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100. 获得公正审判

规则100 除了依据所有基本司法保障所提供的公正审判外,不得对任何人定罪或判刑。
第2卷,第32章,M节
国家实践将该规则确立为适用于国际性和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
在二战后、1949年《日内瓦公约》通过前的一些判例判定,被告犯有剥夺战俘或平民获得公正审判的权利的罪行。[1]《日内瓦公约》及第一、第二附加议定书均规定了获得公正审判的权利。[2]根据日内瓦第三、第四公约以及《第一附加议定书》的规定,剥夺受保护的人员公允和合法的审判是严重破坏公约的行为。[3]《日内瓦公约》共同第3条禁止未经正规组织之法庭的宣判而遽行判刑或执行死刑。[4]《国际刑事法院规约》、《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和《塞拉利昂特别法院规约》都把剥夺获得公正审判权利的行为列为战争罪。[5]
许多军事手册均规定了获得公正审判的权利。[6]相当多的国家的立法均把剥夺获得公正审判的权利的行为规定为刑事犯罪,而且多数都把此规定适用于国际性和非国际性武装冲突。[7]正式声明以及涉及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其他实践均支持获得公正审判的权利。[8]还有国内判例法表明,在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实施违反本规则的行为将构成战争罪。[9]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和《塞拉利昂特别法院规约》也都对这些法院面前受到指控的人规定了获得公正审判的权利。[10]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儿童权利公约》和区域性人权公约也规定了获得公正审判的权利。[11]其它国际文书也规定了此权利。[12]在对《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4条发表的一般性意见中,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指出:“公正审判的基本原则”不得克减。[13]该结论得到了区域性人权机构的实践的支持。[14]
国际人道法和人权法规定了一系列旨在确保被告接受公正审判的司法保障。
由独立、公正和正规组织的法庭进行审判
根据《日内瓦公约》共同第3条的规定,只有“正规组织的法庭”才可以对被告进行宣判。[15]《日内瓦第三公约》规定,审判战俘的法庭必须提供“独立”与“公正”的基本保障。[16]《第二附加议定书》也有此要求。[17]《第一附加议定书》要求的是“公正和正常组成的法院”。[18]
许多军事手册均要求法院是独立、公正和正常组成的。[19]国内立法也规定了这项要求,它也得到了正式声明和据报告的实践的支持。[20]其中,一些实践强调,即使在紧急情况下,也不能暂停这一义务。[21]
尽管《日内瓦公约》共同第3条和《第一附加议定书》第75条要求“正常组成”的法院,人权条约却要求的是“合格的”[22]和(或)“依法设立的”[23]法庭。如果法院系根据一国已经生效的法律和程序设立和组织的,该法院即属正常组成的。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儿童权利公约》和区域性人权公约明确规定,为使审判公正,该审判必须由“独立”和“公正”的法院来实施。[24]独立和公正这样的要求也规定在许多其他的国际文书中。[25]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和美洲人权委员会都指出,要求法院是独立的和公正的这项要求是不能放弃的。[26]
独立和公正的法庭的具体含义是通过判例法得到阐明的。为独立起见,法院应当能够独立于政府任何其他部门,尤其是行政部门行使其职权。[27]为公正起见,组成法院的法官不得对于其审判的案件抱有成见,也不得以有利于一方利益的方式行事。[28]除了这种主观公正外,区域性人权机构还指出,法院应当从客观角度看来也是公正的,也就是说,法院必须提供充分的保障,以排除对其公正性的任何合法怀疑。[29]
司法需要独立于行政以及需要具备主观和客观的公正性表明,在许多案件中,军事法庭和特别安全法庭被认定为不独立和不公正的。尽管这些案件中没有一个案件认定军事法庭从本质上是违反这些要求的,但是它们都强调指出,军事法庭和特别安全法庭必须像普通法庭一样,遵守相同的公正和独立性的要求。[30]
在此方面,应当注意的是,《日内瓦第三公约》规定,应当由军事法院审讯战俘,除非拘留国允许其普通法院可就同样的犯罪审讯其军人。但是,这样做的前提条件是,“战俘在任何情况下不得由不能保证一般认为必要的独立与公正的任何法庭审判”。[31]
而且,《日内瓦第四公约》规定,占领国可以将违反其公布的刑法的人员交付“正当组织之非政治军事法庭,但以该法庭在该占领地开庭为条件。上诉庭应最好在占领地”。[32]然而,区域性人权机构判定,由军事法庭审判平民是侵犯由独立和公正的法庭审判的权利的行为。[33]
无罪推定
《第一附加议定书》以及《第二附加议定书》都对无罪推定做出了规定。[34]同时,《国际刑事法院规约》、《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和《塞拉利昂特别法院规约》也都对这些法院面前受到指控的人规定了这项权利。[35]
一些军事手册规定了无罪推定。而且,如果不是全部的话,它也得到大多数国家的国内法的规定。[36]1946年,在涉及战争罪的“大桥案”(Ohashi case)中,军法官(Judge advocate)强调指出,法官不得具有先入的成见,而且,法院在判决被告有罪时必须说服自己。[37]
无罪推定这项规则规定在《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儿童权利公约》以及一些区域性人权公约中。[38]同时,其他一些国际性的文件也规定了这一规则。[39]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与美洲人权委员会都指出,无罪推定是不可放弃的。[40]
无罪推定的含义是,必须推定刑事诉讼中的任何人对于指控他或的行为没有犯罪,除非被证明有罪。这表明,举证责任是在控方一方的,而被告则是被假定无罪的。[41]它还表明,必须根据确定的标准来证明有罪,这种标准在普通法法系国家被称为“排除合理怀疑”,在大陆法系国家被称为“达到事实判断者的内心确信”。而且,案件涉及的所有官员以及政府机构有义务避免对审判结果妄加猜测。[42]非洲人权与民族权委员会在一个案件中就曾判定存在违反无罪推定的情况,因为该法庭由于被告拒绝为自己辩护就推定他们有罪。[43]
告知被控犯罪的性质与原因
日内瓦第三、第四公约以及两个附加议定书都规定了告知被告其被控犯罪的性质与原因这项义务。[44]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以及《塞拉利昂特别法院规约》也都对这些法院面前受到指控的人规定了有被告知的权利。[45]
一些军事手册也规定了告知被告其被控犯罪的性质与原因这项义务。如果不是全部的话,大多数国家的国内法也规定了这项义务。[46]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涉及战争罪的判例也提到了这项义务。[47]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儿童权利公约》以及《欧洲人权公约》和《美洲人权公约》都规定了告知被告其被控犯罪的性质与原因这项义务。[48]非洲人权与民族权委员会都认为,遵守这项义务对于得到公正审判的权利来说是不可缺少的。[49]这一义务在其他的国际性文件中也有规定。[50]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与美洲人权委员会都指出,告知被告其被控犯罪的性质与原因这项义务是不可免除的。[51]
大多数条约都明确规定,必须“毫不迟延”或“立即”告知被告被控犯罪的性质与原因,而且必须以被告能理解的语言进行告知。[52]
必要辩护权利和手段
《日内瓦公约》及其两个附加议定书都规定,被告享有必要的辩护权利和手段的权利。[53]
它也规定在一些军事手册中。如果不是全部的话,大多数国家的国内法都规定了这项权利。[54]
辩护权在《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以及区域性人权公约中也得到了规定。[55]其他国际性文件也规定了这一权利。[56]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指出,被告的必要辩护权利和手段是不可放弃的。[57]
这些实践特别指出,必要的辩护权利和手段包括下列内容:
(一)自我辩护或在自己选择的律师协助下进行辩护的权利。《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宪章》以及《东京国际军事法庭宪章》都规定被告具有在律师协助下进行辩护的权利。[58] 日内瓦第三、第四公约也规定了这项权利。[59]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以及《塞拉利昂特别法院规约》都规定,受这些法庭管辖的被告享有自我辩护或在自己选择的律师协助下进行辩护的权利,而且如果他们没有法律援助,将被告知这项权利。[60]
