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109. 搜寻、收集并撤离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

规则109 只要情况允许,特别在每次战斗之后,冲突各方须立即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以搜寻、收集并撤离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而不加以不利区别。
第2卷,第34章,A节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立为一项适用于国际性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
1864年的《日内瓦公约》首次规定了在国际性武装冲突中不加区别地收集伤病的战斗员的义务。[1] 1949年的《日内瓦公约》对此做出了更加详细的规定。[2] 这项义务现在规定在《第一附加议定书》第10条中,不过,该条款使用了“保护”伤者、病者和遇船难者这个更为一般的术语,[3]它是指“到他们的防御工事处,对其给予帮助和支持”。 [4]
许多军事手册都用一般性的措辞规定了此项规则,包括所有的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不论是军事的还是平民的。[5]瑞典的 《国际人道法手册》特别认为,《第一附加议定书》第10条是对习惯国际法的编纂。[6] 一些国家的立法规定,遗弃伤者、病者和遇船难者的人应当受到惩罚。[7]
在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该规则是以《日内瓦公约》共同第3条为基础的,因为它规定“伤者、病者应予收集”。[8]《第二附加议定书》对此做出了更加详细的规定。[9] 另外,它还规定在许多涉及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其他法律文件中。[10]
许多可适用或已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军事手册规定,有义务搜寻、收集并撤离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11]根据一些国家的立法规定,遗弃伤者和病者是一种犯罪行为。[12]
不论在国际性还是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均未发现违反该规则的正式实践。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呼吁国际性和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各方遵守这项规则。[13]
搜寻、收集并撤离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这项义务是一项关于方式的义务。冲突各方须采取一切可能措施去搜寻、收集并撤离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包括允许人道组织协助搜寻和收集。实践表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参与了撤离伤者和病者的工作。[14] 显然,在实践中人道组织开展这些活动需要得到控制某一地区的一方的许可,但是不得任意拒绝这种许可( 见对规则55的评注)。联合国安理会、联合国大会和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曾经呼吁发生在萨尔瓦多和黎巴嫩冲突中的各方允许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来撤离伤者和病者。[15]
另外,《日内瓦公约》及其附加议定书认可了平民协助搜寻、收集并撤离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的可能性。[16] 一些军事手册中对此也有所提及。[17] 《日内瓦第一公约》第18条规定 ,“任何人不得因看护伤者、病者而被侵扰或定罪。”[18] 该原则同样规定在《第一附加议定书》第17条第1款中,没有国家对此做出保留。[19]
《日内瓦公约》和其他诸如联合国秘书长《关于联合国部队遵守国际人道法的公告》的法律文件指出,停火和其他当地协定是为撤离伤者、病者创造条件的适当方式,并要求冲突各方在情况允许时缔结这样的协定,以便撤离、交换及运送战场上遗落之受伤者。[20] 许多军事手册同样规定这一点。[21]
该规则适用于所有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禁止加以不利区别(见规则88)。这表明,无论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属于冲突哪一方,无论其是否直接参与敌对行动,都一律适用。《日内瓦第四公约》第16条规定此规则适用于平民,而且适用于处在冲突中的国家的全体人口。《第一附加议定书》第10条对此进行了重申。[22] 至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日内瓦公约》共同第 3条适用于所有没有积极参与敌对行动的人,这包括平民。[23] 另外,《第二附加议定书》第8条并不表明要求加以区别(另见《第二附加议定书》第2条第1款关于非歧视的规定)。[24]大多数军事手册都用一般性的措辞规定了这项规则。[25]
[1]1864年的《日内瓦公约》第6条(参见第2卷,第34章,第 1段)。
[2]《日内瓦第一公约》第15条第1款 (同上,第 5段); 《日内瓦第二公约》第18条第1款 (同上,第 7段); 《日内瓦第四公约》第16条第2款 (同上,第 10段)。
[3]《第一附加议定书》第10条 (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 199段)。
[4] Yves Sandoz, Christophe Swinarski, Bruno Zimmermann (eds.), Commentary on the Additional Protocols, ICRC, Geneva, 1987, § 446.
