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110. 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的待遇及照顾

规则110 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须在最大实际可能范围内并尽速得到其状况所需的医疗照顾和注意。不应以医疗以外任何理由为依据而加以任何区别。
第2卷,第34章,B节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立为一项适用于国际性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
不加区别地照顾伤病的战斗员这项义务是一项确立已久的习惯国际法规则,并已得到《利伯守则》和1864年的《日内瓦公约》的承认。[1] 1949年的《日内瓦公约》对此做出了更加详细的规定。[2] 这项义务现在规定在《第一附加议定书》第10条中。[3]
许多军事手册都用一般性的表述规定了此项规则,包括所有的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4]瑞典瑞典的 《国际人道法手册》特别认为,《第一附加议定书》第10条是对习惯国际法的编纂。[5]一些国家的立法规定,拒绝对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进行医疗救助是一种犯罪行为。[6]
在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该规则是以《日内瓦公约》共同第3条为基础的,该条规定“伤者、病者应予收集和照顾”。[7] 《第二附加议定书》的规定更加具体。[8]另外,许多涉及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其他法律文件也有这种规定。[9]
许多可适用或已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军事手册规定了不加区别地照顾伤者、病者的义务。[10]根据许多国家的立法规定,拒绝对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进行医疗救助是一种犯罪行为。[11] 阿根廷国家上诉法院在1985年的“军事团体案”(Military Junta case)中指出,必须遵守此项规则。[12] 此外,正式声明和实践也支持这项规则对非国际性武装冲突是适用的。[13]
不论在国际性还是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均未发现违反该规则的正式实践。国家和国际组织普遍谴责违反该规则的行为。[14]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呼吁国际性和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的各方遵守这项规则。[15]
保护和照顾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这项义务是一项关于方式的义务。冲突各方须尽最大努力对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进行保护和照顾,包括允许人道组织提供保护和照顾。实践表明,包括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内的人道组织已经参与了保护和照顾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的工作。显然,实践中人道组织开展这些活动需要得到控制某一地区的一方的许可,但是不得任意拒绝这种许可(另见对规则55的评注)。
另外,实践也承认呼吁平民协助照顾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的可能性。1864年的《日内瓦公约》、《日内瓦第一公约》、《第一附加议定书》以及《第二附加议定书》承认了平民提供的援助。[16]许多军事手册也认可了这种可能性。[17]
国际人道法通常把不以医疗以外任何理由为依据对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加以任何区别这项规则表述为禁止“不利的区别”(另见规则88)。其含义是允许存在有利的区别,特别是首先治疗需要紧急医疗措施的人,否则会在先接受治疗和后接受治疗的人之间形成歧视待遇。许多军事手册规定了这项规则。[18]《第一附加议定书》和《第二附加议定书》中也要求遵守医务道德(另见规则26),即医职人员除医疗理由外不得给予任何人以优先权。[19]
[1] Lieber Code, Article 79(同上,第 205段);1864年《日内瓦公约》第6条(同上,第 191段)。
[2]《日内瓦第一公约》第12条第2款和第15条第1款(同上,第 193–194段); 《日内瓦第二公约》第12条第2款和第18条第1款(同上,第 193 和196段); 《日内瓦第四公约》第16条第1款(同上,第 198段)。
[3]《第一附加议定书》第10条(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 199 和346段)。
[4]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 215 和355段)、澳大利亚(同上,第 216–217 和357段)、比利时(同上,第 218–219段)、贝宁(同上,第 220 和359段)、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纳(同上,第 221段)、布基纳法索(同上,第 222段)、喀麦隆(同上,第 223–224段)、加拿大(同上,第 225–226段)、哥伦比亚(同上,第 227–229段)、刚果(同上,第 230段)、克罗地亚(同上,第 231 和233段)、厄瓜多尔(同上,第 234段)、萨尔瓦多(同上,第 235段)、法国(同上,第 236–238段)、德国(同上,第 239–240段)、匈牙利(同上,第 241段)、印度(同上,第 243段)、印度尼西亚(同上,第 244段)、以色列(同上,第 245段)、意大利(同上,第 246段)、肯尼亚(同上,第 247 和367段)、黎巴嫩(同上,第 248段)、马达加斯加(同上,第 249 和368段)、马里(同上,第 250段)、摩洛哥(同上,第 251段)、荷兰(同上,第 252–254 和370段)、新西兰(同上,第 255 和371段)、尼加拉瓜(同上,第 256段)、尼日利亚(同上,第 257–260段)、菲律宾(同上,第 261–264 和374段)、罗马尼亚(同上,第 375段)、卢旺达(同上,第 267段)、塞内加尔(同上,第 268段)、南非(同上,第 269段)、西班牙(同上,第 270段)、瑞典(同上,第 271–272段)、瑞士(同上,第 273 和379段)、多哥(同上,第 274 和380段)、乌干达(同上,第 275段)、英国(同上,第 276–277段) 和美国(同上,第 278–281段)。
[5]瑞典,IHL Manual(同上,第 272段)。
[6]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 阿塞拜疆(同上,第 283段)、孟加拉国(同上,第 284段)、中国(同上,第 285段)、哥伦比亚(同上,第 286段)、古巴(同上,第 287段)、捷克共和国(同上,第 288段)、爱沙尼亚(同上,第 290段)、爱尔兰(同上,第 291段)、挪威(同上,第 292段)、斯洛伐克(同上,第 293段)、西班牙(同上,第 294段)、乌克兰(同上,第 295段)、乌拉圭(同上,第 296段)、委内瑞拉(同上,第 297) 和越南(同上,第 298段);另见阿根廷的立法草案(同上,第 282) 和萨尔瓦多的立法草案(同上,第 289段)。
[7]《日内瓦公约》共同第3条(同上,第 192段)。
[8]《第二附加议定书》第7–8条(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 201–202段)。
