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119. 被剥夺自由之妇女的住处安排

规则119 除同一家庭的人按家庭单位予以安排之外,被剥夺自由的妇女,其住处应与男人的住处分开,并且这类妇女应由妇女直接监视。
第2卷,第37章,B节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定为一条可适用于国际性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
日内瓦第三和第四公约要求,被剥夺自由之妇女的住处应与男人的住处分开。[1] 这两个公约同时也要求,被剥夺自由之妇女的直接监管人必须是妇女。[2]根据《第一附加议定书》第75条的规定,这项规则是基于有关武装冲突的原因而自由受限制的妇女所应当得到的基本保证之一。[3]
许多国家的军事手册都特别规定,女性被关押者的住处应与男人的住处分开。[4] 瑞典的《国际人道法手册》还特别指出,《第一附加议定书》第75条是对习惯国际法的编纂。[5] 一些国家的立法规定,女性和男性被关押者的住处应分离。[6]
《第二附加议定书》规定,“除一家男女的住处安排在一起外,妇女的住处应与男子的住处分开,并应由妇女直接监视”[7]。其他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相关的法律文件也要求男性与女性被关押者的住处分开。[8]
一些可适用于或已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军事手册也规定了这项规则。[9]一些国家的立法以及其他规章规定,女性和男性被关押者的住处应分开。[10]
要求考虑受武装冲突影响之妇女的特别需求(见规则134)、特别是防止妇女成为性暴力的受害者(见规则93),都支持本研究所收集到的涉及此项规则的实践。 事实上,这一规则的目的在于执行给予妇女的特殊保护。要求尊重家庭生活(见规则105)支持同一家庭的成员必须住在一起这项规则。
无论是在国际性武装冲突抑或非国际性武装冲突方面,均未发现违反本规则的正式实践。根据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经验,男人与妇女通常都被分别关押。如果有时仅提供了最低限度的分别关押,那也不是因为不接受这一规则,而是由于关押当局拥有的物质资源有限。《第二附加议定书》特别规定,负责拘禁或拘留之当局应“在其力所能及的范围内”遵守此规则。[11]
[1] 《日内瓦第三公约》第25条第4段(同上,第99段)、第29条第2段(同上,第99段)、第97条第4段(同上,第100段)以及第108条第2段(同上,第100段);《日内瓦第四公约》第76条第4段(同上,第101段)、第82条第3段(同上,第102段)、第85条第4段(同上,第103段)以及第124条第3段(同上,第104段)。
[2] 《日内瓦第三公约》第97条第4段(同上,第100段)以及第108条第2段(同上,第100段);《日内瓦第四公约》第76条第4段(同上,第101段)以及第124条第3段(同上,第104段)。
[3] 《第一附加议定书》第75条第5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105段)。
[4]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112段)、澳大利亚(同上,第113段)、喀麦隆(同上,第114段)、加拿大(同上,第115段)、意大利(同上,第116段)、荷兰(同上,第117段)、新西兰(同上,第118段)、塞内加尔(同上,第119段)、西班牙(同上,第120段)、瑞典(同上,第121段)、瑞士(同上,第122段)、英国(同上,第123段)以及美国(同上,第124-125段)。
[5] 瑞典,IHL Manual(同上,第121段)。
[6]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孟加拉国(同上,第127段)、爱尔兰(同上,第127段)、挪威(同上,第129段)、巴基斯坦(同上,第130段)和卢旺达(同上,第131段);还参见阿根廷的立法草案(同上,第126段)。
[7] 《第二附加议定书》第5条第2款第1项(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106段)。
[8] 例如,参见: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 on the Application of 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Law between Croatia and the SFRY, para. 4(同上,第109段);Agreement on the Application of 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Law between the Parties to the Conflict in Bosnia and Herzegovina, para. 2.3(同上,第110段);UN Secretary-General’s Bulletin, Section 8(e)(同上,第111段)。
[9]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112段)、澳大利亚(同上,第113段)、喀麦隆(同上,第114段)、加拿大(同上,第115段)、意大利(同上,第116段)、荷兰(同上,第117段)、新西兰(同上,第118段)、塞内加尔(同上,第119段)以及西班牙(同上,第120段)。
[10] 例如,参见:巴基斯坦的立法(同上,第130段)和卢旺达的立法(同上,第131段);以及印度的实践(同上,第133-134段)和马来西亚的实践(同上,第136段)。
[11] 《第二附加议定书》第5条第2款(首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