[5]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参见第2卷,第34章,第 21–22和127段)、澳大利亚(同上,第第 23 和128–129段)、比利时(同上,第 24–25 和130段)、贝宁(同上,第 26 和131段)、布基纳法索(同上,第 27段)、喀麦隆(同上,第 28–29 和134段)、加拿大(同上,第 30–31 和132–133段)、哥伦比亚(同上,第 32–35段)、刚果(同上,第 36段)、克罗地亚(同上,第 37–40 和135段)、多米尼加共和国(同上,第 136段)、厄瓜多尔(同上,第 41 和137段)、法国(同上,第 42–43 和138段)、德国(同上,第 44段)、匈牙利(同上,第 45 和139段)、印度(同上,第 140段)、印度尼西亚(同上,第 46段)、意大利(同上,第 47 和141段)、肯尼亚(同上,第 48 和142段)、黎巴嫩(同上,第 49段)、马达加斯加(同上,第 50 和143段)、马里(同上,第 51段)、摩洛哥(同上,第 52段)、荷兰(同上,第 53–55 和144段)、新西兰(同上,第 56 和145段)、尼日利亚(同上,第 58–60 和146段)、菲律宾(同上,第 61 和147–149段)、罗马尼亚(同上,第 62 和150段)、卢旺达(同上,第 151段)、塞内加尔(同上,第 64段)、西班牙(同上,第 66 和153段)、瑞士(同上,第 68 和154段)、多哥(同上,第 69 和155段)、英国(同上,第 70–71 和156–157段)、美国(同上,第 72–74 和158–161) 和南斯拉夫(同上,第 75 和162段)。
[6]瑞典,IHL Manual (1991), Section 2.2.3, p. 18.
[7]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中国(参见第2卷,第34章,第 80段)、哥伦比亚(同上,第 81段)、刚果民主共和国(同上,第 82段)、伊拉克(同上,第 84段)、意大利(同上,第 86段)、尼加拉瓜(同上,第 87段)、西班牙(同上,第 90段)、乌拉圭(同上,第 93段)、委内瑞拉(同上,第 94段) 和越南(同上,第 95段);另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草案:阿根廷(同上,第 76段)、萨尔瓦多(同上,第 83段) 和尼加拉瓜(同上,第 88段)。
[8]《日内瓦公约》共同第 3条(同上,第 3段)。
[9]《第二附加议定书》第8条(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 13段)。
[10] 例如,参见: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 on the Application of IHL between Croatia and the SFRY, para. 1(同上,第 16段);Agreement on the Application of IHL between the Parties to the Conflict in Bosnia and Herzegovina, para. 2.1(同上,第 18段);Hague Statement on Respect for Humanitarian Principles(同上,第 17段); Comprehensive Agreement on Respect for Human Rights and IHL in the Philippines, Part IV, Article 4(2) and (9)(同上,第 19段)。
[11]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 22段)、澳大利亚(同上,第 23 和128段)、比利时(同上,第 24段)、贝宁(同上,第 26 和131段)、喀麦隆(同上,第 29段)、加拿大(同上,第 30–31 和133段)、哥伦比亚(同上,第 32–35段)、克罗地亚(同上,第 37–40 和135段)、厄瓜多尔(同上,第 41 和137段)、德国(同上,第 44段)、匈牙利(同上,第 45段)、印度(同上,第 140段)、意大利(同上,第 47 和141段)、肯尼亚(同上,第 48 和142段)、黎巴嫩(同上,第 49段)、马达加斯加(同上,第 50 和143段)、荷兰(同上,第 53–54段)、新西兰(同上,第 56段)、尼加拉瓜(同上,第 57段)、尼日利亚(同上,第 58 和60段)、菲律宾(同上,第 61 和147–149段)、卢旺达(同上,第 151段)、塞内加尔(同上,第 65段)、西班牙(同上,第 66段)、多哥(同上,第 69 和155段)、英国(同上,第 70–71段)、美国(同上,第 72–73) 和南斯拉夫(同上,第 75 和162段)。
[12]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哥伦比亚(同上,第 81段)、刚果民主共和国(同上,第 82段)、尼加拉瓜(同上,第 87段)、委内瑞拉(同上,第 94段) 和越南(同上,第 95段);另见意大利的立法(同上,第 86段) 和乌拉圭的立法(同上,第 93段)、它们并不排除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下列国家的立法草案:阿根廷(同上,第 76段)、萨尔瓦多(同上,第 83段) 和尼加拉瓜(同上,第 88段)。
