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120. 被剥夺自由之儿童的住处安排

规则120 除同一家庭的人按家庭单位予以安排之外,被剥夺自由之儿童的住处应与成人住处分开。
第2卷,第37章,C节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定为一条可适用于国际性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
《日内瓦第四公约》规定,除因工作或健康原因或为执行刑事或纪律制裁之目的必须暂时分离者,被拘禁的儿童必须与他们的父母住在一起。[1]这一规则规定在了《第一附加议定书》中。[2]《儿童权利公约》明确规定了这一要求,该公约几乎得到了全球所有国家的批准。[3] 另外,《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公约》也要求,青少年应与成年人分开关押。[4]
一些国家的军事手册规定,除非与其家人同住,儿童应与成年人分开关押。[5] 这一要求也体现在一些国家的立法之中。[6]
《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儿童权利公约》都要求把儿童被关押者与成年人被关押者分开居住,后面一个公约得到了世界上几乎所有国家的批准。[7] 另外,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有关的其他法律文件也对这一要求做出了规定。[8]
一些可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军事手册规定了这一规则。[9] 一些国家的立法与其他规章也要求遵守这一规则。[10]1993年,秘鲁和菲律宾通知联合国儿童权利委员会,表明它们要求儿童与成年人分开关押。[11]
无论是在国际性武装冲突抑或非国际性武装冲突方面,均未发现违反本规则的正式实践。
正如该规则所表明的那样,只有当不侵犯其与家人共同居住这项权利的情况下,儿童才能与成人分开居住。《第一附加议定书》、联合国秘书长《关于联合国部队遵守国际人道法的公告》以及《被剥夺自由之少年的保护规则》对保持同一家庭成员共同居住前提下的各种例外做出了规定。[12]同时,《儿童权利公约》对保障“儿童最佳利益”前提下的例外也做出了规定。[13]
在对《儿童权利公约》做出批准时,澳大利亚表示,如果进行分开关押将违反“儿童应能够与他们的家人保持联系这项义务”,它将对儿童分开关押,因而对这项权利做出了保留。[14]加拿大、新西兰和英国在批准该公约时也都做出了类似的声明(如果分开关押将不“妥当”,或者混合关押将“对双方有利”,则构成例外)[15]
同一家庭的成员应共同居住的规则得到了应尊重家庭生活之要求的支持(参见规则105)。
本研究所收集到的实践并未统一地指向一个年龄界限,以决定何为该规则意义中的“儿童”。《第一附加议定书》对此问题未作具体规定,但它暗示15岁绝对应该是最低的界限。[16] 《儿童权利公约》将儿童定义为“18岁以下任何人,除非对其适用之法律规定成年年龄低于18岁”。[17] 这一分歧同样反映在各国的立法之中。例如,卢旺达的《监狱秩序》规定,不满18岁的被关押者应被分开监禁,而巴基斯坦的《监狱法》则要求这一措施所指向的对象为不满21岁的被关押者。[18]
[1] 《日内瓦第四公约》第82条第2款(参见第2卷,第37章,第146段)。
[2] 《第一附加议定书》第77条第4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148段)。
[3] 《儿童权利公约》第37条第3款(同上,第149段)。
[4] 《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0条(同上,第147段)。
[5]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164-165段)、澳大利亚(同上,第166段)、喀麦隆(同上,第167段)、加拿大(同上,第168段)、德国(同上,第169段)、西班牙(同上,第170段)、英国(同上,第171段)和美国(同上,第172段)。
[6]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孟加拉国(同上,第173段)、爱尔兰(同上,第174段)、尼加拉瓜(同上,第175段)、挪威(同上,第176段)、巴基斯坦(同上,第177段)、菲律宾(同上,第178段)以及卢旺达(同上,第179段)。
[7] 《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0条(同上,第147段);《儿童权利公约》第37条第3款(同上,第149段)。
[8] 例如,参见:Standard Minimum Rules for the Treatment of Prisoners, Rule 8(d)(同上,第156段);Standard Minimum Rules for the Administration of Juvenile Justice, Rule 13.4(同上,第158段);Rules for the Protection of Juveniles Deprived of their Liberty, Rule 29(同上,第159段);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 on the Application of 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Law between Croatia and the SFRY, para. 4(同上,第160段);Agreement on the Application of 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Law between the Parties to the Conflict in Bosnia and Herzegovina, para. 2.3(同上,第161段);UN Secretary-General’s Bulletin, Section 8(f)(同上,第163段)。
[9]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165段)、加拿大(同上,第168段)和德国(同上,第169段)。
[10]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尼加拉瓜(同上,第175段)、巴基斯坦(同上,第177段)、菲律宾(同上,第178段)及卢旺达(同上,第179段);以及马来西亚的实践(同上,第182段)。
[11] 秘鲁,Statement before the UN Committee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同上,第183段);菲律宾,Initial Report to the UN Committee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同上,第184段)。
[12] 《第一附加议定书》第77条第4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148段);UN Secretary-General’s Bulletin, Section 8(f)(同上,第163段);Rules for the Protection of Juveniles Deprived of their Liberty, Rule 29(同上,第159段)。
[13] 《儿童权利公约》第37条第3款(同上,第149段)。
[14] 澳大利亚,Reservation made upon ratification of the 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同上,第150段)。
[15] 加拿大,Reservation made upon ratification of the 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同上,第151段);新西兰,Reservations and declarations made upon ratification of the 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同上,第154段);英国,Reservations and declarations made upon ratification of the 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同上,第155段)。
[16] 《第一附加议定书》第77条第2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参见第2卷,第39章,第379段)。
[17] 《儿童权利公约》第1条。
[18] 卢旺达,Prison Order(参见第2卷,第37章,第179段);巴基斯坦,Prisons Act(同上,第177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