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118. 向被剥夺自由的人提供基本必需品

:本章讨论的是因武装冲突(无论是国际性的,还是非国际性的)而被剥夺自由之人的待遇问题。就国际性武装冲突而言,“被剥夺自由之人”这个术语包含落入敌手的战斗人员、平民被关押者以及因安全原因而被拘留者。就非国际性武装冲突而言,它包括直接参加敌对行动并落入敌手之人;如果在武装冲突的局势与被剥夺自由之间存在联系,那么它还包括因那些受刑事指控或因安全原因而被拘留之人。本章所使用的“被关押者”这个术语涵盖了所有因此而被剥夺了自由之人。
规则118 必须向被剥夺自由的人提供充足的食物、水、衣物、住宿和医疗照顾。
第2卷,第37章,A节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定为一条可适用于国际性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
必须为战俘提供充分的食物和衣物,这是一项被确立已久的习惯国际法规则,它早在《利伯守则》、《布鲁塞尔宣言》以及《牛津手册》中就已得到了承认。[1] 这一规则被编入了《海牙章程》之中,而目前详细规定在《日内瓦第三公约》中。[2] 根据《日内瓦第四公约》的规定,这一规则同样适用于国际性武装冲突中被剥夺了自由的平民。[3]
许多军事手册都要求对被剥夺自由之人提供基本需求。[4]根据许多国家的立法规定,违反这一规则构成犯罪。[5]这一规则也得到了正式声明以及其他实践的支持。[6]
1969年,第21届红十字国际大会通过了一项保护战俘的决议,它声明:无论《日内瓦第三公约》如何规定,“国际社会一直要求对战俘提供人道待遇,包括……提供充足的食物和医疗”。[7]
《第二附加议定书》规定了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向被关押人员提供基本需求的具体的条约法规则。[8] 另外,涉及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其他法律文件也规定了这一规则。[9]《战俘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 详细规定了涉及住宿、卫生、衣物、被褥和食物等方面的内容。[10]
一些可适用于或已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军事手册也规定了这一规则。[11] 根据许多国家的立法规定,违反这一规则构成犯罪。[12] 这一规则也得到了在非国际性武装冲突情形中做出的正式声明和其他实践的支持。[13]
必须为被剥夺自由之人提供基本需求这项规则也得到了联合国实践的支持。例如,1992年,联合国安理会要求,波黑境内所有集中营、监狱和拘留中心内的被拘留者必须得到“人道的待遇,包括适当的食物、住宿和医疗照顾”。[14] 另外,联合国大会分别在1979年和1990年以非投票的方式通过的《执法官员行为守则》以及《战俘待遇基本原则》均特别规定,战俘的健康必须得到保障。[15] 值得注意的是,不给被关押人员提供充足的食物、水和医疗将被视为实施了不人道待遇(见对规则90的评注)。在1999年的“阿列克索夫斯基案”(Aleksovski case)中,前南斯拉夫斯拉夫国际刑事法庭在决定被告是否对被关押人员实施了不人道的待遇时,考虑了每个被关押人员所得到的居住条件、食物和医疗的质量。[16]
无论是在国际性武装冲突抑或非国际性武装冲突方面,均未发现违反本规则的正式实践。
实践表明,为被剥夺自由之人提供的基本需求应该是充分的。在判断是否是充分时,必须考虑可能的物质手段以及当地条件。《第二附加议定书》规定,对基本需求的供给必须“按照当地平民居民的同样标准”。[17]
在“阿列克索夫斯基案”中,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认为,食物的相对缺乏是因战争引起的短缺导致的,所有的人都受此影响;而且,就平时的标准来看,医疗条件可以被认为是不充分的,但在该案中,被关押人员的确受到了可能得到的医疗照顾。[18]
根据实践,如果关押当局没有能力为被关押人员提供基本需求,那么它必须允许人道机构提供替代性的援助。而且,被关押人员在此种情况下也有权利接受个人的或集体的救济。《日内瓦第三公约》、《日内瓦第四公约》及其《第二附加议定书》均承认此项获得救济装运物资的权利。[19] 这一解释也得到各国军事手册、国家立法以及美洲人权委员会的一份报告的支持。[20]它还得到对规则53(涉及使平民陷于饥饿的作战方法)和规则55(涉及提供人道救济)的评注中所提到的实践的支持。
[1] Lieber Code, Article 76(参见第2卷,第37章,第9段);Brussels Declaration, Article 27(同上,第10段);Oxford Manual, Article 69(同上,第11段)。
[2] 《海牙章程》第7条(同上,第1段);《日内瓦第三公约》第25-32条(同上,第3段)以及第125条(同上,第5段)。
[3] 《日内瓦第四公约》第76、85、87条、第89-92条(同上,第4段)以及142条(同上,第5段)。