[13]例如,参见:红十字国际委员会, Conflict between Iraq and Iran: ICRC Appeal(同上,第 110段)、Memorandum on the Applicability of 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Law(同上,第 111段)、Communication to the Press No. 93/17(同上,第 112段)、Memorandum on Respect for 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Law in Angola(同上,第 113段)、Memorandum on Compliance with 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Law by the Forces Participating in Opération Turquoise(同上,第 114) 和Communication to the Press No. 00/42(同上,第 115段)。
[14]例如,参见: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实践(同上,第 185段) 和Communication to the Press No. 96/25(同上,第 189段)。
[15]联合国安理会,第436号决议(同上,第 173段);联合国大会,第40/139号决议(同上,第 174);联合国人权委员会,Res. 1986/39(同上,第 175段)。
[16]《日内瓦第一公约》第18条(同上,第 6段); 《日内瓦第二公约》第21条第1款(同上,第 8段); 《第一附加议定书》第17条第2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 11段); 《第二附加议定书》第18条第1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 14段)。
[17]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 21段)、喀麦隆(同上,第 29段)、加拿大(同上,第 30–31段)、德国(同上,第 44段)、肯尼亚(同上,第 48段)、新西兰(同上,第 56段)、俄罗斯(同上,第 63段)、瑞士(同上,第 68段)、英国(同上,第 70–71段)、美国(同上,第 72段) 和南斯拉夫(同上,第 75 段)。
[18]《日内瓦第一公约》第18条(参见第2卷,第7章,第 231段)。
[19]《第一附加议定书》第17条第1款(经协商一致通过)。
[20]《日内瓦第一公约》第15条第2和第3款(参见第2卷,第34章,第 118段);《日内瓦第二公约》第18条第2款(同上,第 119段);《日内瓦第四公约》第17条(同上,第 120段);UN Secretary-General’s Bulletin,Section 9.2(同上,第 126段)。
[21]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 127段)、澳大利亚(同上,第 128–129段)、喀麦隆(同上,第 134段)、加拿大(同上,第 132–133段)、厄瓜多尔(同上,第 137段)、法国(同上,第 138段)、印度(同上,第 140段)、肯尼亚(同上,第 142段)、马达加斯加(同上,第 143段)、荷兰(同上,第 144段)、新西兰(同上,第 145段)、尼日利亚(同上,第 146段)、塞内加尔(同上,第 152段)、西班牙(同上,第 153段)、瑞士(同上,第 154段)、英国(同上,第 156–157段)、美国(同上,第 158–159 和161) 和南斯拉夫(同上,第 162段)。
[22]《日内瓦第四公约》第16条(同上,第 10 和198段);《第一附加议定书》第10条(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 199 和346段)。
[23]《日内瓦公约》共同第 3条(同上,第 3段)。
[24]《第二附加议定书》第8条(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 13段) 和第2条第1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参见第2卷,第32章,第 369段)。
[25]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参见第2卷,第34章,第 21–22 和127段)、澳大利亚(同上,第 23 和128–129段)、比利时(同上,第 24–25 和130段)、贝宁(同上,第 26 和131段)、布基纳法索(同上,第 27段)、喀麦隆(同上,第 28–29 和134段)、加拿大(同上,第 30–31 和132–133段)、哥伦比亚(同上,第 32–35段)、刚果(同上,第 36段)、克罗地亚(同上,第 37–40 和135段)、多米尼加共和国(同上,第 136段)、厄瓜多尔(同上,第 41 和137段)、法国(同上,第 42–43 和138段)、德国(同上,第 44段)、匈牙利(同上,第 45 和139段)、印度(同上,第 140段)、印度尼西亚(同上,第 46段)、意大利(同上,第 47 和141段)、肯尼亚(同上,第 48 和142段)、黎巴嫩(同上,第 49段)、马达加斯加(同上,第 50 和143段)、马里(同上,第 51段)、摩洛哥(同上,第 52段)、荷兰(同上,第 53–55 和144段)、新西兰(同上,第 56 和145段)、尼日利亚(同上,第 58–60 和146段)、菲律宾(同上,第 61 和147–149段)、罗马尼亚(同上,第 62 和150段)、卢旺达(同上,第 151段)、塞内加尔(同上,第 64段)、西班牙(同上,第 66 和153段)、瑞士(同上,第 68 和154段)、多哥(同上,第 69 和155段)、英国(同上,第 70–71 和156–157段)、美国(同上,第 72–74 和158–161段) 和南斯拉夫(同上,第 75 和162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