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113. 适当处理尸体

规则113 冲突各方须采取一切措施防止死者被剥劫。禁止残毁尸体。
第2卷,第35章,B节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立为一项适用于国际性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
1907年的《海牙第十公约》首次规定了采取一切措施防止死者被剥劫(或抢劫)的义务。[1]它现在也规定在《日内瓦公约》中。[2]《第一附加议定书》同样规定了这项义务,[3]不过使用了 “尊重”死者这个更为一般的术语,它含有防止死者被剥劫这种观念。[4]
许多军事手册规定,应当采取一切措施防止死者被剥劫或禁止对死者进行剥劫。[5] 剥劫死者尸体在许多国家是一种犯罪行为。[6]在1947年的“波尔案”(Pohl case)中,美国设在纽伦堡的军事法庭指出,抢掠尸体“是而且始终是一种犯罪行为”。[7]另外,禁止剥劫死者尸体是对禁止抢劫这项一般规则的具体应用(见规则52)。
根据《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的规定,在国际性武装冲突中残毁尸体属于“损害个人尊严罪”。根据《犯罪要件》的规定,它也同样适用于死者(见对规则90的评注)。[8]
许多军事手册禁止残毁尸体或其他对死者的虐待行为。[9]残毁尸体在许多国家是一种犯罪行为。[10]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一些审判中,被指控人因为残毁尸体和嗜食同类而被定罪。[11]正式声明和实践进一步支持禁止残毁尸体这项规则。[12]
《第二附加议定书》规定了在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采取一切措施防止死者被剥劫的义务。[13]此外,涉及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其他法律文件也规定有该项义务。[14]
许多可适用或已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军事手册都规定了采取一切措施防止死者被剥劫或禁止残毁尸体的义务。[15]许多国家的立法规定,这是一种犯罪。[16]此外,禁止对死者尸体进行剥劫是对禁止抢劫这项一般规则的具体应用(见规则52)。
哥伦比亚检察官曾经在最高行政法院(Council of State)指出,尊重死者的义务是《日内瓦公约》共同第3条所固有的一项义务。[17] 《第二附加议定书》规定禁止残毁尸体。[18]根据《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的规定,在国际性武装冲突中残毁尸体属于“损害个人尊严罪”。根据《犯罪要件》的规定,它也同样适用于死者(见对规则90的评注)。[19]另外,涉及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其他法律文件中也规定有该项规则。[20]
许多可适用或已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军事手册明确规定有禁止残毁或虐待死者的义务。[21]根据许多国家的立法规定,残毁或以其它方式虐待尸体是一种犯罪。[22]
不论在国际性还是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均未发现违反该规则的正式实践。
[1]《海牙第十公约》第16条(同上,第 125段)。
[2]《日内瓦第一公约》第15条第1款(同上,第 126段);《日内瓦第二公约》第18条第1款(同上,第 127段);《日内瓦第四公约》第16条第2款(同上,第 128段)。
[3]《第一附加议定书》第34条第1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 59段)。
[4]Yves Sandoz, Christophe Swinarski, Bruno Zimmermann (eds.), Commentary on the Additional Protocols, ICRC, Geneva, 1987, § 446。
[5]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参见第2卷,第章 35,第 134段)、澳大利亚(同上,第 135段)、比利时(同上,第 136段)、贝宁(同上,第 137段)、布基纳法索(同上,第 138段)、喀麦隆(同上,第 139段)、加拿大(同上,第 140–141段)、刚果(同上,第 142段)、法国(同上,第 143段)、德国(同上,第 144段)、肯尼亚(同上,第 145段)、黎巴嫩(同上,第 146段)、马达加斯加(同上,第 147段)、马里(同上,第 148段)、摩洛哥(同上,第 149段)、荷兰(同上,第 150段)、新西兰(同上,第 151段)、尼日利亚(同上,第 152段)、罗马尼亚(同上,第 153段)、塞内加尔(同上,第 154段)、西班牙(同上,第 155段)、瑞士(同上,第 156段)、多哥(同上,第 157段)、英国(同上,第 158–159段) 以及美国(同上,第 160–164段)。
[6]例如,参见:立法(同上,第 165–234段)。
[7]美国,Military Tribunal at Nuremberg, Pohl case(同上,第 235段)。
[8]Elements of Crimes for the ICC,Definition of committing outrages upon personal dignity as a war crime (ICC Statute, Footnote 49 relating to Article 8(2)(b)(xxi)).
