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128. 释放并遣返被剥夺自由的人

规则128(一)实际战事停止后,战俘须即予释放并遣返,不得迟延。(二)一旦拘禁之理由不复存在,但最迟不晚于实际战事结束之时,平民被拘禁者须即予释放。(三) 一旦拘禁之理由不复存在,因非国际性武装冲突而被剥夺自由的人须即予释放。如果针对上述人员的刑事诉讼是未决诉讼,或者他们正在服合法判处的刑罚,则可继续剥夺其自由。
第2卷,第37章,K节
国家实践将这些规则分别确立为可适用于国际性武装冲突((一)和(二))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三))的习惯国际法规范。如果拘留之理由不复存在但仍然拒绝释放被拘留者,那么就违反了禁止任意剥夺人身自由的规定(见规则99),并且还可能构成扣留人质(见规则96)。
《海牙章程》规定,在媾和后,应尽速遣返战俘。[1]《日内瓦第三公约》规定,在实际战事停止后,战俘应即予释放并遣返,不得迟延。[2]
《日内瓦第四公约》第132条规定,一俟必须拘禁之理由不复存在时,拘留国应即将被拘禁人释放。第133条规定,战事结束后,拘禁应予尽速终止。第132条鼓励冲突之各方在战事进行中并应设法缔结协定,规定若干类之被拘禁人,尤其儿童、孕妇、有婴孩与幼童之母亲,伤者、病者及已经长期拘禁者之释放、遣返、送归原居住地或收容于中立国之办法。[3]
“对遣返战俘或平民的无理延迟”构成严重破坏议定书的行为。[4]
在实际战事结束之后即刻遣返战俘这项基本义务也得到许多其它条约的承认。[5]
许多国家的军事手册都明确规定了在(实际)战事结束之后遣返战俘的义务。[6]根据许多国家的立法,对于战俘遣返的无理延迟属于犯罪。[7]该规则还得到据报告的实践的支持。[8]联合国及其它国际组织在许多场合也对此问题进行了重申。[9]
红十字与红新月国际大会屡次呼吁尊重此规则。例如,1999年,在第27届国际大会上通过的《2000年—2003年行动计划》中,它呼吁武装冲突的所有各方应确保:
在实际战事停止之后,应立即释放并遣返战俘,除非其正接受正当司法程序之审查;应严格遵守禁止扣留人质的规定;不得出于讨价还价之目的而延长对战俘与被拘禁者的扣留时间,该实践为《日内瓦公约》所禁止。[10]
在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许多在冲突中缔结的协议都是确立该规则习惯法性质的实践,例如,在阿富汗、安哥拉、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纳、柬埔寨、车臣、萨尔瓦多、利比里亚、莫桑比克和卢旺达发生的武装冲突。[11]《第二次埃斯基普拉斯会议协议》规定,在签发大赦令的同时,“相关国家的非正规军”应释放他们关押的所有人。[12]
根据一些国家立法的规定,无理拖延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被拘留者返乡的行为属于犯罪。[13]
此规则得到了一些正式声明与其它实践的支持。它们对释放被拘留者的行为表示赞赏,要求进一步释放被拘留者,或者对在此类释放活动中不合作的当事方予以谴责。[14]还有一些国家对释放在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被拘留之人做出了解释,例如,哥伦比亚、尼日利亚和卢旺达。[15]
联合国与其它国际组织在各种场合(例如,在阿富汗、安哥拉、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纳、车臣和塔吉克斯坦)均强调了释放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被拘留者的重要性。[16]有时,因为无力保证被拘留的俘虏的安全,武装反对团体也表示它们希望遵守此规则。[17]
从该规则的表述中可以看出,它并不适用于那些因武装冲突的原因正处于刑事诉讼中的人,以及那些被合法判罪和正在服刑的人。这一点在许多协议中都有所反映。[18]因此,在敌对行动结束后,那些因与冲突有关的原因被合法判罪或正在服刑的人仍然可被拘留,但应该考虑给予其特设,除非他们因战争罪正在服刑(见规则159)。
根据《日内瓦第四公约》的规定,不得将被保护人移送于他或她“因其政治意见或宗教信仰有恐惧迫害之理由之国家”。[19]尽管《日内瓦第三公约》没有规定类似条款,但自1949年以来的实践已经发展形成了这样一种结果,即:在每一次遣返中,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都扮演着中立调解人的角色,无论是国际性还是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各方都接受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参与条件,其中包括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能够在遣返(在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情况下是释放)之前,通过单独会见有关人员,核查他们是否希望被遣返(或释放)。[20]
实践表明,释放通常是根据协议在冲突结束之时进行,它以双边交换为基础。[21]从人员释放的谈判到对释放本身的监督甚或是在释放之后对前战俘的接收,释放过程的每个阶段几乎总是包括中立调解者(通常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参与。实践强调,在此类交换过程中,相关各方必须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或其他调停者善意合作。[22]在以下国家中,也有关于类似实践的报告:安哥拉[23]、哥伦比亚[24]、萨尔瓦多[25]、卢旺达[26]、索马里[27]、和苏丹[28]。联合国安理会、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以及欧洲理事会议会大会都呼吁各方在释放被拘留者方面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进行合作。[29]
