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123. 记录及提供被剥夺自由之人的个人详细资料

规则123 须记录被剥夺自由之人的个人详细资料。
第2卷,第37章,F节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定为一条可适用于国际性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这一规则与禁止强迫失踪(见规则98)和有义务澄清被报告失踪人员的下落的规则(见规则117)均有重叠之处。针对那些规则所收集的实践都支持此规则,并且都赞同以下结论,即:记录被拘留者详细信息的要求无论在国际性还是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都构成了习惯法。
此规则最初是在《海牙章程》中得到了编纂,该章程规定设立国家情报局以接受并提供有关每个战俘的信息。[1] 《日内瓦第三公约》(关于战俘)和《日内瓦第四公约》(关于敌方侨民和平民被拘禁者)中也规定建立此类情报局。[2]最后两个公约还规定了应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建立中央事务所,以确保和各国信息局之间的信息交换。[3]另外,在国际性武装冲突中,《日内瓦第三公约》和《日内瓦第四公约》还规定了一项义务,要求准予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接触被拘留者,并向其提供他们的个人详细信息(见规则124)。[4]
许多军事手册都明确规定有记录被剥夺自由之人详细信息的义务。[5]一些国家的立法也对此做出了明确规定。[6]此规则还得到一些正式声明与据报告的实践的进一步支持。[7]
1969年,第21届红十字国际大会通过了一项保护战俘的决议,它声明:无论《日内瓦第三公约》如何规定,“国际社会一直要求对战俘提供人道待遇,包括弄清所有战俘的身份并查明他们的下落”。[8]
未发现违反本规则的正式实践。
至于所记录信息的范围,缔约国的义务不能超出从被关押者处或其可能携带文件中可获得的信息的范围。根据《日内瓦第三公约》的规定,当战俘受讯问时,仅须告以其姓名、出生日期、等级以及军、团、个人番号或相当之信息。[9]
在国际性武装冲突中,须将按此规则记录的详细资料转递给其它当事方以及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中央事务所。
《关于人员强迫失踪的美洲公约》以及作为《代顿协定》附件的《关于和平解决问题的军事方面协议》都规定了记录被剥夺自由之人消息资料的义务。[10]另外,由前南斯拉夫冲突各方以及菲律宾冲突各方之间达成的诸多协议中也都规定了此项义务。[11]
一些可以或已经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军事手册要求记录被拘留者个人的详细资料。[12]此规则也得到了正式声明和据报告的实践的支持。[13]
在1999年通过的一项关于科索沃境内的人权情况的决议中,联合国大会要求南斯拉夫代表“提出一份被拘留和从科索沃转移到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塞尔维亚和黑山)其他部分的全部人员的最新名单,斟酌情况明确列出每一个人受拘留的最新罪名。”[14]许多涉及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其他国际文件也规定,必须记录被拘留者个人的详细资料。[15]
正如上文所述,如果此规则的目的在于确保无人失踪或强迫失踪,那么在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该规则也同样必须得到遵守。在此方面,欧洲人权委员会与欧洲人权法院认为,“不对诸如拘留日期、时间与地点,被拘留者姓名以及拘留原因等方面的信息加以记录”是不符合人身自由与安全权的真正意图的。[16]美洲人权委员会已向许多国家提出建议,希望它们建立核心记录,“以查明所有被拘留者的下落,以便他们的亲人和其他利害关系者能够迅速知道任何有关他们被捕的消息”。[17]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一直呼吁尊重此规则,例如,在1992年发生在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纳的冲突情况中。[18]
无论是在国际性武装冲突抑或非国际性武装冲突方面,均未发现违反本规则的正式实践。
[1] 《海牙章程》第14条第1款(同上,第284段)。
[2] 《日内瓦第三公约》第122条(同上,第286段);《日内瓦第四公约》第136 条(同上,第288段)。
[3] 《日内瓦第三公约》第123 条(同上,第287段);《日内瓦第四公约》第140条(同上,第288段)。
[4] 《日内瓦第三公约》第125 条(同上,第353段)与126 条(同上,第351段);《日内瓦第四公约》第142 条(同上,第353)与第143 条(同上,第351段)。
[5]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301段)、澳大利亚(同上,第302段)、布基纳法索(同上,第303段)、喀麦隆(同上,第第304–305段)、加拿大(同上,第306段)、刚果(同上,第307段)、萨尔瓦多(同上,第308段)、法国(同上,第第309–310段)、德国(同上,第311段)、印度(同上,第312段)、印度尼西亚(同上,第313段)、 马达加斯加(同上,第315段)、马里(同上,第316段)、摩洛哥(同上,第317段)、荷兰(同上,第318段)、新西兰(同上,第319段)、西班牙(同上,第321段)、瑞士(同上,第322段)、英国(同上,第323段)和美国(同上,第324段)。
[6]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阿塞拜疆(同上,第326段)、孟加拉国(同上,第327段)、中国(同上,第328段)、爱尔兰(同上,第329段)和挪威(同上,第330段)。
[7] 例如,参见:英国的声明(同上,第334段);据报告的以色列实践(同上,第333段)。
[8] 第21届红十字国际大会,Res. XI (同上,第340段)。
[9] 《日内瓦第三公约》第17条。
[10] Inter-American Convention on the Forced Disappearance of Persons, Article XI(同上,第289段);Agreement on the Military Aspects of the Peace Settlement annexed to the Dayton Accords, Article IX(同上,第290段)。
[11] 例如,参见:Agreement between Croatia and the SFRY on the Exchange of Prisoners, para. 3(同上,第294段);Agreement No. 2 on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Agreement of 22 May 1992 between the Parties to the Conflict in Bosnia and Herzegovina, para. 2(同上,第295段);Agreement No. 3 on the ICRC Plan of Action between the Parties to the Conflict in Bosnia and Herzegovina, Section IV(同上,第296段);Agreement between the Parties to the Conflict in Bosnia and Herzegovina on the Release and Transfer of Prisoners, Article 6(2)(同上,第297段);Comprehensive Agreement on Respect for Human Rights and 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Law in the Philippines, Part IV, Article 3(同上,第298段)。
[12]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澳大利亚(同上,第302段)、萨尔瓦多(同上,第308段)、德国(同上,第311段)、 印度(同上,第312段)、马达加斯加 (同上,第315)和塞内加尔(同上,第320段)。
[13] 例如,参见:博茨瓦纳的声明(同上,第332段);以及两个国家的实践(同上,第335–336段)。
[14] 联合国大会,第54/183号决议(同上,第337段)。
[15] Standard Minimum Rules for the Treatment of Prisoners, Rule 7(同上,第291段);European Prison Rules, Rule 8(同上,第292段);Body of Principles for the Protection of All Persons under Any Form of Detention or Imprisonment, Principle 16(同上,第293段);UN Secretary-General’s Bulletin, Section 8(a) (同上,第300段)。
[16] 欧洲人权委员会与欧洲人权法院,Kurt v. Turkey(同上,第341段)。
[17] 美洲人权委员会,Annual Report 1980–1981 以及 Reports on the situation of human rights in Argentina, Chile and Peru(同上,第342段)。
[18]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Solemn Appeal to All Parties to the Conflict in Bosnia and Herzegovina(同上,第346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