二战以后一些关于战争罪的案件判决被告侵犯公正审判权的基础之一便是不给予获得自己选择的律师进行辩护的权利,或者甚至完全不给配备任何律师。[61] 在1996年通过的一个关于前南斯拉夫人权状况的决议中,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促请克罗地亚“继续展开对曾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与人权法嫌疑犯的有力起诉,同时确保所有该罪的嫌疑犯都享有……获得法律代表的权利”。[62]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以及区域性人权公约也规定了辩护权,包括有自由选择的律师进行辩护的权利。[63]美洲人权委员会指出,自由选择律师进行辩护的权利是不能放弃的。[64]关于人权的判例法认为,这项要求意味着,不能强迫被告接受政府指定的律师。[65]
《日内瓦公约》没有明确规定一个人在多久的时间内享有得到律师协助的权利,只是规定,不仅仅在审判之中,而且在其之前都必须有律师。[66]联合国大会不经投票通过的《保护所有遭受任何形式拘留或监禁的人的原则》规定,与律师的联络,不应被剥夺“数日”以上。[67] 《关于律师作用的基本原则》规定,至迟“不得超过自逮捕或拘留之时起的四十八小时”。[68] 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以及区域性人权机构的判例法都认为,需要在审判之前得到律师的早期援助,以及在审判的各个重要阶段与得到律师的援助。[69]
(二)为了实现公正而有必要的时候,获得免费法律援助的权利。这一权利得到日内瓦第三和第四公约的暗含承认。[70]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以及《塞拉利昂特别法院规约》也都规定了此项权利。[71]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欧洲人权公约》以及《美洲人权公约》也都规定了为了实现公正的需要而免费获得律师服务这项权利。[72] 其他国际性文件也规定了这一权利。[73]美洲人权委员会指出,为了实现公正的需要而获得免费法律援助这项权利是不能放弃的。[74]关于人权的判例法确立起了一系列标准,来判断为了实现公正的需要是否有必要提供免费的律师服务,特别是在复杂的、罪行严重的以及被告可能面临严厉判决的案件中。[75]
(三)获得充足的时间和便利以准备辩护的权利。日内瓦第三和第四公约都规定,进行辩护的必要方式包括审判前有足够的时间和便利。[76]《国际刑事法院规约》、《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以及《塞拉利昂特别法院规约》也都规定了这项权利。[77]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欧洲人权公约》和《美洲人权公约》也都规定了有获得充足时间及便利以准备辩护的权利。 [78]其他国际性文件也规定了这项权利。[79]美洲人权委员会指出,获得充足时间及便利以准备辩护这项权利是不可放弃的。[80]
联合国大会不经投票通过的《保护所有遭受任何形式拘留或监禁的人的原则》规定,这一权利要求“允许被拘留人或被拘禁人有充分的时间和便利与其法律顾问进行磋商”。[81]
(四)被告自由与律师交流的权利。 日内瓦第三和第四公约规定了律师自由访问被告的权利。[82]《国际刑事法院规约》、《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以及《塞拉利昂特别法院规约》也都规定了被告自由与律师进行交流的权利。[83]
《美洲人权公约》以及其他国际性文件也都规定了被告有与律师自由交流的权利。[84]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以及区域性人权机构都强调指出,必须保障被告与律师自由交流的权利,以便实现公正的审判。[85]
联合国大会不经投票通过的《保护所有遭受任何形式拘留或监禁的人的原则》规定,“被拘留人或被拘禁人与其法律顾问的会见可在执法人员视线范围内但听力范围外进行”。[86]
审判不能毫无理由地拖延
日内瓦第三和第四公约规定了有得到毫不迟延审判的权利。[87]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以及《塞拉利昂特别法院规约》也都规定了这项权利。[88]
一些军事手册也规定了得到毫不迟延审判的权利。如果不是全部的话,大多数国家的国内法也规定了这项权利。[89]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儿童权利公约》以及区域性人权公约也都规定了有得到毫不迟延(或在合理时间内)审判的权利。[90]其他国际性文件也做出了这样的规定。[91]
由于没有文件对具体的时间做出规定,因此必须在个案的基础上进行判断,必须考虑案件的复杂性、被告的行为以及当局的勤勉程度。[92] 这项要求所指的程序包括从指控的时间开始一直到对实体问题做出终审判决的整个期限,包括上诉期限在内。[93]
询问证人
日内瓦第三和第四公约以及《第一附加议定书》规定了被告有询问证人以及取得证人被询问的权利。[94]《国际刑事法院规约》、《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以及《塞拉利昂特别法院规约》也都规定了这项权利。[95]
一些军事手册规定了此权利。如果不是全部的话,大多数国家的国内法也规定了这项权利。[96]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关于战争罪的审判中,认定侵犯了公正审判权的基础之一便是控方没有能够保证被告得到询问证人以及证人被询问的权利。[97]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儿童权利公约》、《欧洲人权公约》以及《美洲人权公约》都规定了被告有询问证人以及取得证人被询问的权利。[98]虽然《非洲人权与民族权宪章》没有明确规定该项权利,但是非洲人权与民族权委员会明确指出,这是公正审判权的内容的一个部分。[99]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以及美洲人权委员会都指出,被告询问证人以及取得证人被询问这项权利是不可放弃的。[100]
译员协助
日内瓦第三和第四公约都规定,如果被告不懂审判程序中所用的语言,则有权获得译员的协助。[101]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以及《塞拉利昂特别法院规约》中也都对这些法院面前受到指控的人规定了这项权利。[102]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儿童权利公约》、《欧洲人权公约》以及《美洲人权公约》都规定,如果被告不懂审判程序中所用的语言,有权获得译员的协助。[103]虽然《非洲人权与民族权宪章》没有明确规定这一权利,但是非洲人权与民族权委员会明确指出,这是公正审判权的内容的一部分。[104]欧洲人权法院指出,该权利表明,当局不仅有义务对口头陈述进行翻译,而且还有义务对作为证据的文件进行翻译。[105]
受审时在场
两个附加议定书都规定,被告在受审时有在场的权利。[106] 在批准《第一附加议定书》时,一些国家对此项权利做出了保留,大意是说,本条规定不影响在特殊的情况下,当被告制造骚乱并由此妨碍审判程序的进行,法官有权将其逐出法庭。[107]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以及《塞拉利昂特别法院规约》也都规定了被告有受审时在场的权利。[108]
一些军事手册也规定了被告有在受审时在场的权利。如果不是全部的话,大多数国家的国内法也规定了这项权利。[109]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欧洲人权公约》以及《美洲人权公约》都规定了被告有受审时在场的权利。[110]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以及欧洲人权法院都指出,如果国家对听证发出了有效通知,而被告选择不出席,在这种情况下允许进行缺席听审。[111] 它们还指出,在上诉程序中,如果上诉审包括事实与法律问题,而不仅仅是法律问题的话,必须要求给予在场的权利。[112] 但是,现在明显的趋势是反对缺席审判,正如《国际刑事法院规约》、《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以及《塞拉利昂特别法院规约》规定的那样,这些规约都不允许进行这种审判。[113]
强迫被告证明自己有罪或供认犯罪
《日内瓦第三公约》、《第一附加议定书》与《第二附加议定书》都禁止强迫被告证明自己有罪或供认犯罪。[114]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以及《塞拉利昂特别法院规约》也都有这项禁止性规定。[115]
一些军事手册也规定了这项规则。如果不是全部的话,大多数国家的国内法也规定有这项规则。[116]在1942年的“沃德案”(Ward case)中,美国最高法院判定,在强制措施中进行逼供违反了正当程序。[117]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儿童权利公约》以及《美洲人权公约》 都禁止强迫被告证明自己有罪或供认犯罪。[118]其他国际性文件也规定有这一规则。[119]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与美洲人权委员会指出,禁止强迫被告证明自己有罪或供认犯罪这项义务是不可免除的。[120]
