突期间保护平民居民的决议中,要求“所有武装冲突各方避免采取任何旨在或可能导致以违反国际人道法的方式造成家庭分离的行动”。[22]
一些条约和其它文件指出,在向流离失所者提供保护和援助方面,冲突各方必须考虑每个人的情况。因此,必须考虑儿童(尤其是举目无亲的儿童)、孕妇和正在哺乳之妇女、残疾人和老年人的特殊要求。[23]这项要求还得到了各种军事手册、立法和正式声明的认可。[24]此外,国际组织和国际大会的实践也对此提供了支持。[25]
实践强调指出,照顾国内流离失所者的首要责任在于相关政府。[26]然而,由于政府通常不能控制流离失所者所在区域,因此,其责任包括允许向国内流离失所者自由提供人道援助的义务(另见规则55)。涉及国际性和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实践,尤其是联合国安理会的实践,都证明可以寻求国际社会的援助,尤其向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署和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寻求援助。[27] 该实践表明,即便流离失所是违法的,国际社会提供援助也不是非法的。此观点也得到了《国内流离失所问题指导原则》的支持。[28]
[1]《日内瓦第四公约》第49条第3款(同上,第 427、492和 541段)。
[2]关于基本的必需品的规定,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 436段)、 克罗地亚 (同上,第 439段)、 多米尼加共和国(同上,第 440段)、 德国(同上,第 441段)、 匈牙利(同上,第 442段)、 西班牙(同上,第 444段)、 瑞士(同上,第 445段)、 英国 (同上,第 446段) 以及美国(同上,第 447段)。关于流离失所者的安全问题,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 495段)、 克罗地亚 (同上,第 497段)、 多米尼加共和国(同上,第 498段)、 匈牙利(同上,第 499段)、 西班牙(同上,第 501段)、 瑞士(同上,第 502段)、 英国 (同上,第 503段) 以及美国(同上,第 504–505段)。关于对家庭团聚的尊重,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 547–548段)、 哥伦比亚 (同上,第 550段)、 克罗地亚 (同上,第 551段)、 德国(同上,第 552段)、 匈牙利(同上,第 553段)、 西班牙(同上,第 554段)、 瑞士(同上,第 555段)、 英国 (同上,第 556段) 以及美国(同上,第 557段)。
[3] 美国,Military Tribunal at Nuremberg, Krupp case,采纳了菲利普法官在“米尔西案”(Milch case)中所发表的附和意见(同上,第 455段)。
[4]《第二附加议定书》第17条第1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 428 和493段)。
[5]《第二附加议定书》第4条第3款第2项(经协商一致通过)(参见第2卷,第32章,第 3916段)。
[6] Agreement on the Application of 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Law between the Parties to the Conflict in Bosnia and Herzegovina, para. 2.3(参见第2卷,第38章,第 430段);Recommendation on the Tragic Situation of Civilians in Bosnia and Herzegovina, para. 3(同上,第 494段);General Peace Agreement for Mozambique, Part IV, Protocol III, § (b)(同上,第 429段);Agreement on the Protection and Provision of Humanitarian Assistance in Sudan, para. 5(同上,第 434段)。
[7] 关于基本需求的规定,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 437段)、加拿大 (同上,第 438段)、克罗地亚 (同上,第 439段)、德国(同上,第 441段)、匈牙利(同上,第 442段)、新西兰(同上,第 443段)以及西班牙(同上,第 444段)。关于流离失所者的安全问题,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加拿大(同上,第 496段)、克罗地亚(同上,第 497段)、匈牙利(同上,第 499段)、新西兰(同上,第 500段)和西班牙(同上,第 501段)。关于对家庭团聚的尊重,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加拿大 (同上,第 549段)、哥伦比亚(同上,第 550段)、克罗地亚(同上,第 551段)、德国(同上,第 552段)、匈牙利(同上,第 553段)和西班牙(同上,第 554段)。
[8] 哥伦比亚,Law on Internally Displaced Persons(同上,第 449段);克罗地亚,Law on Displaced Persons(同上,第 450段);格鲁吉亚,Law on Displaced Persons(同上,第 451段)。
[9] 哥伦比亚,Constitutional Court, Constitutional Case No. C-092(同上,第 454段)。
[10]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声明:墨西哥(同上,第 459段)、阿曼(同上,第 460段)和俄罗斯(同上,第 515段);以及下列国家的实践: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纳(同上,第 456段)、黎巴嫩(同上,第 458段)、菲律宾(同上,第 461、514和565段)、英国(同上,第 517段)与美国(同上,第 463段)。
[11] 例如,参见:联合国安理会,第361号决议(同上,第 464段)、第752号决议(同上,第 466段)、第1004号决议(同上,第 467段)、第1040号决议(同上,第 469段)和第1078号决议 (同上,第 470段)。
[12] Guiding Principles on Internal Displacement, Principle 18(2)(同上,第 432段)。
[13] 第24届红十字国际大会,Res. XXI(同上,第 480段);第25届红十字国际大会,Res. XVII(同上,第 481段);第26届红十字与红新月国际大会,Res. IV(同上,第 483段)。
[14] 第27届红十字与红新月国际大会,Res. I(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 484段)。
[15]《日内瓦第四公约》第49条第3款(同上,第 541段)。
[16] 例如,参见:Quadripartite Agreement on Georgian Refugees and Internally Displaced Persons, para. 3(i) (“维持家庭团聚的基本原则”)(同上,第 544段);Agreement on Refugees and Displaced Persons annexed to the Dayton Accords, Article 1 (“应维持家庭团聚的原则”)(同上,第 545段)。
[17]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 547–548段)、加拿大(同上,第 549段)、哥伦比亚(同上,第 550段)、克罗地亚(同上,第 551段)、德国(同上,第 552段)、匈牙利(同上,第 553段)、西班牙(同上,第 554段)、瑞士(同上,第 555段)、英国(同上,第 556段)和美国(同上,第 557段)。
[18] 《儿童权利公约》第9条第1款(同上,第 542段)。
[19] 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署执行委员会,Conclusion No. 84 (XLVIII): Refugee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同上,第 569段)。