[4]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19-20段)、澳大利亚(同上,第21-22段)、贝宁(同上,第23段)、喀麦隆(同上,第24段)、加拿大(同上,第26-27段)、哥伦比亚(同上,第28-29段)、多米尼加共和国(同上,第31段)、厄瓜多尔(同上,第32段)、法国(同上,第34-35段)、德国(同上,第36段)、匈牙利(同上,第37段)、以色列(同上,第38段)、意大利(同上,第39段)、肯尼亚(同上,第40段)、马达加斯加(同上,第41段)、马里(同上,第42段)、荷兰(同上,第43-44段)、新西兰(同上,第45段)、尼加拉瓜(同上,第46段)、尼日利亚(同上,第47段)、菲律宾(同上,第48段)、罗马尼亚(同上,第49段)、塞内加尔(同上,第50段)、西班牙(同上,第51段)、瑞士(同上,第52段)、多哥(同上,第53段)、英国(同上,第54-55段)以及美国(同上,第56-59段)。
[5]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澳大利亚(同上,第61段)、阿塞拜疆(同上,第62段)、孟加拉国(同上,第63段)、智利(同上,第64段)、多米尼加(同上,第65段)、爱尔兰(同上,第66段)、墨西哥(同上,第67段)、尼加拉瓜(同上,第68段)、挪威(同上,第69段)、秘鲁(同上,第70段)、卢旺达(同上,第71段)、西班牙(同上,第72段)以及乌拉圭(同上,第67段)。还参见阿根廷的立法草案(同上,第60段)。
[6] 例如,参见美国的声明(同上,第79段)以及阿塞拜疆的实践(同上,第76段)和美国的实践(同上,第79段)。
[7] 第21届红十字国际大会,Res. XI(同上,第88段)。
[8] 《第二附加议定书》第5条第1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8段)。
[9] 例如,参见:Comprehensive Agreement on Respect for Human Rights and 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Law in the Philippines, Part IV, Article 4(6)(同上,第17段);UN Secretary-General’s Bulletin, Section 8(c)(同上,第18段)。
[10] Standard Minimum Rules for the Treatment of Prisoners, Rules 9–20(同上,第12段)。
[11]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19-20段)、贝宁(同上,第23段)、喀麦隆(同上,第24段)、加拿大(同上,第26-27段)、哥伦比亚(同上,第28-29段)、厄瓜多尔(同上,第32段)、德国(同上,第36段)、匈牙利(同上,第37段)、意大利(同上,第39段)、肯尼亚(同上,第40段)、马达加斯加(同上,第41段)、新西兰(同上,第45段)、尼加拉瓜(同上,第46段)、菲律宾(同上,第48段)、塞内加尔(同上,第50段)和多哥(同上,第53段)。
[12]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阿塞拜疆(同上,第62段)、尼加拉瓜(同上,第68段)以及西班牙(同上,第72段)。还参见秘鲁的立法(同上,第70段)和乌拉圭的立法(同上,第73段),这些立法并不排除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以及阿根廷的立法草案(同上,第60段)。
[13] 例如,参见南斯拉夫的声明(同上,第82段)和菲律宾的声明(同上,第78段);以及据报告的下面两国的实践:马拉西亚(同上,第77段)和美国(同上,第81段)。
[14] 联合国安理会,第770号决议(同上,第86段)。
[15] Code of Conduct for Law Enforcement Officials, Article 6(同上,第14段);Basic Principles for the Treatment of Prisoners, para. 9(同上,第16段)。
[16] 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Aleksovski case ,Judgment(同上,第90段)。
[17] 《第二附加议定书》第5条第1款第2项(经协商一致通过)。
[18] 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Aleksovski case ,Judgment(参见第2卷,第37章,第90段)。
[19] 《日内瓦第三公约》第72-73条(同上,第4段);《日内瓦第四公约》第76条、第108–109 条(同上,第4段);《第二附加议定书》第5条第1款第3条(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8段)。
[20]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贝宁(同上,第23段)、喀麦隆(同上,第24段)、克罗地亚(同上,第30段)、以色列(同上,第38段)、荷兰(同上,第43段)、新西兰(同上,第45段)、尼日利亚(同上,第47段)、塞内加尔(同上,第50段)、西班牙(同上,第51段)、瑞士(同上,第52段)、多哥(同上,第53段)、英国(同上,第54)以及美国(同上,第56和第58段);以及下列国家的立法:阿塞拜疆(同上,第62段)、孟加拉国(同上,第63段)、爱尔兰(同上,第66段)以及挪威(同上,第69);美洲人权委员会,Report on the Situation of Human Rights in Peru(同上,第93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