[9] Cairo Declaration on Human Rights in Islam, Article 3(a)(同上,第 208段); Hague Statement on Respect for Humanitarian Principles,paras. 1 and 2(同上,第 209段); 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 on the Application of IHL between Croatia and the SFRY, para. 1(同上,第 210 和351段); Agreement on the Application of IHL between the Parties to the Conflict in Bosnia and Herzegovina, para. 2.1(同上,第 211 和352段); Comprehensive Agreement on Respect for Human Rights and IHL in the Philippines, Part IV, Article 4(2) and (9) (同上,第 212段)。
[10]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 215 和355段)、澳大利亚(同上,第 216–217 和357段)、比利时(同上,第 218段)、贝宁(同上,第 220 和359段)、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同上,第 221段)、喀麦隆(同上,第 224段)、加拿大(同上,第 225–226段)、哥伦比亚(同上,第 227–229段)、克罗地亚(同上,第 231 和233段)、厄瓜多尔(同上,第 234段)、萨尔瓦多(同上,第 235段)、德国(同上,第 239–240段)、印度(同上,第 242–243段)、意大利(同上,第 246段)、肯尼亚(同上,第 247 和367段)、黎巴嫩(同上,第 248段)、马达加斯加(同上,第 249 和368段)、荷兰(同上,第 252–253 和369段)、新西兰(同上,第 255段)、尼加拉瓜(同上,第 256段)、尼日利亚(同上,第 257–258 和260段)、菲律宾(同上,第 261–264 和374段)、卢旺达(同上,第 267段)、南非(同上,第 269段)、西班牙(同上,第 270段)、瑞典(同上,第 271段)、多哥(同上,第 274 和380段)、乌干达(同上,第 275段)、英国(同上,第 277段) 和美国(同上,第 278段)。
[11]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 阿塞拜疆(同上,第 283段)、孟加拉国(同上,第 284段)、哥伦比亚(同上,第 286段)、爱沙尼亚(同上,第 290段)、爱尔兰(同上,第 291段)、挪威(同上,第 292段)、西班牙(同上,第 294段)、乌克兰(同上,第 295段)、委内瑞拉(同上,第 297段) 和越南(同上,第 298段); 另见下列国家的立法:捷克共和国(同上,第 288段)、斯洛伐克(同上,第 293) 和乌拉圭(同上,第 296段)、这些立法并不排除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以及阿根廷的立法草案(同上,第 282段) 和萨尔瓦多的立法草案(同上,第 289段)。
[12]阿根廷,National Court of Appeals,Military Junta case(同上,第 299段)。
[13]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声明:澳大利亚(同上,第 300段)、卢旺达(同上,第 311段)、乌拉圭(同上,第 314) 和南斯拉夫(同上,第 315段);洪都拉斯的实践(同上,第 304段) ;以及据报告的下列国家的实践:约旦(同上,第 307段)、马来西亚(同上,第 308) 和菲律宾(同上,第 309段)。
[14]例如,参见南非的声明(同上,第 312段) 和南斯拉夫的声明(同上,第 315段);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 Report of the Special Rapporteur on the Situation of Human Rights in Burundi(同上,第 320段); ONUSAL,Report of the Director of the Human Rights Division(同上,第 322段)。
[15]例如,参见:红十字国际委员会, Memorandum on the Applicability of 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Law(同上,第 329 和397段)、Press Releases Nos.1658 和1659(同上,第 330段)、Press Release,Tajikistan: ICRC urges respect for humanitarian rules(同上,第 331段)、Press Release No. 1700(同上,第 332 和398段)、Communication to the Press No. 93/17(同上,第 333段)、Press Release No. 1764(同上,第 334段)、Memorandum on Respect for 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Law in Angola(同上,第 336 和399段)、Memorandum on Compliance with 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Law by the Forces Participating in Opération Turquoise(同上,第 337 和400段)、Press Release No. 1793(同上,第 338段)、Press Release No. 1797(同上,第 339段) 和Communication to the Press No.00/42(同上,第 340段)。
[16]1864年《日内瓦公约》第5条; 《日内瓦第一公约》第18条(同上,第 195段); 《第一附加议定书》第17条第2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 200段); 《第二附加议定书》第18条第1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 203段)。
[17]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 214段)、喀麦隆(同上,第 224段)、加拿大(同上,第 225–226段)、克罗地亚(同上,第 232段)、德国(同上,第 240段)、肯尼亚(同上,第 247段)、新西兰(同上,第 255段)、俄罗斯(同上,第 266段)、瑞典(同上,第 272段)、瑞士(同上,第 273段)、英国(同上,第 276–277) 和美国(同上,第 278–279段段)。
[18]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 354–355段)、澳大利亚(同上,第 356–357段)、比利时(同上,第 358段)、加拿大(同上,第 360–361段)、哥伦比亚(同上,第 362段)、厄瓜多尔(同上,第 363段)、法国(同上,第 364段)、德国(同上,第 365段)、匈牙利(同上,第 366段)、荷兰(同上,第 369–370段)、新西兰(同上,第 371段)、尼日利亚(同上,第 372–373段)、塞内加尔(同上,第 377段)、西班牙(同上,第 378段)、瑞士(同上,第 379段)、英国(同上,第 381段)、美国(同上,第 382–384) 和南斯拉夫(同上,第 385段)。
[19]《第一附加议定书》第15条第3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 347段); 《第二附加议定书》第9条第2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 349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