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指出,“法律应当规定完全不能接受用这种方式或其他强迫办法获得的证据”。[121] 《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规定,在任何诉讼程序中,不得援引任何业经确定系以酷刑取得的口供为证据。[122]这一观点也得到国内和国际的判例法的支持。[123]
公开程序
日内瓦第三和第四公约都规定,保护国代表应有权到庭旁听,除非为国家安全的利益例外的禁止旁听,而《第一附加议定书》则规定,判决必须公开做出。[124]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以及《塞拉利昂特别法院规约》也都同样规定具有有限例外的公开讯问以及公开宣判的原则。[125]
一些军事手册也规定了公开程序的要求。如果不是全部的话,大多数国家的国内法也都规定了这项要求。[126]在1947年涉及战争罪的“阿尔特施特特(公正审判)案”(Altstötter (The Justice Trial) case)中,设在纽伦堡的美国军事法庭判定存在侵犯公正审判权的情形,因为诉讼是秘密进行的,而且没有保留公开的记录。[127]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欧洲人权公约》以及《美洲人权公约》都规定,审判应当公开,而且宣判应当公开,除非为了实现公正的需要。[128] 虽然《非洲人权与民族权宪章》没有规定要求公开程序这项权利,但是非洲人权与民族权委员会指出,这是公正审判内容的一部分。[129]其他国际性文件也规定了公开审判的原则。[130]
告知被判罪人以可利用的救济方法及其时限
日内瓦第三和第四公约以及两个附加议定书都规定,被判罪人应被告知其司法和其它救济方法以及利用这些救济方法的时限。[131]《日内瓦第三公约》第106条规定,被判罪人应享有与拘留国武装部队人员同样的上诉权利。[132]《日内瓦第四公约》第73条规定,被判罪人应有法庭适用之法律所规定之上诉权。[133]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关于附加议定书的评注》指出,在1977年通过《附加议定书》时,对于想要使这项要求成为绝对要求来说,当时没有足够的国内立法规定了上诉权,即使在规定上诉权的情况下不应当拒绝任何人该项权利。[134] 但是,从那以后,国内法与国际法都出现了重大的发展。现在,多数国家的宪法或立法都规定了上诉权,特别是那些在《附加议定书》通过之后所制定的或修改的法律。[135]此外,《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儿童权利公约》以及区域性人权公约都规定了有向上一级法庭上诉的权利。[136]美洲人权委员会指出,上诉权是不可放弃的,而且在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必须规定这项权利。[137]
因此,在这个问题上,人权法的影响如此之大,以至于可以说,上诉权本身,已经成为武装冲突中的公正审判权的一个基本组成部分,而不仅仅是在规定上诉的情况下被通知有这项权利的权利。
一事不再理
日内瓦第三和第四公约分别规定,战俘和已经被拘留的平民不能因同一行为或同一罪名而受到一次以上的惩罚。[138]《第一附加议定书》规定,任何人均不应因终局判决所涉及的罪名而为同一方所追诉或惩罚。[139]《国际刑事法院规约》、《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以及《塞拉利昂特别法院规约》也规定有同样的规则。[140]
一些军事手册也规定了一事不再理原则。如果不是全部的话,大多数国家的国内法也都规定有这一原则。[141]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美洲人权公约》以及《欧洲人权公约第七议定书》也都规定了一事不再理原则。[142]其他国际性文件也规定了这一原则。[143]
值得注意的是,一事不再理原则并不禁止在例外情况下重新开始审判。一些国家在批准《第一附加议定书》时对此做出了保留。[144] 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指出,大多数缔约国对在例外情况下再进行审判和依第7款所载一罪不二审原则禁止进行重审这两点明确地加以区别,而且指出,一事不再理原则并不排除在不同国家对同一罪行进行追诉。[145]《欧洲人权公约第七议定书》规定,如果有新事实的证据或在以前的程序中存在可以影响案件结果的重大瑕疵,可以重新审理案件。[146]
[1] 例如,参见:澳大利亚,Military Court at Rabaul, Ohashi case (同上, 第2958段);英国,Military Court at Almelo, Almelo case (同上, 第2960段); 美国,Military Commission at Rome, Dostler case (同上, 第2961段);美国,Military Commission at Shanghai, Sawada case (同上, 第2962段)和Isayama case (同上, 第2963段); 美国,Military Court at Wuppertal, Rhode case (同上, 第2964段);美国, Military Tribunal at Nuremberg, Altstötter case (同上, 第2965段)。
[2] 《日内瓦第一公约》第49条第4款(同上, 第2789段); 《日内瓦第二公约》第50条第4款(同上, 第2789段); 《日内瓦第三公约》第102–108条 (同上, 第2790段);《日内瓦第四公约》第5条和第66–75 条(同上, 第2792–2793段); 《第一附加议定书》第71条第1款 (同上, 第2799) 和第75第4款 (协商一致通过) (同上, 第2800段); 《第二附加议定书》第6条第2款 (经协商一致通过) (同上, 第3046段)。 《保护文化财产公约第二议定书》第17条第2款也规定了获得公正审判的权利的原则(同上, 第2808段)。
[3] 《日内瓦第三公约》第130条(同上, 第2791段);《日内瓦第四公约》第147条(同上, 第2795段);《第一附加议定书》第85条第4款第5项 (经协商一致通过) (同上, 第2801段)。
[4] 《日内瓦公约》共同第3条,(同上, 第2788段)。
[5]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8第2款第1项第6目和第3项第4目 (同上, 第2804段);《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第2条第6款(同上, 第2823段);《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第4条第7款 (同上,第2826段);Statute of the Special Court for Sierra Leone, Article 3(g) (同上,第2809段)。
[6] 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 第2837–2838段)、澳大利亚(同上, 第2839–2840段)、比利时(同上,第2841段)、贝宁(同上, 第2842段)、布基纳法索(同上, 第2843段)、喀麦隆(同上, 第2844段)、加拿大(同上, 第2845段)、 哥伦比亚(同上, 第2846–2849段)、刚果(同上, 第2850段)、厄瓜多尔(同上, 第2851段)、萨尔瓦多(同上, 第2853段)、 法国(同上, 第2854–2857段)、德国(同上, 第2858段)、印度尼西亚(同上, 第2859段)、意大利(同上, 第2860段)、肯尼亚(同上, 第2861段)、韩国(同上, 第2862段)、马达加斯加(同上, 第2863段)、马里(同上, 第2864段)、摩洛哥(同上, 第2865段)、荷兰(同上, 第2866段)、新西兰(同上, 第2867段)、尼日利亚(同上, 第2869段)、秘鲁(同上, 第2870–2871段)、 俄罗斯(同上, 第2872段)、塞内加尔(同上, 第2873–2874段)、南非(同上, 第2875段)、西班牙(同上, 第2876段)、瑞典(同上, 第2877–2878段)、瑞士(同上, 第2879段)、多哥(同上, 第2880段)、英国(同上, 第2881–2882段)和美国(同上, 第2883–2888段)。
