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122. 禁止抢劫被剥夺自由之人的个人财物

规则122 禁止抢劫被剥夺自由之人的个人财物。
第2卷,第37章,E节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定为一条可适用于国际性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该规则是对禁止抢劫这项一般规则的具体应用(见规则52)。
禁止抢劫是一项被确立已久的习惯国际法规则。它早在《利伯守则》、《布鲁塞尔宣言》以及《牛津手册》中就已得到了承认。[1]禁止抢劫的规定最初在《海牙章程》中得到了编纂。[2]在一战结束后设立的责任委员会提交的报告中以及二战结束后制定的《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宪章》中,都将抢劫(或劫掠)确定为战争罪。[3]《日内瓦第三公约》规定,凡属战俘个人使用(其中包括保护个人)的财产与物品,应仍归其保有;《日内瓦第四公约》允许被拘禁人保有个人用品。[4]《日内瓦第四公约》还禁止掠夺。[5]
一些军事手册中规定禁止掠夺被拘留者。[6]根据许多国家的立法规定,掠夺被拘留者是一种犯罪。[7]
根据《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的规定,抢劫是一种战争罪。[8] 在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1995年审理的“塔迪奇案”中,被告被指控抢劫了被俘人员的个人物品,但是该项指控却因证据不足而于1997年被宣告不成立。[9] 在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1998年审理的“德拉里奇案”(Delalić case)中,两名被告被指控抢劫了关押在切雷比奇(Čelebići)战俘营中人员的金钱、手表、和其它贵重财产。然而,审判庭驳回了此项指控。它裁定:缺乏足够的证据证明“该非法占有中所得到的财物的价值足以对受害者造成严重后果”;因此,无法认定对国际人道法的违反是“严重的”。[10]
《第二附加议定书》第4条规定,禁止对自由受限制的人实施抢劫。[11] 根据《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卢旺达国际刑事法庭规约》和《塞拉利昂特别法院规约》的规定,此类抢劫是一种战争罪。[12] 在联合国秘书长《关于设立塞拉利昂问题特别法庭的报告》中,秘书长将违反《第二附加议定书》第4条的行为归为违反习惯国际法的行为。[13]联合国秘书长发布的《关于联合国部队遵守国际人道法的公告》规定,禁止对任何没有或不再参与军事行动的人实施抢劫。[14]
根据许多国家的立法规定,抢劫被拘留者是犯罪行为。[15]
在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审理的“耶里希奇案”(Jelisić case)中,被告被指控违反了该法庭规约第3条第5款的规定。该条款规定,抢劫私人财产是违反战争法和惯例的行为。在该案中,被告承认有罪,因为当被拘留者到达位于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纳境内的卢卡(Luka)集中营时,他偷窃了被拘留者的金钱、手表、珠宝和其它贵重物品。[16]
无论是在国际性武装冲突抑或非国际性武装冲突方面,均未发现违反本规则的正式实践。
各国军事手册中提到的实践表明,该规则禁止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攫取被拘留者的私人财物。在国际性武装冲突中,它并不禁止获取可用于军事行动的物品(例如,武器和其它军事装备)作为战利品(见规则49)。
《日内瓦第三公约》规定,钢盔、防毒面具及其它为保护个人而发给之物品须由战俘个人保有。该条还规定了取去并扣留战俘所带金钱以及因安全原因取去贵重物品的具体程序。[17] 在《日内瓦第四公约》中,对于取去和扣留为平民被拘禁者所有的金钱、支票、债券和其它贵重物品也规定了类似的程序。[18]
[1] Lieber Code, Article 44(参见第2卷,第16章,第470段);Brussels Declaration, Articles 18 and 39(同上,第471–472段);Oxford Manual, Article 32(a)(同上,第473段)。
[2] 《海牙章程》第47条(同上,第460段)。
[3] Report of the Commission on Responsibility(同上,第475段);《国际军事法庭宪章》(纽伦堡),第6条第2款(同上,第465段)。
[4] 《日内瓦第三公约》第18条(参见第2卷,第37章,第241段);《日内瓦第四公约》第97条(同上,第242段)。
[5] 《日内瓦第四公约》第33条第2款(参见第2卷,第16章,第466段)。
[6]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加拿大(参见第2卷,第37章,第245段)、荷兰(同上,第246段)、美国(同上,第247段)。
[7]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澳大利亚(同上,第249段)、保加利亚(同上,第250段)、乍得(同上,第251段)、智利(同上,第252段)、哥伦比亚(同上,第253段)、古巴(同上,第254段)、萨尔瓦多(同上,第255段)、希腊(同上,第256段)、伊拉克(同上,第257段)、爱尔兰(同上,第258段)、意大利(同上,第259段)、新西兰(同上,第260段)、 尼加拉瓜(同上,第261–262段)、尼日利亚(同上,第263段)、挪威(同上,第264段)、巴拉圭(同上,第265段)、秘鲁(同上,第266段)、新加坡(同上,第267段)、西班牙(同上,第268–269段)、英国(同上,第270–271段)、委内瑞拉(同上,第272段)和也门(同上,第273段);另参见阿根廷的立法草案(同上,第248段)。
[8] 《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第3条第5款(参见第2卷,第16章,第480段)。
[9] 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Tadić case, Second Amended Indictment and Judgement(参见第2卷,第37章,第279段)。
[10] 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Delalić case, Initial Indictment and Judgement (同上,第281段)。
[11] 《第二附加议定书》第4条第2款第7项(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243段)。
[12] 《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第3条第5款(参见第2卷,第16章,第480段);《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第4条第6款(同上,第482段);Statute of the Special Court for Sierra Leone, Article 3(f)(同上,第469段)。
[13] 联合国秘书长,Report on the establishment of a Special Court for Sierra Leone (参见第2卷,第37章,第276段)。
[14] UN Secretary-General’s Bulletin, Section 7.2(同上,第244段)。
[15]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哥伦比亚(同上,第253段)、新西兰(同上,第260段)、尼加拉瓜(同上,第262段)、尼日利亚(同上,第263段)、新加坡(同上,第267段)、西班牙(同上,第268–269段)、委内瑞拉(同上,第272段)和也门(同上,第273段);另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保加利亚(同上,第250段)、意大利(同上,第259段)、尼加拉瓜(同上,第261段)、 巴拉圭(同上,第265段)和秘鲁(同上,第266段),这些立法并不排除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以及阿根廷的立法草案(同上,第248段)。
[16] 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Jelisić case, Initial Indictment and Judgement (同上,第280段)。
[17] 《日内瓦第三公约》第18条(同上,第241段)。
[18] 《日内瓦第四公约》第97条(同上,第242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