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103. 集体惩罚

规则103 禁止集体惩罚。
第2卷,第32章,第O节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立为一项适用于国际性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本项禁止性规则是对规则102,即任何人除以个人刑事责任为依据外不应对其判罪的部分适用。然而,禁止集体惩罚在范畴上更广,因为其不仅包括刑罚,还包括“行政性的和其他任何种类的、由警察行为或其他所实施的制裁和折磨”。[1]
《海牙章程》、日内瓦第三和第四公约都规定,禁止集体惩罚。[2] 两个附加议定书都把它规定为向所有平民以及失去战斗力的人提供的一项基本保障。[3]
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设立的责任委员会的报告把集体惩罚当作战争罪。[4]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本规则的习惯法性质就已经得到确立。1997年,罗马军事法庭审理的“普里布克案”(Priebke case再次予以确认。[5] 《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和《塞拉里昂特别法院规约》也明确规定,进行集体惩罚是战争罪。[6]
许多军事手册也规定,禁止集体惩罚。[7] 许多国家的立法也有这项禁止性规定。[8]它还得到正式声明的支持。[9]
在“德拉里奇案”(Delalić case)中,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认为,《日内瓦第四公约》第78条所规定的拘留或指定居所是一种不能以集体的方式采取的特殊手段。[10]
虽然人权法本身并不禁止集体惩罚,但是这种行为可能构成对特定人权的侵犯,特别是自由与安全权,以及公正审判的权利。在对《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4条(涉及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发表的一般性意见中,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指出,“不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能援引《公约》第四条作为违反人道主义法律或国际法绝对标准的理由,例如通过……强加集体性惩罚”。[11]
[1]Yves Sandoz, Christophe Swinarski, Bruno Zimmermann (eds.), Commentary on the Additional Protocols, ICRC, Geneva, 1987, § 3055, 还可以参见:§ 4536.
[2]《海牙章程》第50条(参见第2卷,第32章,第3719段); 《日内瓦第三公约》第87条第3款(同上,第3721段); 《日内瓦第四公约》第33条第1款(同上,第3722段)。
[3]《第一附加议定书》第75条第2款第4项(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3724段); 《第二附加议定书》第4条第2款第2项(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3725段)。
[4]Report of the Commission on Responsibility(同上,第3730段)。
[5]意大利,Military Tribunal of Rome,Priebke case(同上,第3796段)。
[6]《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第4条第2款(同上,第3736段);Statute of the Special Court for Sierra Leone, Article 3(b)(同上,第3729段)。
[7]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3739–3740段)、澳大利亚(同上,第3741段)、比利时(同上,第3742段)、贝宁(同上,第3743段)、布基纳法索(同上,第3744段)、喀麦隆(同上,第3745段)、加拿大(同上,第3746段)、刚果(同上,第3748段)、厄瓜多尔(同上,第3749段)、法国(同上,第3750 以及3752段)、德国(同上,第3753–3755段)、以色列(同上,第3756段)、意大利(同上,第3757段)、马里(同上,第3758段)、摩洛哥(同上,第3760段)、荷兰(同上,第3761段)、新西兰(同上,第3762段)、尼加拉瓜(同上,第3763段)、罗马尼亚(同上,第3764段)、俄罗斯(同上,第3765段)、塞内加尔(同上,第3766段)、西班牙(同上,第3767段)、瑞典(同上,第3768段)、瑞士(同上,第3769段)、多哥(同上,第3770段)、英国(同上,第3771–3772段)、美国(同上,第3773–3775段) 以及南斯拉夫(同上,第3776段)。
[8]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 澳大利亚(同上,第3778段)、孟加拉国(同上,第3779段)、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同上,第3780段)、刚果民主共和国(同上,第3782段)、科特迪瓦(同上,第3783段)、克罗地亚(同上,第3784段)、埃塞俄比亚(同上,第3785段)、爱尔兰(同上,第3786段)、意大利(同上,第3787段)、立陶宛(同上,第3789段)、挪威(同上,第3790段)、罗马尼亚(同上,第3791段)、斯洛文尼亚(同上,第3792段)、西班牙(同上,第3793段) 以及南斯拉夫(同上,第3794段); 同时参见阿根廷的立法草案(同上,第3777段)。
[9]例如,参见美国的各种声明(同上,第3799–3800段)。
[10]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Delalić case,Judgement(同上,第3809段)。
[11]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General Comment No. 29 (Article 4 of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同上,第3810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