[7] 总体上参见:立法(同上, 第2889–2957段)及特别是下列国家的立法:亚美尼亚(同上, 第2890段)、澳大利亚(同上, 第2892段)、阿塞拜疆(同上,第2893段)、孟加拉(同上, 第2894段)、白俄罗斯(同上, 第2896段)、比利时(同上, 第2897段)、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纳(同上, 第2898段)、柬埔寨(同上, 第2902段)、加拿大(同上, 第2904段)、哥伦比亚(同上,第2905段)、刚果(同上, 第2906段)、克罗地亚(同上, 第2908段)、爱沙尼亚(同上,第2912段)、埃塞俄比亚(同上, 第2913段)、格鲁吉亚(同上, 第2914段)、德国(同上, 第2915段)、爱尔兰(同上, 第2918段)、立陶宛(同上, 第2924段)、摩尔多瓦(同上, 第2930段)、荷兰(同上, 第2931段)、新西兰(同上, 第2933段)、尼加拉瓜(同上, 第2934段)、尼日尔(同上, 第2936段)、挪威(同上, 第2938段)、波兰(同上,第2940段)、斯洛文尼亚(同上, 第2944段)、西班牙(同上, 第2945–2946段)、塔吉克斯坦(同上, 第2948段)、泰国(同上, 第2948段)、英国(同上, 第2953段)、美国(同上, 第2954段)和南斯拉夫(同上, 第2956段); 另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保加利亚(同上, 第2900段)、匈牙利(同上, 第2916段)、意大利(同上, 第2919段)和罗马尼亚(同上, 第2941段)、这些立法并不排除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另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草案:阿根廷(同上,第2889段)、布隆迪(同上, 第2901段)、萨尔瓦多(同上, 第2911段)、约旦(同上, 第2920段)、尼加拉瓜(同上,第2935段)及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同上,第2950段)。
[8] 例如参见:比利时的声明(同上,第2967段)和美国的声明(同上,第2972段)及中国的实践(同上, 第2968段)。
[9] 例如,参见:智利,Appeal Court of Santiago, Videla case (同上,第2959段)。
[10]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67条第1款 (同上,第2806段);《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第21条第2款(同上, 第2825段);《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第20条第2款(同上,第2828段); Statute of the Special Court for Sierra Leone, Article 17(2)(同上,第2810段)。
[11]《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4条第1款(同上,第2797段);《儿童权利公约》第40条第2款第2项第3目(同上,第2803段);《欧洲人权公约》第6条第1款 (同上,第2796段);《美洲人权公约》第8条第1款(同上,第2798段);《非洲人权和民族权宪章》第7条 (同上,第2802段)。
[12]例如,参见:《世界人权宣言》第10条(同上,第2813段);《美洲人的权利和义务宣言》第18条(同上, 第2814段);Cairo Declaration on Human Rights in Islam, Article 19(e) (同上, 第2819段);EU Charter on Fundamental Rights, Article 47 (同上, 第2834)。
[13]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General Comment No. 29 (Article 4 of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同上,第2999段)。
[14] 例如,参见:非洲人权和民族权委员会,Civil Liberties Organisation and Others v. Nigeria (同上, 第3008段);美洲人权委员会,Resolution concerning the law applicable to emergency situations (同上, 第3017段)以及 Report on Terrorism and Human Rights (同上, 第3020段);美洲人权法院, Judicial Guarantees case (同上, 第3021段)。
[15] 《日内瓦公约》共同第3条(同上, 第3039段)。
[16] 《第三日内瓦公约》第84条第2款(同上, 第3040段)。
[17] 《第二附加议定书》第6条第2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 第3046段)。
[18] 《第一附加议定书》第75条第4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 第3045段)。
[19] 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 第3059–3060段)、比利时(同上, 第3061段)、加拿大(同上, 第3062段)、克罗地亚(同上, 第3063段)、荷兰(同上, 第3064段)、新西兰(同上, 第3065段)、西班牙(同上, 第3066段)、瑞典(同上,第3067段)、瑞士(同上, 第3068段)、英国(同上, 第3069段)和美国(同上, 第3070–3071段)。
[20] 参见:如, 下列国家的立法:孟加拉 (同上, 第3072段)、捷克(同上, 第3073段)、格鲁吉亚(同上, 第3074段)、德国(同上, 第3075段)、爱尔兰(同上, 第3076段)、肯尼亚(同上, 第3077段)、科威特(同上, 第3078段)、吉尔吉斯斯坦(同上, 第3079段)、立陶宛(同上, 第3080段)、挪威(同上, 第3082段)、荷兰(同上, 第3081段)和斯洛伐克(同上,第3083段)。美国的声明(同上, 第3086–3087段), 以及据报告的尼加拉瓜的实践(同上, 第3086段)和柬埔寨的实践 (同上, 第3086段)。
[21] 例如参见:克罗地亚的军事手册(同上, 第3063段);下列国家的立法:格鲁吉亚(同上, 第3074段)、科威特(同上, 第3078段)和吉尔吉斯斯坦(同上, 第3079段)。
[22]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4条第1款(同上, 第3043段);《美洲人权公约》第8条第1款 (同上, 第3044段);《儿童权利公约》第40条第2款第2项第3目(同上, 第3049段)。
[23]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4条第1款(同上, 第2797段);《欧洲人权公约》第6条第1款(同上, 第2796段);《美洲人权公约》第8条第1款 (同上, 第2798段)。
[24]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4条第1款(同上, 第3043段); 《儿童权利公约》第40条第2款第2项第3目(同上, 第3049段);《欧洲人权公约》第6条第1款(同上, 第3042段);《美洲人权公约》第8条第1款 (同上, 第3044段);《非洲人权和民族权宪章》第7条第1款第4项(同上, 第3047段)以及第26条(同上, 第3048段)。
[25] 例如,参见:《世界人权宣言》第10条 (同上, 第3051段);《美洲人的权利和义务宣言》第26条(同上,第3052段);Basic Principles on the Independence of the Judiciary, paras. 1 and 2 (同上, 第3053段); EU Charter of Fundamental Rights, Article 47 (同上,第3058段)。
[26] 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General Comment No. 29 (Article 4 of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同上, 第2999段); 美洲人权委员会, Report on Terrorism and Human Rights (同上, 第3020段)。
[27]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 Bahamonde v. Equatorial Guinea (同上, 第3092段);非洲人权和民族权委员会, Centre For Free Speech v. Nigeria (206/97) (同上,第3095段);欧洲人权法院, Belilos case (同上,第3099段)以及 Findlay v. UK (同上,第3101段)。美洲人权委员会在《1992年-1993年年度报告》中强调了对法官免受干扰地行使职权和保障其任期的需要(同上,第3105段)和Case 11.006 (Peru) (同上,第3107段)。
[28] 参见:澳大利亚,Military Court at Rabaul, Ohashi case (同上, 第3084段); 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 Karttunen v. Finland (同上, 第3091段)。
[29] 参见:非洲人权和民族权委员会, Constitutional Rights Project v. Nigeria (60/91) (同上, 第3094段)和Malawi African Association and Others v. Mauritania (同上, 第3096段); 欧洲人权法院, Piersack case (同上, 第3098段) 和Findlay case (同上, 第3101段);美洲人权委员会, Case 10.970 (Peru) (同上, 第3108)。
