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104. 尊重平民和丧失战斗力者的信念和宗教仪式

规则104 须尊重平民和丧失战斗力者的信念和宗教仪式。
第2卷,第32章,P节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立为一项适用于国际性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本规则对被剥夺自由的人的具体适用规定在规则127中,它涉及须尊重被剥夺自由之人的个人信念与宗教仪式。
《利伯守则》、《布鲁塞尔宣言》以及《牛津手册》已经规定,必须尊重在占领区内的个人信念与宗教仪式。[1] 它在《海牙章程》中得到了编纂。[2]在《日内瓦第四公约》中,这项义务扩大到所有受到该公约保护的人。[3] 《日内瓦公约》规定了一系列尊重宗教以及宗教仪式的详细规定,如关于葬礼仪式和火葬死者、战俘以及被拘禁者的宗教活动,以及对孤儿及与父母失散的儿童的教育问题。[4] 两个附加议定书都把尊重宗教信仰与宗教仪式的规定为向平民以及失去战斗力的人员提供的基本保障之一。[5]
许多军事手册都规定了尊重宗教信仰与宗教仪式的要求。[6]根据一些国家的立法规定,违反尊重宗教信仰及仪式权利,特别是强制改变信仰,属于可惩罚性的犯罪。[7]从事此类实践的国家有些还不是或当时不是《第一附加议定书》的当事方。[8]这项规则得到了二战后审理的一些涉及战争罪的判例的支持。在“齐尔克案”(Zühlke case)中, 荷兰特别最高法院认为,拒绝向等待执行死刑的人提供牧师或教士是战争罪行为。[9] 在“田中忠一案”(Tanaka Chuichi case)中,设在腊包尔的澳大利亚军事法院认为,强迫锡克教的战俘剪掉头发与胡须,并强迫其吸烟(吸烟为该教所禁止)的行为等同于战争罪。[10] 同样应该注意的是,《国际刑事法院犯罪要件》在“损害个人尊严”这项战争罪中特别指出,此项犯罪考虑到被害人文化背景的相关方面。[11]增加这种考虑就是为了把强迫个人从事违反其宗教信仰的行为规定在战争罪中。[12]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儿童权利公约》以及区域性人权条约规定,每个人都有“思想、良心与宗教”自由,或者“良心与宗教”自由。[13] 这些条约还规定了表明自己宗教与信仰的权利,它仅仅受到法律规定的限制,这些法律只能出于保护公共安全、秩序、健康或他人自由权的必要而制定。[14]上述权利在《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与《美洲人权公约》中被列为不可克减的权利,[15]《儿童权利公约》与《非洲人权与民族权宪章》也规定,不允许对该权利进行克减。其他国际文件也规定有思想、良心与宗教自由权、表明宗教或信仰权以及改变宗教或信仰的权利。[16]
与下面将深入探讨的对表明这种权利的解释不同,尊重宗教或其他个人信仰的权利不受限制。人道法中的条约强调了尊重受保护人员的宗教的必要。《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欧洲人权公约》以及《美洲人权公约》明确规定,思想、良心与宗教自由权包括选择宗教或信仰的自由权。[17]《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与《美洲人权公约》明确规定,任何人不得遭受足以损害他这项权利的强迫。[18] 在对《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8条发表的一般性意见中,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指出,禁止强迫保护了改变宗教、维持信仰或接纳无神论的权利。它还补充说,具有同样意图或结果的政策或实践,例如限制受教育、接受医疗或就业的机会,也可能构成对该规则的违反。[19] 欧洲人权法院与非洲人权与民族权委员会也发表了相同的观点,强调尊重世俗观点的重要性。[20]
任何形式的基于个人宗教或非宗教信仰的迫害、折磨或歧视都可能违反本规则。美洲人权委员会在其关于恐怖主义与人权的报告中指出,不得有意以各种原因,尤其是宗教的原因,来区分群体中的受害成员,以便来制定和执行关于调查和指控的法律和方法。[21]
表达个人信仰或宗教仪式的自由也必须受到尊重。这包括进入礼拜场所以及接触教职人员。[22] 只能在秩序、安全以及他人自由的必要下才能对进行限制。就像对规则127的评注中指出的那样,被拘留者的宗教仪式可以受到军事管制。但是,在具体情况下,对这种仪式的限制也必须是合理的,而且有这个必要。在对《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8条发表的一般性意见中,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指出,限制必需同载述的特定需要直接有关或者相称,而且,为了保护道德对表示宗教或信仰的自由的限制必需基于不光是来自单一传统的原则。它还补充说,囚犯等已经受到若干合法限制的人员,可以在符合该限制的特定性质的最大限度内享有表示自已宗教或信仰的权利。[23]
[1]Lieber Code, Article 37(同上,第3831段);Brussels Declaration, Article 38(同上,第3832段);Oxford Manual, Article 49(同上,第3833段)。
[2]《海牙章程》第46条(同上,第3819段)。
[3]《日内瓦第四公约》第27条第1款(同上,第3820段)、第38条第3款(同上,第3821段) 以及第58条(同上,第3822段)。
[4]《日内瓦第一公约》第17条第3款(可能时,应按照彼等所属宗教之仪式埋葬之);《日内瓦第三公约》第34–36条(战俘的宗教仪式)、第120条第4款(可能时按照彼等所属宗教之仪式埋葬之) 以及第5款(遗体得因死者之宗教关系予以焚化); 《日内瓦第四公约》第50条第3款(倘属可能,由因战争而与其父母失散或成为孤儿的儿童同一宗教的人士对儿童进行教育)、第76条第3款(在占领国内对被拘留者进行精神上的协助)、第86条(对被拘禁人员给予宗教仪式的服务)、第93条(被拘禁人员的宗教仪式) 以及第130条第1款(可能时按照其所属宗教之仪式埋葬被拘禁者) 以及第2款(对死亡的被拘禁者依照其宗教关系进行焚化)。
[5]《第一附加议定书》第75条第1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参见第2卷,第32章,第3826段); 《第二附加议定书》第4条第1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3827段)。
[6]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3841–3842段)、澳大利亚(同上,第3843段)、加拿大(同上,第3844–3845段)、哥伦比亚(同上,第3846–3847段)、多米尼加共和国(同上,第3848段)、厄瓜多尔(同上,第3849段)、法国(同上,第3850–3852段)、德国(同上,第3853段)、匈牙利(同上,第3854段)、印度尼西亚(同上,第3855段)、意大利(同上,第3856段)、肯尼亚(同上,第3857段)、马达加斯加(同上,第3858段)、新西兰(同上,第3859段)、尼加拉瓜(同上,第3860段)、罗马尼亚(同上,第3861段)、西班牙(同上,第3862段)、瑞典(同上,第3863段)、瑞士(同上,第3864段)、英国(同上,第3865–3866段)以及美国(同上,第3868–3870段)。
