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10. 民用物体丧失免遭攻击保护的情况

规则10 应保护民用物体免遭攻击,除非其正在被用于军事目的。
第2卷,第2章,D节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立为一项适用于国际性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
民用物体丧失保护须结合只有军事目标方可攻击这一基本规则来理解。因此,当某个民用物体被这样利用时,它便丧失了民用性质并可定性为军事目标,从而可以遭受攻击。这种逻辑同样反映在《国际刑事法院规约》中,该规约将故意指令攻击民用物体,即“非军事目标的物体”,规定为一项战争罪行。[1]
许多军事手册都包含一项规则,即:民用物体在其成为军事目标期间不再享有免受攻击的保护。[2] 在这种情况下,提到民用物体丧失保护时,经常用到“用于军事目的”的物体和“用于军事行动”的物体这两种表述。[3] 这些表述与本规则并不矛盾,并且不论使用其中哪种表述,使用这种表述的国家都接受了规则8赋予“军事目标”的定义。
在性质可疑的情形下,物体应如何归类?对这一问题的处理方式目前并不完全清楚。对此,《第一附加议定书》规定:“对通常用于民用目的的物体,如礼拜场所、房屋或其他住处或学校,是否用于对军事行动作出有效贡献的问题有怀疑时,该物体应推定为未被这样使用。”[4] 就这一规定而言,各国均未作出保留。并且在通过附加议定书的外交会议上,墨西哥认为,第52条如此重要,以致它“不能成为任何保留的对象,因为此类保留将与第一附加议定书的宗旨和目的不符,并将破坏该议定书的基础。”[5] 有疑问时推定为民用性质的原则在《常规武器公约修正的第二号议定书》中也有规定。[6]
《第一附加议定书》规定有疑问时将物体推定为具有民用性质的原则在许多的军事手册中同样能够找到。[7] 尽管美国《空军手册》含有这一规则,[8] 但是美国国防部在1992年向国会提交了一份报告,称这一规则不具有习惯法的性质并与传统的战争法相悖,因为它将判定某个物体确切用途的责任从防卫方转嫁给了攻击方,也就是从控制该物体的一方转嫁给了没有控制物体的一方。这种规定要求攻击方在实施攻击时对物体的性质有一定程度的把握,这在战斗中很难做到,因而这种规定有欠妥当,它忽略了战争中的真实情况。另外,这种做法还可能怂恿防卫方忽视其将平民和民用物体与军事目标区分开来的义务。[9] 根据《关于以色列实践的报告》,以色列认为这种假定只适用于战场指挥官认为这种可疑性“显著”之时,而不适用于产生错误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之时。因此,攻击与否完全取决于战场指挥官,他必须判定错误的可能性是否足以大到作为不予攻击的理由。[10]
根据以上所述,在物体的性质有疑问时,必须结合特定情形下的各种条件和限制作出审慎的分析,从而断定对其进行攻击是否有充分的理据,而不能机械地假定对一切性质可疑的物体均可进行合法攻击。这也是与审慎攻击的要求,特别是对将要攻击的物体是可以攻击的军事目标而非民用物体进行核实的义务相一致的(见规则16)。
[1]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8条第2款第2项第2目;还参见第8条第2款第2项第4目和第5项第4目(涉及对专用于宗教、教育、艺术、科学或慈善事业的建筑物、历史文物、医院和伤病人员收容所的攻击问题),以及第8条第2款第5项(涉及对不设防城镇、村庄、住所或建筑物的攻击问题)。
[2]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澳大利亚(参见第2卷,第2章,第687段)、比利时(同上,第688段)、喀麦隆(同上,第689段)、加拿大(同上,第690段)、哥伦比亚(同上,第691段)、克罗地亚(同上,第692段)、法国(同上,第693段)、以色列(同上,第694段)、意大利(同上,第695段)、肯尼亚(同上,第696段)、马达加斯加(同上,第697段)、荷兰(同上,第698-700段)、新西兰(同上,第701段)、俄罗斯(同上,第702段)、西班牙(同上,第703段)及美国(同上,第704和705段)。
[3]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实践:澳大利亚(同上,第687段)、加拿大(同上,第690段)、荷兰(同上,第700段)、俄罗斯(同上,第700段)和美国(同上,第705、710及711段)。
[4] 《第一附加议定书》第52条第3款(以79票赞成、0票反对、7票弃权通过)(同上,第719段)。
[5] 墨西哥,Statement at the Diplomatic Conference leading to the adoption of the Additional Protocols(同上,第751段)。
[6] 《常规武器公约修正的第二号议定书》第3条第8款第1项。
[7]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725段)、澳大利亚(同上,第726段)、贝宁(同上,第727段)、喀麦隆(同上,第728段)、加拿大(同上,第729段)、哥伦比亚(同上,第730段)、克罗地亚(同上,第731段)、法国(同上,第732段)、德国(同上,第733段)、匈牙利(同上,第734段)、以色列(同上,第735段)、肯尼亚(同上,第736段)、马达加斯加(同上,第737段)、荷兰(同上,第738段)、新西兰(同上,第739段)、西班牙(同上,第741段)、瑞典(同上,第742段)、多哥(同上,第743段)及美国(同上,第744段)。
[8] 美国,Air Force Pamphlet(同上,第744段)。
[9] 美国,Department of Defense, Final Report to Congress on the Conduct of the Persian Gulf War(同上,第752段)。
[10] Report on the Practice of Israel(同上,第749段)。