[30]参见:非洲人权和民族权委员会,Constitutional Rights Project v. Nigeria (60/91) (同上, 第3094段) 和Civil Liberties Organisation and Others v. Nigeria (同上, 第3097段); 欧洲人权法院, Findlay v. UK (同上, 第3101段)、Ciraklar v. Turkey (同上, 第3102段)和Sahiner v. Turkey (同上, 第3104段); 美洲人权委员会, Case 11.084 (Peru) (同上,第3106段)。
[31] 《日内瓦第三公约》第84条(同上, 第3040段)。
[32] 《日内瓦第四公约》第66条(同上, 第3041段)。
[33] 非洲人权和民族权委员会,Media Rights Agenda v. Nigeria (224/98) (“由只接受军队命令的服役军官主持的特别军事法审判平民违反公正审判的基本原则”) (同上, 第3004段)和Civil Liberties Organisation and Others v. Nigeria (“军事法庭不符合独立性标准”) (同上,第3097段); 欧洲人权法院,Cyprus case (因为“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的军事法庭的军官和行政机关在结构上存在紧密联系”) (同上,第3103段); 美洲人权委员会,Doctrine concerning judicial guarantees and the right to personal liberty and security (同上,第3020段)。
[34]《第一附加议定书》第75条第4款第4项(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3116段); 《第二附加议定书》第6条第2款第4项(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3117段)。
[35]《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66条(同上,第3120段); 《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第21条第3款(同上,第3129段);《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第20条第3款(同上,第3130段); Statute of the Special Court for Sierra Leone, Article 17(3)(同上,第3121段)。
[36]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3134段)、加拿大(同上,第3135段)、哥伦比亚(同上,第3136–3137段)、新西兰(同上,第3138段)以及瑞典(同上,第3139段);以及下列国家的立法:孟加拉国(同上,第3141段)、埃塞俄比亚(同上,第3140段)、格鲁吉亚(同上,第3140段)、爱尔兰(同上,第3142段)、肯尼亚(同上,第3140段)、吉尔吉斯斯坦(同上,第3140段)、挪威(同上,第3143段)以及俄罗斯(同上,第3140段)。
[37]澳大利亚,Military Court at Rabaul,Ohashi case(同上,第3144段)。
[38]《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4条第2款(同上,第3114段);《儿童权利公约》第40条第2款第2项第1目(同上,第3119段);《欧洲人权公约》第6条第2款(同上,第3113段);《美洲人权公约》第8条第2款(同上,第3115段);《非洲人权和民族权宪章》第7条第1款(同上,第3118段)。
[39]例如,参见:《世界人权宣言》第11条(同上,第3122段);《美洲人权和民族权宣言》第26条(同上,第3123段);Body of Principles for the Protection of All Persons under Any Form of Detention or Imprisonment,Principle 36(同上,第3124段);Cairo Declaration on Human Rights in Islam, Article 19(同上,第3125段);EU Charter of Fundamental Rights, Article 48(1)(同上,第3133段)。
[40]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General Comment No. 29 (Article 4 of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同上,第2999段); 美洲人权委员会,Report on Terrorism and Human Rights(同上,第3020段)。
[41]例如,参见: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General Comment No. 13 (Article 14 of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同上,第3148段)。
[42]例如,参见: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General Comment No. 13 (Article 14 of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同上,第3148段) 以及Gridin v. Russia(同上,第3149段); 欧洲人权法院,Allenet de Ribemont v. France(同上,第3154段)。
[43]非洲人权和民族权委员会,Malawi African Association and Others v. Mauritania54/91)(同上,第3152段)。
[44]《日内瓦第三公约》第96条第4款(同上,第3162段) 以及第105条第4款(同上,第3163段); 《日内瓦第四公约》第71条第2款(同上,第3164段) 以及第123条第2款(同上,第3165段);《第一附加议定书》第75条第4款第1项(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3169段); 《第二附加议定书》第6条第2款第1项(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3170段)。
[45]《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67条第1款第1项(同上,第3174段);《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第21条第4款第1项(同上,第3181段);《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第20条第4款第1项(同上,第3182段); Statute of the Special Court for Sierra Leone, Article 17(4)(a)(同上,第3175段)。
[46]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3184–3185段)、澳大利亚(同上,第3186段)、加拿大(同上,第3187段)、印度尼西亚(同上,第3188段)、荷兰(同上,第3189段)、新西兰(同上,第3190段)、西班牙(同上,第3191段)、瑞典(同上,第3192段)、瑞士(同上,第3193段)、英国(同上,第3194段) 以及美国(同上,第3195–3197段);以及下列国家的立法:孟加拉国(同上,第3199段)、埃塞俄比亚(同上,第3198段)、乔治亚(同上,第3198段)、印度(同上,第3198段)、爱尔兰(同上,第3200段)、肯尼亚(同上,第3198段)、吉尔吉斯斯坦(同上,第3198段)、墨西哥(同上,第3198段)以及挪威(同上,第3201段)。
[47]例如,参见:澳大利亚,Military Court at Rabaul,Ohashi case(同上,第3202段); 美国,Military Tribunal at Nuremberg,AltstötterThe Justice Trial case(同上,第2965段)。
[48]《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4条第3款第1项(同上,第3167段); 《儿童权利公约》第40条第2款第2项第2目(同上,第3171段); 《欧洲人权公约》第6条第3款第1项(同上,第3166段);《美洲人权公约》第8条第2款第2项(同上,第3168段)。
[49]非洲人权和民族权委员会,Malawi African Association and Others v. Mauritania, Communications 54/91, 61/91, 98/93, 164/97–196/97 and 210/98, Decision, 27th Session, Algiers, 11 May 2000, § 97.