实践表明,在释放之时,前拘留方的责任并未中止,它在确保人员在返回期间的安全以及在旅途中维持其生活方面仍然负有责任。《日内瓦第三公约》规定,战俘之遣返应在与移送战俘相类似的人道条件下实行。[30]《第二附加议定书》规定,“如果决定释放自由被剥夺的人,作出决定的人应采取措施,以保证被释放的人的安全”。[31]最后一项要求在以下几类文件中有所规定,它们是:《克罗地亚与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关于交换战俘的协议》(1992年3月)、[32]许多可适用于或已经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军事手册、[33]规定违反《第二附加议定书》惩罚措施的国内立法、[34] 以及一份由安理会主席发表的声明。[35]
关于《日内瓦第三公约》第118条中关于“实际战事结束”这一表述的含义,《德国军事手册》认为,这一要求既非指正式的停战协议,亦非指和平条约的缔结。[36]
注意:《日内瓦第三公约》第109—117条对有特殊需求之战俘的直接遣返及中立国之收容做出了规定。[37]这些条款中所规定的义务与在实际战事结束时要求释放或遣返的规则无关。
[1] 《海牙章程》第20条(同上,第604段)。
[2] 《日内瓦第三公约》第118条(同上,第607段)。
[3] 《日内瓦第四公约》第132条(同上,第608段)和第133条(同上,第609段)。
[4] 《第一附加议定书》第85条第4款第2项(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615段)。
[5] Panmunjom Armistice Agreement, Article III(51)(a)(同上,第611段);Protocol to the Agreement on Ending the War and Restoring Peace in Viet-Nam concerning the Return of Captured Military Personnel and Foreign Civilians and Captured and Detained Vietnamese Civilian Personnel, Articles 4 and 6 (同上,第613段);Agreement on Repatriation of Detainees between Bangladesh, India and Pakistan (同上,第614段);CIS Agreement on the Protection of Victims of Armed Conflicts, Article 4(同上,第618段);Agreement on the Military Aspects of the Peace Settlement annexed to the Dayton Accords, Article IX(同上,第619段);Peace Agreement between Ethiopia and Eritrea, Article 2(1) and (2)(同上,第620段)。
[6]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638–639段)、澳大利亚(同上,第640段)、喀麦隆(同上,第642段)、加拿大(同上,第641段)、哥伦比亚(同上,第643段)、克罗地亚(同上,第644段)、法国(同上,第645段)、德国(同上,第646段)、匈牙利(同上,第647段)、以色列(同上,第648段)、意大利(同上,第649段)、马达加斯加(同上,第650段)、荷兰(同上,第651段)、新西兰(同上,第653段)、尼日利亚(同上,第654段)、南非(同上,第655段)、西班牙(同上,第656段)、瑞士(同上,第657段)、英国(同上,第658–659段)和美国(同上,第660–661段)。
[7]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亚美尼亚(同上,第663段)、澳大利亚(同上,第664–665段)、阿塞拜疆(同上,第666段)、孟加拉国(同上,第667段)、白俄罗斯(同上,第668段)、比利时(同上,第669段)、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纳(同上,第670段)、加拿大(同上,第671), 库克群岛(同上,第672段)、克罗地亚(同上,第673段)、塞浦路斯(同上,第674段)、捷克共和国(同上,第675段)、爱沙尼亚(同上,第677段)、格鲁吉亚(同上,第678段)、德国(同上,第679段)、匈牙利(同上,第680段)、爱尔兰(同上,第681段)、立陶宛(同上,第684段)、摩尔多瓦(同上,第685段)、荷兰(同上,第686段)、新西兰(同上,第687段)、尼日尔(同上,第689段)、挪威(同上,第690段)、斯洛伐克(同上,第691段)、斯洛文尼亚(同上,第692段)、西班牙(同上,第693段)、塔吉克斯坦(同上,第694段)、英国(同上,第695段)、南斯拉夫(同上,第696段) 和津巴布韦(同上,第697段);另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草案:阿根廷(同上,第662段)、萨尔瓦多(同上,第676段)、约旦(同上,第682段)、黎巴嫩(同上,第683段)和尼加拉瓜(同上,第688段)。
[8] 例如,参见据报告的下列国家的实践:博茨瓦纳(同上,第701段)、埃及(同上,第703)和科威特(同上,第709段)。