[9]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澳大利亚(同上,第 67段)、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同上,第 68段)、加拿大(同上,第 69–70段)、厄瓜多尔(同上,第 71段)、以色列(同上,第 72段)、韩国(同上,第 73–74段)、荷兰(同上,第 75–76段)、新西兰(同上,第 77段)、尼日利亚(同上,第 78段)、菲律宾(同上,第 79段)、南非(同上,第 80段)、西班牙(同上,第 81段)、瑞士(同上,第 82段)、英国(同上,第 83–84段) 以及美国(同上,第 85–87段)。
[10]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澳大利亚(同上,第 88–89段)、孟加拉国(同上,第 90段)、加拿大(同上,第 91段)、刚果(同上,第 92段)、埃塞俄比亚(同上,第 93段)、爱尔兰(同上,第 94段)、意大利(同上,第 95–96段)、立陶宛(同上,第 97段)、荷兰(同上,第 98段)、新西兰(同上,第 99段)、挪威(同上,第 100段)、西班牙(同上,第 101段)、瑞士(同上,第 102段)、英国(同上,第 104) 以及委内瑞拉(同上,第 105段);还参见特立尼达以及多巴哥的立法草案(同上,第 103段)。
[11]澳大利亚,Military Court at Wewak,Takehiko case(同上,第 106段);澳大利亚,Military Court at Rabaul,Tisato case(同上,第 107段);美国,Military Commission at Yokohama,Kikuchi and Mahuchi case(同上,第 109段);美国,Military Commission at the Mariana Islands,Yochio and Others case(同上,第 110段);美国,General Military Court at Dachau,Schmid case(同上,第 111段)。
[12]例如,参见:美国的声明(同上,第 115段); 以及阿塞拜疆的实践(同上,第 112段)。
[13]《第二附加议定书》第8条(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 130段)。
[14]例如,参见:Comprehensive Agreement on Respect for Human Rights and 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Law in the Philippines, Part IV, Article 4(9)(同上,第 133段)。
[15]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澳大利亚(同上,第 135段)、贝宁(同上,第 137段)、加拿大(同上,第 140–141段)、德国(同上,第 144段)、肯尼亚(同上,第 145段)、黎巴嫩(同上,第 146段)、马达加斯加(同上,第 147段)、西班牙(同上,第 155段) 以及多哥(同上,第 157段)。
[16]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亚美尼亚(同上,第 168段)、阿塞拜疆(同上,第 170段)、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纳(同上,第 172段)、加拿大(同上,第 176段)、哥伦比亚(同上,第 179段)、克罗地亚(同上,第 181段)、埃塞俄比亚(同上,第 188段)、冈比亚(同上,第 190段)、乔治亚(同上,第 191段)、加纳(同上,第 192段)、几内亚(同上,第 193段)、爱尔兰(同上,第 197段)、哈萨克斯坦(同上,第 199段)、肯尼亚(同上,第 200段)、拉脱维亚(同上,第 202段)、摩尔多瓦(同上,第 207段)、新西兰(同上,第 209段)、尼加拉瓜(同上,第 211段)、尼日利亚(同上,第 212段)、挪威(同上,第 213段)、新加坡(同上,第 215段)、斯洛文尼亚(同上,第 217段)、西班牙(同上,第 218–219段)、瑞士(同上,第 220段)、塔吉克斯坦(同上,第 221段)、特立尼达 以及多巴哥(同上,第 223段)、乌干达(同上,第 224段)、乌克兰(同上,第 225段)、委内瑞拉(同上,第 229段)、也门(同上,第 231段)、南斯拉夫(同上,第 232段)、赞比亚(同上,第 233段) 以及津巴布韦(同上,第 234段);还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保加利亚(同上,第 174段)、布基纳法索(同上,第 175段)、捷克共和国(同上,第 183段)、匈牙利(同上,第 194段)、意大利(同上,第 198段)、韩国(同上,第 201段)、尼加拉瓜(同上,第 210段)、罗马尼亚(同上,第 214段)、斯洛伐克(同上,第 216段)、多哥(同上,第 222段) 以及乌拉圭(同上,第 228段)、这些国家的法律并不排除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以及阿根廷的立法草案(同上,第 167段)。
[17]哥伦比亚,Council of State,Case No. 9276, Statement of the Prosecutor(同上,第 113段)。
[18]《第二附加议定书》第4条第2款第1项(经协商一致通过)(参见第2卷,第32章,第 1420段)。
[19]Elements of Crimes for the ICC, Definition of committing outrages upon personal dignity as a war crime (ICC Statute, Footnote 57 relating to Article 8(2)(c)(ii)) (参见第2卷,第35章,第 65段)。
[20]Cairo Declaration on Human Rights in Islam, Article 3(a)(同上,第 63段);Comprehensive Agreement on Respect for Human Rights and 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Law in the Philippines, Part IV, Article 3(4)(同上,第 64段);UNTAET Regulation 2000/15, Section 6(1) (c) (ii) (同上,第 66段)。
[21]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澳大利亚(同上,第 67段)、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纳(同上,第 68段)、加拿大(同上,第 70段)、厄瓜多尔(同上,第 71段)、韩国(同上,第 73段)、新西兰(同上,第 77段)、菲律宾(同上,第 79段)、南非(同上,第 80) 以及西班牙(同上,第 81段)。
[22]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澳大利亚(同上,第 89段)、加拿大(同上,第 91段)、刚果(同上,第 92段)、埃塞俄比亚(同上,第 93段)、爱尔兰(同上,第 94段)、新西兰(同上,第 99段)、挪威(同上,第 100段)、瑞士(同上,第 102段)、英国(同上,第 104段) 以及委内瑞拉(同上,第 105段);还参见意大利的立法(同上,第 95–96段)、其不排除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以及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立法草案(同上,第 103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