[50]例如,参见:Body of Principles for the Protection of All Persons under Any Form of Detention or Imprisonment,Principle 10(参见第2卷,第32章,第3176段)。
[51]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General Comment No. 29 (Article 4 of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同上,第2999段); 美洲人权委员会,Report on Terrorism and Human Rights(同上,第3020段)。
[52]参见:《日内瓦第三公约》第105条第4款(同上,第3163段);《日内瓦第四公约》第71条第2款(同上,第3164段);《第一附加议定书》第75条第4款第1项(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3169段); 《第二附加议定书》第6条第2款第1项(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3170段)。
[53]《日内瓦第一公约》第49条第4款(同上,第3210段);《日内瓦第二公约》第50条第4款(同上,第3211段);《日内瓦第三公约》第84条第2款(同上,第3212) 以及第96条第4款(同上,第3213段);《日内瓦第四公约》第72条第1款(同上,第3216段) 以及第123条第1款(同上,第3217段);《第一附加议定书》第75条第4款第1项(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3221段);《第二附加议定书》第6条第2款第1项(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3222段)。
[54]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3245–3246段)、澳大利亚(同上,第3247段)、加拿大(同上,第3248段)、哥伦比亚(同上,第3249段)、厄瓜多尔(同上,第3250段)、德国(同上,第3251段)、匈牙利(同上,第3252段)、荷兰(同上,第3253段)、新西兰(同上,第3254段)、西班牙(同上,第3256段)、瑞典(同上,第3257段)、瑞士(同上,第3258段)、英国(同上,第3259段)以及美国(同上,第3260–3263段);以及下列国家的立法:阿根廷(同上,第3265段)、孟加拉国(同上,第3266段)、埃塞俄比亚(同上,第3264段)、格鲁吉亚(同上,第3264段)、印度(同上,第3264段)、爱尔兰(同上,第3267段)、肯尼亚(同上,第3264段)、科威特(同上,第3264段)、吉尔吉斯斯坦(同上,第3264段)、墨西哥(同上,第3264段)、挪威(同上,第3268段) 以及俄罗斯(同上,第3264段)。
[55]《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4条第3款(同上,第3219段); 《欧洲人权公约》第6条第3款(同上,第3218段); 《美洲人权公约》第8条第2款(同上,第3220段);《非洲人权和民族权宪章》,第7条第1款(同上,第3223段)。《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4条第3款以及《美洲人权公约》第8条第2款规定,在诉讼期间被告必须 “完全平等”地享有以上条款中规定的司法保障。
[56]例如,参见:《世界人权宣言》第11条(同上,第3229段) Cairo Declaration on Human Rights in Islam, Article 19(e)(同上,第3233段);EU Charter of Fundamental Rights, Article 48(2)(同上,第3222段)。
[57]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General Comment No. 29 (Article 4 of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同上,第2999段)。
[58]《国际军事法庭宪章》(纽伦堡)第16条第4款(同上,第3209段);《国际军事法庭宪章》(东京)第9条第3款(同上,第3228段)。
[59]《日内瓦第三公约》第99条第3款(“合格之辩护人或律师之协助”)(同上,第3214段)以及第105条第1款(“自行选定之合格辩护人或律师”)(同上,第3215段); 《日内瓦第四公约》第72条第1款(“有权由其自行选定之合格辩护人或律师协助”)(同上,第3216段)。
[60]《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67条第1款(同上,第3226段); 《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第21条第4款(同上,第3238段); 《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第20条第4款(同上,第3240段); Statute of the Special Court for Sierra Leone, Article 17(4)(同上,第3227段)。
[61]参见:美国,Military Commission at Shanghai,Isayama case(同上,第2963段)、Military Tribunal at Nuremberg,AltstötterThe Justice Trial case(同上,第2965段) 以及Supreme Court,Ward case(同上,第3269段)。
[62]联合国人权委员会,Res. 1996/71(同上,第3273段)。
[63]《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4条第3款第4项(同上,第3219段); 《欧洲人权公约》第6条第3款第3项(同上,第3218段); 《美洲人权公约》第8条第2款第4项(同上,第3220段);《非洲人权和民族权宪章》第7条第1款第3项(同上,第3223段)。 除了《欧洲人权公约》,这些条约还规定,如果被告没有得到法律援助的话,他们必须被告知获得律师的权利。
[64]美洲人权委员会,Report on Terrorism and Human Rights(同上,第3020段)。
[65]例如,参见: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Saldías López v. Uruguay(同上,第3281段);非洲人权和民族权委员会,Civil Liberties Organisation and Others v. Nigeria218/98)(同上,第3285段)。
[66]《日内瓦第三公约》第105条第3款(为战俘辩护之辩护人或律师,在开审前应至少有两周之支配时间)(同上,第3215段); 《日内瓦第四公约》第72条第1款(该辩护人或律师得自由访问被告并有权享受准备辩护词所需之便利)(同上,第3216段)。
[67]Body of Principles for the Protection of All Persons under Any Form of Detention or Imprisonment,Principle 15(同上,第3230段)。
[68]Basic Principles on the Role of Lawyers,Principle 7(同上,第3242段)。
[69]例如,参见: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Sala de Tourón v. Uruguay, Pietraroia v. Uruguay, Wight v. Madagascar, Lafuente Peñarrieta and Others v. Bolivia(同上,第3278段) 以及Little v. Jamaica(同上,第3280段); African Commission on Human and Peoples’ Rights,Avocats Sans Frontières v. Burundi231/99)(同上,第3284段); 欧洲人权法院,Campbell and Fell case(同上,第3288段)、Imbrioscia v. Switzerland(同上,第3291段) 以及Averill v. UK(同上,第3292段);欧洲人权委员会,Can case(同上,第3288段)、美洲人权委员会,Case 10.198 (Nicaragua)(同上,第3293段)。
[70]《日内瓦第三公约》第105条第2款(“若战俘并未自行选定辩护人或律师,则保护国应代为觅请”,如果那也没有实现,则 “拘留国应指定一合格之辩护人或律师进行辩护”);《日内瓦第四公约》第72条第2款(“被告如未自行选定,则保护国得供给辩护人或律师”,如果那也没有实现,“占领国在被告同意之条件下,应供给一辩护人或律师”)。
[71]《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67条第1款第4项(参见第2卷,第32章,第3226段);《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第21条第4款第4项(同上,第3238段);《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第20条第4款第4项(同上,第3240段);Statute of the Special Court for Sierra Leone, Article 17(4)(d)(同上,第3227段)。
[72]《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4条第3款第4项(同上,第3219段);《欧洲人权公约》第6条第3款第3项(同上,第3218段); 《美洲人权公约》第8条第2款第5项(同上,第3220段)。 《美国人权公约》实际上涉及了依据国内法的规定进行付款的规定,但是美洲人权法院对此的解释是,如果被告不能承担雇请律师的费用,而且听审的公正性将因缺少这样的律师而受到影响时,则公约要求免费的律师服务;参见:美洲人权法院,Exceptions to the Exhaustion of Domestic Remedies case(同上,第3294段)。
[73]例如,参见:Body of Principles for the Protection of All Persons under Any Form of Detention or Imprisonment,Principle 17(同上,第3231段);Basic Principles on the Role of Lawyers,Principle 6(同上,第3242段)。
[74]美洲人权委员会,Report on Terrorism and Human Rights(同上,第3020段)。
[75]例如,参见: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Currie v. Jamaica 以及 Thomas v. Jamaica(同上,第3279段);非洲人权和民族权委员会,Avocats Sans Frontières v. Burundi (231/99)(同上,第3284段); 欧洲人权法院,Pakelli case(同上,第3286段) 以及Quaranta v. Switzerland(同上,第3290段)。
[76]《日内瓦第三公约》第105条第3款(同上,第3215段); 《日内瓦第四公约》第72条第1款(同上,第3216段)。
[77]《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67条第1款第2项(同上,第3226段); 《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第21条第4款第2项(同上,第3238段);《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第20条第4款第2项(同上,第3240段);Statute of the Special Court for Sierra Leone, Article 17(4)(b)(同上,第3227段)。
[78]《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4条第3款第2项(同上,第3219段);《欧洲人权公约》第6条第3款第2项(同上,第3218段);《美洲人权公约》第8条第2款第3项(同上,第3220段)。
[79]例如,参见:Body of Principles for the Protection of All Persons under Any Form of Detention or Imprisonment,Principles 17–18(同上,第3231–3232段);Basic Principles on the Role of Lawyers,Principle 8(同上,第3242段)。
