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101. 罪刑法定原则

规则 101 任何人,如果其行为或不作为依据对其适用的国内法或国际法不构成刑事罪行,不应对其进行控告或判罪;也不应处以较其犯刑事罪行时可判处的刑罚为重的刑罚。
第2卷,第32章,N节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立为一项适用于国际性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
日内瓦第三和第四公约分别规定,如果依照行为前的法律规定,该行为不属于刑事犯罪,则战俘及平民不能被审判。[1]两个附加议定书重申了这一原则,并补充规定,不应处以较其犯刑事罪行时可判处的刑罚为重的刑罚;如果在犯罪后,法律规定较轻的刑罚,犯罪人应享受该规定的利益。[2]《国际刑事法院规约》同样规定了合法性原则。[3]
一些军事手册规定了罪刑法定原则。如果不是全部的话,大多数国家的国内法也规定了这项原则。[4]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儿童权利公约》及区域性人权公约都规定了罪刑法定原则,包括禁止处以较其犯刑事罪行时可判处的刑罚为重的刑罚。[5]《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欧洲人权公约》及《美洲人权公约》明确把其列为一项不可克减的权利,[6]《儿童权利公约》 和《非洲人权和民族权宪章》不允许存在克减的可能性。此外,《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美洲人权公约》特别规定,如果在犯罪后法律规定较轻的刑罚,犯罪人应享受该规定带来的好处。[7] 其它国际性文件也规定了罪刑法定原则。[8]
欧洲人权法院把罪刑法定原则解释为:只有法律才能规定犯罪和刑罚、以及不能通过例如类推的方法做出不利于被告的刑罚扩张解释。这就要求,罪行必须是法律明确定义的,以便“个人可从相关条款的文字,必要时结合司法解释,得知什么样的作为和不作为会受到法律的制裁。”[9] 欧洲人权法院指出,罪刑法定原则允许法院通过对个案的司法解释来逐步阐明关于刑事责任的规则,“条件是,这种发展是符合犯罪的本质的,而且能够被合理预见到”。[10]美洲人权法院同样指出,罪刑法定原则要求“用能够狭义界定可惩罚的罪行的精确而不含糊的语言”来对犯罪进行分类和规定。[11]
[1]《日内瓦第三公约》第99条第1款(同上,第3674段); 《日内瓦第四公约》第67条(同上,第3676段)。
[2]《第一附加议定书》第75条第4款第3项(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3680段); 《第二附加议定书》第6条第2款第3项(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3681段)。
[3]《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22条第1 款(同上,第3684段)以及第24条第1-2款(同上,第3685段)。
[4]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3692–3693段)、加拿大(同上,第3694段)、哥伦比亚(同上,第3695段)、荷兰(同上,第3696段)、新西兰(同上,第3697段)、西班牙(同上,第3698段)、瑞典(同上,第3699段)、英国(同上,第3700–3701段)以及美国(同上,第3702–3703段);以及下列国家的立法: 孟加拉国(同上,第3705段)、印度(同上,第3704段)、爱尔兰(同上,第3706段)、肯尼亚(同上,第3704段)、科威特(同上,第3704段)、吉尔吉斯斯坦(同上,第3704段)以及挪威(同上,第3707段)。
[5]《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5条第1款(同上,第3678段); 《儿童权利公约》第40条第2款第1项(同上,第3683段); 《欧洲人权公约》第7条第1款(同上,第3677段); 《美洲人权公约》第9条(同上,第3679段); 《非洲人权和人民权利宪章》第7条第2款(同上,第3682段)。
[6]《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4条(同上,第3678段); 《欧洲人权公约》第15条第2款(同上,第3677段); 《美洲人权公约》第27条(同上,第3679段)。
[7]《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5条第 1款(同上,第3678段);《美洲人权公约》第9条(同上,第3679段)。
[8]例如,参见:《世界人权宣言》第11条(同上,第3686段); EU Charter of Fundamental Rights, article 49(同上,第3691段)。
[9]欧洲人权法院,Kokkinakis v. Greece(同上,第3713段)。
[10]欧洲人权法院,S. W. v. UK(同上,第3714段)。
[11]Inter-American Court of Human Rights,Castillo Petruzzi and Others case(同上,第3715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