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111. 保护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不受虐待或者个人财产免遭抢劫

规则 111 冲突各方须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保护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不受虐待或者个人财产免遭抢劫。
第2卷,第34章,C节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立为一项适用于国际性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根据该规则,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须得到保护。任何违反本规则的行为,即抢劫和虐待,都是受到规则52和规则87禁止的。
1906年的《日内瓦公约》和1907年的《海牙第五公约》首次规定了在国际性武装冲突中采取一切可能措施保护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不受虐待和抢劫的义务。[1] 它现在规定在1949年的《日内瓦公约》中。[2]
许多军事手册规定,应当采取一切可能措施保护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不受虐待和抢劫。[3]尤其是,许多手册禁止掠夺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有时用的是“劫掠”(“marauding”)一词,或者明确指出,违反这项规定构成战争罪。[4] 关于抢劫的定义,参见对规则52的评注。
《第二附加议定书》规定了在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采取一切可能措施保护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不受虐待和抢劫的义务。[5]另外,许多涉及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其他法律文件中也有规定。[6]
许多可适用或已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军事手册禁止对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进行虐待和抢劫,或明确规定了采取一切可能措施保护其不受虐待和抢劫的义务。[7] 1991年,前南斯拉夫人民军参谋长要求军队防止对伤者和病者的抢劫和虐待。[8]
不论在国际性还是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均未发现违反该规则的正式实践。
实践还表明,平民有尊重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的义务。《日内瓦第一公约》第18条和《第一附加议定书》第17条规定这项原则适用于国际性武装冲突。[9]许多军事手册对此也有规定。[10]瑞典的《国际人道法手册》特别认为,《第一附加议定书》第17条是习惯国际法的编纂。[11] 《附加议定书评注》对《第一附加议定书》第17条是这样评注的:
在这个方面,对平民施加的这项的义务仅仅是尊重伤者、病者以及遇船难者,而不是保护他们。因此,这首先是一项不作为的义务,即不对伤者采取暴力行为或利用他们的不利处境。在这一点上,并不存在建立在刑事制裁基础之上的帮助伤者的实在法义务,不过很明显,各国通过立法规定这项义务是可能的,并且一些国家的立法的确规定了协助处于危险状况中的人的义务。[12]
平民尊重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这项义务对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也适用,因为如果不予尊重,将违反提供给所有丧失战斗力的人员的基本保证(见第 32章)。根据《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的规定,无论在国际性武装冲突还是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任何杀害或伤害丧失战斗力的人员的行为都是一种战争罪。[13]
[1]1906年《日内瓦公约》第28条(同上,第 403段); 《海牙第十公约》第16条(同上,第 404段)。
[2]《日内瓦第一公约》第15条第1款(同上,第 405段); 《日内瓦第二公约》第18条第1段(同上,第 406段); 《日内瓦第四公约》第16条,第2段(同上,第 407段段)。
[3]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 415段)、澳大利亚(同上,第 416段)、加拿大(同上,第 419–420段)、哥伦比亚(同上,第 421段)、德国(同上,第 424段)、印度尼西亚(同上,第 427段)、新西兰(同上,第 432段)、尼日利亚(同上,第 433段)、英国(同上,第 438–439) 和美国(同上,第 440–441段)。
[4]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布基纳法索(同上,第 417段)、喀麦隆(同上,第 418段)、加拿大(同上,第 420段)、刚果(同上,第 422段)、法国(同上,第 423段)、以色列(同上,第 425段)、意大利(同上,第 426段)、黎巴嫩(同上,第 428段)、马里(同上,第 429段)、摩洛哥(同上,第 430段)、菲律宾(“虐待”)(同上,第 434段)、罗马尼亚(同上,第 435段)、塞内加尔(同上,第 436段)、瑞士(同上,第 437段)、英国(同上,第 438段) 和美国(“虐待”)(同上,第 442段)。
[5]《第二附加议定书》第8条(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 409段)。
[6]例如,参见: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 on the Application of IHL between Croatia and the SFRY, para. 1(同上,第 412段); Agreement on the Application of IHL between the Parties to the Conflict in Bosnia and Herzegovina, para. 2.1(同上,第 413段)。
[7]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澳大利亚(同上,第 416段)、加拿大(同上,第 419–420段)、哥伦比亚(同上,第 421段)、德国(同上,第 424段)、意大利(同上,第 426段)、黎巴嫩(同上,第 428段)、荷兰(同上,第 431段)、新西兰(同上,第 432段) 和菲律宾(“虐待”)(同上,第 434段)。
[8] 南斯拉夫,Order No. 579 of the Chief of General Staff of the Yugoslav People’s Army(同上,第 519段)。
[9]《日内瓦第一公约》第18条第2款(同上,第 524段); 《第一附加议定书》第17条第1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 525段)。
[10]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 527段)、澳大利亚(同上,第 528段)、德国(同上,第 529段)、西班牙(同上,第 530段)、瑞士(同上,第 532段)、英国(同上,第 533) 和美国(同上,第 534–535段)。
[11]瑞典,IHL Manual(同上,第 531段)。
[12]Yves Sandoz, Christophe Swinarski, Bruno Zimmermann (eds.), Commentary on the Additional Protocols, ICRC, Geneva, 1987, § 701.
[13]《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8条第2款第1项第1目和第3目(参见第2卷,第32章,第 675–676段) 和第8条第2款第2项第6目(参见第2卷,第15章,第 217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