[7]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 孟加拉国(同上,第3872段)、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纳(同上,第3873段)、克罗地亚(同上,第3874段)、埃塞俄比亚(同上,第3875段)、爱尔兰(同上,第3876段)、立陶宛(同上,第3877段)、缅甸(同上,第3878段)、挪威(同上,第3879段)、斯洛文尼亚(同上,第3880段) 以及南斯拉夫(同上,第3881–3882段)。
[8]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法国(同上,第3850段)、印度尼西亚(同上,第3855段)、肯尼亚(同上,第3857段) 以及英国(同上,第3866段);以及下列国家的立法: 缅甸(同上,第3878段)。
[9]荷兰,Special Court of Cassation,Zühlke case(同上,第3883段)。
[10]澳大利亚,Military Court at Rabaul,Tanaka Chuichi case(同上,第3884段)。
[11]参见:Elements of Crimes for the ICC, Definition of outrages upon personal dignity as a war crime (ICC Statute, Footnote 49 relating to Article 8(2)(b)(xxi) and Footnote 57 relating to Article 8(2)(c)(ii)).
[12]参见:Knut Dörmann,Elements of War Crimes under the Rome Statute of the 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Sources and Commentary,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03,对《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8条第2款第2项第21目的评注,第315页。
[13]《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8条第1款(参见第2卷,第32章,第3824段);《儿童权利公约》第14条第1款(同上,第3829段); 《欧洲人权公约》第9条第 1款(同上,第3823段); 《美洲人权公约》第12条第1款(同上,第3825段); 《非洲人权和人民权利宪章》第8条(同上,第3828段)。
[14]《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8条第3款(同上,第3824段); 《儿童权利公约》第14条第3款(同上,第3829段);《欧洲人权公约》第9条第2款(同上,第3823段);《美洲人权公约》第12条第3款(同上,第3825段);《非洲人权和民族权宪章》第8条(同上,第3828段)。
[15]《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4条第2款(同上,第3824段); 《美洲人权公约》第27条第2款(同上,第3825段); 另参见: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General Comment No. 22 (Article 18 of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同上,第3893段); 美洲人权委员会,Resolution concerning the law applicable to emergency situations(同上,第3897段)。
[16]例如,参见:《世界人权宣言》第18条(同上,第3834段);《美洲人的权利和义务宣言》第3条(关于宗教自由的限制)(同上,第3835段); Declaration on the Elimination of All Forms of Intolerance and of Discrimination based on Religion or Belief, article 1(同上,第3836段); EU Charter of Fundamental Rights, article 10(同上,第3840段)。
[17]《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8条第1款(同上,第3824段); 《欧洲人权公约》第9条第1款(改变宗教和信仰的自由)(同上,第3823段); 《美洲人权公约》第12条第1款(同上,第3825段)。
[18]《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8条第2款(同上,第3824段); 《美洲人权公约》第12条第2款(同上,第3825段)。
[19]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General Comment No. 22 (Article 18 of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30 July 1993, § 5.
[20]欧洲人权法院,Kokkinakis v. Greece(参见第2卷,第32章,第3894段);非洲人权和民族权委员会,Association of Members of the Episcopal Conference of East Africa v. Sudan(同上,第3832段)。
[21]美洲人权委员会,Report on Terrorism and Human Rights, Doc. OEA/Ser.L/V/II.116 Doc. 5 rev. 1 corr., 22 October 2002, § 363.
[22]例如,参见:欧洲人权法院,Cyprus case(参见:第2卷,第32章,第3896段); 荷兰,Special Court of Cassation,Zühlke case(同上,第3883段); ICRC Press release(同上,第3900段); 另参见:对规则127评注中的相关实践。
[23]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General Comment No. 22 (Article 18 of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30 July 1993, §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