[80]美洲人权委员会,Report on Terrorism and Human Rights(同上,第3020段)。
[81]Body of Principles for the Protection of All Persons under Any Form of Detention or Imprisonment,Principle 18(2)(同上,第3232段)。
[82]《日内瓦第三公约》第105条第3款(同上,第3215段);《日内瓦第四公约》第72条第1款(同上,第3216段)。
[83]《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67条第1款第2项(同上,第3226段);《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第21条第4款第2项(同上,第3238段);《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第20条第4款第2项(同上,第3240段); Statute of the Special Court for Sierra Leone, Article 17(4)(b)(同上,第3227段)。
[84]《美洲人权公约》第8条第2款第4项(同上,第3220段);Body of Principles for the Protection of All Persons under Any Form of Detention or Imprisonment,Principle 18(同上,第3232段); Basic Principles on the Role of Lawyers,Principle 8(同上,第3242段)。
[85]例如,参见: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General Comment No. 13 (Article 14 of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同上,第3276段);非洲人权与民族权委员会, Resolution on the Right to Recourse and Fair Trial(同上,第3282) 以及Civil Liberties Organisation and Others v. Nigeria218/98)(同上,第3285段);欧洲人权委员会,Can case(同上,第3289段)。
[86]Body of Principles for the Protection of All Persons under Any Form of Detention or Imprisonment, Principle 18(4)(同上,第3232段)。
[87]《日内瓦第三公约》第103条第1款(“从速”)(同上,第3297段); 《日内瓦第四公约》第71条第2款(“立即”)(同上,第3298段)。
[88]《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64条第2款及第3款(“从速”)(同上,第3306) 以及第67条第1款第3项(“没有不当拖延地”)(同上,第3307段);《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第20条第1款(“从速”)(同上,第3311段) 以及第21条第4款第3项(“没有不当拖延地”)(同上,第3312段);《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第19条第1款(“从速”)(同上,第3313段) 以及第20条第4款第3项(“没有不当拖延地”)(同上,第3314段);Statute of the Special Court for Sierra Leone, Article 17(4)(c)(“没有不当拖延地”)(同上,第3308段)。
[89]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3317段)、澳大利亚(同上,第3318段)、加拿大(同上,第3319段)、哥伦比亚(同上,第3320段)、新西兰(同上,第3321段)、西班牙(同上,第3322段)、英国(同上,第3323) 以及美国(同上,第3324段);以及下列国家的立法:孟加拉国(同上,第3326段)、爱尔兰(同上,第3327段)、肯尼亚(同上,第3325) 以及挪威(同上,第3328段)。
[90]《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9条第3款(“在合理的时间内”)(同上,第3301段)以及第14条第3款第3项(“不被无故拖延”)(同上,第3302段);《儿童权利公约》第40条第2款第2项第3目(“迅速”)(同上,第3306段);《欧洲人权公约》第5条第3款(同上,第3299段)以及第6条第1款(“在合理的时间内”)(同上,第3300段);《美洲人权公约》第8条第1款(“在合理的时间内”)(同上,第3303段);非洲人权和民族权宪章,第7条第1款第4项(“在合理的时间内”)(同上,第3304段)。
[91]例如,参见:Body of Principles for the Protection of All Persons under Any Form of Detention or Imprisonment,Principle 38(同上,第3309段);EU Charter of Fundamental Rights, article 47(同上,第3316段)。
[92]参见:欧洲人权法院,Wemhoff case, Matznetter v. Austria, Stögmüller case, König v. Germany, Letellier v. France, Kemmache v. France, Tomasi v. France, Olsson v. Sweden and Scopelliti v. Italy(同上,第3339段); 美洲人权委员会,Case 11.245(阿根廷)(同上,第3342段)。
[93]参见: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General Comment No. 13 (Article 14 of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同上,第3335段)。
[94]《日内瓦第三公约》第96条第4款(同上,第3346段) 以及第105条第1款(同上,第3347段);《日内瓦第四公约》第72条第1款(同上,第3348段) 以及第123条第2款(同上,第3349段);《第一附加议定书》第75条第4款第7项(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3353段)。
[95]《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67条第1款第5项(同上,第3355段);《前南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第21条第4款第5项(同上,第3361段);《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第20条第4款第5项(同上,第3362段); Statute of the Special Court for Sierra Leone, Article 17(4)(e)(同上,第3356段)。
[96]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3364–3365段)、加拿大(同上,第3366段)、新西兰(同上,第3367段)、西班牙(同上,第3368段)、瑞典(同上,第3369段)、英国(同上,第3370段) 以及美国(同上,第3371–3373段);以及下列国家的立法:孟加拉国(同上,第3375段)、埃塞俄比亚(同上,第3374段)、格鲁吉亚(同上,第3374段)、爱尔兰(同上,第3376段)、肯尼亚(同上,第3374段)、墨西哥(同上,第3374段)以及挪威(同上,第3377段)。
[97]例如,参见:美国,Military Commission at Shanghai,Isayama case(同上,第2963段)以及Military Tribunal at Nuremberg,AltstötterThe Justice Trial case(同上,第2965段)。
[98]《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4条第3款第5项(同上,第3351段); 《欧洲人权公约》第6条第3款第4项(同上,第3350段);《美洲人权公约》第8条第2款第6项(同上,第3352段)。
[99]非洲人权和民族权委员会,Resolution on the Right to Recourse and Fair Trial(同上,第3383段)。
[100]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General Comment No. 29 (Article 4 of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同上,第2999段); 美洲人权委员会,Report on Terrorism 以及Human Rights(同上,第3020段)。
[101]《日内瓦第三公约》第96条第4款(同上,第3389段) 以及第105条第1段(同上,第3390段); 《日内瓦第四公约》第72条第3款(同上,第3391段)以及第123条第2款(同上,第3392段)。
[102]《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67条第1款第6项(同上,第3398段);《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第21条第4款第6项(同上,第3401段);《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第20条第4款第6项(同上,第3402段);Statute of the Special Court for Sierra Leone, Article 17(4)(f)(同上,第3399段)。
[103]《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4条第3款第6项(同上,第3395段);《儿童权利公约》第40条第2款第2项第6目(同上,第3396段);《欧洲人权公约》第6条第3款第5项(同上,第3393段); 《美洲人权公约》第8条第2款第1项(同上,第3395段)。
[104]非洲人权和民族权委员会,Resolution on the Right to Recourse and Fair Trial(同上,第3423段)。
[105]例如,参见:欧洲人权法院,Luedicke, Belkacem and Koç case(同上,第3424段) 以及Kamasinski case(同上,第3426段)。
[106]《第一附加议定书》第75条第4款第5项(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3434段);《第二附加议定书》第6条第2款第5项(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3440段)。
[107]参见:the reservations made upon ratification of the Additional Protocols by Austria(同上,第3435 以及3441段)、德国(同上,第3436 以及3442段)、爱尔兰(同上,第3437 以及3443段)、列支敦士登(同上,第3438 以及3444) 以及马耳他(同上,第3439 以及3445段)。
[108]《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63条第1款(同上,第3446段)以及第67条第1款第4项(同上,第3447段);《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第21条第4款第4项(同上,第3453段);《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第20条第4款第4项(同上,第3454段); Statute of the Special Court for Sierra Leone, Article 17(4)(d)(同上,第3448段)。
[109]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3456段)、加拿大(同上,第3457段)、新西兰(同上,第3458) 以及瑞典(同上,第3459段);以及下列国家的立法:孟加拉国(同上,第3461段)、格鲁吉亚(同上,第3460段)、爱尔兰(同上,第3462段)、肯尼亚(同上,第3460段)、吉尔吉斯斯坦(同上,第3460段)、挪威(同上,第3463) 以及俄罗斯(同上,第3460段)。