[9] 例如,参见: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第968号决议(同上,第719段);联合国大会,第50/193号决议(同上,第722段);联合国人权委员会,Res. 1996/71(同上,第725段)和Res. 1998/79(同上,第727段);欧洲理事会,Parliamentary Assembly, Rec. 1287(同上,第736段);海湾合作理事会,Supreme Council, Final Communiqués of the 12th, 13th, 14th, 15th and 16th sessions(同上,第740–744段);阿拉伯国家联盟,Council, Res. 4938(同上,第745段)、Res. 5169 (同上,第747段)、Res. 5231(同上,第746段)、Res. 5324(同上,第747段)、Res. 5414(同上,第748段)和Res. 5635(同上,第749段);伊斯兰会议组织,Conference of Foreign Ministers, Res. 1/6-EX(同上,第751段);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Ministerial Council, Decision on the Minsk Process(同上,第752段)。
[10] 第27届红十字与红新月国际大会,Res. I(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756段)。
[11] Afghan Peace Accord, Article 5(同上,第635段);Peace Accords between the Government of Angola and UNITA, para. II.3(同上,第627段);Agreement between the Parties to the Conflict in Bosnia and Herzegovina on the Release and Transfer of Prisoners, Article 3(1)(同上,第631段);Final Act of the Paris Conference on Cambodia, Articles 21–22(同上,第626段);N'Sele Cease-fire Agreement, Article 4(同上,第633段);Government of El Salvador-FMLN Agreement on Human Rights, para. 3(同上,第624段);Cotonou Agreement on Liberia, Article 10(同上,第634段);General Peace Agreement for Mozambique, Protocol IV, Part III(同上,第632段);Moscow Agreement on a Cease-fire in Chechnya, Article 2(同上,第637段)。
[12] Esquipulas II Accords(同上,第617段)。
[13]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格鲁吉亚(同上,第678段)、德国(同上,第679段) 和塔吉克斯坦(同上,第694段)。
[14]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声明:孟加拉国(同上,第700段)、法国(同上,第704段);菲律宾的实践(同上,第711段);以及据报告的下列国家的实践:印度(同上,第707)和美国(同上,第713段)。
[15] 参见哥伦比亚的实践(同上,第702段)以及据报告的尼日利亚的实践(同上,第710段)和卢旺达的实践(同上,第712段)。
[16] 例如,参见:联合国安理会,第968号决议(同上,第719段)、主席声明(同上,第720–721段);联合国大会,第50/193号决议 (同上,第722段);联合国人权委员会,Res. 1994/72 和1995/89(同上,第724段)、Res. 1996/71(同上,第725段)、Res. 1998/79 (同上,第727段)和Statement by the Chairman(同上,第728段);欧洲议会,Resolution on the situation in Chechnya(同上,第739段);阿拉伯国家联盟,Council, Res. 5231(同上,第746段);非洲统一组织,Report of the Secretary-General on the situation in Angola(同上,第750段)。
[17] 例如,参见:哥伦比亚革命武装(人民军)的声明(同上,第765段)、据报告的苏丹人民解放运动(军)的实践(同上,第766段)及武装反对团体的实践(同上,第762–764段)。
[18] 例如,参见:Agreement between the Parties to the Conflict in Bosnia and Herzegovina on the Release and Transfer of Prisoners, Article 3(1);General Peace Agreement for Mozambique, Protocol IV, Part III(同上,第631段)。
[19] 《日内瓦第四公约》第45条第4款(同上,第835段)。
[20] 例如,参见:Agreement on the Military Aspects of the Peace Settlement annexed to the Dayton Accords(同上,第823段);Agreement between Croatia and the SFRY on the Exchange of Prisoners, para. 6(同上,第840段);Agreement between Croatia and the FRY on the Exchange of Prisoners(July 1992), para. 3(同上,第841段);Agreement between Croatia and the FRY on the Release and Repatriation of Prisoners, Article 1(4)(同上,第842段);Agreement between the Parties to the Conflict in Bosnia and Herzegovina on the Release and Transfer of Prisoners, Article 3(6)(同上,第843段)。