[20] 联合国秘书长,Report on unaccompanied refugee minors(同上,第 570段)。
[21] 第25届红十字国际大会,Res. IX (同上,第 576段)。
[22] 第26届红十字与红新月国际大会,Res. II(同上,第 577段)。
[23] 例如,参见:《第一附加议定书》第78条(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 581段);《儿童权利公约》第22条(同上,第 582段);African Charter on the Rights and Welfare of the Child, Article 23(同上,第 583段);Inter-American Convention on Violence against Women, Article 9(同上,第 584段);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 on the Application of IHL between Croatia and the SFRY, para. 4(同上,第 585段);Sarajevo Declaration on Humanitarian Treatment of Displaced Persons(同上,第 586段);Agreement on the Application of IHL between the Parties to the Conflict in Bosnia and Herzegovina, para. 2.3(同上,第 587段);联合国《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序言(同上,第 588段);Guiding Principles on Internal Displacement, Principles 4(2) and 19(2)(同上,第 589–590段)。
[24]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 591段)、澳大利亚(同上,第 592段)、印度尼西亚(同上,第 593段);下列国家的立法:安哥拉(同上,第 594段)、白俄罗斯(同上,第 595段)、哥伦比亚 (同上,第 596段)、克罗地亚 (同上,第 597段)、爱尔兰(同上,第 598段)、挪威(同上,第 599段)和菲律宾(同上,第 600段);下列国家的声明:萨尔瓦多 (同上,第 602段)、加纳(同上,第 603段)、阿曼(同上,第 605段)、秘鲁(同上,第 606段)、菲律宾)(同上,第 607段)、斯里兰卡(同上,第 608段)和南斯拉夫(同上,第 609段) ;以及据报告的约旦的实践(同上,第 604段)。
[25] 例如,参见:联合国安理会,第819号决议(同上,第 610段)、第1261号决议(同上,第 611段)、第1314号决议(同上,第 612段)、第1325号决议(同上,第 613段);联合国安理会,主席声明(同上,第 614段);联合国大会,第48/116号决议(同上,第 615段)和第49/198号决议(同上,第 616段);经社理事会,Res. 1982/25(同上,第 617段)和Res. 1991/23(同上,第 618段);联合国人权委员会,Res. 1995/77(同上,第 619段)和Res. 1998/76(同上,第 620段);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署执行委员会,Conclusion No. 39 (XXXVI)(同上,第 622段)、Conclusion No. 64 (XLI)(同上,第 623段) 和Conclusion No. 84 (XLVIII)(同上,第 624段);联合国秘书长,Report on human rights and mass exoduses(同上,第 625段);联合国秘书长关于国内流离失所者问题的代表,Report on the Representative’s visit to Mozambique(同上,第 626段);联合国武装冲突对儿童影响问题专家,Report(同上,第 627段);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Report on human rights and mass exoduses (同上,第 628段);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关于法外、即决或任意处决问题特别报告员,Report on the Special Rapporteur’s mission to Burundi(同上,第 629段);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扎伊尔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Report on the Special Rapporteur’s visit to Rwanda(同上,第 630段);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对妇女的暴力行为及其因果问题特别报告员,Report on violence against women perpetrated and/or condoned by the State during times of armed conflict(同上,第 631段);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署执行委员会,Standing Committee update on regional development in the former Yugoslavia(同上,第 632段);美洲国家组织,General Assembly, Res. 1602(XXVIII-O/98)(同上,第 633段);非洲统一组织,Council of Ministers, Res. 1448(LVIII)(同上,第 634段);第25届红十字国际大会,日内瓦,Res. XVII, 第 8(同上,第 635段);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Consideration of the report of Peru(同上,第 636段);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Report of the Committee, 20th Session(同上,第 637段);儿童权利委员会,Preliminary observations on the report of Sudan(同上,第 638段);儿童权利委员会,Concluding observations on the report of Sudan(同上,第 638段);儿童权利委员会,Concluding observations on the report of Uganda(同上,第 639段);儿童权利委员会,Concluding observations on the report of Myanmar(同上,第 640段)。
[26] 例如,参见:Guiding Principles on Internal Displacement, Principle 25(1)(同上,第 432和649段);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署执行委员会,Conclusion No. 75 (XLV): Internally Displaced Persons(同上,第 473段)。
[27] 参见:联合国安理会,第688号决议(同上,第 660段)、第999号决议(同上,第 661段)、第1010号决议,、1019 和1034号决议(同上,第 662段)、第 1078号决议(同上,第 663段)、第1097号决议 (同上,第 664段)与第1120号决议 (同上,第 665段);联合国安理会,主席声明(同上,第 666–669段)。
[28] Guiding Principles on Internal Displacement, Principle 25(同上,第 649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