[110]《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4条第3款第4项(同上,第3432段);《欧洲人权公约》第6条第3款第3项(同上,第3431段);《美洲人权公约》第8条第2款第4项(同上,第3433段)。 最后两条实际上规定了自我辩护的权利,其暗示了出席审判的权利。
[111]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Daniel Monguya Mbenge v. Zaire(同上,第3470段);欧洲人权法院,Colozza case(同上,第3472段)。
[112]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Karttunen v. Finland(同上,第3471段);欧洲人权法院,Ekbatani v. Sweden(同上,第3473段)以及Kremzow v. Austria(同上,第3473段)。
[113]《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63条第1款(同上,第3446段)以及第67条第1款第4项(同上,第3447段);《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第21条第4款第4项(同上,第3453段);《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第20条第4款第4目(同上,第3454段); Statute of the Special Court for Sierra Leone, Article 17(4)(d)(同上,第3448段)。
[114]《日内瓦第三公约》第99条第2款(同上,第3477段);《第一附加议定书》第75条第4款第6项(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3480段);《第二附加议定书》第6条第2款第6项(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3481段)。
[115]《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55条第1款第1项(同上,第3483段) 以及第67条第1款第7项(同上,第3484段);《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第21条第4款第7项(同上,第3490段); 《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第20条第4款第7项(同上,第3491段); Statute of the Special Court for Sierra Leone, Article 17(4)(g)(同上,第3485段)。
[116]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3494–3495段)、加拿大(同上,第3496段)、哥伦比亚(同上,第3497段)、新西兰(同上,第3498段)、瑞典(同上,第3499段)、瑞士(同上,第3500段)以及美国(同上,第3501段);以及下列国家的立法:孟加拉国(同上,第3503段)、格鲁吉亚(同上,第3502段)、印度(同上,第3502段)、爱尔兰(同上,第3504段)、肯尼亚(同上,第3502段)、墨西哥(同上,第3502段)、挪威(同上,第3505段)以及俄罗斯(同上,第3502段)。
[117]美国,Supreme Court,Ward case(同上,第3506段)。
[118]《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4条第3款第7项(同上,第3478段);《儿童权利公约》第40条第2款第2项第4目(同上,第3482段);《美洲人权公约》第8条第2款第7项(同上,第3479段)。
[119]例如,参见:Body of Principles for the Protection of All Persons under Any Form of Detention or Imprisonment,Principle 21(同上,第3486段)。
[120]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General Comment No. 29 (Article 4 of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同上,第2999段); 美洲人权委员会,Report on Terrorism and Human Rights(同上,第3020段)。
[121]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General Comment No. 13 (Article 14 of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同上,第3510段)。
[122]《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第15条。
[123]例如,参见:美国,Supreme Court,Ward case(参见:第2卷,第32章,第3506段); 欧洲人权法院,Coëme and Others v. Belgium(同上,第3512段)。
[124]《日内瓦第三公约》第105条第5款(同上,第3518段);《日内瓦第四公约》第74条第1款(同上,第3519段);《第一附加议定书》第75条第4款第1项(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3523段)。
[125]《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64条第7款(同上,第3526段)、第67条第1款(同上,第3527段)、第68条第2款(同上,第3528段)以及第76条第4款(同上,第3529段);《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第20条第4款(同上,第3538段)以及第23条第2款(同上,第3539段);《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第19条第4款(同上,第3540段)以及第22条第2款(同上,第3541段); Statute of the Special Court for Sierra Leone, Article 17(2)(同上,第3530段)以及第18条(同上,第3531段)。
[126]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3544段)、哥伦比亚(同上,第3545段)、新西兰(同上,第3546段) 以及瑞典(同上,第3547段);以及下列国家的立法:孟加拉国(同上,第3550段)、埃塞俄比亚(同上,第3549段)、爱尔兰(同上,第3551段)、肯尼亚(同上,第3549段)、科威特(同上,第3549段)、墨西哥(同上,第3549段)、挪威(同上,第3552段) 以及俄罗斯(同上,第3549段)。
[127]美国,Military Tribunal at Nuremberg,AltstötterThe Justice Trial case(同上,第3553段)。
[128]《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4条第1款(同上,第3521段); 《欧洲人权公约》第6条第1款(同上,第3520段);《美洲人权公约》第8条第5款(同上,第3522段)。
[129]非洲人权和民族权委员会,Civil Liberties Organisation and Others v. Nigeria218/98)(同上,第3558段)。
[130]例如,参见:《世界人权宣言》第10–11条(同上,第3532–3533段);《美洲人的权利和义务宣言》,第26条(同上,第3534段); EU Charter of Fundamental Rights, Article 47(2)(同上,第3543段)。
[131]《日内瓦第三公约》第106条(同上,第3563段);《日内瓦第四公约》第73条第1款(同上,第3564段);《第一附加议定书》第75条第4款第10项(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3565段); 《第二附加议定书》第6条第3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3566段)。
[132]《日内瓦第三公约》第106条(同上,第3563段)。
[133]《日内瓦第四公约》第73条第1款(同上,第3564段)。
[134]Yves Sandoz, Christophe Swinarski, Bruno Zimmermann (eds.), Commentary on the Additional Protocols(同上,第3588段)。
[135]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哥伦比亚(同上,第3606段)、爱沙尼亚(同上,第3607段)、埃塞俄比亚(同上,第3605段)、格鲁吉亚(同上,第3605段)、匈牙利(同上,第3608段)、科威特(同上,第3605段) 以及俄罗斯(同上,第3605段)。
[136]《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4条第5款(同上,第3592段); 《儿童权利公约》第40条第2款第2项第5目(同上,第3595段);《欧洲人权公约第七议定书》,第2条第1款(同上,第3596段); 《美洲人权公约》第8条第2款第8项(同上,第3593段);《非洲人权和民族权宪章》,第7条第1款第1项(同上,第3594段)。
[137]美洲人权委员会,Case 11. 137Agentina(同上,第3622段) 以及Report on Terrorism and Human Rights(同上,第3623段)。
[138]《日内瓦第三公约》第86条(同上,第3626段);《日内瓦第四公约》第117条第3款(同上,第3627段)。
[139]《第一附加议定书》第75条第4款第8项(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3630段)。
[140]《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20条第2款(同上,第3640段);《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第10条第1款(同上,第3645段); 《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规约》第9条第1款(同上,第3646段); Statute of the Special Court for Sierra Leone, Article 9(1)(同上,第3641段)。
[141]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3649–3650段)、加拿大(同上,第3651段)、哥伦比亚(同上,第3652段)、德国(同上,第3653段)、新西兰(同上,第3654段)、西班牙(同上,第3655段)、瑞典(同上,第3656段)、瑞士(同上,第3657段)、英国(同上,第3658段)以及美国(同上,第3659–3660段);以及下列国家的立法:孟加拉国(同上,第3662段)、埃塞俄比亚(同上,第3661段)、格鲁吉亚(同上,第3661段)、印度(同上,第3661段)、爱尔兰(同上,第3663段)、肯尼亚(同上,第3661段)、吉尔吉斯斯坦(同上,第3661段)、墨西哥(同上,第3661段)、挪威(同上,第3664段)以及俄罗斯(同上,第3661段)。
[142]《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4条第7款(同上,第3628段); 《美洲人权公约》第8条第4款(同上,第3629段);《欧洲人权公约第七议定书》第4条(同上,第3639段)。
[143]例如,参见:EU Charter of Fundamental Rights, article 50(同上,第3648段)。
[144]参见下列国家在批准《附加议定书》时所做的保留:奥地利(同上,第3631段)、丹麦(同上,第3632段)、芬兰(同上,第3633段)、德国(同上,第3634段)、冰岛(同上,第3635段)、列支敦士登(同上,第3636段)、马耳他(同上,第3637段)以及瑞典(同上,第3638段)。
[145]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General Comment No. 13 (Article 14 of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同上,第3669) 以及A. P. v. Italy(同上,第3670段)。
[146] 《欧洲人权公约第七议定书》,第4条(同上,第3639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