[21] 例如,参见:Agreement on the Military Aspects of the Peace Settlement annexed to the Dayton Accords, Article IX(同上,第787段);Agreement between Croatia and the SFRY on the Exchange of Prisoners, paras. 1–2(同上,第792段);Protocol to the Moscow Agreement on a Cease-fire in Chechnya, Article 2(同上,第793段);Ashgabat Protocol on Prisoner Exchange in Tajikistan, para. 1(同上,第794段)。
[22] 例如,参见:Peace Accords between the Government of Angola and UNITA, Cease-fire Agreement, Section II(3)(同上,第913段);Agreement between Croatia and the SFRY on the Exchange of Prisoners, paras. 3–6 and 11(同上,第915段);Agreement No. 3 on the ICRC Plan of Action between the Parties to the Conflict in Bosnia and Herzegovina, Section IV(同上,第916段);Agreement between Croatia and the FRY on the Release and Repatriation of Prisoners, Article 1(1)(同上,第917段);London Programme of Action on Humanitarian Issues, Article 2(f)(同上,第918段);Agreement between the Parties to the Conflict in Bosnia and Herzegovina on the Release and Transfer of Prisoners, Article 3(同上,第919段);Agreement among the Parties to Halt the Conflict in Bosnia and Herzegovina, Article II(同上,第921段);General Peace Agreement for Mozambique, Protocol VI, Section III(2)(同上,第920段);Cotonou Agreement on Liberia, Article 10(同上,第922段);Ashgabat Protocol on Prisoner Exchange in Tajikistan, para. 2(同上,第923段)。
[23] 参见:联合国秘书长,Further report on the UN Angola Verification Mission (UNAVEM II)(同上,第937段)。
[24] Report on the Practice of Colombia (同上,第928段)。
[25] 参见:UN Commission on the Truth for El Salvador, Report (同上,第939段)。
[26] 参见:Association rwandaise pour la défense des droits de la personne et des libertés publiques, Rapport sur les droits de l’homme au Rwanda – Année 1992(同上,第929段)。
[27] 联合国秘书长,Progress report on the situation in Somalia(同上,第938段)。
[28] 参见:红十字国际委员会,Annual Report 1986(同上,第945段)。
[29] 例如,参见:联合国安理会,第1089号决议(同上,第932段)、和第1284号决议(同上,第933段);联合国人权委员会,Res. 1996/71 (同上,第934段);欧洲理事会,Parliamentary Assembly, Rec. 1287(同上,第940段)。
[30] 《日内瓦第三公约》第119条第1款(此条款提到了该公约第46—48条中规定的移送条件)。
[31] 《第二附加议定书》第5条第4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参见第2卷,第37章,第891段)。
[32] Agreement between Croatia and the SFRY on the Exchange of Prisoners (March 1992), Article VII(同上,第892段)。
[33]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加拿大(同上,第895段)、新西兰(同上,第897段)。
[34]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爱尔兰(同上,第900段)、挪威(同上,第901段)。
[35] 联合国安理会,主席声明(同上,第905段)。
[36] 德国,Military Manual(同上,第646段)。
[37] 《日内瓦第三公约》第109–117 条(同上,第606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